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破庙乞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能创造神奇道具在线阅读

我能创造神奇道具

奇幻 / 另类幻想

77.1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9-09 01:53

书籍摘要: 新书出来了,如果可以的话支持一下呗。收集材料,制作出神奇的道具与搞点事情,获得称号,附带的伪技能。开头言情世界,新手练笔情,第2个世界童话,主要还是写童话世界,大部分都不是主流童话故事作者文笔较差,新人文笔较差,也就写个创意,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与你别离.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贤鱼本咸.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幽冥——潜龙.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另类幻想小说推荐

黎明前狂奏曲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贤斗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一剑化风在线阅读
一心求死的韩晓莫,不但没有死成,还来到宋朝成了一名少林寺扫地僧,藏经阁的绝学可以随便练,武林高手可以随便虐……那又如何?这黑灯瞎火、没有WiFI和游戏的地方,依然改变不了他消极面世的情绪。 好不容易熬死了自己,结果又没死成,这次来到了一个更加神奇的地方,上古异兽横行,大异兽吞噬小异兽进阶,人类通过修炼灵力飞升……既然怎么死都死不了? 好!老子不死了,这一次,一定要活出个精彩绝伦的人生来,看看这命运究竟掌握在谁的手中!
莫莫微寒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植灵界在线阅读
万物都拥有灵性。 由少年余灰的经历展现世界的过去和未来。 探险战斗,平平淡淡才是真。
月下夜合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我竟然是女人在线阅读
夜韩本是一名普通大学生,在一次夜晚回家的路中,看到一个女学生惨遭一群流氓欺凌……堂堂七尺男儿,见一女子被困,怎能袖手旁观,奋勇当前......被打进了医院。  当夜韩从医院回家后,他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拂水如风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圣光使者的无限之旅在线阅读
尊贵!荣耀!颂赞!权柄!归于至高者!  至高!至圣!至荣!  其为光明!其为圣!  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其为善,恨恶!  其从最初之初!其在现在之时!其处未来之后!  追随,可得能力!  追随,可得生命!  追随,可得永生!  其在至高之上,我等在大地之上!追随,信靠,获取其之力量!  公义,怜悯,恩惠!  当世界万千之时,我等亦将于万界传颂其之名讳!  将信徒遍布诸天,将万界荣光归于其之上,借助其之力,抵达至末路!……  ​——  ​其将万物交于我等人类手中,我等需管理。  人类为其所造,乃万物之灵长,我等守护人类!……  ​手里有力量,心里有道路,以配角之位追随至高,成为至高的称手兵器和用具,成就至高之荣光,与有荣焉!……  ……  ​我们不会审判人类,我们没有资格和能力,但是,我们会尽量拯救人类,无尽世界的无尽人族!  光明与黑暗!  世界路线——驱魔界——原始界——诡异界——未定
暗魔夜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命运罪徒在线阅读
凡人的毁灭,神灵的噩梦,邪魔的葬场。  极恶游戏,血月凌空,末世降临,囚内之斗。  以罪为名,携基金会与灵(异)能之力,为了自己的信念,在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中活下去。  …………  《噩梦轶事》连载中  《超维幻域》连载中
噬罪之徒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穿越万界的欺诈者在线阅读
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熬夜追剧惨死家中,一朝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超神学院的世界,望着天上的菊花,墨羽心态崩了,“不要啊,我还不想死”,定位,超神宇宙,种族:人族,基因:普通人,物品:骗人的嘴(初级:一定时空内蛊惑,欺瞒指定对象) 世界穿越:无心法师,一串信息出现在墨羽脑中,墨羽知道自己要走向诸天万界称宗做祖的日子了。(暂定世界:画江湖,武庚纪,斗罗,)
陛下不吃肉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大领主的模拟城市在线阅读
当晨曦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照耀在古堡的落地窗前...... 珍惜这为数不多的古老建筑吧。 因为这座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钢铁丛林已经成为这个世界最耀眼的明珠。 艰难学习驾照的兽人、准备进入最高等学府进修的矮人; 沉迷电影、憧憬将来自己也能够登上大银幕的精灵; 沉睡千年,一醒来却发现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的巨龙...... 攀科技树、文化殖民、让那所谓大陆上的高等种族沉迷于腐朽的现代生活中...... 真实建造一座“模拟”城市,就算你是什么国王、恶魔、主教;也得给我乖乖交税。
白鹿Asu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无敌的骨头在线阅读
【叮!宿主不接受任务,抹除模块,启动!】 十几分钟后…… 某系统:【呜呜呜,你为什么不是个废材啊!大坏蛋,坏人!!】 这是一个无敌的大骨头带着天赋极强的小骨头探索奇幻世界的故事
骨灰奶糖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当前位置: 奇幻 另类幻想 我能创造神奇道具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破庙乞儿

  这是怎么了?怎么觉得那么难受?

  林清只觉得自己浑身都难受,使不上力气,头也在微微的发痛。

  林清在记忆的最后,自己正在进行下班后的兼职,帮忙测试审核一些游戏。

  现在这么难受,难道是因为太累趴在电脑桌上睡着,因此感冒发烧了。

  看来又要增加一笔开销了,等去小区诊所拿点药吃下。

  出于习惯性的节省,林清转而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想了想自己年轻身体好,虽然花费不多,但出门在外能省一点是一点,这样还能增加身体的抵抗力。

  睡一觉就好了,难受到这样看来,今天没法上班了,林清觉得自己的眼皮有千斤重,还是晕晕乎乎的就是没有睁开,于是林清顺应本能,放弃了睁开像是被胶水粘住的双眼。

  再睡一会儿,再睡两分钟!两分钟后一定打电话请假。

  林清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过去,但想到为啥闹钟没有响?莫非是自己直接睡过头了闹钟没把自己给吵醒?

  完了!按照公司规定不请假,直接翘班的话要扣500大洋,自己几天都白干了。

  一想到要被扣钱,本来晕晕乎乎的林清,精神立马振奋了一些脱离了睡魔。

  不得不说,金钱的力量,是现代社会里最强的至少比某些现代青年人的意志力更强,本来快睡着的林清我又打了个机灵,立马又有了精神。

  光顾着再睡一分钟,都没反应过来,闹钟怎么没响?几点了?先给老板请个假,林清伸手摸索着周围,想要找到自己的手机看一看。

  “小爱同学!小爱同学!几点了,???”林清不禁升起疑惑,智障精灵怎么没响?难道是昨天睡着忘了充电关机了,不过没关系,自己就是这些电子宠物多。

  “天猫精灵,天猫精灵,小度!小度!妲己!妲己!”

  林清某个朋友制作测试视频的时候,这些智能一样都买了一个,然后出于应付家人的原因,最后超级亏本贱卖处理给了孤身一人的林清。

  。。。。

  然而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应,林清终于感觉到了不对,随着意识的渐渐清醒,林清也反应过来了,自己的声音有了一点变化,是因为感冒自己的声音发生了变化,所以那群智障精灵不理自己了。

  “那小子当初怎么跟我说的,我孤身一人住着有一群智能精灵陪伴,出现什么意外喊一声,无论是报警电话还是急救电话,一呼百应,真的信了他的邪?真需要用的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感觉自己好像不止脑袋晕晕乎乎,四肢无力绵软并且很是僵硬,像是戴了厚厚的手套,同时自己的肚子感觉也不对劲翻江倒海的,这种情况可不像是感冒了。

  尤其是随着自己用劲,想要翻身起来,本来就翻箱倒海的肚子,像被人打了两拳,开始时不时的抽痛一下,伴随着身体内疼痛更加剧烈,脑中也传来炸裂般的疼痛。

  剧烈的疼痛让林清彻底清醒的过来,当半坐起来看清周围的环境后,林清不由愣在那里,周围完全出乎自己意料的环境。

  现在自己躺一个坑中,身下是压扁的稻草,自己腿上还盖着一张破旧席子。

  躺的这个坑下面很是干燥,还有用火烧过的烧黑痕迹,不知是不是想把这个土坑的湿气烧干才点的那个火。

  “什么情况?自己这是在哪?”

  林清不由慌张了起来,环顾周围这与城市格格不入的环境,现在自己身处在一个破旧的庙中。

  并不是电视里面那样干净整洁,名义上是破庙,但可以住人并且遮风挡雨的完好庙宇。

  而这个破庙左边的墙早已倒塌,与之相连的后墙也塌了一半,只剩下两面半的墙,支撑着屋顶。

  只有自己头上的屋顶还剩下一点点,剩下的那点也发黑腐朽的不成样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烂了塌下直接砸在自己头上。

  林清觉得上面那一点破芦苇,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直接把自己给活埋了,刚好自己身下睡的地方是个坑,挖坑都省了简直天衣无缝。

  因为太过吃惊,林清那强撑起来的力气不由一泄气,手脚发软再次摔倒躺下。

  林清望着那蓝蓝的天空,感受着随着用力肚子里面有一阵一阵的痛楚,让林清知道这并不是自己在做梦,也不是幻觉。

  林清出于正常人的第1个反应,是不是被人给整蛊?毕竟现在有些节目进行的游戏越玩越过火,并混过一段时间开放暗网的林清,也知道有一些非人道的游戏。

  若真是那样,自己的处境应该很危险,结合自己的身体动一下都很困难,是被注射了某些药剂吗?结合周围的荒山,是拖着病体荒野求生,为了防止有些丧心病狂的人直接放出某些饥肠辘辘危险的野兽。

  已经恢复了一些冷静的林清尝试自救,用一种自己被国内某些节目整蛊的抗疫语气,像个小丑一样高声喊道,想要为自己争取活下来的时间。

  “这是谁在给我开玩笑?快点出来吗?我没有签下任何合同,你们这样是非法的,我要告你们。”

  林清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可以越过自己家那扇防盗门,并把自己给弄到这荒郊野外的人,自己的个人反抗能力绝对不够。

  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生活在一个和谐稳定的国家内,先争取让自己活下来,等待救援,对此林清有相当充足的信心。

  抓自己的人不知道有没有详细调查过自己,自己虽然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这也许就是被盯上的原因吧!

  但另一方面自己就是朋友关系众多,公司同事的关系,在这个金钱社会衡量关系,自己开口借他们一个月的工资,所有熟人都会戒自己的那一种。

  玩的好的十几个同学,自己和其中几个经常打电话保持联系聊天,虽然父母都不在,但亲戚朋友自己一段时间也会主动打电话,和他们进行联系。

  自己这样一个大活人,真的突然失踪了,绝对有人主动寻找自己进行报警,现在最主要的是让自己活到足够的时间。

  四周除了远远的鸟叫声一片安静。

  林清并不气馁,无人回应就是最好的结果,用力挪动身体挺直上半身,坐在这个土坑的边缘,环顾自己身周的环境,确认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透过正前方半扇不见踪影,只剩门框的破门,可以看见远处的高山生长无数树木,大部分都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

  只有少许的树枝还挂着微黄的残叶,听着山林中传来时有时无的鸟叫,看着那自己所在城市里一定看不到的山。

  林清现在确认了自己是扔在了深山之中了。

  大前天才过完七夕虐狗节,怎么外面的树叶都掉了?那边那个山头花白,这是下雪了不成?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出国了。

  林清想看看身上有没有打火机或别的东西的林清发现自己身子不对劲,这都不是自己的身子。

  本来表面很是慌张的林清,不禁尴尬了起来,自己刚才的推测全部都是错误的,合着自己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还好就自己一个人没人知道,现在这副情况自己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穿越,自己又没遭受什么意外,难道穿越这么随便吗?至少给我来辆卡车,触电之类的意外,莫非穿越工会是打算节省资金不成?”

  现在这陌生的环境,加上十分虚弱的陌生身体,明显不符合自己所在城市的天气情况!

  综合一看以上情况来看,最大的可能是自己穿越了。

  林清发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自己所在的星球绝对没有换身体的黑科技,就是有也绝对不会用到自己身上,‘魂穿,而不是身穿,或者是自己身体变小了。’

  “自己的手变得小巧,嗯,我从出娘胎里就有的,天生第1节指有点弯曲的小拇指,现在变得像正常人一样笔直,再次确定不是身穿是魂穿”

  换了一副身体,常年敲代码留下的茧子消失不见,但是林清觉得,还不如自己那双老手,这双手布满如同刀割一样的细细伤口,有些已经好转,有些看起来是新割出的细小伤口,不知是否是挖土留下的,

  “从双手上看,身体的主人,不是只是乞讨,应该还有采摘野果,野菜的习惯,若真只是乞讨,手上不会留下那么多伤口。”

  “衣服是那种破破烂烂的有着破洞,看来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之前过得更加不好,流落这如废墟一般多破庙,加上衣着破烂,应该是个孤儿没有家。”

  “没有亲朋和相熟的大乞丐照应,不然已近深秋,只要有点手艺的熟人,这件衣服绝对要缝补一下或加几块布”

  “年龄大概范围的话”林清扒开自己现在的裤子瞅了瞅,不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呼!还好是个男的,不幸中的万幸!”

  一边说着林清又微微抬起头,用手摸了一下喉结。“毛发还没有长满,才生长才长几根,但喉结已出来,刚入青春期,十一二岁左右吧!”

  转而林清不由苦笑道:“真是穿越天天有,今日到我家,不求是什么皇子王爷,小康之家,但也给自己来个健康的身体啊!”

  放弃了无谓的乱想,林清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看看自己身边有什么能用的东西,虽然自己的处境不是很好,就凭自己这乱糟糟的长长头发,古代没跑了。

  自己并没有大多数穿越者,想要发个大财的野望,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混口饭吃,调养一下自己的身体,并且自己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需要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还好自己有一技之长,当然不是烧玻璃炼钢这些乱七八糟需要投入的手艺。

  那些都太费力气,虽然自己看小说很不明白,一些开局很差的穿越者,为什么会把9年义务教育小学的成果都给扔到一边去,去搞一些有的没的。

  穿越者最习以为常最重要却被忽略的能力,不就是那些小学一二年级学到的数学知识吗?

  自己会算术,就凭这一手自己在古代混口饭吃是绝对没问题的,尤其是自己年龄小,这更是一个大大的优势。

  无论是进古代的大户人家还是富贵的酒楼都能讨口饭吃,都不需要自己会认字,只要自己会算数,能把各种东西给记账并且算出来就行了。

  当务之急是自己收拾行囊先逃出山,去往有人烟的地方,这样才能解决当下之急的困难,就希望外面不是什么战乱之年。

  不过比起现在等死就算加入叛军,有点文化知识的自己也是有用的人,多少也能混口饭吃,真的是知识改变命运。

  林清扫视周围开始打算收拾东西离开这里,首先自己现在躺的坑旁边,是一张布满虫咬痕迹的桌子面,平整的铺在地上,不知是不是之前摆放贡品的桌子。

  ‘当柴烧!小胳膊小腿儿劈不开,当盾牌,确保一定的安全,太重了,拿不动,废物!’

  林清转瞬又把目光转移到,坑洼洼的桌面上面,放着半小碗清水,两块打火石和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破碎后,留下的铁片,打磨得很锋利,

  ‘武器不合格,但多少有点杀伤力,当工具绰绰有余,削一些锋利的树枝确保安全又能当拐棍儿,既轻盈拿得动,好东西!’林清做出这样的总结。

  身后一方泥台上供奉的神像早已看不清面目,如同破庙随时可能崩塌。

  ‘没吃的,当然也有可能让前身给吃完了。’

  扭头看着破旧的碗里些许的清水,林清也顾不上干不干净,端起破碗一口饮尽,看到水自己确实口干舌燥的,先喝一点,水是人体必需的东西。

  喝了点凉水,林清觉得自己的状态又稍微好了一点,虽然只是一点点的水,却让自己更加精神了。

  但随着这一点凉水入肚,肚子里面的疼痛变得更加剧烈,这强烈的疼痛,让林青不由脸色大变。

  “坏了!”

  自己被接连的变故吸引了注意力,很多显眼的细节都被自己给忽略了。

  自己躺的那坑应该是身体的原主挖好,躺在大坑中并且还盖上了破席子,这是准备自己死后入土为安用的,毕竟连草席都盖好了。

  不出意外他是想若有好心人发现,便会把泥土推下来进行掩埋,成一无名孤坟,若无人发现,风吹雨淋周围堆起的泥土落下来,也会自然掩埋住原主的尸身。

  现在仔细感受肚子中,那停不下来的一阵阵的痛,疼痛感最明显的是在肚脐的位置,肛门处则是感觉有虫子有爬动,如同小的时候肚子里面生了蛔虫,那种感觉很相似,现在自己的情况很糟啊!

  “原本身体主人已经挖好了坑,身体如此虚弱加肚子的诡异感觉,明显是这个小乞丐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子里面生了寄生虫,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准备后事。”

  “在这个一看就很落后的时代,没了现代药物的治疗,怕是只能等死了,寄生虫也算得上人类历史上,凶威赫赫都威胁了人类无数年,就算步入了现代,新闻上也经常出现,那些致命的寄生虫,对人体带来的无法抢救的伤害。”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治疗寄生虫的药,就算有自己的原身,也不像是有钱买药的样子,若是能找到药,早就自救,而不是像这样挖坑等死了。”

  林清面色无比难看,现在起身都很难,凭借虚弱的身体,没有原身的记忆,两眼一摸黑不知该往哪寻找救命的药。

  就算这个世界有灵丹妙药,怕是无法支撑自己去寻找,拯救自己,林清并不后悔自己喝了那一点水让自己肚子里的寄生虫更加活跃。

  因为就算没有这一下刺激,一直被自己忽略的那一点点的疼痛,也证明着那些寄生虫其实是在啃食自己的肠子。

  “到底有什么办法能救自己?自己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死的,绝对有办法,原身的记忆呢?怎么什么都想不到?”

  林清拼命搜索自己的记忆,想要回想能够解决自己现在困境,拯救自己的办法。

  突然林清感觉意识一阵晕眩,自己的平民回响,好像触动了什么意识深处,浮现出了一个界面。

  与此同时耳边也传来,冰冷的电子合成女音,

  【叮:欢迎玩家进入游戏。】

  【正在载入数据。。。载入成功!】

  紧接着一片光幕,就在林清眼前浮现开来。

  【玩家:林清】

  【种族:人】

  【血量:?id??。?o??】

  【魔力:??:!??】

  【力量:???】

  【敏捷:??】

  【体质:??】

  【精神:??】

  【暴击率:?。:?%】

  【体力:20/100】

  状态:回光返照,濒临死亡

  林清望着这个眼熟的面板,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作为穿越者,自己果然也是有金手指的,这应该就是自己前世的那款游戏。

  林清平静思绪按小说中的那样,尝试着用自己如意念打开背包。

  在自己的记忆中,自己的这个游戏角色背包里储存着不少的红蓝瓶,都是自己玩那款游戏打怪爆出来。

  【背包:☆%&&~×】

  “艹(小草一种植物)”林清看着意念打开的背包界面,却是一片乱码,好悬差点没背过气去,不由爆出粗口,这算什么?

  “自己应该是带着游戏一起穿越了,这个游戏变成的金手指,一定有救自己的办法“

  林清只能这样自己说服自己,给自己打鸡血,让自己保持对生的希望不放弃。

  成就称号:

  【乞丐:你是一个生死无人过问的乞丐。】

  【外乡人:你来自不知名的远方。】

  【穿越者:默???闻?创???造奇迹。?幸运???】

  死而复生:(你经历了一次死亡,以获得)

  创建图纸:

  无

  【材料仓库:无任何物品(10?0/?。:)】

  【属性材料:无任何物品(∞)】

  装备:无

  成就称号【死而复生】,居然已经激活了,剩下的是什么鬼称号?游戏里面绝对没有这俩吧!穿越者莫非是穿越带来的”

  林清注意到游戏成就,有了明显的变化,之前的称号就那20多种,自己都记得就算不是全都有印象,但绝对没有乞丐和穿越者这一种,

  “和游戏没关联的新称号,看来金手指虽然残缺了,却更贴近现实有了新的变化。”

  林清把注意力集中在唯一可能对自己有用的称号上,但仔细一想,林清就觉得这完全不切实际。

  “【死而复生】也许可以使用,游戏中是花费宝石,然后打造出复活硬币,问题是自己哪有宝石?”

  “前身要是有宝石早就不会在这里挖坑等死了,早就想办法卖了找医生救自己,复活居然因为没材料用不了真的是太难受了”

  “对,按照系统流的一贯套路,还可以升级加点恢复状态,蹲草回血”林清仔细查看后心再次凉了半截,因为这些自己都没有,在这个金手指里面找到。

  “光看属性面板残破不堪,一堆乱码,我就应该想到的,没属性血条技能,连游戏背包都没有,游戏中的装备药品全没了,宠物页面也没了”

  林清很遗憾地确认了,自己的金手指好像是个残次品,只剩下来的是锻造面板,材料仓库这些还是完好的,但是这是制造装备的,怎么能救自己

  “怎么剩下来完好无损的功能,不是可以制造药品的那个炼药功能,连商城都没了?算了,连金币银币都没有的,就算有商城,我也没钱去消费。”

  “不对,一定有办法,打怪升级。”

  “没了经验条还能不能升级?,就凭自己这身体自己,是为怪送口粮吧!一个滑铲喂饱一只老虎。”

  “就自己现在这情况,除了金手指真的找不到,别的办法救自己了,不对,一定有办法,游戏里面锻造都是什么功能来着?”

  林清随着回忆眼前不由一亮,这款游戏画面虽然劣质,听说是一群刚刚毕业的电子专业,学生为爱发电弄出来的也算是诚意满满了。

  自己记得很清楚锻造面板,有一个在游戏中可以说只是略有创意,但是换到现实中却很强大的创新方面。

  锻造功能会提供一个可以画画的面板,让玩家画出一个图纸,然后提交材料制造出装备,这些装备的外形与介绍任由玩家书写,完全的随心所欲。

  虽然攻击防御这些完全取决于使用的材料,固定不变但这一点换到现实中可就厉害了。

  “对了,要是没记错的话,锻造模板,自带一个鉴定锻造材料的功能,其中有个彩蛋,鼠标放在游戏中场景中某些物品上,只要能弹出鉴定结果,就可以采集入锻造模板,制作一些小玩意。”

  林清眼前一亮,因为他想起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事情。

  “部分怪物血量过低,没有反抗能力,也是可以不需要打倒,可以作为材料进行采集,就像采集草药矿石一样,这部分材料生产的不算药品,可以通过锻造面板,制造恢复微弱血量的食物武器。”

  肚子一阵一阵的传来疼痛,这如同踩棉花般无力的虚弱身体,全都在催促林清要赶紧想办法自救。

  林清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既然成就称号有不同,是否说明游戏到了现实有了更大的变化,更加贴近现实,采集的材料是否也有了变化,不再仅限于游戏。

  “能不能把肚子里面的寄生虫给采集掉?先让自己的身体轻松一点,还有那边的草丛采集会不会像游戏里面一样获得草药?”

  “现在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若是没有办法取出寄生虫,就算真的在现实中找到如游戏中恢复血量的药材,恢复身体也只是在拖延死去的时间,让寄生虫多吃几口”

  林清伸出一只手摸着自己肚子,放在传来疼痛的地方,集中注意力感应,

  【默念:鉴定材料】

  意识中画面微微一动,之前浮现的那个面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又弹出了新的面板。

  【鉴定成功】

  【物品:寄生虫】

  【血量:2】

  【种族:虫】

  【描述:普通的寄生虫,作为虫卵被吃入肚子现已发育成熟,吸收宿主营养,会对宿主身体造成微量伤害。】

  【可采集】

  【物品:寄生虫卵】

  【种类:蛋】

  【血量:1】

  【可采集】

  【描述:未孵化的的寄生虫卵,(注:即将孵化)】

  林清看清后不由大喜,看来那个模糊的穿越者,乱马中的幸运,是说自己这个穿越者自带强运。

  太好了,既然能够鉴定出物品面版,而且面板上明确的写着采集,就意味着寄生虫太过弱小,对自己来说只是当做材料。

  血量太少压根就不需要战斗降低血量,不然自己只有活活等死的份。

  看着这些弹出的面板,清晰标明可采集字样感受到了生机,林清默念采集材料,

  脑中的鉴定面板上便弹出了一个进度条,虽然游戏更加贴近了现实,但和游戏中一模一样的进度条,这是采集进行中的进度。

  没变化的太大,游戏中的一样的,进度条跑完第一轮,就采集成功了。

  林清强制让自己不去想,正常的寄生虫卵可能会有数万个寄生虫,也有成百上千条,这种让自己采集到猴年马月的可能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