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西街诡事(4k)

  “这位公子,一看你就是第一次来吧,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

  听着声音,扭头看去,是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衣服已经被洗的泛白,手里还拿着一个刚吃几口的馒头。

  瞧着徐安疑惑的视线,男子憨厚一笑,解释道:“我看你们一前一后的,你说话的时候这个小丫头还挺恭敬的,我猜应该是主仆关系。

  况且熟这里的人一般不会带着丫鬟过来,所以便过来碰碰运气。”

  “公子放心,我对这里很熟,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带你去找。”

  闻言,徐安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毕竟这个坊市还挺大的,要是自己一个个摊位慢慢找估计要花不少时间。

  这个男子见他答应下来便脸上一喜,但很快便犹豫着说道:“公子,我也不能白介绍,所以能不能……”

  男子用三指相互摩擦了一下,意思就是要钱。

  “你要多少?”徐安眉头微皱问道。

  “五……不,三十文钱。”男子吞吞吐吐说道。

  徐安听到后顿时一松,原来才三十文钱,还以为对方要狮子大开口。

  一千文钱才一两银子,一百两银子则可换成一两黄金。

  三十文对普通百姓来说可能是值得心疼的价钱,但对徐安来说不算什么。这时他也不禁感叹自己来到了一个好家庭,要不然他也没有现在这般余裕。

  “感谢公子,请公子放心,今日你必定能买到你的心头好。”

  通过交流后徐安得知了对方的名字:郑华

  郑华有了生意,手里的馒头也不吃了,直接塞到了怀里,带着徐安走了进去。

  对方想问徐安要找什么,徐安也没有回答,只是先看看情况,毕竟是第一次来,怎么也要涨涨见识,顺便看看价。

  他们一伙人走走停停,摊位上绝大多数都是一些沾满泥沙的东西,少数华贵的都特意用盒子装起来,当作镇摊之宝。

  木牌、断刃、道符、翡翠珠宝、铁皮盔甲,什么都有,估计某些东西还真是盗墓盗回来的,有些东西还可能是劫镖车劫回来的赃物。

  徐安看东西、卖东西都是靠感受,能上手摸一摸就最好,不能就隔空感受一下,如果传来冰凉的触感就买下来,不过逛了好一会也没有发现至阴之物的踪影。

  倒是小可看的有滋有味的,一脸新奇的模样。

  “公子,如果你想要好东西,通常要走里面一点,那里应该会有你想要的东西。”郑华见徐安好像一直不满意的样子便出口提醒道。

  徐安点了点头,也见识的差不多了便说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卖让人感觉冰冷、不舒服的东西,又或者说…诡异之物。”

  “公子指的是陪葬品吗?”

  “不,应该是至阴、不详之物一类的东西,就是拿上手能感觉到一股阴寒冰冷……”徐安尽可能的描述自己想要的东西。

  郑华和小可听到后都是一怔,二人都对徐安所提到的要求感到难以置信。

  若是陪葬品还有人能接受,但害死过人的东西可都是大忌,毕竟这种东西邪乎,难保不会出点什么事,谁知道买回去会不会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盗墓来的东西就已经让很多人觉着不安了,要不然那些店铺也不会不做盗墓贼的生意。

  而一旁小可想的更多,一路以来徐安的改变,莫名其妙的习武天赋,身体的异常,前段时间还发现了衣服上不知是谁的血迹……

  “没有吗?”徐安重复问道。

  郑华抿了抿嘴,说道:“有倒是有,但就是……这位公子,我冒昧劝一句,这种东西可不能当作玩意啊。”

  “放心,我没有想要玩的意思,只是想要见识见识而已。”徐安解释道。

  “这……好吧,毕竟之前我信誓旦旦说让公子能买到心头好的,跟我来。”

  郑华还是很想赚这三十文钱的,毕竟这可是他最近急需用钱。

  接着他便在前面带路,徐安和小可便一路跟着,三人兜兜转转,越走越偏,不仅没有往深处走,反而通过小道慢慢离开了坊市。

  人潮声音也越来越远,能见到的人影也越来越少,小可暗中拉了拉徐安的衣衫,用嫩唇做出口型,大抵意思是:“少爷,可能会有危险。”

  徐安轻轻一笑,却是丝毫不惧,反而安慰小可,让她放心。

  以许勇的玄虚刀法都能在天河县数一数二,那改良过的玄虚十八刀更是难有敌手,况且他的玄虚刀意已经出神入化,他的手是刀,脚也可以是刀,即使没有带真刀在身,也不需要担心。

  然而郑华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因为徐安要求的东西不在坊市里而已,要说不详诡异的东西,一般很难被人接纳,即使是坊市也一样。

  好比之前天河城里一夜之间灭绝的陈府,衙门直接将陈府给封了起来,但总有几个人不要命的想要贪图里面的的财富,哪怕一副字画、一件首饰……

  而刚好他知道一个疯子开的店,这个疯子只要有钱赚,根本不忌讳这些东西,甚至还假装是正经的东西卖出去,行内人也不敢直接说什么,毕竟这个疯子干了这么多次都没遭殃,谁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古怪。

  片刻,他们便来到了一处看上去很破旧的店铺:古宝店

  里面昏昏暗暗的,也没有人进出,让人感觉神神秘秘的。

  “这里应该会有公子想要见识的东西,但小的还是要提醒一下,这里面的东西背后都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故。”郑华犹豫了一会,继续说道:“好比之前陈府一事,里面很可能就有陈府的字画。”

  “陈府?”

  徐安听到后便猜到了怎么回事,想必是有人不怕死进去里面偷东西了,但有诡异的事情,有至阴之物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他便带头走了过去,可刚来到门口,迎面便是听到一阵谩骂声。

  只见一个样貌阴邪、长着狐狸眼的男子生拉硬扯着一个小孩子,仿佛小孩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让男子很生气。

  “滚滚滚,小兔崽子,还想在我这里卖东西。”

  “一个破烂玩意……”

  男子使得力气很大,丝毫没有顾及小孩会不会受伤,这个小孩被他扯得来回晃动,脚步数次不稳,差点跌坐在地。

  一旁的小可看不过眼,连忙喝止道:“你干嘛!一个小孩子而已,不买就不买,把他赶出去就是,怎么还动手呢!”

  反倒是郑华一脸冷漠,这种事情在这里再常见不过,一个小孩子往往会在街边拿个破铁皮过来说里面有着绝世秘籍要卖给你。

  如果那人见可怜买下来,那明天就不止一个小孩了,而是一堆,赶都赶不走,店里的生意都不用做。

  长着狐狸眼的男子瞪了小可一眼,冷哼一声,但还是拉扯着小孩,从他们身边走过。

  小孩摇摇晃晃的,小可连忙将他扶着。

  谁知男子一把将那个小孩给扔了出去,小孩一下子便倒在地上久久不动。

  同时将一个肮脏的红线球狠狠地砸向小孩,估计这个红线球就是小孩要卖的东西。

  “给我滚,别再让我见到你,哼!”

  小可见此有些生气,刚想要过去搀扶,但被自家少爷拉住了。

  反而是徐安主动走了上前,看着这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小孩,然后向他伸手。

  小孩立马拍开他的手起身想走,却被徐安一把拉住,下一刻便从小孩怀中掏出一个钱包。

  小可见到后顿时一惊,这个不正是她的钱包么!

  原来这还是个小偷!

  然而在被发现的那一刻,这个小孩已经在地上卷缩成一团,仿佛知道接下来会被挨打一样。

  徐安眉头紧皱地看着这个小孩。

  当他靠近这个小孩时才发现对方身子如同皮包骨一样,,而且浑身冰凉,精气神不足,一副快要饿死的样子。

  他与小孩四目相对,却没有看见对方的神采,甚至是一丝光芒,仿佛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这个小孩也双目无神的看了他一眼,见这人没有打他的意思,便起身鞠了一躬,估计是致歉的意思,然后便转身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整个过程徐安都感觉像是在面对着死人一样,不禁感叹摇头,从钱包里掏出三文钱塞入他的手里。

  三文钱足够买点东西吃了。

  “这个红线球我买下了。”

  小孩抬头看去,但徐安已经走进店里了。

  ……

  一进店,刚刚那个粗鲁男子就像是变戏法一样,变得热情好客,丝毫看不见之前那个模样。

  小可有些睥睨,但也知道自己刚才差点就被偷了钱包,所以就干脆不说话了。

  而郑华却是摇头叹息,公子刚才那番动作已经被店主瞧见了,估计这回是要大出血,同时也想着自己是不是要的钱太少了。

  “这位公子,想要买点什么,我这店什么都有,来看看这副乡野画,可是诗人李杜白亲自提笔的,怎么样?”

  “哦,这不是血迹,是染料,就是小的不小心弄到的,所以才会贱卖。”

  “这个翡翠成色不错,而且一点都不贵。”

  店主妙语连珠,徐安有意无意的在听,每一件都上手去摸摸看,可惜没有一件是至阴之物。

  “看来不祥之物并不代表至阴之物,那至阴之物究竟是怎么来的?”徐安心中默默想到。

  这时,店门外走来了一个男子,店主一见到就脸色一变,立马赶走了对方。

  “怎么又是你,都是你那什么老子不要,老子虽然很多都收,但骨头……”店主越说越小声。

  这一幕就像刚才一样,只是对象换成了这个男子。

  可就当男子摊开手心里那块雪白色、形似骨质的东西时,徐安却是有些站不住脚了。

  这东西和他之前得到的至阴之物极其相似!

  可当他上前时,男子已经被店主赶跑了。

  他立马走了过去,问道:“刚刚那个男人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店主眼神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到:“估计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摸上去冰冰凉凉的,有些渗人,骨头这东西哪有人会收的,简直就是神经有毛病。”

  徐安一听,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么!便连忙走了出去,左右张望,只见那个男子已经走远了,随即便追了上去。

  “公子,你去哪里,不买了吗?”店主呼喊一身,但已经没有人理他。

  郑华和小可二人也只好紧跟着追过去。

  但徐安走的太快,只有郑华能勉强跟上了,而小可更是远远落于人后。

  “少…公子,等等我。”

  小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拐入拐角,消失在视线当中,她唯有加快步伐赶了过去。

  可是她赶过去时却是一惊。

  这个拐角竟然是个死胡同!

  这时一阵寒风吹过,小可顿时后背生寒。

  “明明看着少爷和那个郑华走进去的,怎么会这样!”

  一眼望到底的死胡同,没有其他出口。

  不见了少爷,那她要怎么回去交代?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还是快些叫人过来帮忙找少爷才对。”小可担忧的呢喃道,转身便往回走。

  就在她转身的那刻,瞳孔收缩,小腿直接发软,坐倒在地,眼神中竟是震惊,嘴巴大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眼前满是破旧不堪的楼房,梁柱上的朱漆也早已经脱落,满地杂草,四周空无一人,他们刚才去过的那家店门上被贴着“封”字。

  看着这荒凉的一幕,小可心中巨震。

  忽然想起一年前城东西街发生过一起诡异事件,一间名叫古宝的店铺,平日里专门买卖名贵字画、高档珠宝。

  突然有天夜里,一个男子经过西街,突然听到这家店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哀嚎。

  这个男子以为店主在行凶,仗着自己身强体健,抄起一般的木棍便踢开了店门,结果声音在那一刻赫然而止,同时他见到了店铺当中的各种字画、珠宝都不断地渗血,而这家店的老板正坐在中间,身上缠满了珠宝、古董。

  男子大惊,连夜报了官,结果衙役、捕快来到这里时,发现整条街的人都消失不见了。

  至此这里便被封了起来,这家名叫古宝的店也被贴上了封条。

  后来听闻这家店卖的东西都是不干不净的不详之物,其生前的主人更是惨死。

  小可的冷汗不知不觉中打湿了后背的衣服,冷风一吹,立马回过神来,大步沿着小道跑回了坊市,直到见到了人群,她的身子才有了些暖意。

第二十章 西街诡事(4k)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