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嘴酸

  徐安一路从西门马不停蹄地奔跑而来,就是为了打赶尸道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恰好此时他见到林间出现了一道光亮,但转瞬间又消失不见,便上前查看。

  一踏出其中,便见到洒落满地的药草,不禁皱眉。

  徐安踏过凌乱的地面,往里面走去。

  树林里空荡静谧,掉落在地上的灯笼已经被吹熄。

  而他自己因为急着赶过来,灯笼受不住力,早已经坏掉丢了。

  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视线并没有因为黑暗而完全看不见,只是能见度不高而已。

  徐安没有捡起地上的灯笼,而是直接往里走去。

  同时也是为了让视线提前适应一下昏暗的环境。

  突然!徐安脚步猛然一顿。

  嗒,嗒,嗒……

  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老伯,杵着拐杖,腿脚不利索地走着。

  片刻便走进在黑暗中。

  可在他的视线中,这个老伯分明就是凭空出现,又消失在黑暗中的。

  徐安没有跟着过去,而是沿着散落在地的药草走了过去。

  嗒,嗒,嗒……

  老伯再次出现,不偏不倚,就在徐安的前方。

  拐杖敲击地面,发出了一下又一下的沉闷响声。

  “怎么这么大声。”徐安疑惑的想到。

  声音仿佛能带动他五脏六腑的跳动,尤其是心脏,可问题就在于他的心脏早已经不跳了。

  这才是徐安觉得不妥的地方。

  对方显然是想要做什么。

  他继续走着自己的路,老伯再一次消失。

  然而下一刻,他便见到一个大树下躺着一具干尸。

  这个干尸背着箩筐,里面还装着一些药草,应该就是之前灯笼的主人。

  看着对方的神情,分明是死前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现在才会眼球凸出,瞳孔收缩,嘴巴大张。

  “难道我来迟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四周异常的阴寒,而且隐隐间有股刺骨的窥视感。

  可他看过四周,空无一人,只有眼前这具干尸。

  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响铃声。

  便连忙沿着声音过去,只见是一个身穿黄袍道服的中年男子,正在摇着手中的铜铃,徐安估计这个应该便是赶尸道人了。

  而身边站着一个魁梧的黑袍人。

  “两个人?!”

  徐安一愣,情况出乎意料。

  但他朝着赶尸道人的目光看去,却发现前方不远处还有两个黑袍人,他们正在追赶一直雄壮的野猪。

  野猪已是浑身浴血,身体上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划伤和空洞,而且那些地方都发黑。

  “尸毒?”

  正当他疑惑之际,那两个黑袍人在混乱中被掀开了帽子,露出紫色发灰的脑袋。

  原来黑袍人是行尸!

  但和电影中不同的是,额头上没有贴着黄符,而是直接将符文画在了其脸上。

  这种方法显然规避了被人撕开的风险。

  “好谨慎。”

  赶尸道人派出两头行尸捕食,留下一头行尸护住自身,即使现在已经是晚上,还是在无人的林间,都保持着这般谨慎。

  砰!

  只见野猪躲在树后,这两头行尸便直接挥手一扫,将树木横扫而断,可见力量惊人。

  这般力气恐怕一招能直接将他的腿打折了。

  徐安心中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副场景。

  另一边,还没到半刻钟的时间,黑猪便倒地抽搐起来,显然是尸毒发作。

  之后赶尸道人便走上前去,让三头行尸轮流吸食野猪的血液,直至将其吸干为止。

  “有点麻烦了。”

  本来他还打算擒贼先擒王,结果现在就连吃口猪红都是轮着上的,时刻让身边保持一头以上行尸来随时保护自己。

  就在这时,徐安心生一计,来到身后那具干尸面前。

  然后找了一个好点的位置,猛然尖叫一声。

  “啊!”

  身体顺势而倒,仿佛很惊慌的后退。

  然而,赶尸道人猛然抬头看向尖叫的方向,心中警惕,迅速将正在喝猪血的行尸召回到身边。

  这最后一头行尸才刚喝几口,有些不爽,但也只好乖乖照做。

  顿时三头行尸便将他牢牢护在中间。

  但赶尸道人并没有等到后续,而是又一道的尖叫声从林间传来。

  “人?”

  行尸与他心意相通,自然也能感受到行尸的强烈情绪,瞬间他便从行尸身上得知了答案。

  它们闻到了肉香味!

  所以它们开始有些躁动。

  人身上的血液远比野猪来的好喝,更能增加它们的实力。

  尤其是那些容易招惹蚊虫的人的血液,行尸最为喜爱。

  赶尸道人一怔,便在三头行尸的护送下一同赶去。

  走近一看,顿时皱眉。

  只见树下瘫着一具干尸,而在几米处晕倒了一个人。

  “这么幸运?”

  虽然不知那具干尸是哪位同行做的,但现在这种突然吓晕一个人的情况简直就是天上掉下大血包。

  但赶尸道人却是谨慎的观察着四周,没有轻举妄动。

  到了天河城附近,便需要更加谨慎,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埋伏。

  这也是他宁愿抓野猪吸食,也不愿去官道抓人的原因。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赶尸道人没有从行尸身上得到任何信息。

  这里没有其他人!

  赶尸道人掐指一变,其中一头行尸便主动上前。

  而另一头还未喝到血的行尸就开始躁动了起来。

  幸好他道行深,连忙控住了这头行尸。

  一步步靠近。

  当行尸靠近后,地上晕倒的小子仍没有反应后,他在掐指变化。

  行尸便一口咬了下去。

  直到赶尸道人见到行尸的牙齿咬入皮肤中,心中的谨慎才放下了一半。

  “啊!”

  这时,行尸口中的小子因为疼痛而惊醒过来,顿时大叫挣扎。

  见到这般反应后,赶尸道人才完全放下警惕。

  这才是人的真正反应,若是被咬了也不痛不痒,他反而要警觉。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小子力气很大,拼命挣扎,甚至不惜让脖子硬生生的扯开。

  “天生神力?”

  随即赶尸道人便面露喜色:“练武种子,难道贫道要转运了!”

  之后他便立马让原本躁动不满的那头行尸也冲上前去。

  这头行尸很兴奋,三步并两步的上前,一口咬在细滑的脖子上,拼命的吸,拼命的吸……

  但很快它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吸不上来?

  吸得嘴酸都吸不上来,它疑惑的看向旁边的‘兄弟’,对方也是一头雾水。

  而赶尸道人也没有办法感受到行尸之间的微弱信号,还以为它们吸得正开心。

  可此时躲在行尸阴影下的徐安却微微一笑,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漆黑如墨的破邪墨斗线。

第十一章 嘴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