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在说什么?

  昏暗的房间,外头挂着的灯笼在摇晃,光线透着纱窗进来。

  徐安握着刀,坐着角落,眼睛静静地打量着。

  一刻,两刻……

  一个时辰就这样过去了。

  而另一头的床上睡着一个人,徐鑫。

  体内没有了阴气侵蚀,今晚他睡得格外沉。

  徐安无声的等待着。

  等待诡异的出现。

  很快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没有想象中的头发,也没有想象中的诡异。

  徐安不由蹙眉,难道是因为他吸走了那道阴气?

  然而下一刻,外头便响起了吵闹声。

  渐渐的,越来越吵

  他扭头看了一眼翻了翻身的父亲,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片刻他拦住了一个逃窜的下人,问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青竹她、她死了!”

  “死了?”

  “是的,我听人说好像是有人经过青竹住房,看见门口附近流了一地的水,觉得有些奇怪,就过去敲门,结果发现青竹死了。”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徐安看向这个下人手中的包裹,挑眉问道。

  “我…我,这……”

  这个下人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徐府现在接二连三的出来诡事,他早就想走了,虽然徐府安逸,但也没自己的命重要啊。

  这不今晚又出事了,所以想着可以趁乱偷摸着走,毕竟白天少爷杀人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全府,至今血迹都擦不干净,结果现在好巧不巧被少爷逮住了。

  徐安见到他的神情其实已经猜到了一点,但见到这人包裹里也没有偷盗徐府什么东西,就直接放他离开了。

  回头看了眼父亲的房间。

  “可能真的改变了目标……”

  他决定过去看看。

  ……

  他赶到出事地方之后,正好碰到了顾易,他们便一起过去查看。

  来到附近,他们便见到管事。

  “少爷,青竹死了!”

  “嗯,我已经知道了。”

  他们走前下人住房一看,地上湿润,看上去就算是从房间里面流出来的。

  进去查看,发现那个名叫青竹的婢女躺在床上,全身裹着被子,可脑袋却离开了床,昂在床沿上,看上去脑袋就像是挂在床边一样,头发也垂直落在地上,还滴着水滴,一脸惊恐的模样。

  而看样子地上的水都是从她身上流出来的。

  “你能看出是怎么死的?”徐安见顾易上前检查,不禁好奇问道。

  “也不能说一定,就是见过不少被溺死的朋友,有点经验。”

  徐安:“……”

  见过不少?确实不是灾星转世?怎么你朋友都死了?

  其实他很想问问对方:“你应该没有把我当朋友吧……”

  但话到嘴边,徐安又担心他这么一说,顾易会以为自己想要和他结交。

  片刻后,顾易得出结论:溺死的。

  在干燥的房间里溺死,极为荒缪。

  徐安看向管事:“是谁发现她的?”

  之后便有人过来,讲述自己发现的过程。

  原来是这个下人去茅房的时候恰巧经过了青竹的住房,突然发现自己踩到了一摊水,就走过去瞧瞧,之后他呼叫没有人回应,就去敲门,结果发现门根本没有锁,就发现青竹死了。

  照这么一听,根本没有人看到有脏东西,这要怎么查?

  “你之前有没有看见或者听见什么异常的东西?”

  下人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好像迷迷糊糊被一阵脚步声吵醒的。”

  “脚步声?”

  最终无果,大家只能先散去,封锁这家房子,明日通知衙门。

  ……

  回到父亲房间,徐安耳朵忽然传来一阵声音。

  糟了!

  他直接破门而入,便见到一捆头发席卷着父亲的脑袋。

  长刀脱鞘,房间中被闪过一道银光。

  九阴气劲缠绕刀身。

  呼——

  头发直接被整齐的切开。

  徐鑫暂时得救,趴在床沿,拼命的吐,吐出一团团的头发,甚是恐怖。

  而仅余的头发顺着窗户缝隙逃去。

  徐安冷哼一声,直接跟着撞开了窗户追去,九阴神爪挥出,一把将其牢牢抓住。

  “想跑?”

  一刀劈砍,直接斩断千百发丝。

  左手拉扯着头发不放,九阴气劲疯狂倾泻而出,侵蚀对方阴气。

  右手残影不断,宛如飞沙走石,残影重重,带着山崩地裂之势。头发与刀刃之间发出金属碰撞之音,但全被徐安的大力压制,任何一丝头发都难逃他的刀影。

  铛,铛……

  犹如打铁声音响彻夜色下的徐府。

  手中刀刃出现了无数崩口,徐安直接弃刀,击出一掌。

  摧心掌!

  震劲掌力打到了不断蔓延的发丝上,九阴气劲顺着发丝侵入。

  一掌接一掌,一道道震劲击出。

  只听见一声惨叫,包裹牢实的发丝寸寸炸裂。

  徐安眼睛一眯,化掌为爪,一把将里面的异物抓出。

  竟是一颗中年女人的头颅。

  只见这个女人眼神死死的盯着徐安,仿佛想要记住他的样子。

  人性化的表情让他眉头紧皱,双手直接插入头骨,九阴气劲尽数灌入。而女人也不甘示弱,那些发丝化作细针,直接刺入到徐安的皮肤当中。

  徐安冷哼一声:“那就看看谁先死!”

  面对发生疯狂刺入皮肉,他竟不管不顾,一副不惧生死的模样,最终硬生生地用蛮力和九阴气劲将对方撕成两瓣,最后化作黑气消散天地。

  但自己身上炸裂的寒毛依然未消去,因为他最后看见了这头颅死前嘴巴微动,像是在说什么。

  鬼物还能交流,通灵智?

  他之前见到的鬼物通常都是重复着死后最大的怨念,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徐安神情凝重。

  这里的情况也惊动了其他人过来查看,当见到情形后不少人心中起了心思。

  ……

  翌日,父亲昏迷到中午才悠悠醒来,徐安交给了母亲看护,自己则去处理徐府事情。

  期间他便收到消息说那个跳井未果的翠花死了,和青竹的死状相同。

  之后孟捕头因为青竹之事来到徐府,他便与对方交流了一下情报,原来并不是只有徐府一处出来这个问题,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事情出现。

  这也让徐安更加的沉重。

  接着他便让管事的召集了全府上下人员。

  看着眼前寥寥无几的人数,徐安不禁摇头,估计昨晚又跑了不少,之前遇到的那个也已经不再这里。

  “其实我叫大家过来的原因很简单,我知道最近府内不少人想要离开,担心受到牵连,而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徐安扬了扬手中那叠纸张,继续说道:“这里是你们的卖身契,若是你们真的想要离开,现在可以立马拿着你们的卖身契走,带上你们这些年应得的离开,我们徐府绝不会追究。”

  现在天河城成了孤岛,粮食问题是迟早的事情,加上现在人心不稳,留不留其实分别不大,要走的迟早会走,说不定还会偷着东西离开,即使徐府找这些人也要浪费人力物力,损失的终究还是徐府。

  他不是老天爷,无法耳听八方眼观四方,更没有办法监视整个徐府,趁着他的杀戮之威还在,把里面某些害虫先赶出去。

第五十六章 在说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