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分家

  徐斌上前简单检查了一遍文书,没发现任何问题,抬手就按了个红手印,徐明学见儿子已经签了字据,自己现在说什么也都没用了,无奈也跟着按上了手印。

  徐老太则是一脸甩掉臭狗屎的高兴样,也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徐老太身后的两个儿媳妇也是表情各异,心里都打着小算盘。

  大儿媳刘翠芬一脸平静但是心里却很高兴,儿子还说要压制住徐斌不能让他有翻身的机会,现在别说翻身机会了,徐斌这下算是彻底完了,等儿子徐亮回来看到这一幕不定得多高兴呢。

  三儿媳赵艳芬心思就没有刘翠芬那么沉稳了,眼瞅着两亩地已经到手了,高兴的心情已经是挂在了脸上,笑意是无论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总是自己往外跑。

  脱离徐氏宗族的文书很快就都签完了,一家一份,村上也留一份,从这时候起,徐明学、徐斌就不算是白鸡村的徐家人了。

  “以后要饭可别上我们徐家,我们家的饭不给狼心狗肺的畜生吃。”徐老婆子冲徐明学父子儿子嘲讽着。

  徐明学没吱声,就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破布鞋面,徐斌挺了挺胸:“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说完就拉着徐明学走出了祠堂。

  土坯房内,徐斌躺在暖烘烘的土炕上,屋内破烂不堪,家具也是五六十年代的旧家具,徐明学端着一个大瓷碗,里面盛了大概二两黄面条,面汤上漂浮着点点油星。

  “葱油炝锅面,你最爱吃的,快点趁热吃!”徐明学把大碗递到了徐斌的手里。

  徐斌有点感动,白鸡村很穷,准确的说八十年代不穷的村子就没几个,家家户户很多都是以粗粮为主,也就逢年过节能吃上一顿细粮,而且还是凭票供应,时间已经进入到腊月,手中的葱油炝锅面恐怕已经是这个家里最后的一点细粮了,而自己的父亲今天怕是只能啃窝头喝面汤了。

  徐斌放下大碗,挪动着身子下了地。

  徐明学见徐斌下地,一脸关切:“儿子!怎么了?哪里又不舒服了嘛?”

  看着徐明学紧张的表情,徐斌干笑两声,他现在不是身子不舒服,而是心里不踏实,任谁兜里一分钱没有估计谁心里也不会踏实吧,他的想办法赶紧赚钱!

  “屋里憋得慌,我出去转转!”徐斌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上辈子自己对80年代了解不多,只是对当时的经济有些模糊的概念,80年代一没有股票市场,二没有网络市场,一切能来钱的路子都是依托在实体经济上,这样的经济环境让只会搞网络经济的徐斌十分被动。

  徐明学见徐斌出了门,自己也想跟上去,徐斌一把拦住徐明学道:“爸,你先把面条吃了吧,要不然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我有点难受吃不下,就想自己一个人转转。”

  嘱咐了几句后,徐明学叹了口气就回了屋子。

  徐斌在村路上走着,左看看右瞧瞧,大脑同时也在飞速运转着,看到别人家的鸡,他脑袋里就冒出来做熟食店的想法,可自己没有祖传秘方,怕是做出来也没人吃。

  看到别人家晒得谷子,他就想倒卖粮食去卖?恐怕不行,农民每年要交公粮,剩下的粮食就自己留着吃了,多余的还要换种子化肥,哪有多余的卖给自己,万一被政府认定个投机倒把罪,那岂不是很悲催。

  抬眼看看村子旁边的大山,倒卖木材应该很赚钱吧?这想法刚冒出来不到一分钟,就被徐斌在脑海里枪毙掉了,这个时代山林都是国家的,自己去砍几根木头烧火没人管你,敢大批量乱砍乱伐,被抓到可是要蹲大牢的。

  各种赚钱的生意往外冒,随后又被徐斌一一否决掉,自己这个后世上市公司老总,难道会饿死在85年?从村头溜达到村尾,周边的村民看到徐斌都是指指点点,而徐斌一点也不在乎,他才没精力与那些人争论什么是非对错,他现在就是想怎么才能快速赚到钱。

  在外面转了一圈,没想到任何办法的徐斌回到了破土坯房里,一头扎进被子里就睡着了。没办法啊他今天又穿越、又分家的事情一个接一个任谁都会疲惫不是。

  徐明学见儿子一脸疲惫的回来,倒头就睡,也没多说什么,上前给徐斌掖了掖被子,也回屋睡觉去了。

  *******

  喧杂声把徐斌吵醒,眼睛缓缓睁开,周围灯火辉煌,很多人穿着西装手拿一只酒杯,三五人一伙正在聊着什么,徐斌有点愣神,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也是西装革履,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他有些恍惚,刚才是自己睡着了在做梦?

  正恍惚间,突然后方有几人聊天内容引起了徐斌的注意;

  “还是八十年代好赚钱啊!所有行业都不像现在竞争这么激烈。”

  “谁说不是呢!那时候只要把南边的货拿到北边卖,北边的货拿到南边卖,大把的票子就进兜了。”

  “还用从南到北嘛?想当年县城赶大集,我把东头的货拿到西头去卖,钱就进兜了!”

  这话说完众人立刻附和开声:“还是赵老板会做生意啊!走几步道就把钱赚钱啦,赚钱之神速,让我们望尘莫及啊!哈哈哈哈”

  徐斌听完这些,立刻回头看向那几个人,可却发现后面空空如也,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周围,发现刚才人声鼎沸的人群,瞬间都消失了。

  这一幕把徐斌吓坏了,他双眼瞬间大睁,呼吸急促,一使劲,居然从炕上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看着黑漆漆的屋子,他大口喘着粗气,听到声音的徐明学,点着一个油灯从外面跑了进来,“小斌,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爹带你去卫生所。”

  看着眼前黑瘦的中年人,他意识到刚才那都是自己做的梦,刚回过神来的徐斌突然想起梦里面那几个人的对话;‘东头拿货西头卖。南边拿货北边卖!’迷茫的徐斌似乎找到了赚钱的法子,他冲着徐明学有些焦急道:“爸!咱们家现在还有多少钱?”

  徐明学被徐斌突然的问话,问怔住了,磕磕巴巴的开口道:“还……还有十五块钱,这钱是给你养身子用的。”

  徐明学这是怕徐斌考大学的心不死,想拿这钱去买复习材料,现在自己父子二人已经分家出来,如果把仅有的这十五块钱花了,那就真没钱给徐斌买细粮补身子了,在徐明学的心里考大学哪有儿子的身体重要啊。

第四章 分家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