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从未融入过这个世界(一更,4k)

  “徐公子,让在下来帮你!”顾易不知从何处小跑着过来。

  这种时候可不能让恶鬼复原,要不然他们就真的倒霉了,没有了徐公子的力量,他连接近都接近不了。

  徐安抬头看了他一眼,轻吟一声。

  面对徐安这种冷淡的态度,他并不在意,因为他在一旁看得、听得清清楚楚。

  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倾诉的一面,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贸然装懂安慰,只会让对方更快的戴上那封闭的面具而已,还不如让对方卸下面具休息一会儿。

  他来到那个头颅面前,从怀中取出黄符,用牙一咬中指。

  “嘶……”

  之后还是决定找出小刀,在中指上割了一个小口,用鲜血在上边绘画成符咒,之后贴在恶鬼头颅之上。

  这是消业超度符,没有任何攻击力和束缚力,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机会使用,要是直接贴上去估计接下来他会先被打死,因此只有面对无法反抗的邪祟才有机会使用。

  要是平常时候他肯定不会贸然过去,而现在恶鬼已经没有了反抗力,便是最好的机会。

  刹那间,黄符开始有了变化,头颅上慢慢地涌出黑气,而头颅也安静了下来,随后他来到那摊烂泥身边,重复之前的步骤。

  恶鬼罪业太深,顾易连画了好几张符,不知过了多久,恶鬼才化作黑气消散。

  徐安默默的看着顾易完成了整个过程,之后修改器上便多了一百点改造值。

  没有了恶鬼的哀嚎,四周归于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徐安坐在台阶上低着头颅没有说话,顾易也没有贸然靠近,但他一想到对方那身上的异样,便有些胆颤,默默地掏出黄符来。

  顾易终究是肉体凡胎,没有过人的武技,也没有像徐公子那边的力量。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先逃走的时候,徐安猛然看向他,顿时他便感觉到一股滔天杀意,但却一碰即散,眨眼间又恢复平静。

  “徐公子盯着在下做甚?”顾易咽了咽口水说道,他之前看徐安身躯看得一清二楚,虽然现在他已经遮起来,但还是有些畏惧。

  “徐公子也辛苦了,要不在下为你擦擦汗?”

  顾易刚说完便从口袋中掏出黄符来,一张张的为徐安‘擦汗’。

  “你以为我看不见?”

  徐安一说完,顾易便双手一抖,异常震惊地后退,黄符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你……你不是邪祟?”

  “邪祟,我竟不是邪祟?”徐安听到后不由自主地重复道,而后不知为什么不断的摇头大笑,笑得癫狂,笑得悲悯。

  脸上挂着笑意,但眼中却无丝毫喜悦,仿佛为笑而笑,没有任何情感夹杂。

  “原来…原来…原来我早已不属于人道!枉我如此的隐藏自己,不让任何人察觉,想让自己以人的方式存活在这个人间,原来都是虚妄,一切都是虚妄!”

  徐安的眼中透露出无尽的悲意,但转念之间又涌出恨意。

  “我身无阳火,无奈下修阴间之道,但鬼却以为我是人,要以我为食!人以为我是妖,要除我于后快!可我既不是鬼,也不是妖,更不是人,我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竟仅仅只是一具躯壳!空有灵魂的尸体!哈哈哈……”

  徐安仰头拂面,不断大笑,眼睛却透着手缝看向漆黑的天空。

  “尸如凡人,尸如凡人……”宛若疯癫一般的重复着,最终咬牙切齿的道:“尸如凡人终究是尸,再像人也不再为人。”

  “天道,人道,黄泉道,畜牲道,阿修罗道,鬼道,六道轮回,我该属何道?竟无我容身之所!”

  “原来由始至终我都是孤立于这个世界的灵魂,穿越过来也不过是占据了一个躯壳而已,身体的腐烂就是自然规律,万物终将会归于尘土,这无时无刻都在告知我,名为‘徐安’的一切便已然结束。

  老天从未思过我的感受,现在一切的挣扎不过是我自己努力争来罢了,这个世界也从未想过要让我融入这里,全部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天下间无人能懂我之苦,又怎会有人明我之痛。”

  徐安眼中神光在一点点的改变,仿佛渐渐藏进癫狂、暴戾,愤怒、恨意……

  “叮!”

  “修改器解开限制,进行调整……”

  “修改器相应调整已完成。”

  “从此刻起,修改器将以宿主指令为第一前提下进行辅助。”

  “汝心之所向,即吾剑之所指。”

  ……

  顾易在一旁无所适从,看着徐公子那随风飘起的散乱发丝,满身的狼藉,脸上挂着狰狞,就像是一个疯魔在昂天嘶吼。

  他想要后退,想要离开,但望着徐公子的模样和情况,他不知因为什么而坚定的站在原地,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徐安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站着,仿佛在思量什么,一动不动,一直到天边亮起一道光线,驱散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此时的顾易已经卷缩在角落,昏昏沉沉,似睡非睡,头发上布满水珠,冷得发抖。

  可当徐安转过身来的时候,他顿时清醒过来。

  此时的徐安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疯癫、疯魔,反而一脸平静,就好像昨晚的一切都只是顾易的一场梦。

  但他总感觉徐安已经带上了比以往更加封闭的面具,让任何人都看不穿里面的情况。

  “你不逃?”

  顾易苦笑说道:“徐公子,这迷雾重重的,也要跑得出去才行啊。”

  “你应该已经猜到我的情况。”

  “一点点,就一点点,不多。”顾易不禁后退一步。

  “既然你猜到了,我没有其他选择,要么你死,要么你现在打死我。”徐安淡淡的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在下选二。”

  徐安闻言摇头失笑:“来试试。”

  他虽然虚弱,但也不是没有还击之力。

  顾易一脸尴尬:“徐公子,其实吧,在下觉得也不是没有其他解决办法,你不说我不说不就好了。”

  “可以,你把自己毒哑。”

  “那在下不是还有手可以写么。”

  “那顺便砍了。”

  “……”

  顾易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真特么多嘴。

  “徐公子,为何要搞这么极端呢?我们互惠互助不好么?”

  “怎么互惠法?你又怎么保证不会说出去?”

  “在下可以起誓,以天作证,徐公子觉得如何?”

  徐安看着阳光沉默了一会后。

  “不用了,我不信天,若是你想说出去便说出去吧,大不了我追你到天涯海角,拉你一同投胎便是。”

  顾易:“……”

  徐安沉吟了一下,思考着什么,然后问道:“你知道怎么杀鬼?”

  “倒不是杀鬼,而是消业,也就是罪业,这是从在下那道士好友那知道一点点。

  鬼其实是怨气形成,也以怨念为食,而人在死的时候怨念最深最重,如果死前再收到一些刺激,那怨气会更加浓厚,这也是鬼吓人、害人的原因,也是它们的本性。其中有些生了灵智的鬼物还会刻意去引导怨气的出现。

  而在下只是将恶鬼的怨念打散而已,好让它恢复心智,不被怨恨所困,得以升天。”

  顾易一说到这里,徐安便想起了鬼画当中那小镇,害人得怨气。

  “要想完全消灭鬼,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消灭它的怨念,一般来说至阳至盛的武学,或者内力会有奇效,能够起到净化的作用,要么就是符箓驱散邪气,至于有没有其他的,在下就不知道了。”

  “我要你那符箓之术。”

  顾易见到徐安眼中还未完全藏起的冷厉,吞吞吐吐的说道:“不瞒徐公子,其实在下只是半吊子,就会画几种黄符而已。”

  之后他便将自己懂得说了出来。

  “又是阳气么……”徐安轻叹一声。

  刚才顾易之所以要划破中指,其实是因为中指乃阳气汇聚之地,最盛的地方,用其画的符箓可以用于破邪,有奇效。

  平常用朱砂画符也是因为朱砂乃天地纯阳之气所结,可增加符力,长神威。

  片刻后,徐安转身离去,并未下手杀他,顾易此时是生是死已不再重要。只要找到出路,安顿好家人,他便会离开,虽然他和徐安一模一样,甚至有着相同的记忆,但真正的徐安终究还是死了。

  可没有想到徐安不杀他,但他倒是反而缠上了徐安。

  他在一旁不断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悲惨经历,似乎像是在利用自身的经历来安慰好友一般,顾易出奇的态度让徐安看了他一眼,但他既没有阻止,也没有回应。

  过程中顾易透露出自己自小倒霉,被算命的说是扫把星转身,所以他的童年就是在各个亲戚家里辗转不停。一身本事都是路途中自学而成,包括刚才的符箓,以及乱七八糟的知识。

  待他现在年纪便自己出来闯荡,也算是见多识广,符箓之术则是从他那英年早逝的道士好友那里得来的。

  这次过来天河城其实是想要去西域看看,结果就闯入了迷雾当中。

  徐安终于在古宅中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然后便直接将顾易关在门外。

  顾易吃了闭门羹后,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

  徐安打量了一下房间,这里应该是下人女红的地方,一旁还有许多布匹和针线,他从中挑出还能用的。

  撕出白布,将断裂的白骨捆绑起来,在利用针线将伤口缝合,现在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个了。

  看样子再这样受伤下去,就真的要只剩下一层破烂外皮了,要是关键的部分,例如脊柱骨断裂,到时候恐怕真就成了残废,根本无法靠着捆绑布条的方式来固定。

  这时,他忽然对着虚空问道:“修改器,我需要如何做才能修复?”

  “经过计算,在借助世间奇物的情况下,改造修复需要支付五千点改造值。”

  徐安闻言沉默了数息:“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

  “宿主可选择改造一途,修复皮肉、骨骼需要通过奇物进行复原。倘若宿主得到其他物品可以进行身体改造,代替损耗部分,支付的费用将由物品决定。”

  “其他物品吗?”徐安重复道,关于这些东西修改器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名称,也就是说并不限制在某件东西。

  他结束一切后推开房门,想不到顾易还在。

  顾易见到徐安出来,发现对方眼中已再无任何负面情绪,仿佛已经将其藏到最深处,变回了他最初见到的那个徐安。

  之后他们便在古宅里寻找陆三和陈旭缘,此时的他们已经成了尸体,吊在半了空之中,随风晃动。

  当徐安见到陆三两人的尸体时,他不由扫了顾易一眼。

  虽然说顾易这扫把星是真是假无法考证,但倒霉可能是真的,全部人都死了,只剩下了顾易和徐安二人。

  严格一点说是只剩下顾易一个活人,真晦气。

  徐安把他们放下来,从他们身上搜出秘籍放入怀中,然后将他们搬到了古宅外面。

  自打女恶鬼死后,鬼遮眼也没有了,他们很顺利的就走出了古宅。

  他们二人将全部人都安葬好后,便一把火彻底烧了整座古宅。

  本来难以点着的房子,没有了恶鬼怨念的保护,一下子就点了着,就像是整个古宅还原到了那个受尽年月侵蚀的模样。

  他们没有停留,直接离去,任由古宅燃烧。

  最后古宅的高墙倒塌,属于孟家的财宝以及过往都烟消云散,埋藏在废墟当中。

  死寂的林间,火焰慢慢烧尽。

  焦木,瓦墙发出余温,遇到雾气后形成了水滴。

  水滴从漆黑如墨的焦炭中滴落在地。

  但诡异的是随着时间,古宅竟然一点点的融化,化作水滴渗入地底。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面上的漆黑墨汁忽然向上飘起,一霎那,孟府古宅再次浮现。

  深不见底的古井,吊满白骨的内堂。

  从外往里看去,一双双的红色锦绣鞋在半空中慢慢旋转……

  ……

  天色大亮,但四周依然是诡雾重重。

  “根据你的直觉,你想往哪里走?”

  顾易闭眼想了想,指着左边。

  “嗯。”

  徐安回应一声,往右边走去。

  这是一个测试顾易倒霉程度的最好方法。

  其实徐安想要朝着天河城走,可迷雾依在,他们根本分辨不清楚方向,只好出此下策。

  每走一段距离,他便让顾易感受方向,之后朝着相反方向前进。

  本来他也没有抱着多大希望,但万万没有想到,他第一次看到了异物,是小山丘!

  不再是平地,而是明显起伏的山丘。

  接下来只要能看穿迷雾,那他们就走了出去!

  他们不时拐弯,往看不到前路的方向走。

  徐安本打算不再停留,但考虑到顾易的体力问题,便休息了几次。

  “我们都走了大半天了,迷雾还怎么大,一点变薄的感觉都没有。”

  顾易看了看包裹中的粮草,不禁有些担忧,省着吃估计也就几天的量。

  但徐安却蹙眉,因为他看到了左处有异物,高大无比的异物,让人看不到全貌。

  “你现在想往哪里走?”

  顾易感受了一下,指着右边。

  他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带着顾易往左边走去。

  “这是哪户人家的墙院,当真气派,这么高怕不是苍蝇都飞不进去。”顾易摸了摸墙身,感叹道。

  但徐安走近后却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们二人沿着墙体走,过了一会儿便见到了两扇巨大的门。

  当顾易感叹着好气派的时候,徐安却是昂起头,看穿迷雾,望着顶上的刻字:

  “天河”

  ————疯哥仙—————

  本来这一章没有想着写这么多字的,临时加的,也算是作出一些回应,并透露一点本书想要表达的意思。后面的设定也提前搬到这里。

  心冷人冷,‘人’渐腐烂。

  在我的想法中,主角只是一个普通人,一直为了存活而被推着前进,他需要一个改变的过程,可能是长久的积压后的爆发,也可能是巨大的挫折。

  (为此改到凌晨三点,作者要不行了,只有票票能打醒作者!)

第五十二章 从未融入过这个世界(一更,4k)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