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样子走下去

这样子走下去在线阅读

这样子走下去

范成雨

短篇·短篇小说·7.1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12-10 11:38

林澜太笨了,怎么也无法修炼成一个高手……有天,他还误入妖途……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心烦

  浩瀚天地,孕育无数生灵,有植物,有动物。天地孕育出人类来,也孕育出妖魔鬼怪,妖魔鬼怪修炼久了,也开始有灵性,也有了他们自己的社会,只是人妖二者终究太多相异,人与妖无法共处在同一个社会。

  人妖分开治理,相互矛盾,相互克制,不断战争,却也不断和解。人的社会只有少许妖,妖的社会也一样,人类不会太多。

  天地有灵,万物皆有灵,灵气可聚集,渐渐的,人类发现了聚集灵气的法门,用以修炼,可让人飞行,武斗,产生非凡的力量。

  林澜,一个普通少年,与常人一样,他也要修炼。成功的修炼者可以有伟大的未来,以后的路越走越宽,社会地位自然也高。

  只是林澜天赋平平,修炼的过程也历经了很多困难,尽管他十分努力,但成果终究不如人意。

  这天,为了磨砺自己,林澜在用一口斧子砍大树。

  这树并非一般的树,乃是环韵山最为特别的一种木,名铃木,这种铃木木质坚硬无比,比一般的钢铁软不了多少,其硬度,远远大于一般的头,是大南方排行第三硬的树木。

  烈日之下,林澜已是满头大汗,他现在不仅仅是双手酸痛不已,由于日光过于强烈,他的头部也是昏悠悠的,是的,他还是太小了点,年龄仅仅十三岁,要在如此强烈的日光曝晒之下,拿着如此之重的斧头,砍断这坚硬无比的铃木,对他而言,的确是一种为难。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弃。”林澜的心里不断的默念着然后使足了全身力气,用于将这笨重的斧头举起来。

  站在林澜后面的,便是他的父亲,林袁。

  林袁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林澜,深邃的双眼中,看不到丝毫慈悲善良,完全是满满的严厉跟苛刻。

  “快,你劈斧头的速度太慢了,这样,怎么可能劈刀树木的深处,砍不到树木的深处,你又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树木砍断。”林袁用凌厉的口气呵斥道。

  “我的双臂酸麻,已经没有力气了,这棵树已经被我砍了一个多时辰,它完全没有一点变化,我感觉,我不过是擦破了它一点皮,连他的五分之一都没有砍掉。”林澜望着眼前这颗不过仅有大腿一般粗大,然而砍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过是砍出了一个小口子的铃木,还有满地的如指甲盖一般细小的碎屑,吃力的说道。

  “还敢找借口,如果是战斗碰见敌人,穿着铁甲的敌人,这这么小的力气,能见敌人的铁甲劈开吗?你看只比你大十几天的哥哥,砍掉这样的一颗铃木,也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在看看你自己,以你现在的速度,若想见树砍断,恐怕,也得需要五个时辰才行。你和他的差距,太大了。”林袁又严厉说道。

  “可是,力气大,砍得快,就并不代表能够杀敌呀,敌人又不是木头,站着让你砍。”林澜说着说着,声音却是逐渐变小,像这样子顶撞父亲,以前,他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次父亲再次拿自己和哥哥比较,也却是刺到了林澜柔软的内心,让他激动之下,就把这样大逆不道,否定父亲教育的话说了出来。

  林澜的哥哥,名字叫林奈,两人乃是双胞胎,只不过早林澜晚生了十五天,成为他的弟弟,不过在两人的基础功夫训练中,林澜比林奈,却是相差甚远,无论是射箭,刀法,拳法,力道,打坐,跳高等,都是败下阵法来。就连诗词歌赋,林澜比林奈也是不如。

  在林袁的眼里,林澜似乎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儿子,他的关爱,这更多的倾注在那林奈身上,而对于林澜的呆板,不会说话,性格内向,学习能力低下的人,林袁更多的是气愤与责怪,甚至是有一些疏远。

  在林澜的记忆里,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父亲笑了,更是几乎见不到父亲为自己买什么礼物,或者吃的,用的,这次监督林澜砍树,林袁的心中,本就憋了一肚子气,总也想不通,这儿子为何就这么差劲,这次林澜竟然跟自己顶嘴,林袁自然更是气上加气。

  “还敢跟我顶嘴,今天的晚饭,你就不用吃了,给我好好反省,看看这些年来,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如别人,还有不到两年,你就到了去灵域们学习的时候,你这样子,如果连报名考试都过不去,我看你以后该怎么办。”林袁说完话,转身愤怒离去。

  灵域门,这是每个灰濛大陆的子弟都会去参加考试,并期望进入的修炼之所,整块大陆,有大大小小灵域门的支部上万,灵域门虽然多,当想着进去的人,也是不少,灵域门收门徒的年龄要求为15岁,每到一年的一月,各家各户都会拿着满15岁的孩子,去考试,进入学习仙法。

  灵域门对报道之人的考核极为严格,通常情况下,各地的录取比例,会维持在10%左右,没有太大差别,也就是说,前去报名入门的人中,将会有九成的人因不合格而被遣返,这些不合格的人,要么,只有等明年重新再考,或者,就只能去一些基础条件极差的野门了,这些野门不仅条件差,学费高昂,而且,师者自身的修为,也较为一般,很难真正学到有用的东西。

  再者,便只能去经商,或者过着每日打柴耕田的生活了。在灰濛大陆,人们的出路真的不多,进入灵域门,算是几乎的唯一了,而且,灵域门也不是成为成功之人的最终,相反,其实,进入灵域门,仅仅是一个开始,三年之后,还得在经过一次考核,进入更高层次的灵空门去学习,在灵空门再学三年,此时学习之人,已是年逾21周岁,还得再经历一次考核,进入最顶级的灵青门去学习,到了灵青门,学员们已经是颇懂灵力的修仙之人,而且,最高,能够走到这个地方的人,整块大陆,其实不超过万几人——要知道,整块大陆的人口,可是超过了一亿,这万人踏出门去,到大陆的各地,已经算是极为高端之人,吃穿之类的小事,已不在话下。

  事实上,进入灵青门的这万人学员,最终,也不能全部毕业,最后能坚持下来的,其实,达不到一半。在灵青门,学员们的训练都带有实践性,高搞外出去做各种困难的任务,每一年,都会给坚持下来的学员发放一枚银环作为证明,而最长的期限,为七年,也就是说,最快的学员,要想完成全部的学习任务,也要到二十八岁才行,能这么快的,其实是极少,甚至有的人有生之年,到了六七十岁,愿望,也不过是拿下灵青门的第七级证明。

  然而这一切的伟大人生的第一步,林澜能否过得去,都是充满了悬疑,更别提是进入更高层的地方了。

  林澜累的不行,只得将大斧头仍在地上屁股坐在石头上,发起呆来。

  是的,林澜自己的处境,他自然是知道的,如果在今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在不能够让自己更加强大,那么,以后,对于他而言,可能就真的是得到集市上去卖衣服,开餐馆了,这并非林澜想要的生活,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有着对未来美好的梦,怎么着也得进入到灵域门去才行,在这个妖魔横行的大陆,即便不是为了一口饭吃,将来娶个漂亮老婆,即便还是防身,让自己平安活着,也是有必要的。

  而现在的的情况,每年,灵域门考核新的入室弟子,林袁都会带着林澜和林奈前去观看,林澜很清楚自己的实力,那就是,不可能通过考核。那些通过考核的弟子,都比他强太多了,甚至,有很多比他更强的,都没有通过考核,沮丧而归,更别提自己了,一年多的时间,能有什么提升?林澜现在对自己完全没有自信可言。

  林澜的家室并不算显赫,只能说,还算可以,林袁是在这片大陆的统治王朝,演王朝当差,大演王朝国土两千万平方公里,而林袁仅仅是一个面积不足一百平方公里的县监事,负责监管这个县的经济,教育,安全等大小事务。

  当下大演王朝政治也还算清明,除了安全上经常受到妖道还有魔道之人的侵扰,若想要通过权力柴谋取经济利益,或者通过钱财来谋取官职,那是其实并不那么容易,要担许多风险。

  因此,林澜要想有一个锦绣的前程,靠父亲,自然是不好行通的事儿,唯有靠他自己。

  不仅仅是林澜的父亲恨透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连林澜自己,也是恨透了自己的无能,为何自己的成绩,会如此差劲。

  林澜看了看前方的一颗大树,大树的第一个树丫,约有五米多高,他喘气呢两口气,猛地县前方跑去,啪啪两下,两腿登着树干,顺势而上,越到将近四米高的地方时,年满左手伸出,抓住树丫处的分叉,这树丫分叉之后也有腰杆一般粗大,林澜要想抓的足,用一只手,是不行的,值得用两只手才行,他年满将另一只手也往高处伸,希望用两只手,将分叉的树干抱住。

  就在另一只手刚好碰到树干之时,原先的那一只手早已滑落下去,危难之际,想用那双腿夹住树干,可是,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用,而言,人体下落速度极快,哪容他在半空做如此复杂的动作,嘣嘣两声震响,再加上“啊”的一声大叫,林澜已从五米的树丫上跌落下来。

  好在林澜身体略有些法力基础,因而,身体,比平常没有修习过法术的人要轻,从这树丫上跌落下来,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不过是屁股,还有肩背,略有些疼痛。

  林澜抓起地上的烂泥。用尽全身力气,将他们握紧,然后又见这抔烂泥扔了出去,他现在已经怒不可遏,既是伤痛,又是懊恼,这个时候,他对自己的痛恨,简直到了极点。

  十三岁了,他已经十三岁了,再过两个月,他就是十四岁了,然后再过一年,他就要去参加灵域门的入门考核,再这样的年纪,对上他这样的成绩,实在是低了点,事实上,很多不过十岁的人,已经能够一跃飞上四米多高的屋顶,爬上着五米多高的大树,这完全不是问题,双腿轻轻那么一登,连助跑都无需,便可以做到。因为短飞的法术其实是个基础。

  爬树相比上屋顶,简单之处,不言而喻,一个完全靠飞,一个却可以有蹬腿辅助。

  反观林澜,十四岁了,连上个树都成问题,也难怪,他会经常被同龄的孩子嘲笑,甚至,由于自己功夫不行,修为太差,被别人欺负,抢劫他的东西。

  林澜站了起来,靠在这颗大树上,想起日前,哥哥林奈双脚一踮,便是上了这颗大树,而且,他只需用一只手轻轻抓住,便将几十斤的身子,悬在了半空中,这一切,在林澜的眼里,皆是不可思议的。

  懊恼之际,林澜又想试试自己的掌力又是如何,轻功毫无进步,他不信,自己的掌力,也是依旧不如人。

  林澜走了几步,在一对乱石堆里,捡来一块黄色的石头,这种被当地人叫抑石的黄色石头质地相对透软,而且,韧性也不如其他的石头,若是从数米高的地方摔下,便会被摔得粉碎。

  这样的石头用来作为测试掌力的物体,那是极为适合,尤其是林澜这种,未满十五岁,修炼的都是一些入门的法术之人,坚硬的石头,凭他们的掌力,无法毁坏,击碎,也就无从测试。

  按照灵域门的考核要求,以及功力的增长速度,按照最基本的要求,十五岁的人,应该一张能将一颗十公斤的,无损的抑石击毁,而且,毁灭之后的碎块,至少有十块以上才行。

  长期的修为训练,林澜对于十公斤的重量,握在手中是何种感觉,已是十分了解,他在乱石堆中反复筛选几下,便选得一颗中意的抑石,放在一个呈阶梯状的平台上,这样,他发出掌力的时候,便可一章直接击中石头,而不需弯腰或者弯腿。

  为保证石头放在台子上是稳当的,当一掌打出之时,石头不会被打飞,而是被打碎,林澜有搬来两个极大的,质地更为坚硬的石头,放在这颗抑石的后方,这样,无论如何,石头也是不会被打飞了。

  林澜站到抑石的前方,双腿打开,呈打坐的姿势,然后右掌鼓足了劲在胸口前来回摇摆,他自身的修为,已渐渐被运至掌心。

  随后呼的一掌推出,击向抑石的正中央处。林澜的掌风将周围的细沙,还有杂草都吹飞得老远,那被击中的抑石,却是分毫未损。

  这......林澜实在不敢相信,他上去反复检查那抑石几次,是的事实总是让人沮丧,被他一掌击中的抑石,果然是分毫未损。

  林澜为了让自己相信,抑石却是没有被击碎,还特意将抑石报到胸口反复滚动几下,若是被击碎了,他自然会裂开来,即便是没有被击碎,仅仅是击出裂纹,这样的滚动,也会让石头裂开来。

  在确定抑石没有被这一掌打碎之后,林澜将抑石送回原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这样子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