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枕水而眠

枕水而眠在线阅读

枕水而眠

漠兮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34.7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8-05 12:40

在晏初水心中,他家许眠天真纯洁、娇小可怜,直到看见她日记上写着:我想睡晏初水。疑心病十级的拍卖行鉴画师VS就在你眼皮子底下骗你的山水画大触。男主先婚、后逃,女主强娶、豪夺。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PART 1

  艺术将有价化为无价,而拍卖让无价变为有价。

  ——《眠眠细语》

  持续一周的阴雨后,是突如其来的高温。

  墨韵拍卖行的春拍向来比同行稍晚一些,最后一场当代水墨专场结束后,已临近端午节了。每年固定两场的“大拍”完成其一,按说可以休息一阵子,然而一个惊天响雷让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墨韵拍出了一张“赝品”。

  之所以给赝品加上引号,是因为这件事尚有争议。

  此时此刻,墨韵所有员工都在等待他们心中最信任、最倚仗的希望。

  “唰”的一声,大门打开。

  与往常一样,先进来的是助理,隔了两三秒,随后的一位才缓步走入,平眉高鼻,身材颀长,穿着没有任何纹样的白色衬衣和米色长裤,肤白如纸,瞳色如墨,整个人就像一幅行走的水墨画,除了高瘦白净外,给人最强烈的感觉就是疏离。

  隔着一副极简的金边眼镜,他冷静地审视眼前的一切。

  无论是人,还是物。

  站在人群第一个的,是墨韵的首席拍卖师殷同尘,他直起身子,叫了一声,“晏总。”

  晏初水的目光在看到殷同尘时,微微有了一丝波澜,他刚结束十三小时的飞行,还是一场扑空之旅,心情并不太好,对于即将要处理的事情,他确实需要一个放心的人在场。

  事情本身并不复杂,或者说在拍卖行业也是常事,就是有竞买人在当代水墨专场拍下一幅名为《松下观瀑》的山水画,然而竞拍成功后,竞买人却没有在规定期限内支付购画款和佣金。

  画作的落槌价是六万一,佣金尚不过万,按流程走是怎么也不会走到晏初水眼前的,现下却能把他从巴黎的拍卖会上急召回国。

  “刘林的画,六平尺大小,市场价就是八千一平尺,刘林去年去世,他的小儿子刘江年初开始对外卖画,这幅画就是刘江亲自委托我们拍卖的。但是陈先生坚持这幅画是赝品,今天还带了律师来,要退回拍卖前缴纳的保证金。”去会客厅的路不长,殷同尘言简意赅地转述情况。

  回程时晏初水已有所了解,因为买主陈先生是个家居大V,不仅来拍卖行闹了几天,还把这件事发到网上。

  拍卖行业在大众眼中是鱼龙混杂的代表,赝品又是刺激眼球的热点,一句“拍卖行水太深”,就把舆论带得起飞。不知是否还有竞争对手的推波助澜,以“墨韵赝品”为关键词的话题两天内上了三次热搜。

  作为国内十大拍卖行中唯一一家只做书画拍卖的公司,墨韵虽然业务单一,但每次大拍的成交额都令业内惊叹。

  只因为一点,墨韵从未出过赝品。

  所以一切纠缠在晏初水看来都是细枝末节,他只说了四个字。

  “我要看画。”

  ***

  会客厅内,相关人员都已到齐,买家陈先生早已按捺不住,几次上前和委托人刘江争论,都被他的律师拦住才没大打出手。

  刘江端着一副“艺二代”的架子,神情不屑地嘲讽:“不懂书画就不要来拍卖,那画的落款除了名号章外还有一枚闲章,能是赝品?”

  “章比人寿长,难道不会是你自己盖的?”陈先生被他的语气激怒,气得面红耳赤,“我托人问过你姐姐,她根本不记得刘老画过这张画!”

  “她一个嫁出去十几年的人能记得什么?”刘江冷笑,“你要真觉得是赝品,就去找专家出鉴定书啊,否则就是血口喷人。”说罢,他看向一旁的殷同尘,“亏你们还是十大拍卖行,竟然连《拍卖法》都不懂,委托人在拍卖前没有保证拍品的真伪,不用承担瑕疵担保责任,既然我没写书面保证,还把我叫来干嘛?”

  “你!你!”

  陈先生气得再度扑上去,而这一次,他的律师失手了。

  两个中年人扭打成团,律师手足无措地向殷同尘求助,而后者却耸肩表示拒绝。

  殷同尘觉得,与其给两个脑子发热的人拉架,还不如等晏初水出结果。

  律师困惑地顺势看去,通透的落地窗前,助理缓缓张开画轴,装裱后的画卷不算太长,举起来堪堪落地,晏初水取下鼻梁上的眼镜,俯身端详这幅《松下观瀑》。

  六月的骄阳溢满室内,阳光下的人白得过分耀眼,甚至有些不真实。文人字画已经足够风雅清高,却偏偏有人比字画更加不食人间烟火。

  杂乱的打闹声中,他的目光没有丝毫偏移——相较于书画,晏初水对人类实在没有太多兴趣。

  画的内容是传统题材,但构图独到,为了突出不老松,放弃了大片重叠的高山,只画局部,西边为石,东边为树,当中的瀑布将画面一分为二,气势大开大合,而大开合中亦有小起结,例如松枝的穿插生动复杂,二叠瀑布打破了画面简单的结构。

  更令人欣喜的是山石的笔墨颇有古意,勾皴点染都十分老练,大小斧劈皴结合自如,纵然只有一角,却将山峦整体的气势悉数释放。

  晏初水的神情略有舒缓,这是他看到好作品时的惯常反应。

  因为这确实是一幅好画。

  用墨干净,下笔灵动,印鉴清晰,等等,都是真品的佐证。

  他退后一步重新戴上眼镜,“这画——”

  戛然而止的两个字让一室的混乱归于平静,扭打中的两人都停下动作,屏息以待。

  涉足艺术品拍卖的人都知道,墨韵的口碑是用不出赝品换来的,而不出赝品靠的就是晏初水的火眼金睛。

  只是大拍中拍品数量庞大,不到百万、千万级的作品一般不会劳动晏初水亲自鉴定,像这类万级作品在春拍上也只是热场的存在,主要是为了吸引刚刚介入艺术品收藏的人群,带动气氛罢了。因为价位不高,所以几乎不会出现赝品,加之委托人又是画家的直系亲属,怎么看都是陈先生这个外行在无理取闹。

  观察到晏初水细微的满意神色,殷同尘心中料定,墨韵的口碑保住了!

  毕竟,真品必为佳作,赝品一文不值。

  果不其然,晏初水转过身来,语调轻快地说:“画得真不错。”

  正举着一只青瓷茶杯的刘江兴奋地大赞:“还是晏总有眼光,以后家父的画都委托给你们了!”

  晏初水没有接话,而是将目光转向半信半疑的陈先生,笃定地点头,“这张画的价值绝对不止六万,陈先生要退货没有问题,我本人愿意以更高的价格从刘家买这张画。”

  听到业内顶尖鉴画师说出这样的评语,陈先生的半信半疑已经变成了深深的自我怀疑,高举的拳头也缓缓落下,神情复杂又有些不甘心。

  “晏总,你的意思是这画是真的?可是……”

  晏初水伸出右手,食指指腹在画面空白处轻轻抚过,墨色的眼瞳和画中坚硬的山石如出一辙。

  “当然不是。”他似笑非笑地说,“刘林画不出这样的好画。”

  空气一秒凝滞。

  剧情的急速转弯让所有人猝不及防,殷同尘预感到一场更恐怖的风暴即将来临。

  刘江的情绪比陈先生更激动,青瓷茶杯直接砸向地面,瓷片崩裂,茶水四溅。

  “你瞎说!我父亲刘林可是——”

  晏初水侧目与之对视,分毫不让,“他要不是退休前做了两年美术馆副馆长,根本卖不到八千一平尺。这画应该是你自己落的款,听说过你没怎么学画,字倒学得还行,至于印章都在你手里,盖一下也不是难事。”

  他轻叹一声,颇为惋惜地补充,“我要是收这幅画……”他两手在画前打了个方框,“估计得把落款裁掉,太糟糕了,简直毁了这幅画。”

  比这些话更令人难堪的是,他是认真的。

  刘江恼羞成怒,“晏初水!你凭什么说画是假的!难道我父亲几十年还画不出一张好画?难道全国就你一个鉴画师不成?”

  除了羞愤外,刘江依旧有一份自信,只要他拿着这幅画去找别的鉴定专家,以他的身份,以画的质量,所有人都会看真,所以他才有大吼的底气。

  晏初水递了个眼色,示意助理把画拿给刘江看。

  “你说的也没错,可这张画用的纸是今年刚产的,宣纸的火气还没褪尽,但你父亲不是去年就已经过世了吗?”

  刘江哑口无言。

  “全国当然不只我一个鉴画师,只是我看假的画,谁敢看真?”

  同理,假如晏初水看真,也极少有人会看假。

  可他依旧自砸招牌。

  刘江觉得他是疯了。

  一旁的陈先生顿时喜上眉梢,然而晏初水却没有给出什么好颜色。

  “出了赝品,墨韵一定会承担责任。不过……”他将目光投向方才的打斗现场,“你刚刚撞到墙上的一幅字,那是林散之先生的草书真迹,我去年三百七十八万收的,好像蹭破了一个角,正好你的律师也在,定损后法务会直接联系他。”

  “……”

  给完陈先生交代,晏初水也给了刘江一个警告,“根据《拍卖法》你是不用承担责任,但这件事我会通知各大拍卖行,你应该暂时都卖不了画了。至于茶杯……”他低头看向脚边的一片碎瓷,“还好,不是太贵,只要一万块。”

  世上没有晏初水看走眼的画,也没有他惹不恼的人。

  殷同尘清晰地看见刘江的脸色一阵青白,然后歇斯底里地冲了过去,好在晏初水眼疾手快,一把将殷同尘拉到自己身前,未及一秒,刘江的拳头就已经落了下来。

  一阵眼冒金星后,殷同尘哐叽倒地。

  “好险……”

  晏初水妥妥地站在安全区内,眼见刘江被两个人死死按住,才松下一口气,他早就知道,处理这种事一定得有一个放心的人在场。

  总有刁民想害朕。

  这句话在他的世界里从来都不是一句戏言。

  “你——”他看向陈先生,“回去删帖。”

  “你——”他看向刘江,“回家拿钱。”

  “你——”他低头看向殷同尘,肉眼鉴定了一下伤势不重,才交代道:“今晚我就要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都市生活小说

枕水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