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幻阳气劲(4k,求收藏投资)

  回到前一刻,徐安眉头紧皱,看着眼前的诡异景色。

  人群在仅仅几步的距离便消失不见,街道上空无一人,家家户户的大红灯笼也变成了祭祀丧事的白灯笼。

  屋里头也一片漆黑,应该没有人居住。

  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走过了这条路,可眨眼间又回到了这里,异常诡异。

  “鬼打墙?”

  这时拐角处传来声响,惹起了徐安的好奇便沿着过去查看。

  随后见到了一个男子神情呆滞,手中还握着一只断手,脚步缓慢的往前走着。

  而正前方刚好有着一个猪肉档,一个没有脑袋的猪肉佬正握着血淋淋的猪肉刀劈砍着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肢体。

  以徐安看来,这个猪肉佬应该已经死了一段时间,身上不少地方都腐烂,连骨头都已经外露,而那个男子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双目无神,好像看不到前面的猪肉佬一样,怕是下一步要直接躺在砧板上了。

  这一幕令他有种看电影的感觉,而他就是那个局外人,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相信只要那个无头猪肉佬砍杀了那个那男子,他便可以离开这里,甚至从头到尾都不会被发现。

  “我是误入了邪祟的鬼打墙里面?难道这是因为身体的后遗症,让我能闯入这里面来?”

  徐安有种不好的预感,万一以后有一天会不小心误入邪祟妖魔的觅食当中,万一到时候被它们发现到他这样一个存在……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一声尖叫响起。

  连忙看去,这个男子已经从呆滞中醒悟过来。刹那间,在徐安的眼睛里,这个男子的两肩和头顶冒出了一丝火花,但转瞬即逝,仿佛像是错觉。

  “这就是让男子清晰过来的原因?”

  徐安心中暗道,右手缓缓的抽出佩刀来。

  眼见着猪肉佬挥刀要砍,立马上前,想要救下这个男子。

  可是右脚才刚踏出角落,四周的一切事物突然消散,就跟粉末一样,随风散去,吵闹的人声再次出现。

  此刻的他依旧还在漆黑的小巷子里,地上是之前呕吐的酒水。

  他从未踏出过小巷!

  徐安眉头紧皱,心中不解:“刚刚是幻觉?还是被挤出鬼打墙了?”

  刚想要离开,眼角忽然看见了什么。

  转身走进黑暗,拿开最里面那乱七八糟的箩筐、竹竿,在角落处发现一个躺着的男子,上前摸索了一下,没有了呼吸,身体冰冷,已经死了。

  若不是小巷子里臭味熏天,恐怕一早会有人发现这股尸臭味。

  “连天河城都不安全了么……”徐安抿了抿嘴,转身离去。

  一路上人来人往,个个脸上挂着不同的情绪,但唯独没有恐惧。

  就像是小巷的黑暗、肮脏,没有人想过要进去看看当中的情况,也没有人感受到安宁之下的暗潮涌动。

  回到自己院子中,他掏出买来的那本秘籍,掀开灰布一看:《点石指》

  以他见识过不下十本秘籍的经验来判断,徐安心中顿时有些失望,但还是看向修改器。

  “果然……”

  徐安已经大致明白自己又买到了不入流,甚至三脚猫的武学秘籍。

  其实看名字,他已经有数了,点石指无非就是能插穿巨石,其实只要他将身体数值提上去,也能点穿岩石,又何必要多学秘籍呢。

  况且手指坚硬对他好像没有什么帮助啊。

  其实说到底还是他看上了铁砂掌,两者对比之下这秘籍自然逊色很多。其实别看是掌,其实练成后也能插穿坚硬的巨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安摇了摇头,收起《点石指》,来到院子中开始每日的功课,习练玄虚十八刀。

  若说之前他已经是大师级别,那么经过这期间的勤练,他已经将这本秘籍开发到了极致,可以说练无可练。

  但修改器上只剩下了不足60点的改造值,所以他只能继续习练现有的武学,在选择其他武学上也必须要再三斟酌。

  别看60点好像很多,但并不抗用,好的武学秘籍必然会有身体数值的需求,所以他要留下一些提升身体数值,以及改造秘籍的费用。

  徐安手臂挥动,长刀划过,一刀一式,缓慢而精准,隐隐有种人刀合一的感觉。

  这就是秘籍的刀意:合。

  所谓‘合’,精气神为内三合,手眼身为外三合,眼与心合,心与气合,气与身合,身与手合,手与脚合,脚与垮合,全身内外,浑然一体,最终达到人刀合一。

  徐安手中一挥,长刀顿时飞射而出,直插在角落的假山之上。

  大雁南飞!

  之后他也没有过去捡刀。

  只是开始转而练起五兽蕴气功,五种凶兽轮流出现,来回变化,渐渐地体内出现了一股阴气,开始随着他的身体而流转。

  说来也神奇,这本养生功不仅能让他的身体出现阴气,而且这些阴气还能让他的身体数值细微往上提升,虽然提升的不多,但好歹也是一种途径。

  【宿主:徐安】

  【改造值:55】

  脑袋:0(展开…)

  颈部:0(展开…)

  躯干:10(展开…)

  内脏:0(展开…)

  右手:21(展开…)

  左手:21(展开…)

  右腿:6(展开…)

  左腿:6(展开…)

  武学:玄虚十八刀、五兽蕴气功、铁鞭功、断筋手。

  特殊:尸如凡人

  【评价:半人半尸。】

  这期间徐安改造了两本秘籍,消耗了20点的改造值,本以为会如同之前一样得到显著的提升,后来发现并没有。

  后来他发现是因为这两本的秘籍潜力并不强,没有提升潜力的秘籍通常都是没有习练需求的。

  好比玄虚十八刀的需求是身体素质,五兽蕴气功需求是有意识能动的人。

  自此他便懂得分辨秘籍的高低之分。

  其实他曾想过要自行领悟,毕竟技多不压身,不用改造值慢慢习练,但是后来发现自己根本一点武学天赋都没有,当中的一些气血、原理什么的也搞不懂。

  所以他也想通了,既然有修改器,干嘛还要费时间领悟。

  小可坐在廊道的一旁,呆呆的看着自家少爷习练,不知不觉中打起瞌睡来,至于那些凶兽虚影,招式间的细节、变化,她自然是看不见、感受不到。直到少爷让她回去休息才疲倦地醒过来,慢慢的退去。

  “少爷真努力,好像不会累一样,但……少爷有睡过觉么?”小可打着哈欠回到房间,留下徐安一人在院子中来回施展。

  夜色深沉,徐安收招立正,接着才漫步过去捡刀。

  “太麻烦了,下次还是不要使出这招,省得捡来捡去。”

  他刚把长刀拔出,突然一道黑影从墙后跃入,一道凌厉银光闪过。

  徐安眼神顿时一变,长刀顺势而为,一击上撩。

  闭门铁扇!

  手中长刀速度飞快,带起一阵呼啸声,竟然在上撩的过程中留下道道残影,远观如同铁扇开屏一般,将铁扇后的一切事物遮挡起来。

  可隐约间,这招刀法却有所不同,仿佛不单单是把铁扇,而是暗藏玄机,好似铁扇中夹杂着银针,对面那道黑影一旦接招,银针也会顺应而发,将对方刺个千疮百孔。

  刺客必死!

  但是当徐安看清对方的模样后,心中顿时大惊,竟然是许勇师傅!

  为了正当的施展玄虚十八刀,他便做了许勇徒弟,同时也找到了理由来展现自身的天赋。

  其实他一见是自家师傅来夜袭自己,瞬间明白对方是想要试探他的身手。

  手臂连忙一抖,慌张收招,可一旦击出的招式哪能如此简单,更何况是招中藏招的杀招。

  最后徐安费力九牛二虎之力,冒着手臂脱臼的风险将招式收了回来。

  同时他落得下成,直接被许勇一脚踢飞。

  只见此时的许勇将刀收鞘,一脸失望的表情,摇着脑袋走了过来。

  “徐安啊徐安,看来你近来偷懒了,竟然连为师的一招都接不住。”

  “唉,虽然你的天赋很好,但不可怠慢习练,要知道武学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天才总是折在路上,只有奋力向上者才能攀上顶峰,你要好生记住。”

  徐安缓慢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胸口的脚印,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拜过师的,难道要当着自家师傅的面告诉他,要不是老子眼睛没近视,收招收的及时,您老的生涯也就到这了,而他恐怕也要背负错手杀了师傅的罪名。

  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是的师傅,徐安谨遵教诲,铭记于心。”

  “知道就好,为师这次过来除了试探一下你的身手,还想要指导一下你的武艺,省得出去让人见笑。”

  “……”

  也就是说他又要假装一晚上……

  一想到要做出憋屈的动作,徐安此刻已经感到手酸脚酸了。

  “哦,对了,还要告知你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不知道师傅所说的是什么?”

  “是府内最近有一批货要押送出去,而我会与其同行,护送镖车,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恐怕无法指导你的刀法了,所以今晚才特意过来指点你一下。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你也不可松懈,要勤加锻炼,待我回来亲自检验你。”

  这是坏消息?

  徐安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但瞬间便露出失落悲伤的模样。

  “是的,徐安必定会努力努力再努力。”

  “嗯,那便好,现在我们便开始吧。”

  “还请师傅下手轻一点。”

  “轻?棒下出高徒!”

  一整夜,院内都传来呼呼哈哈的声音,直到公鸡一鸣叫,许勇才离开了。

  此时的徐安扶着腰,揉着肩膀,感觉好像大战了一晚上的红牌技师一样的目送许勇。

  “这憋屈的动作,难道师傅就没有发现么?”

  “固步自封可是不行的啊师傅,这不就跟不进则退差不多道理么,看来以后要找个机会给点提示才行。”

  不过这段时间他也不是没有收获,经过昨晚的诡异事情后他便心生谨慎,打算多了解一些。因此在他旁敲侧击下,意外得知普通武学是很难对付这种奇奇怪怪的诡异之物的。

  所以当他问许勇要如何对付时,他便提出需要至阳至盛的武学,好比府内的佛门武学铁砂掌、金钟罩,又或者是内功心法。

  但是许勇也知道这两者的难得之处,起码连他自己都是没有的,所以便只能依靠外物,例如砍过脑袋的鬼头刀、开过光的各种兵器。

  当徐安听完后不由后怕,记起昨晚自己仗着已经出神入化的玄虚十八刀法,竟想过要胆大妄为的过去救人。

  “看来自己有些膨胀了……”徐安心中暗暗警惕自己。

  随后他便叫来了下人,让他们帮忙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收罗这类的武学或者兵器。

  他也不贪心,只要求得其中之一便已经心满意足。

  然而还未过一日时间,徐安的弟弟便找上门来。

  他这个弟弟叫徐平,身材尤其像他老爹徐鑫那种微胖的身形,还挺着一个小肚子。

  但别以为他们就像看上去那般和蔼可亲,实际上他们在商道上尤其果断,在钱的面前没有亲戚朋友一说。

  “哥,你最近在干嘛呢?”胖小子徐平开始自顾自的开始倒茶吃了起来。

  “徐平?你怎么有空来了?”

  “还不是因为哥你最近都不见人,大娘她们老跟我抱怨说要见着了你不容易,平时吃饭你也不在,想见还要亲自过来。”

  “最近都在见朋友呢。”

  “我看哥你是练武练痴了,也搞不懂你,怎么突然之间对练武这么感兴趣,难道是钱不香么……”徐平碎碎念道。

  徐安也不知怎么回应,只能陪着喝几口茶。

  说来也奇怪,其他食物都会积存在胃里,慢慢腐烂发臭,但是唯独茶,他喝下去不会发臭,而是会自然而然的吸收并将多余的水分流出体外。

  这也让他想起了一种说法,传闻神农氏尝百草时,曾经试过中毒后倒地不起,几欲昏厥过去,而在这过程中他随手摘了山边草药来吃,结果睡了一晚后竟然犹如没事一般起身离开,而那个草药便是茶叶。

  虽然不知真假,但起码这是他能吃下肚子的东西了。

  “哥难不成你真成了武痴?”徐平睁着他那小眼睛,盯着徐安问道。

  “可能是吧。”

  闻言后徐平轻轻点了点头,掏出一本书籍来递给了他。

  徐安疑惑的拿起一看。

  《幻阳气劲》

握薪说
求收藏投资,嘻嘻

第十七章 幻阳气劲(4k,求收藏投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