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远豪情录

志远豪情录在线阅读

志远豪情录

舟桥兵

军事·谍战特工·1.3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12-15 13:40

没有穿越、没有种马,唯有热血与激情,在那个跌宕起伏的年代,一个年轻人是如何用以自己的方式报效自己的祖国……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二章、欺人太甚

  平安镇隶属于溪河县,位于群山边缘,虽然偏远却也有几分人气,常有附近的山民过来赶集。附近的村民每逢集市,便会把家中的特产或物品拿到集市上兜售,以此换取生活用品。今日刚好逢集,程大山和二蛋他爹程老四,一大早便抬着一头硕大的野猪到集市上售卖,希望可以卖个好价钱。他们一到集市,便围了一大圈人,对着这头野猪议论纷纷,这里虽然是山区,但是这么大一头野猪已经多年未曾遇见了。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和赞许,程大山脸上满是骄傲,因为这是他儿子猎杀的,他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不仅聪明,而且还有一身高强的本领,比自己强了不知多少倍。

  正在这时,围观的人群纷纷散开,只见从远处走来了一队当兵的,当前一人剃着光头,满脸横肉,一双小眼睛透着凶光。程大山认得他,此人叫张大彪,原是县城里的一个黑心警察,身边聚拢了一批流氓地痞,可以说是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后来不知走了什么人的关系,竟调到了平安镇做了保安队长,这下可苦了平安镇的百姓,不知有多少人家被搞的家破人亡。

  程大山心中暗叫晦气,今日出门没看黄历,一到镇上便被这个恶霸给盯上了。但是脸上不敢有丝毫表露,上前一步陪着笑脸道:“原来是张队长,不知您有什么吩咐?”

  张大彪眼睛朝上,鼻孔朝下冷哼一声,瞧都不瞧程大山一眼。张大彪身旁的心腹赵双枪说道:“三个大洋,我们队长收了,赶快送到镇中的来福酒楼。”

  “好咧,您放心,马上就送到。”这头野猪的价格远不止三个大洋,但是程大山不愿惹事,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随即招呼程老四抬起野猪往来福酒楼走去……

  此时已过中午,程大山和程老四在酒楼门口焦急的等待着,他们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野猪也早已送入了酒楼的厨房,但是钱却迟迟没有给他们。

  “大山,要不然就算了吧,就当没猎到过这头野猪,这钱我看是要不到了。”程老四对程大山劝道。

  “唉,”程大山叹息一声,接着说道:“我又何曾不知,虽说民不与官斗,可我还是心有不甘,要不我再问问,实在不给就算了。”

  随即程大山便找到了正在门口招呼客人的酒楼掌柜,客气的说道:“这位掌柜,我们都等了半天了,你看能不能把卖野猪的钱给我们结了?“

  掌柜不屑的说道:“钱?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产业,你还想要钱,白日做梦。“

  这时,只见一群人从酒搂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正是张大彪等人,只见张大彪走嘴里含着牙签,打着饱嗝走在前面,几个队员谄媚的跟在身后。程大山赶忙上前陪笑道:“张队长您吃好了,我们等您半天了,您看是不是把钱算一下啊?”

  “哼!”张大彪冷哼一声,虽然只是轻轻一哼,但张大彪似乎用尽了全力,脸上的肥肉不停颤抖,真担心脸上的肥油会抖下来。

  此时张大彪身后的的心腹赵双枪开口道:“钱,什么钱?”

  “就是卖野猪的钱,我们上午说好了的,也不要三块大洋了,您给两块,要不一块就行了。”

  “不识抬举,一分钱都没有,我们队长能收了你们的野猪,是看的起你们,快滚。”赵双枪不屑的说道。

  “你们这不是明抢吗?”程大山也怒了。

  “就抢你的了,你想怎么样?”赵双枪蛮横的说道。

  “你们到底是官兵,还是土匪?还有没有王法了?”程大山上前一步怒呵道,身旁的程老四赶紧拉了一下程大山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冲动。

  “王法,在这平安镇老子就是王法!”这时张大彪开口道:“快滚,”话未说完一个嘴巴便向程大山抽了过去。此时程大山怒不可遏,也管不得许多,右手拨开抽过来的手掌,另一只手顺势向前一推。张大彪那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哪经得住这一推,向后连退两步,幸亏身后的狗腿子扶助才未跌倒,自他做这平安镇警察局长以来,哪有人敢如此对他,开口大骂道:“狗日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兄弟们上。”

  张大彪身后的狗腿子们平时干的就是欺负老百姓的勾当,此时见队长发话立即挥拳冲了上去。可是这群绣花枕头哪是程大山的对手,也没见程大山如何动作,不过三五个呼吸的时间,这群人便全倒在了脚下。

  突然,一支黑洞洞的枪管指向了程大山,程大山则停止了动作,无奈的举起了双手。张大彪缓缓走到程大山的面前,用枪使劲的顶在了程大山的额头,说“你很能打嘛,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拳脚再厉害也不是枪的对手。”不过张大彪虽然霸道,但是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却还是不敢的。

  程大山瞬间恢复了冷静,他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枪口的冰冷与无情,虽然他是久经战阵的悍将,但那都是过去了,他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他有了的家庭和亲人,他有了顾忌与牵绊。程大山对着张大彪作揖服软道:“张队长,不要冲动,钱我不要了,就当是孝敬您和诸位兄弟的酒钱,我在这里向你赔不是了,您宰相肚里能撑船,请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张大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不觉得此时说这些太晚了吗?哼,现在我怀疑你勾结山匪,跟我回保安队接受调查。”

  “血口喷人!”程大山愤怒异常,脸上青筋暴起,脖颈上的伤疤显得格外狰狞,可是被人用枪顶着脑袋,纵使一身的本领却也是无处施展,若不是现在受制于人,真想活撕了张大彪。

  程老四也急忙上前求饶道:“张队长,有话好说,都是乡里乡亲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他一般见识。”又对程大山劝道:“大山哥,不要冲动,想想嫂子和志远。”

  程大山强压着怒火,说道:“你想怎么样吧?”

  张大彪冷笑道:“嘿嘿,你刚才的豪气都上哪里去了?我也不和你一般见识,只要你跪下给我磕个头,今天这事就算了。”

  程大山稍稍平息的怒火瞬间又被点燃,他何曾受过如此的羞辱,他的拳头捏的咔咔直响,双目怒视着张大彪,狠狠的啐了一口,嘴里蹦出四个字:“白日做梦。”

  “啪”一声刺耳的枪响划破了天空,现场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程大山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右腿,而鲜血正不断的从他的指间流出,不一会儿便染红了身下的地面,但是他紧咬着牙,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张大彪把配枪重新插回了腰间,骂道:“给脸不要脸,滚!”

  程老四急忙蹲下身子,在程大山的伤口处撒了一些自带的伤药,又用擦汗的毛巾给程大山裹紧了伤口,算是暂时止住了血,然后便一声不吭的背起程大山,向着最近的药房奔去。

  望着程大山离去的身影,张大彪的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此时,一旁的赵双枪轻声说道:“队长,要不要把他给······”说着作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张大彪抬手按下了心腹的手,说道:“现在已经是民国了,一切要依法从事,不能再向以前那样了,凡事不要做的这么明显。”

  赵双枪立马恭敬的说道:“队长教训的是。”

  张大彪对着赵双枪意味深长的说道:“此人身手不俗,绝不是无名之辈,先把他的底细给我摸清楚,要收拾他,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明白了吗?”

  赵双枪心领神会的说道:“还是队长高明,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时间到了第二天,天空刚刚还是晴空万里,可是天际处突然滚来团团乌云。乌黑的云挤压着天空,天地间瞬时一片黯淡,凛冽的寒风卷起阵阵灰尘抛向远处的天空。几道闪电划空而过,冷冷雨帘落了下来,肆意的拍打着大地。柔弱的小草在这狂风暴雨中瑟瑟发抖,但是它们却从未折服。

  此时程大山已经回到了家中,正躺在床上休息,王晓婉则默默坐在床边唉声叹气。经过检查,伤口虽然看着吓人,但是并没有伤到骨头,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便可恢复如初,但是他心中的屈辱却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抹平的。

  程大山年轻时曾出山打仗,一身本领无人能敌,加之他们夫妻经常接济乡里,因此程大山在村里威望甚高。此时他的家中满满挤了一屋子的人,都是平时的至交好友或是受过他恩惠的乡亲。屋内的气氛沉闷不已,众人或站或坐,或唉声叹气,或愤愤不平。

  程老四愤愤的开口道:“张大彪欺人太甚,我们村子还有几条枪,实在不行,我们去把保安队给平了。”众人纷纷附和。

  王晓婉虽然心中忧虑,但并未失了分寸,她站起身来,目光坚毅的环视众人,缓缓开口道:“大家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当务之急是先把伤养好,至于报仇过些日子再说吧。”

  程老四急道:“可大山哥这一枪不能白挨,镇上是他的地盘,所以我们让着他,现在我们回来了,我们有人有枪,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

  王晓婉说道:“若是如此我们和土匪有什么区别,大家都冷静一点,此事还须从长计议。”

  床上的程大山也缓缓说道:“都听晓婉的,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再把大家都赔进去,大家都有老有小的,再说我不是也没什么事嘛!”

  众人听了程大山的话皆是默然无语。

  程大山又嘱咐道:“但是为了稳妥起见,这段时日大家就别去镇里了,还有进山的路安排几个人盯紧了,若是发现有陌生人,一定要多加留意。”

  程老四说道:“大山哥,我们都听你的,你就放心吧!”

  程志远站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的看着受尽屈辱的父亲和伤心不已的母亲,一股怒火慢慢在胸中燃烧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了。

  众人又安慰了一阵,便慢慢散去。

  待人都走完了后,王晓婉突然跌坐于地上,脸上的坚毅之色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止不住的泪水。

  “娘,你没事吧。“程志远赶忙上前将他娘扶坐到床边。

  程大山也关心的说道:“晓婉,都怪我,害的你担惊受怕。”

  王晓婉对程大山温柔的说道:“这哪能怪你呢,要怪只怪这个不公的世道你不要多想,安心养伤。”

  程大山点点头,便不再言语。

  王小婉又看向自己的儿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志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天你就在家看书,哪里都不准去。”

  “知道了,娘。”程志远嘴上答应,可是心里却不以为然,男子汉大丈夫自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唉”知子莫若娘,见自己的儿子如此敷衍自己,王晓婉也只能轻声叹了一口气。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军事小说谍战特工小说

志远豪情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