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跟我去骗婚吧!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假婿在线阅读

假婿

历史 / 架空历史

65.7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5-10 20:15

书籍摘要: 元帝二十三年,凉州大旱,逃难之人不计其数。其中,一个少年被打死在了山神庙中。“想活吗?想活的话,就跟我去骗婚。”王泽对着少女说道。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夜空66.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紫气东来三千万里.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螭暇晷.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朱元璋的人生模拟器在线阅读
若人生不止一次,吾必当君临万界。 洪武十年,朱元璋通过人生模拟器,来到明朝末年崇祯十五年的时空。 当他翻开史书,看到朱棣篡位的时候,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看到大明战神一战葬送百万大军,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而当他看到崇祯年间农民起义遍地,大明江山危在旦夕之后彻底坐不住了。 一群不肖子孙,都给咱滚一边去。 什么后金,什么闯王,咱朱元璋要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才是铁血大明。
哭泣的脚底板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皇帝游戏:从傀儡到九五至尊在线阅读
随着深空科技联合格美制药,推出深度沉浸式虚拟的游戏《九五至尊》 自此,世界进入了全民皇帝游戏的时代。 在这里,人人都是皇帝。 作为一名扑街写手,赵穆发现他进入的游戏竟与别人的不一样。 【简介略显无力,诸位看官移步正文。】
奕古枫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朕在红楼搞事业在线阅读
红楼启泰年间,来自异世的正德皇帝朱厚照肩负使命,魂穿荣国府二房嫡长子贾珠。且看他如何叱咤庙堂、写意江湖,救贾府于危难之际、挽金钗于红尘之中!
聿竹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明月万里照汉关在线阅读
回到明朝,小警察变成了富家纨绔。一场冲突,与未来天子结下不解之缘。改变历史,从改变皇帝开始。征战沙场,一统辽东大漠。宣扬海权,明月所照之处,尽是汉土。……大明天启三年,我来了!新建读者群名称:明月万里照汉关;群号:725700630
神龙摆尾巴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被孙权扫地出门,我反手投靠曹贼在线阅读
苏鸣穿越三国时代,和孙策,结为异姓兄弟。 一个月前,孙权杀兄夺位,苏鸣和孙权的反目成仇。 周瑜选择大局为重,站在了苏鸣的对立面,兄弟二人割袍断义。 苏鸣为孙策报仇失败,重伤之下,侥幸逃出东吴。 逃亡途中被孙权派人追杀,被曹操所救。 在曹营的日子,苏鸣发现他居然是曹操的私生子。 于是,大小曹贼的故事,开始了......
子木飞扬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新帝登基,京营节度使王子腾被明升暗降,调任九边巡检。  这位昔日的金陵王在经历了短暂的落寞之后,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北疆。  一个月后,一个名叫苏然的少年在边陲之地一夜之间屠敌万人,朝堂震动。  而此时,金陵王家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尚不知道,这个少年会跟自己有怎样的纠葛。  少年英雄,如玉美人,朝堂与江湖,阴谋与背叛,无论是谁,也趟不过历史这条长河。  既然如此,那么何不自己来主宰这历史,打最硬的仗,喝最烈的酒,娶最漂亮的女人!
壶中日月柚里乾坤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庶子贾环在线阅读
一梦千秋,昨日红楼。如玉庶子,遇风成龙。 那个瑰丽的世界,一张张面容浮生百态,让人难以忘怀。 书友群:560882940
轻吐月光寒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真不想当老大在线阅读
有人说,他是纵横天下的山贼王。 有人说,他是享誉天下的青天老爷。 有人说,他是十步一杀,千里不留名的绝世刺客。 也有的人说,他是雄霸武林的魔教教教主。 而张良却十分想说:你们不要给我吹牛逼了好不好,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你们这样,我压力超大的!
起名困难者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唐好相公在线阅读
武德六年,大唐初定,百废待兴。 太子稳坐东宫,李世民野心勃勃。 武将定江山,文臣思治国。 穿越来的秦天只想当一个好相公,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
古沐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假婿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跟我去骗婚吧!

  大玄元帝二十三年,凉州。

  尽管已经入秋,可是这里的天气却没有丝毫的清凉之意,太阳像一个大火球烘烤着大地,龟裂的河道仿佛历经风霜后老人脸上的皱纹,充满了无奈,沧桑。

  此时,距离河道不远处的官道上,一条长长的看不见尽头的人流,正缓缓的向一个方向移动着,时不时的,便会有一个人跌倒在地然后就在也起不来了。

  每当这个时候,便会有一群人冲了上来,哄抢着那人身上的财物,将其扒的一干二净后一哄而散。

  其余的行人,对此视若无睹,依旧麻木的赶着自己的路。

  这就结束了吗?

  不,没有的,这还只是个开始,扒光他们的钱财衣服只是第一步,当那些昏倒在地的人们迟迟不能醒来的时候,便会有着三三两两的人悄然的偏离人群将其抬走。

  捧着一个破旧的陶碗,王泽将其递到了少女的面前。

  “喝吗?”

  “我不喝。”少女厌恶的别过头:“恶心。”

  “不喝算求。”

  低声嘟囔了一句,王泽也没有强求,直接将碗中的液体一饮而尽,一丝丝鲜红从嘴角流下,王泽连忙伸出舌头将其舔了回去。

  用舌头将陶碗里面的残渣舔的干干净净的后才将碗收回包裹里。

  “呼……爽!”王泽轻声呻吟。

  “王泽,你太恶心了,连人血都喝。”少女怒瞪着王泽。

  “行,你不恶心,你干净。”王泽无所谓的撇嘴道:“你就等着被渴死吧。”

  “你…………”少女咬着干裂的没有一丝水分的嘴唇,瞪着王泽,渐渐的,水雾弥漫。

  “呦呵,还能哭出来呀!”王泽大为惊奇,一脸的调侃:“难怪不喝。”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两又在吵架?”一道同样干哑的声音从王泽的身后响了起来。

  看到眼泪盈眶的少女,一脸心疼的冲了过来:“芯儿,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哭了?”

  说着,便伸出沾满血渍的手就要去捧林芯的脸。

  “不要你碰。”

  林芯狠狠的将少年的手拍打到一边,愤愤的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王泽:“王泽,我讨厌死你了,当初我就不该救你。”

  说罢,便转身一个人随着人流向前方走去。

  见此,王泽和少年连忙跟了上去。

  ……

  这是一场百年甚至千年都难得一见的大旱,这场旱灾席卷了整个凉州。

  凉州本身就极其的贫瘠,在加上当地官员的不作为,各郡各县络绎不绝的造反。

  天灾,人祸。

  如今的凉州,早已成为了人间炼狱。

  林芯发烧了,很高很高的烧,在这种情况下,又发了这么高的高烧,其实跟宣布了死刑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王泽并没有放弃她,自己的命,是林芯救的,既然林芯还没死,自己又怎么可以放弃她。

  背着林芯,警惕的望着周围时不时眼冒绿光看向自己这边的灾民,王泽沉默着缓缓的退出了人群,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少年,也沉默着跟了上来。

  “不跟着他们去逃难,跟着我做什么?”王泽面无表情的看着少年。

  这个少年和他们并不是一起的,是在逃难的路上突然间凑上来的,动不动就对着林芯献殷勤,打的什么心思,只要眼不瞎的,都能看的出来。

  “我应该可以帮上一些忙的。”少年轻声说道。

  沉默的看了少年一会儿,王泽没有拒绝,背着林芯一言不发的朝着山里走去。

  少年也一言不发的紧跟着。

  ……

  ……

  即便已经入夜,可天气依旧酷热难耐,没有一丝的凉意。

  林芯的身子越来越烫,对此,王泽没有丝毫的办法,他不是大夫,这里也没有药,更没有办法给林芯降温。

  这种时候,只能看林芯自己的命了。

  命好,熬过去了,活。

  命不好,熬不过去的话,就只有死了。

  一切,都听天由命。

  “前面有座山神庙。”少年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带着些许兴奋:“我们就在那里落脚吧!”

  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破落的山神庙,王泽珉了珉嘴,从身上抽出了一把路边捡的柴刀后,才背着林芯朝着山神庙走去。

  走进山神庙,便看到里面已经有近十个流民正有气无力的或坐或躺的在里面等死。

  听到外面的动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门外看了过来,待看到王泽手中的柴刀的时候,眼中的绿光渐渐暗淡了下来,有些畏缩的向着里面缩了缩。

  没有理会庙里的众人,王泽挑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将林芯放了下来,一手搂着少女,一手紧握柴刀目光警惕的环视着四周。

  少年,也跟着坐在了不远处。

  庙中没有升火,借着淡淡月光,王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庙里先到的几个流民,不知不觉间已经聚集到了一起,目光时不时的交汇在一起然后又不动声色的朝着自己这边瞅过来。

  他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如果有选择的话,他肯定是不愿意在这儿待的。

  可是没办法,林芯烧的太严重了,待在野外,怕是更难熬过去。

  砰!!

  砰!!

  砰!!

  手中紧握柴刀,不时的将柴刀提起砸在地上,他在提醒着庙里的所有人,我手上有家伙,不怕死的尽管过来。

  夜深了,这个时候的野外,原本应该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兽鸟鸣叫声的,可是在如今这样的天气下,已经没有了多少活物,一片宁静。

  庙里,也是一片寂静,除了时不时的干咳声和吞咽声。

  看着王泽和林芯,少年的目光微微闪烁,他发现王泽已经很久没有用柴刀敲打地面了。

  不动声色的朝着两人的方向轻轻移动了一些,手中那不知从何处捡来的石头也被其亮了出来。

  看到少年的动作,原本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流民突然间眼睛一亮,同样不动声色的向着王泽两人的方向围去。

  他们都没有人睡过去,也没有人敢睡过去,哪怕在如何的困乏,也不敢闭上眼睛。

  因为,一旦闭上眼,说不得就会变成他人的口粮。

  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口粮,只想拿别人做自己的口粮,就比如现在。

  砰!!

  随着一声闷响,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王泽头上一阵剧痛传来。

  王泽猛然清醒,握紧手中的柴刀就要向前挥砍过去,可是下一秒,一根木根狠狠的敲打在了握刀的手臂上。

  右臂吃痛,不自觉的就送开了手中的柴刀,接着,便是狂风暴雨般的殴打,一群流民包括少年全部都疯狂的朝着王泽的身上招呼着。

  林芯,早已被扔到了一边。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王泽,少年不动声色的捡过柴刀得意的笑了起来。

  走到林芯身边捏起少女的脸说道:

  “诸位,你们看这女子是不是特别的水嫩。

  面对这样的绝色,各位,这辈子都是碰不到的。

  不如,我们分食了那只羊,然后好好的享受一番?”

  听到少年的话,几位流民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位走到少女跟前。

  “嗬…………呸……”

  朝着手心吐了口唾沫往少女的脸上抹去,然后用袖子擦掉少女脸上的污秽。

  捏着少女的脸端详了良久,流民淫荡的笑了起来:“这么漂亮的妞,放以前,别说是玩了,怕是跟人家说一句话,都没那资格。

  嘿嘿嘿嘿,兄弟们,咱们今晚有福了。”

  顿时,山神庙中响起了络绎不绝的淫笑声。

  走向爬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王泽,少年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呸,什么玩意。”

  就在这时,王泽猛然扑起,对着少年提刀的手腕狠狠的咬了下去。

  少年手腕吃痛,不自觉的就松开了手,见此,王泽连忙接过柴刀,一脚将少年踹开,连看都不看直接朝着身后的流民方向砍了过去。

  噗…………

  随着一声闷响,滚烫的鲜血溅了王泽一身。

  王泽目光毫无波动,将柴刀从流民胸口拔出,看着其他几人。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这一刻,搭配着脸上的血迹,王泽的表情,格外的狰狞。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震住了,慌忙的朝着庙外跑去,跑着跑着,其中的几个人又折返了回来,看着被砍倒在地还没咽气的流民。

  “这个,我们帮好汉您处理了吧!”

  “带着他滚远点。”王泽不耐烦的说道。

  顿时,几人便抬着受伤的流民朝着庙外跑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至于那个被踹倒在地的少年,没有任何人去管。

  看着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的少年,王泽猛的冲上前去狠狠的一脚又将少年踹倒在地。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少年,王泽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柴刀。

  “不要,不要杀我。”少年惊恐的看着王泽,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还年轻,我和上京城里的大官家有婚约,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少年的话,王泽心中一动:“哦?与上京城里的大官有婚约?”

  “是的,我与上京城的秦洪远的闺女是指腹为婚的,这是我们的婚约。”说着,少年连忙从怀里掏出了婚约。

  从少年手中接过羊皮卷,朝着上面看了一眼,确实是写着东西。

  至于写的是什么,那他就不知道了。

  这个世界的字,他又不认识。

  看着少年,王泽缓缓的蹲了下来,将柴刀架在少年的脖子上:“你说的那个秦洪远是什么人?”

  “据说是个将军,特别特别大的将军。”

  “据说??”

  “我,我也没有见过他,这些都是我爹给我说的。”少年的语气带着一丝哭腔。

  “那你爹呢?”王泽又问道。

  “我爹死了。”

  “你爹怎么死的?你娘呢?除了父母,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

  听到王泽的问话,少年疑惑的看着王泽,很是不解。

  “你问这些干什么?”

  “问你你就说,不然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砍了你。”王泽手中的砍刀稍稍用力向下压了压。

  “我说,我说,我娘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只有一个爹,前些日子因为熬不下去自杀了,除此之外,我在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少年慌忙回道。

  “你说的那个大将军秦……秦洪远,你见过他?”

  “没见过,不过我爹说他很有名的,等到了上京城只要随便打听一下便就能够找到他了。

  到时候,只要我拿着这张婚约和这块玉佩,我就是大将军家的女婿了。”说着,少年慌忙又从怀里掏出了玉佩一脸期待的看着王泽:“只要你不杀我,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很多很多的钱,好不好,我还可以让你当官,当很大很大的官,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给你。”

  听到少年的话,王泽低头沉吟了片刻,架在少年脖子上的柴刀渐渐的放了下来。

  就在少年逐渐放松下来的时候,王泽手中的柴刀猛然挥动。

  噗!!!

  “啊~~”

  看着趴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的少年,王泽低声自语。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自己去?”

  说罢,便不在搭理依旧哀嚎的少年,将少女搂在怀里沉默着一言不发。

  静静的看着少年的哀嚎声逐渐的衰弱,直至在也没有了声息。

  林芯的烧,终于在后半夜的时候退了下去。

  用自己的额头紧贴着林芯的额头,感受着那逐渐恢复正常温度的皮肤,王泽无力的靠在了柱子上,笑了。

  只要烧退了就好,这命,算是保住了。

  看着少女干裂的嘴唇,犹豫了片刻后便拿起柴刀,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的划开了一道口中,递到少女的嘴边。

  意识模糊的少女,在碰到那伤口中流淌而出的液体后,便死死的抱住王泽的胳膊贪婪的吮吸着。

  ……

  ……

  林芯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彻底清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看着王泽头上的伤口和身上的血渍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

  默默的从衣裙下摆撕下几段布条帮王泽包扎着伤口。

  至于一旁少年已经凉透了的尸体,林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看着细心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少女,王泽突然问道:

  “想活吗?”

  “什么?”少女的手顿了一下,疑惑的看着王泽。

  “想活的话,就跟我去骗婚吧!”

  ……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