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浮现

  夜色渐浓,迷雾漫漫。

  勾栏的人潮声随着秋菊的脚步而越来越远。

  幽暗的走廊看不见尽头有什么。

  偷走的时候太慌张,她忘了拿灯笼

  原本刺激的心情也逐渐被胆颤代替。

  当她终于走过走廊时,便见到了她们的住处,此时的姐妹都在勾栏演唱,只有她一个人走进内院。

  万籁俱寂,黑灯瞎火,只有横梁上挂着的灯笼让她不至于看不见路。

  偶尔几声狗吠声音打破了宁静,也打在了秋菊的心上。

  一阵阵的微风吹入内院,秋菊缩了缩脑袋,这怪风一阵一阵的,就好像有人在她脖子上吹气,让她慎得慌。

  这也让她想起了勾栏最近发生的怪事,每到深夜熟睡的时候,她总是会被外面传来流水声惊醒,就像在半夜里有人坐在井边洗头发一样。

  而且只有她听到了,但她不敢出去看。后来她们就和其他人说起这件事,可是没有人相信,都说没有哪个姐妹傻乎乎半夜用冷水洗头的。

  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但她有时还是会被洗头的声音吵醒。

  此时的内院格外的幽暗、静寂。

  不知道是寒风的问题,还是害怕的问题,让她全身有些发抖、发毛。

  她扭头看了看,想着要不要回去,但身后也是幽暗的走廊,她已经远离勾栏了。

  “也就还差一点距离,不怕。”秋菊暗自给自己打气。

  走过无数次的地方,让她知道前面就是那口井,也是她们平时洗头的地方,她颤颤巍巍的踏出一步,二步……最后鼓起勇气抬头一看。

  井边什么都没有。

  她轻呼一口气,看来是她太紧张了,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人洗头。

  “还是快点洗完回去吧。”秋菊细声细语的说道。

  确认过井边没有人后,她便想要进屋拿洗漱用品。

  她推开房门,刚准备进去,突然!

  哗啦啦——

  水流顺着头发滴落地面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一个满头乌黑秀发的女子正坐在井边,低头梳洗着头发。

  秋菊瞳孔放大,僵硬的扭头看去。

  只见这个女子提起一瓢水,从头淋下,井水顺着流到地面,秀发中竟然掉了一只只的幼细蛆虫。

  秋菊颤抖的后退一步。

  原本正在洗头的女子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一下子便转过头来。

  满脸的蛆虫,阴森恐怖的血红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

  “杏……”

  ……

  幽闭的房间内,一双眼睛从被窝中露了出来。

  眼珠子四周打量着环境,瞳孔中还能见到畏惧。

  “徐兄弟不厚道,竟然让在下独守空房……”顾易心中暗暗腹诽,但却不敢说出声音来。

  就在一个时辰前,他前脚才吃完饭,后脚就被徐安给拉到徐父的房间里来,说要试验一下那些邪祟究竟是认准地方,还是认准徐父本人。

  之后就二话不说的把他关在徐父的房间里,而徐安父子两就搬到隔壁房间,还说有异样就大声叫唤。可是需要叫唤的时候必然是遇到邪祟的情况,也就是说到时候他就有危险了。

  现在他一个人待着也有些畏惧,毕竟这里可是在昨晚来过邪祟的。

  心中异常矛盾,他甚至身上衣服都不敢脱,就钻入被窝当中。

  而且好巧不巧,这张床的位子正好可以望到房间的另一头,那里是书房,墙上还挂着一张美人观鸟图。

  虽然画中的美人在看鸟,但总感觉她的眼神正和自己对视。

  空旷、昏暗的视线更令他添几分畏惧。

  顾易觉得这副画肯定有问题,要不然为什么会一直看着自己,所以他决定要死盯着这画中女子,但凡有点变化就大叫。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脑袋不由打盹,眼睛开始乏了,但画中女子却微丝不动。

  忽然之间他感受有些阴森森的凉意,顿时把他惊醒。

  “果然好耐力,看来就等着在下睡去。”顾易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

  可就这么晃了晃脑袋的时候,他的眼角竟然扫视到了什么,瞳孔振动,身体顿时僵硬。

  只见一个浑身湿漉漉的长发女子站在了床边不知几久了。

  而他光顾着盯着画中美女,竟然完全没有留意到她!

  就在他想要大声呼叫的时候,这个女子长发仿佛随风飘逸一样,直接灌入他的嘴巴,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与此同时,他的四肢也被长发席卷,牢牢包裹,让他做不出一点动静来。

  在他的余光下发现,这莫不是之前刚死去的青竹姑娘!

  完了,大意了!

  果然红颜祸水,连画中美女也是如此。

  嗯?等等,这青竹姑娘在干什么?

  头发不要再往下灌了,要到喉咙了!

  在下不叫就是!

  顾易拼命挣扎,一阵恶心,但想吐又被塞了回去。

  “不是土著?还真是好帅的一男子~”

  一道似男似女的声音从青竹口中吐出,声音极小,宛如蚊蝇,好像只有顾易能听得清楚。

  “但东西只能是我的……”

  顾易听到邪祟所说的话后,瞳孔放大,似乎被震惊到,全身开始拼命的挣扎,试图制造一些动静出来让隔壁知道。

  “呵呵……别挣扎了,就让我的新妹妹好好服侍服侍你……”

  顾易渐渐地感觉到头发开始延伸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好像要从里面搅碎他一样。

  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四肢还被困住,恐怕到死也不会被发现,徐兄弟你这是坑我啊。

  完了,早知道就不搅和这场……

  “你怎么弱,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呵呵呵……”

  “当然,你也不会是第一个死,也不是最后一个……”

  嘭!!

  响亮的爆破声,一道身影破窗而入,木屑飞溅,

  幽青色的大手散发出阴煞雾气,一把抓在了鬼物的脑袋上,直接把她砸在了墙壁上,砸出一个浅坑。

  “搞我家人,你特么会是最后一个!!!”

  声如洪钟,九阴气劲随着洪音爆发化作音浪席卷,充满了怒意。

  银光闪过,被头发包裹住,吊在半空中的顾易直接摔落在床上,随后翻身就吐,吐出无数团头发丝。

  一把断刃劈在了床头,顾易气喘吁吁的看去。

  只见徐安的钢铁大手犹如烙铁一般,死死的抓住青竹的脑袋往外拉扯。

  “给老子滚出来!”

  砰!

  青竹身躯直接被徐安三百六十度的砸在地上,如同面饼狠狠地拍打在桌上一样。

  顾易看到后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开始徐兄弟的力气变得这么大?

第七十章 浮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