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水东望在线阅读

洛水东望

历史 / 两晋隋唐

42.4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1-27 10:03

书籍摘要: 作为汉献帝后裔,刘秋顶着师父张天师巨大的光环在新旧权贵中游走,这中间既有洛阳士族的浮华与贪婪,也有东南故孙吴士族的抗争。作为末代山阳公继承人的他既要面对北疆鲜卑人的铁骑,也要面对中原权贵间的权欲智计,还有海路上一直传说的巨大利益和几乎被遗忘的东吴水军。在西晋几十年的历史洪流中他被不断裹挟前行,最终在乱世中终于找到自己的方向,在中原沦丧之际于江南维系了司马氏余脉,辅助开启了百年东晋王朝。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伐吴功成

  太康元年,西晋扫灭东吴,一统天下。是年冬至,晋武帝司马炎拜祭宗庙,大宴百官。

  大殿之上,张灯结彩,布饰一新。武帝身着玄黄冕服,头顶十二支珊瑚冕旒,御座后悬倚天剑,待群臣山呼万岁,举杯道:“我大晋昔有宣景二帝运筹于前,积累世英名,聚天下名士;后有文帝运筹帷幄,降服西蜀;今幸有诸君勉力,南征收复东吴,一统天下。朕请诸君满饮此杯,为天地贺!”

  百官应喏,再呼万岁。武帝又道:“此次伐吴,内有山涛、张华谋划于朝堂,外有汝南王亮、琅琊王伷、王浑、王戎、胡奋、杜预、王濬众将奋力于阵前,才致今日局面。”

  话音刚落,侍中山涛匆忙起身拜道:“陛下,臣已老迈,只是每日秉承上意而行,并无功劳,还请陛下允臣告老还乡。”

  武帝放下酒杯道:“山侍中乃股肱之臣,应体察朕关爱贤德之意,为国家多选拔良才。”

  这时度支尚书张华作揖道:“如圣上所言,我大晋得承天运受祚于魏,又都于洛阳,得伊洛二水之灵气,再由陛下调度得当、用人有方、群臣协力,此天时地利人和俱得,方成就天下霸业。”

  武帝点头称许:“张尚书此言不虚,朕听闻去年左思作《三都赋》,极言魏蜀吴三都之气象,文章之精妙引万众争相抄阅,以致洛阳纸贵。但朕看来,还是其中《魏都赋》所述较其他二都更为宏大,更具天子气象。所谓‘毕昴之所应,虞夏之馀人。先王之桑梓,列圣之遗尘。考之四隈,则八埏之中;测之寒暑,则霜露所均。’正是因其所得天地之灵秀。”

  张华接道:“‘荣操行之独得,超百王之庸庸。追亘卷领与结绳,睠留重华而比踪。’这洛阳不只得天地正气,更因陛下功德垂范,光耀千秋,才有了帝王之气。”

  武帝大悦道:“我大晋自得魏祚,已十余年矣,今日方得天下。今朝宴饮倒想卜一下国运。”接着便扭头对司马攸道,“齐王,朕知你博闻,今日可适合占卜否?”

  司马攸拜道:“禀陛下,今日冬至,正是祭祀、卜问的好日子。”

  随即命左右取来蓍草,武帝先于殿中焚香祷告,再从近侍手中接过一把蓍草分握手中占筮。顷刻间上下寂静无声,众人皆望着前方的皇帝,宫监微微探出身子,随后眉头一皱,皇帝手中的蓍草分完后居然只剩下一根!武帝面红耳赤一时说不出话来,身为司空的司马攸愣在一旁一动不动,群臣一时间窃窃私语。

  “这只有一支签难道是只传一代?”

  “一支总不会是一朝而亡吧?”

  “这可作何解释?”

  殿中的嘈杂的议论声逐渐升高,这时忽见张华出席长跪道:“臣启奏,为陛下贺。”

  武帝才刚刚缓过神来说道:“张尚书可有何解?”

  张华说道:“老子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由一而万也;又《周易》以乾卦为第一卦,因其六爻皆阳。阳者,一也。故《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故以此昭示陛下承天地正朔,统天下万民,可传万代,只因蓍草有限,故此以一示之。”

  言罢,群臣皆跪拜山呼万岁,武帝面色随之也由惊转喜,让众人平身落座。一转脸,却看见阶下一角有人嘴角一撇微微冷笑,司马炎于是言道:“归命侯来此已数月,一切可还安好?”

  刚刚归降的东吴末帝孙皓没想到刚才的偷笑被皇帝发现,只好作揖回道:“多谢陛下为臣在洛阳一切安排妥当,臣虽原为吴主,但今日却有如昔日刘禅一样乐不思蜀。”

  武帝知他心中仍有不平,于是又道:“可惜安乐公早逝,未知朕用心筹谋,卿可知洛阳这个座位已为你留了很久。”

  岂知这一句却惹怒这位东吴末帝,只见他微微冷笑道:“陛下圣意,臣铭感于心。不过天命归属,不是臣一亡国之君所能抗拒,陛下怎知在吴都建邺臣也曾留了一个位置给您。”

  司马炎闻之不快,但天下刚归一统,他又无意再生事端,便指着孙皓手中酒杯说:“听说南方的人喝酒时喜欢做尔汝歌,卿可为朕当席作上一首?”

  这孙吴末帝喝了口杯中酒,便吟道:“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话音刚落,一旁的赵王司马伦起身抢白道:“大胆,汝一亡国之君,怎可对圣上如此无礼!”

  不想上首的武帝只是哈哈大笑,“归命侯所作之歌为今日酒宴足添快意,朕虽并未亲赴江南但在此也可一尝吴地把酒话诗之乐,众卿莫错会了他一番好意。”

  而后摆了摆手,令二人回归各自座位,转身对一旁的太子说道:“衷儿,今日大宴,除了祭祀天地告慰祖先,也是为犒劳有功之臣。今日席上汝南王、赵王都是辅政宗亲;侍中山涛、尚书张华、建威将军王戎皆是当世名士;王浑、胡奋、杜预、王濬都是不世名将,你当多敬他们几杯,平时方好多加求教。虽然琅琊王今天病重不在,但世子代为参加宴会,你亦当多敬你这位世叔”。

  太子司马衷便起身,似呓语般地拜道:“儿臣遵命”,便起身敬酒。

  趁着这个当口,末席中的曹奂小声对旁边的刘瑾说:“令郎下山到我府上已有月余,估计不日你就能看到他了。”

  刘瑾答道:“先前只看到书信说要下山,这都年底了也一直未见,原来先跑到你那去了,害我好等。”

  曹奂又说道:“正好他师姑在我这小住,他听闻便先跑过来问候,故此多住了些日子。”

  这刘瑾忽地扯住曹奂的衣袖说道:“之前说的南迁的事情你还打不打算向圣上提起啊?”

  还未等曹奂答复,只听前方御座上武帝道:“陈留王,何事兴致如此之高啊?”

  曹奂瞟了刘瑾一眼,起身拜道:“回陛下,今我大晋虽已收复天下,但连年兵乱,南方百姓流离,田地荒芜,我等对朝廷无甚功劳,坐食奉禄,于心不忍。臣与族人愿尽所能。让出部分封地,迁部分家中奴仆到南方开垦荒地。”

  武帝又望了望刘瑾,“山阳公也是此意么?”

  刘瑾拜道:“臣也有此意,望陛下恩准。”

  武帝略为沉吟,一旁山涛便拜道:“启奏陛下,我朝受祚于魏,故许以恩荣,准陈留王都于邺,在邺城可用天子仪仗。今九州初定即削封地、迁奴仆,此大不妥。”

  武帝听了接道:“爱卿所言甚合朕心,削陈留王封地迁其人丁确实不合时宜,但山阳公所请言辞恳切,也颇合道理。朕便准山阳公所请,只迁山阳国三百户至荆州夏口。那里常年水患,百姓流离失所,望卿勤加垦植,助朕安定居民。”

  言罢,看见正与太子对饮的王戎,便道:“如今年青一辈子弟已经长大,应该给他们锻炼的机会。昔年我曾征召王衍为幽州刺史,但他托故未去就职,士族王公子弟不愿就朝廷征辟,这样不好。山涛、张华,你二人身负选官考察和宫中谋划之责,就从这王家再选一人赴边疆军营效命;今山阳公既愿为国效力,便也从山阳国选一人同去。拟好名单后呈给朕看。”

  山、张二人于是跪拜领旨。

  宴后,武帝在偏殿留汝南王司马亮问话,“今日琅琊王因故未到,皇叔可知否?”

  司马亮坐答道:“琅琊王病重月余,故由世子司马觐代为朝见。”

  武帝又问道:“骠骑将军孙秀今日未到又是何故?”

  这汝南王缓缓起身施礼,呆立良久,只答了句“臣不知”。

  武帝未改颜色,只是说道:“灭吴之前,孙秀作为吴国宗亲率众归降于晋,朕故加其为骠骑将军,又将姨妹嫁予他以示恩宠。他虽是吴国宗亲,亦是我朝宗亲,皇叔身为宗师掌管宗室,不可不知。”

  司马亮忙喏喏地点头称是。武帝又道:“今日宴会孤与百官庆贺伐吴功成,他身为故吴宗亲怀念故国,其情可嘉;但作为我大晋宗室,朝廷重大典仪无故不到,甚至连请假都免了,据此则应受罚。来人!传旨,赐孙秀万钱以表其思念故国,并削其骠骑将军,贬为伏波将军以罚其不遵礼制,但开府仪同三司如故。”说完瞄了眼司马亮,继续道:“琅琊王病重,皇叔身为宗师,明日可否陪朕同去琅琊王府看望?”

  司马亮连忙拜道:“臣愿随陛下前往。”

  待汝南王司马亮退下,内侍上前俯身在皇帝身旁低声耳语几句,武帝听罢略思了半刻,命人道:“传王恺晋见。”

  不一刻,殿外徐徐走入一人,只见他身长七尺,细眉弯眼,唇下挂着几撇细须,见着武帝倒身下拜。皇帝命他起身,“今日宴后天色已晚,小舅何事这么急着要见朕?”

  王恺稍稍走近几步,轻声说道:“前几日臣进献的几个吴地女子陛下可满意否?”

  武帝手捋胡须微微笑道:“小舅不说我倒忘了,吴地女子的确与蜀魏二地女子不同,别有一番滋味。”

  王恺面露得色,又说道:“臣这次又从吴地得一宝物敬献,请陛下过目。”言罢从袖中取出一盒交给近侍。

  皇帝启开盒子一看,原来是一件珊瑚手串,上面另还系穿着青黄绿三色琉璃珠子各一颗,更难得的是这琉璃成色远比中原所出要通透纯净许多,武帝在手中把玩一阵方才问道:“此物甚是稀奇,不似中原之物,若说琉璃出自西域,但珊瑚非海中莫能有。”

  王恺笑答道:“禀陛下,此物为臣在吴宫所得,珊瑚、琉璃据说皆出自南海,所以才有了这件稀罕宝物。”

  皇帝盯着手串,淡然对王恺道:“吴宫的宝物难倒还没有北运么?”

  王恺忙说道:“虽然建邺的皇宫内库宝物和宫人都已被清理在册,但还有一些隐秘的库房尚没来得及发掘,且吴有三都,吴县和武昌两地亦有行宫还未清点。”

  武帝听罢长身而坐,“既然这样,小舅就代朕好好查一查还有哪些府库和宫人还未被发现。”

  王恺在下回道:“臣再请旨,吴宫中现下封存的宝物和宫人是否一并送到洛阳?”

  武帝犹豫一阵,“财货理应押解回京充入国库,至于故吴的宫人,前次蜀国宫伎送来洛阳后,被几个朝臣好一顿议论,卿先替我在吴宫好生安顿,待日后再议,所需费用就先由扬州地方上支出。”

  王恺又拜道:“臣领旨,只是还有一事要请示圣上。”

  武帝有些不耐烦,甩了下袍袖道:“小舅请讲。”

  王恺于是道:“臣在江左为陛下搜寻这些宝物和宫人常受到振威将军王戎的横加干预,他以稳定扬州、荆州等故吴地为由,诬臣在此劫掠,常派兵拦截臣的手下。不止于此,被借到他手下伐吴的城阳太守石崇还经常在水路上盘查、扣留臣的船只,故此请陛下惩处这两人为臣做主。”

  皇帝默默地看了王恺一阵,说道:“此事朕已知之,只是他二人都是灭吴功臣,在吴地又多受当地遗民赞誉,因此实难遂舅父心愿。这样吧,朕就进王戎为安丰县侯,封石崇为安阳乡侯,朕会让传旨官对他们多加劝诫,小舅以为这样可好啊?”

  王恺无奈,只好拜谢。武帝于是拂了拂衣袖让他退下。

  次日,皇帝御驾前往琅琊王府,汝南王司马亮亦跟随左右。到得府门,除了病重的司马伷外全府上下宗亲都在门前跪接。

  武帝看了看世子司马觐问道:“皇叔现下可安好?”

  司马觐答道:“父王近月一直久病卧床,未能出迎,望陛下恕罪。”

  武帝点了点头,扶司马觐起身。进入内堂,琅琊王见皇帝进来,急欲起身行礼,被武帝扶住,“皇叔不必拘礼,好生养病才是”。

  随即又让医官诊脉,医官报曰年老疾重,武帝正待言语,只见门口有一小童嬉笑跑过。家人正欲阻止,武帝却摆手,看了看司马觐,问道:“这可是睿儿,今年几岁了?”

  司马觐默然不语,反倒是夫人夏侯氏抢着答到:“禀陛下,正是睿儿,今年已经五岁了。”

  武帝回头大有深意地看了汝南王司马亮一眼,“宗室又添新丁,皇叔身为宗师,可别忘了让有司记录在案,切勿疏漏。”

  司马亮慌忙拜道:“臣定恪尽职守,必不致有所疏失。”

  武帝听了也没再看他,转身问琅琊王妃:“昨日宴会,朕看到归命侯孙皓,心下想到令弟诸葛靓。当年你父诸葛诞反出魏国降于东吴。后虽为胡奋所杀,但如今已世易时移,魏吴皆不存于世,令弟与我自小一同长大,颇有才气,不知可否放下旧怨为国效力啊?”

  琅琊王妃忙拜道,“陛下,舍弟乃一庸人,并无什么才德。臣妾已许久未见其人,如何知其意愿。”

  武帝接道:“可是朕听闻诸葛靓一直躲在你这当姐姐的家里,不知传言属实否?”

  司马亮和司马觐这才知道武帝亲自要来府上的目的,都呆呆地看着这位中年帝王。

  诸葛氏听闻则惊道:“陛下万勿听信旁人妄言。”

  武帝不再理会,径自起身来到后院,只见一人影闪过,就笑道,“仲思还要躲到什么时候,躲在茅厕就能瞒过朕的眼睛?你我自小相识,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交情吗?”

  不多时,只见诸葛靓缓缓从茅厕中走出,跪着哭泣道:“我无法做到把漆涂在身上,把脸皮撕下来,又见到圣上您,实在羞愧难当。”

  武帝说道:“很多事情毕竟已经过去很久,何必耿耿于怀。寡人征辟你入朝为官,居于侍中之职可好?”言罢便俯身相搀。

  诸葛靓却长跪在地上不肯起身,言道:“我本罪臣之子,又曾对抗文帝,叛降吴国,况又有亡国之恨,贫贱之人不值得陛下如此礼遇!”

  武帝无奈,只得作罢,摆驾回宫。

书友还看过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龙争晋野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以历史为背景,融合了穿越、军事、政治和改革的小说,讲述了现代青年林轩如何在东晋末年的乱世中,以刘裕的身份改写历史,实现自己的抱负和理想。
晨光绘师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覆唐873年在线阅读
公元873年,既唐咸通十四年。 这一年,游宴无度、骄奢淫逸、任人不能的唐懿宗李漼去世,大唐王朝迎来了赌球定国运的唐僖宗李儇; 这一年,南诏出兵进犯西川、黔南,黔中经略使秦匡谋兵少不敌,弃城逃奔荆南; 这一年,唐末农民起义正酣,庞勋虽被平定,王仙芝、黄巢却已磨刀赫赫的准备着了; 也是这一年,穿越到这个时代已经三年的黎佐在播州高呼“黑夜已尽,黎明即起”开始了覆唐争霸的历程.........
隐宗宗主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西北有孤忠在线阅读
安史之乱,大唐由盛转衰,天道崩殂。  陇右、河西、安西、北庭尽数落入吐蕃之手,西北汉家儿女被迫说胡话、写胡文、着胡衫。  “皇帝犹记陷藩生灵否?”  大唐遗民日夜哭泣,心中对于故国怀念一日未停。  六十年后,沙洲军民揭竿而起,复汉家姓,着唐人装。  七千归义军以一己之力,光复河西十一州,复唐土四千里。  张安洛身为归义军一小将,舍生忘死,只因为他是唐人,脚下是唐土。
老厂狗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盛唐纨绔在线阅读
贞观四年,突厥刚败,大唐江山美伦如画。  皇家有女(李丽质)萝莉初长成,  杜家有妹(杜小妹)小鸟依人心,  李靖家的纨绔子弟李三郎,拐着整个时代私奔,朝着盛唐大世前行……
愤怒的妖姬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万户侯在线阅读
一个对历史一知半解的财政所小会计来到大唐盛衰转折的天宝年间没有天才,有的只是勤奋与智慧,从白手起家,一步一步改变自己命运,一步一步踏上时代的潮头。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东宫案、韦坚案、马嵬坡之谜,老谋深算的政治角力、诡异莫测的朝堂风云。看他如何融入历史,在古人的智慧中生存拼搏。面对南诏与吐蕃的乱局面对大唐帝国与大食帝国的怛罗斯之战面对涂炭生灵的安史之乱他又如何重写历史。在国家与民族的兴盛中、在那个人才辈出的时代、在那片热血尚武的天空,他又怎样实现自己人生的辉煌。—————五千年岁月风烟滑过眼底,我捡起的,是历史沧海中最闪亮的一颗明珠。—————高月群:46131869(书友快乐和平鸽赞助)6626943966270096
高月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男保姆在线阅读
武媚娘的御用男佣?这下大法了! 大唐车轮滚滚驶向盛世时代,一个耀眼的帝国即将到来。看到李治逐渐懦弱下去,武氏的雄心慢慢崛起,倪土很想按下暂停键,率领士族小混混们取而代之,来过一把真实世界的帝王争霸赛游戏,可是程咬金、尉迟恭、李勣、薛仁贵这些剩下的大唐璀璨之星们一致认为“男保姆”的身份比较适合他。好吧,在勋贵们的富贵堆里混吃等死也是一种本领。 要做那大唐万千众生的看客,看尽人生繁华了又没落;要做那大唐最不起眼的小人儿,却被众多狠角色纠缠不清,把大唐车轮拐偏了轨道。 倪土,泥土,培养大唐基业,铁树开花。 书友群:724946016
孝孝公子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隋那点事儿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大漠胡杨2023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人的风骨在线阅读
玄武门上鲜血侵染,皇朝之中,百废待兴,朝局动荡,突厥的铁蹄马踏城关…… 山河飘摇,纵马长驰,气势如豪,文臣怒斥,武将不倒,独具风骚! 我的大唐将不再有悲哀,只有铁蹄飞踏的豪情,指点方遒的文人气节,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气吞山河的帝王,温婉贤淑的皇后,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万世绵延!这是一个伟大繁荣的时代,他困难的时候,君民一心、遇山开山、遇水架桥、齐心协力、共度难关;他辉煌的时候,君明臣贤、国富民强、威震四海、万国来邦! 这是一个不败的大唐,一个人人有风骨的大唐!属于唐人的铮铮大唐! 老曹带各位领略大唐的铮铮风骨~ 聊天群:623955399,欢迎各位~
曹十一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裴鹿在线阅读
唐,那是向往的国度 只是我不想看到李秀宁死的那么早,将之改写 有了新的李秀宁,我就想她的夫君,柴绍之前看大唐双龙传的时候觉得不喜欢,就想换一个,所以就有了裴行之。
修己为达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洛水东望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