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开端

  这日,徐安的院子里多了一块巨石。

  同时传来一下下的啪啪声。

  自打九阴神爪入门以后,特制木桩已经无法承受徐安手指的力量了,只要轻轻一抓,木桩便很轻易被插穿。

  所以他特意卸下了一块假山上的巨石作修炼之用。

  作为九阴秘典的看家本领,九阴神爪其实并不简单,它更像是完整的一套武学秘籍。

  不过这也跟九阴秘典的著作者的经历有关。

  而九阴神爪一共有四个层次。

  一层金丝手。

  二层抓石手。

  三层打铁手。

  四层白骨爪。

  当达到大成之时,爪指强而有力,无坚不破,摧毁大石,犹如烂泥。出爪更是阴风四起,鬼气回荡,震人心魄。

  《九阴神爪》的内容当中还提及,若是配合内功,更是可以隔空伤人,击杀精鬼。

  不过可惜徐安至今还未见到过任何有关内功的信息,更别说练了。

  因此也让他更加心驰神往。

  因为修改器的原因,徐安脑子直接便学会了,按理说剩下的只是让身体适应,跟上而已……

  此时的徐安已经练到了第二层,抓石手。

  只见他十指成爪,出手宛如阴风,巨石上便直接出来了五个指印。

  而经过他连连出爪,这块巨石上已经烙印了无数孔洞,有大有小,有浅有深。

  从一开始只能打出五个浅洞,经过徐安的努力后,现在五个手指都能深入其中了,估计以这种程度,不说皮肉,恐怕就连坚硬的头骨也能抓出五个洞来,已经有了九阴白骨爪的模样。

  但徐安却觉得远远不够,在他的脑海中,九阴神爪的威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它不仅能伤人,更能隔空伤人、伤鬼。

  随着不断的修炼,他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再精进一步,就好像遇到了巨大的瓶颈,可问题是他明明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达到大成的境界。

  就像明明知道这样计算就可以得到真正的答案,结果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写不出答案来,让他感觉心底有一股憋屈抒发不出来,蓝瘦。

  反而摧心掌水到渠成,一股震劲直接将木桩的内里震成木屑,而表面却丝毫无损。

  《催心掌》其中的难点无非就是如何将气劲转换成震劲而已。

  徐安对于其中的技巧、招式了如指掌、通透无比,自然也知道怎么转换,多试几次便渐渐掌握了窍门,随之便可手到擒来。

  也因此徐安对九阴神爪的修炼更加感到疑惑。

  “奇怪,明明是按着练的,怎么爪劲就是练不上去?”

  就这样过了几日,他也终于决定自己卡在了第二层的境界,而且卡的他莫名其妙,不过心中倒是有些眉目……

  这日,徐安按着时间的修炼武功,已经将可以掌握的秘籍全都达到宗师的层次。

  快到夜晚时,小可便从院子外迎来上来。

  “少爷,老爷他们让你过去吃饭。”

  “好,我马上过去。”徐安拍了拍手上的石屑。

  最近天河城怪事渐多,人心惶惶,衙门捕快更是忙个焦头烂额。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大意或者行为怪异而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倒不是说他的家人会这么举报他,而是府内的下人,毕竟人心难测。

  万一下人在底下说三道四,传了出去,引来捕快探查,可就棘手了。

  虽说徐府也能摆平,但能不麻烦就不麻烦。

  特别是他前几天才从鬼街这种地方里出来。

  所以他为了不露出马脚便按着日常作息活动,吃饭之后再暗中催吐,幸好后院那里养了一大片鱼塘,倒也不担心会被人发现。

  睡觉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漆黑中练武。

  虽然他也想要好好睡一觉,但丝毫没有困意,也合不上眼,瘫着也发闷,没有手机、网络的年代,躺在床上他没有丝毫娱乐可言。

  或者说现在,修炼成了他唯一的娱乐。

  ……

  膳厅。

  徐安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大娘二娘两人在饭桌上叽叽喳喳,聊着哪家胭脂水粉好,哪家布段实惠好用,哪里的黄瓜好吃,哪里的丝瓜壮硕……

  而坐在另一边的徐鑫、徐平他们则小声交谈着,徐安的耳力已不似之前那般迟钝,所以能听出他们在探讨着商经,和商铺最近的情况。

  但从他们的眉宇之间也能看出他们遇见了棘手之事。

  “安儿来了,快快坐下开饭了。”

  徐安微笑打了招呼,坐下后便提起筷子,筷子在拍黄瓜,丝瓜肉汤、红烧猪尾巴……来回徘徊,最后夹了一条金针菇放在碗里。

  硕大的碗里,一条菇。即使如此,徐安也索然无味,只能时不时的吃几口白饭,安心当个陪吃。

  大娘和二娘今日好像心情不错,即使吃饭也一直滔滔不绝,聊着天南地北,就是感觉牛头不对马嘴的,也不知她们是怎么聊下去的。

  倒是父亲认真的吃着饭菜,不言不语,但这并不是他的风格啊。

  一看他弟弟,徐安却发现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挑饭粒,原来他的弟弟也是如此。

  怎么感觉今天大家都怪怪的?

  不禁好奇问道:“阿平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徐平下意识的瞟了父亲一样,立马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事,只是今日茶水喝的有些多了,胃口不好而已。”

  说完后便认真地吃了起来,但徐安眼力过人,一瞬间便把众人的神态映入眼帘。

  就在他刚才问出口的那一刻,大娘和二娘的交谈不自觉地停了一下,眼神好奇地看了过来,但转眼间又恢复原貌。

  而父亲更是不用说了。

  结合他们之前的愁眉苦脸,徐安隐隐猜到了一点。

  徐府的商铺可能出了点问题。

  而大娘和二娘应该也能猜到一点,但父亲不说,她们只能装作不知,难怪刚才聊得乱七八糟的,原来是不想父亲担忧府内家务而硬聊。

  徐安也没有再问下去,他能看出父亲他们不想要让她们担心,所以才没有直说。

  就这样,在人人都有着心事的情况下,默默的吃完了这餐晚饭。

  大娘二娘她们先离开了,只剩下了他们三父子来到了书房饮茶。

  “爹爹,阿平,是不是商铺出了什么问题?”徐安吹了吹热茶,直接了当地问道。

  两人四目相对,随之便是一声叹息。

  徐平主动说起:“哥,你还记不记得陈府灭门案?”

第三十章 开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