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义庄(一)

  徐安和他闲聊了几句,得知他是义庄今晚的看守人,叫老张。

  之后他提议想要进去看看,却被拒绝了。

  “你有毛病?大晚上的看尸体?”

  徐安眼珠子一转,说道:“其实我有一个朋友,他客死异乡,现在我过来是来认领尸体的。”

  他并没有直说自己是来吸收阴气诈尸的,那样会显得他真的脑子有病,所以只好撒谎说自己是来认领尸体。

  一般家人还未找好风水地的情况下,又或者是客死他乡的尸体都会放在义庄,所以他这个理由还算过得去。只是太晚了,义庄可能不干活。

  “朋友?”老张上下打量了一下徐安,声音沙哑说道:“大晚上的我们不营业,明天赶早吧。”

  说完便要关门,徐安立马拿出几两银子:“大爷,我真有个朋友。”

  最后在徐安的死缠烂打下,还是用钱打通了关系。

  不得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老张有些不情愿的领着他走进义庄。

  一踏入门口便发现里面黑的厉害,连灯笼都没有点,只有月光照射的地方才能勉强见到大抵的轮廓。

  这是一条黝黑深邃的走廊,其中一侧有着圆形拱门,进去应该就是不同的院子、房子。

  一股寒气沿着脚步蔓延过来,让徐安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这么黑,看来义庄真的休息了。

  “真不知道你这后生为何要大晚上的过来,要不是见你有影子,早就用扫帚赶你走了。”

  老张喋喋不休地低语着,徐安闻言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换位思考一下,大晚上的,他也会这样想。

  “大爷,你多虑了,说的好像附近真的有不干不净的东西一样。”

  老张没有说话,只是诡异的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死寂,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嘴巴上,示意他小声。

  不知道为什么,徐安看着对方的动作和神情不禁有些后背发凉。

  难道附近真有不干不净的东西?

  之后他们二人都没有再开口交谈,只剩下脚步声在其中回荡,显得义庄更加冷清、死寂。

  整条走廊都很黑,徐安打着灯笼才能跟紧老张的步子。

  走了一会儿后,他们便来到了一处别院,

  里面横梁都挂上苍白色的灯笼,上面写着“祭”字,夜风一吹,便响起咯吱咯吱的铁块撞击声音,在死寂的环境里显得异常响亮。

  “这里就是你想要看的地方,里面是一些还未安葬的尸首,你看看哪具是你要找的。”

  “好的,谢谢大爷。”

  “嗯,还有旁边那间房间切记、切记不要进去。”老张指了指左边那间房间,着重提醒说道。

  “是……”

  徐安还未说完,老张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眨眼间便走的没影,好像在害怕什么东西,不想再这里久待一样。

  只留下了徐安一人,孤独地提着灯笼,站在空旷漆黑的走廊上。

  夜风呼啸,白灯笼咯吱作响,感觉好像来到了九叔的电影里面,让他有种怪异的感觉。

  徐安跨入院门,便是一个小空地,左边还摆放着假山假水和细竹,而右边则是两间房间,显得很美观。

  按理说义庄并不需要这种雅致,也不会有人欣赏,不过既然出现了,估计是里面有什么风水玄学一说。

  四周寂静无声,徐安即使是半死人,也不免心中发慌。

  想着快点了事,直接来到了房门前。

  右边的房门一直开着,是可以进的,而左边则是房门紧关。

  徐安没有犹豫,直接便走进右边的房间。

  夜色渐深,房间内漆黑一片。

  虽然屋外房梁上挂着灯笼,可光线却无法照亮里面。

  徐安提着灯笼,一进门便见到了五具被白布盖住的尸体。

  每具尸体下都是用两张长凳,外加一张木板支撑住。

  地面阴气大,尸体不宜接触地面。

  不过这都是民间传闻,至少徐安他自己并没有事。

  但凡事没有绝对。

  因为自打他进门后,整个房间的气氛仿佛都变了。

  就好像徐安的到来打扰到了它们休息。

  “希望只是错觉……”

  徐安打量四周,整个房间成方形,一侧还有一个没有打开的窗户。

  五具尸体整齐的摆放好,有人刻意量好位置一样,谁也不侵占对方的范围。

  而房间的尽头是一张灵位台,只是上面的灵位牌都没有写名字。

  “还是先点着蜡烛再说。”

  尸体之间都留有空隙,徐安放轻脚步在尸体中间走过。

  在灯笼的照射下,徐安见到白布上面有着一滩滩的暗红色污渍,显得有些肮脏。

  而这些白布宛如有重量一样,将尸体的体型、轮廓都印了出来。

  但又依旧隐隐约约,让人无法看清真实。

  挡在脸上的白布好像微微鼓起了一下,但细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发生。

  小腿略过矮床,不自觉便浮现出担忧,仿佛下一刻尸体便会从中伸出手来,握住他的小腿一样。

  来到了灵位台时,徐安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刚想要掏出火折子点上烛台,却发现蜡烛早已经烧尽,甚至烛台都已经封尘,显然很久没有人点过。

  “很久没有人来打扫?那这些尸体……”

  这时,他感觉房门离自己越来越远一般,而白布下的尸体就仿佛睁开眼睛,从底下窥视着自己。

  徐安晃了晃脑袋,他知道这是自己太紧张了。

  他现在都是半死人,也算是这些人的同类,还是快些解决身上的问题才好。

  啪!

  突然!一只苍白无比的手从白布中掉落下来,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氛围当中。

  徐安眉头一挑,这是警告的意思?

  五具尸体,前三后二,阴气森森对着他。

  “不好意思了兄弟,再不做点什么,恐怕要死的人就是我。”

  徐安双手合十,微微弯腰,算是行礼了。

  随后便走向那具手掉落下来的尸体。

  “就从你开始吧。”

  徐安伸手掀开白布,一股寒气也随之而散开。

  这是一具中年人,身上没有伤口,应该是病死。

  他将对方的手放回胸口,过程中他感受了一股至阴的寒意涌到自己身体当中。

  “改造值+1!”

  阴气入体的瞬间便散布在全身各种,而尸体仿佛也在这一刻彻底没有了意识。

  就好像那点阴寒之气是它最后能转变成邪祟的希望一样。

  “所以击杀邪祟能得到改造值。”

  徐安一怔,看来他猜测的没错,确实和诡异这方面有关。

  所以眼前这具尸体就是未成形的邪祟?

  现在他的身体里还莫名多了一股阴气,让他总有种想要放屁的感觉。

  “这就是说两种方法都有可能解决身体的问题?”

  徐安毫不犹豫的将这一点改造值投入到内脏一项中。

  身体的感受并不大,但既然数值减少了,应该是有效的。

  他看了看剩余时间,增加了几分钟。

  “有效果,但还不够。”

  现在他的身体还处于一个修补的状态,而不是增益的状态,所以起码也要让数值不再是负面的。

  这就跟起高楼差不多,只是别人都是从平地开始起,而他是在烂泥地开始起,他现在起码也要把烂泥地填实了才行,只有这样,之后他才能明确的看见是什么效果。

  所以他现在的目标是得到更多的改造值,将腐烂的状态消除掉。

  他重新盖上白布,走到下一具尸体前。

握薪说
更新时间:7点,两更,新书求收藏、投资,希望各位大大支持!

第三章 义庄(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