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义庄(二)

  黑灯瞎火,万籁俱静。

  大半夜的,独自一人待在漆黑的停尸房里,一个个地掀开白布,检查尸体……

  若是徐安摸尸体的情况被老张看到了,估计也会惊叹徐安的勇气。

  他盖上白布,看向其他尸体。

  刚才知道这里很可能全都是未成形的邪祟之后,他心中的底气降到了最低点。

  隐隐间四周好像多了些许改变。

  “刚才它们的脑袋是倒向这边的吗?”

  徐安沉吟了一下,总感觉他们正隔着白布在窥视着徐安,让他不自觉的放轻脚步来到另一具尸体面前,小心翼翼地掀开白布,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他那苍白的头发,应该是个老人。

  当白布彻底掀开,一双混浊凸出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徐安瞳孔猛然放大,不禁后退了一步。

  但顷刻间他便恢复冷静,冷淡地伸手为其合上双眼。

  与此同时,一股寒意涌入身体。

  “改造值+1!”

  不过他现在却沉寂在另一件事件上。

  他的恐惧感好像并没有太过强烈,或者说并没有停留太久便消去了。

  “难不成这也是因为身体的问题?”

  想不明白只好继续自己的工作。

  他的时间并不富裕,还是抓紧解决问题才行。

  很快摸过剩余的尸体,共得到了五点改造值,体内还多了一个气。

  之前花了一点改造值,剩余的徐安打算先存起来,等数量多些的时候才一次性使用,到时候估计便能明显的感受到分别。

  况且仅仅只有4点改造值显然不足以改变现状。

  徐安将房间还原样貌后,走出了房门。

  “难道要去墓地一趟?”

  徐安站在廊道上细细一想,墓地在城外,过去和寻找都需要不少时间,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像墓园这种概念,而是一整个山头,要找可能会消耗很多时间。

  但现在义庄只有这五具尸体,而且也不会像电影中那样站满一个个僵尸什么的。

  “看来还是要跑一趟才行。”徐安感叹一声,没有选择下便只能这样做了。

  这时一片乌云经过,遮住了月光,让这个院子更加黑暗,仿佛只有手中的灯笼的光亮可以保护他一样。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外面比里面还要阴凉一些,仿佛有一阵阵的寒气拂面而来。

  徐安踏步走下台阶,突然脚步一顿。

  那个阴寒之气瞬间消失了?!

  他回到台阶,寒气再次袭来。

  有古怪!

  是左边的那间房间!

  这时他猛然想起老张之前嘘声的动作,脚底不禁生寒。

  难道义庄里面真的有邪祟?

  徐安犹豫了一会,觉得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况且他能吸收阴气,只要他碰到了对方,对方的阴气自然会涌到他的身体当中。

  对方积累的阴气也会化为乌有,沦为凡物,到时候自然也不用怕它。

  “赌了!”

  他观望了一下,确定那个老张没有在附近,才走了过去。

  左边的房门紧闭,上面布满灰尘,显然很久没有人打开过。

  若是里面真的有尸体,怕是已经腐烂成白骨的程度。

  徐安轻轻一推,咯吱——

  房门没有锁!

  同时一股刺骨寒气从中涌出,瞬间让他的手指僵硬。

  好厉害的阴气!

  在灯笼的光线下,他勉强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不同于隔壁的简陋和拥挤。

  这里空荡,庄严。

  同样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空间,只是这个房间没有窗户,三面都是墙壁,只有大门是唯一的出口。

  “这难道就是聚阴之地?”

  只要把大门一锁,阴气便聚而不散,长远下来,必然成了一个人为的聚阴之地。

  而当中一座黑木棺材四平八稳的坐落在中间。

  后面的灵位台上只摆放着一个灵位牌,上面写有名字:张晓伟。

  “难怪不让进,原来供奉的是老张的祖先,不过……”

  “这算是养尸么。”徐安眼神锐利的打量着四周,尤其是那种植的细竹,他记得竹子是聚阴的植物。

  民间经常会有人将祖先葬在风水宝地,保佑后人的说法。

  而这里搭建的假山假水恐怕目的也是如此。

  只是房间里的阴气之重,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徐安踏步走了进去,四周的阴气顿时便拥簇着他,仿佛在推他离开,阻止他进去。

  房间很简陋,墙壁、灵位牌,甚至棺材上都堆满了厚厚的灰尘。

  按理说一具尸体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早已经腐烂发臭了,可房间里却一点异味也没有。

  除非是空棺,要不然就是老张有另类的窍门可以处理。

  比如……茅山道术。

  若是后者,徐安就更加打开一探究竟。

  围着棺材前走了一圈,发现棺材盖和棺材的连接之处有着一道摩擦的痕迹。

  显然是经常有人打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房门和棺材盖上的灰尘并没有留下手印或者痕迹。

  他见四周没有其他需要留意后便走到跟前,尝试推开棺材盖。

  一推,竟比想象中还要重。

  使劲全力也只是推开了一点,不过这空隙应该可以伸手进去。

  徐安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和左手,不禁陷入深深地沉思。

  “嗯……”

  片刻后,他决定再费些力推开点,毕竟他的左右手都能弹琵琶,还弹得不错。

  况且有选择的情况下也不必非要尝试这种必死flag。

  但是当他推开脑袋大小的空间,却怎么也推不开了。

  就像是有人在里面和他角力一样。

  他知道不能再拖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老张迟迟没来看情况,但估计也快了。

  到时候被对方知道自己打扰了他家先辈,恐怕难以了事。

  况且这个大小也足够他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徐安走到跟前,将灯笼高举,让光线照射进去。

  隐约间能看见里面有东西,而且打开后并没有腐烂的异味。

  他不禁拉进距离,想要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就在这时。

  “我不是说过,不要进这间房间嘛。”老张的声音突然传入耳畔。

  徐安猛然一惊,头皮瞬间炸裂。

  因为声音是从棺材中传出来的!!

  在漆黑的棺材中,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死寂的看着他。

  里面那个尸体竟然是老张!!!

  微弱的光线下,徐安依然能看见老张那苍白、老迈的脸色。

  刹那间,他的记忆瞬间翻涌了一遍。

  徐安猛然记得老张从打开大门开始就没有提过灯笼,而整个义庄都漆黑无比,若是不打灯根本看不到路!

  而且整个义庄里,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其他声音。

  难怪之前老张可以在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

  原来他从一开始看到的就是阴魂,这也是他从进门开始就觉得心底发毛的原因!!

  “你不该进来的……”

第四章 义庄(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