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当然是原谅他啊】

  

  第十二章

  刘昂此刻面临着自己打工生涯最大的危机。

  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左瞒右瞒,左支右撑,苦心笃志糊弄了四天,终于纸还是包不住火了。

  就在一个小时前,领队的老师终于发现了异常情况。

  和这次交流的育才学校的一次最后的集体联谊活动,按照规矩是必须全部到场的,而江宁八中这里的座位却始终空了一个。

  开始的时候,刘打工人还试图遮掩,但领队老师又过问了几次后,发现刘打工人神色越来越不对,深究之下,终于事发!

  一个学生人没了!!

  然后就是一场鸡飞狗跳。

  此刻刘打工人面对的是交流团的学生领队吴老师,学校教务处的一名资深教师。

  不过带给刘打工人压力最大的,则是交流团的团长,学校的校长助理。

  这位校长助理姓方,就如同这个年代的大部分领导一样,大背头,夹克衫,说话中气十足,颇有气势。而且,在体制内的行政体系里,校长助理其实就约等于是副校长的意思。这位姓方的校长助理,平时里在学校中大家遇到他,大家都是会尊称一声方校长的——这是规矩。

  这位方校长年富力强,是教育局里派来到学校挂职的,大约学校公转民的改制后就会离开——也算是镀金完成,经历了一场成功的改制,捞到一个不错的政绩。

  但前提是……别出意外。

  所以,可想而知,此时此刻,这位方校长的如何的勃然大怒!

  他瞪着面前的刘打工人,那眼神就差要吃人了。

  一个交流学生团,若是走丢了一个学生,那么最大的责任人是谁?是这个刘打工人?当然不是,他只是教育集团资方派来的一个打工仔。

  无论如何,方校长是交流团名义上的团长,若是出了什么事故,他就是第一责任人。

  真的出了岔子,那么什么挂职镀金,什么捞取资历政绩,统统都会变成镜花水月,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严厉的惩处和各方的压力……

  方校长几乎是彻底失态的痛骂了刘打工人十几分钟,然后大声咆哮的让所有的交流团老师统统出去找人。

  怎么找,上哪儿找,自然先不管的,总之先把人轰上大街去找去!!

  刘打工人还是没有敢说实话。

  他哪里敢说,其实陈诺同学已经脱团四天了……如果他敢这么说,那责任就大了!万一出了什么严重的后果,等于是承认了,他包庇甚至是隐瞒了陈诺失踪这么大的事情整整四天!

  他当然不敢这么说,所以直到前会儿事发,他在被质问的时候,仓皇之下,还在强撑着说,陈诺只是今天溜号跑出去玩了。

  领队老师开始也只是有点生气,认为刘打工人管理不严,让他赶紧把人叫回来……

  但两个小时后,陈诺依然没有回来,领队老师才有点害怕了,直接汇报了方校长。

  “他……他也许是去附近的网吧打游戏去了吧,你们知道,这个年纪的小男孩都很贪玩的。”刘打工人汗如雨下,试图用无力的话语来淡化这件事情——也许他说这些话,只是为了安慰自己。

  可很快派出去找的老师和同学都回来了。

  附近的街道,游戏厅,网吧,都找过了,在育才学校老师的陪同下,几乎把学校附近学生可能滞留的娱乐场所都找了个遍。

  “报警吧!”

  开口说话的是孙校花。

  孙校花已经觉得事情非常不对了。她回想自己其实已经三四天没见到陈诺了,越想越觉得事情离奇,而且这个刘打工人的反应太过奇怪。

  她忍不住开口建议道:“老师!一个同学就这么丢了,我们既然找不到,那就赶紧报警啊!”

  领队老师内心是赞同这个提议的……因为她也不想承担责任。

  但这会儿,纠结犹豫的反而是方校长了。

  报警……那事情真的可能就闹大了!而且报警之后哪怕人找了回来,管理不力,学生意外走丢,这个帽子,也就着着实实的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在自己挂职即将结束没多少日子的时候,弄出这么一档子是,对自己的挂职来说,可是严重减分的。

  方校长患得患失,心中还抱有几分指望,希望能把这件事情捂下去……最好是不声不响把人找回来,别出任何事情,自己再狠狠的惩罚一通……然后就把这个事情的影响压缩在交流团内部就好了。

  孙校花毕竟年纪小,哪里懂这些弯弯绕绕,眼看大家都看方校长却就是不吭声,忍不住焦急道:“老师!陈诺丢了,你们还犹豫什么!赶紧报警啊!!万一他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好!”

  方校长呼吸急促,眼睛里写满了焦虑,他咬牙看了看其他的老师,忽然心中一虚,有些心虚的略略侧过头去,低声道:“还是再找找!再找找!嗯……没准,没准有什么地方没找到,再找找就找到了……”

  一听这话,学生们自然是不懂,但是老师们都是成年人,有反应快的,就猜出了方校长这下是坐蜡了。

  可这更是冒险。

  找得到还好,万一再找也找不到……耽误了时间,最后如果导致了什么严重后果的话……

  没人说话了。

  这会儿坚持报警,那就是等于把方校长陷入危境,可如果不报警,真出了什么岔子……虽然主要责任人是方校长和刘打工人,但老师们毕竟还是多少有些良心的。

  有正义感强些的,骨子里就对方校长此刻捂盖子的行为生出了厌恶。

  “也许……陈诺同学在本地有什么亲戚?他会不会是偷偷跑出去……”方校长喃喃自语着,忽然眼睛一亮:“对啊!有这种可能!刘昂,你和他一直住在一起,他有没有提起过,他在本地有什么亲朋好友之类的?”

  “……我不太清楚”刘打工人面色土色。

  “……”方向张狠狠剜了刘打工人一眼:“他的行李呢?”

  “都,都在房间里吧。”

  “去找找!没准行李箱里有什么联系地址或者通讯录之类的东西!”

  虽然希望渺茫,但方校长说的也未尝不是一种可能。

  方校长带着众人上楼一路跑到了刘打工人和陈诺的房间。

  刘打工人拿出房卡开门,门才推开,就忽然听见洗手间里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

  洗手间门被推开,陈诺一手毛巾擦着头发,穿着一个四角短裤就走了出来。

  头发和身上都湿漉漉的,一副刚洗过澡的模样。

  “咦?”少年看着门口拥挤着的多位老师,脸上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惊奇和紧张的表情,然后惊呼一声,转身就要跑回洗手间里。

  可方校长已经健步如飞一把窜了上去,劈手就拉住了陈诺了隔胳膊!

  “站住!陈诺?!你就是陈诺同学吧!!”说着,方校长扭头看其他老师,尤其是盯着刘打工人:“这就是陈诺吧?”

  刘打工人感受到了方校长饿狼般的眼神,仿佛此刻如果自己说出的答案是否定的话,这位方校长能直接当场撕了自己。

  “是是是,他就是陈诺。”

  一瞬间,方校长回魂了。

  他的脸上的表情,从惊恐,到紧张,再到惊喜,再到一种劫后余生般的感动……

  差点没落下眼泪来。

  然后……就是狂怒了!

  “陈诺同学!你搞什么狗屁名堂!!!”

  方校长一声怒吼。

  噗通一声,刘打工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还魂了。

  要说此刻路刘工人的心情,那是复杂的:

  他即可想抱着陈诺的大腿大哭三声,同时也想一刀砍死这个混蛋!

  “陈诺!!!你跑到哪儿去了!!!!”

  刘打工人一声咆哮,冲上去一把抓住了陈诺的肩膀。他用力过猛,甚至把方校长都挤到了一旁。

  “呃……”陈诺看了看刘打工人,又看了看门口的诸位老师,再看看方校长,最后还看到了站在老师们身后的学生里,孙校花正如释重负的看着自己。

  “那个,我出去网吧打了会儿游戏……”

  “混账!!”方校长大声呵斥起来:“无组织!无纪律!简直胡闹!!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性纪律性!!”

  方校长松了口气之余,开始发泄怒火了。

  陈诺立刻站直了身子,垂头摆出一副乖乖听训的姿态,但眼角余光偷偷瞄向孙校花。

  嗯,小姑娘也在咬牙切齿的瞪自己,还轻轻的哼了一声。

  不过校花同学的眼神里,更多的则是虚惊一场的释然。

  ·

  方校长大约是真被吓到了,发泄一般的痛骂了陈诺好久。

  什么处分啊检查之类的……无非就是这些威吓的话。陈诺一概笑纳就好了。

  一场风波终于消弭,大家散去后,刘打工人依然幽怨的看着陈诺。

  “老子这次可被你给坑死了!”刘打工人咬牙切齿。

  他是免不了吃点挂落了。

  为了安抚这个家伙,陈诺当着他的面拿出了手机,删掉了之前的那段录音。

  “老刘啊。以后和平共处如何?我这人,你放心,言而有信的!”

  ·

  晚上,陈诺敲开了孙校花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个脸蛋如满月般的女孩,警惕的看着门外的陈诺。

  “咦?陈诺?你干嘛?”

  “孙可可呢?”

  “她洗澡……你找她?”胖妞同学眼睛里立刻燃烧起熊熊的八卦之火。

  陈诺勾头看了看胖妞身后的室内,隐约听见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你告诉她,我在楼顶天台等她。”

  说完,陈诺转身走了。

  孙校花来到天台的时候,身上裹了件羽绒大衣,头顶还戴个帽子,一张小脸红扑扑的,也知道是害羞,还是刚洗澡的时候水汽蒸的。

  推开天台的门,孙校花看见了少年的背影。

  就在她迟疑害羞,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

  陈诺回头冲她笑了笑,嘴角一勾:“你看,下雪了。”

  夜空之中,零零散散的雪花飘落下来。

  孙可可走到了陈诺的身边,学着他一起抬起手来去接雪花,接了会儿,就觉得这个动作有些傻……金陵又不是看不到雪。

  一声轻响,陈诺递过来一罐打开的可乐,还有一桶薯片。

  孙校花犹豫了一下:“……吃会胖的。”

  少年那个讨厌的眼神飘了过来,这一次孙校花确定了,他的眼神落在了自己的脖子以下的部位。

  “胖点好,胖点好。”

  很想一脚踢过去,但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忍住了,红着脸,很秀气的翘起两根手指,捏起一片薯片来,咬了一口。

  好脆。

  又小小喝了口可乐。

  ……好甜。

  “你知道么,我今天心情特别好。”陈诺眯着眼睛笑着。

  “嗯,为什么呢?”

  “可能是,做了一直以来都很想做的事情吧。”陈诺抬头看着天空中的落雪,轻轻一叹。

  孙校花忽然心跳开始加速。

  少女扭头,看着身边的陈诺,看着他的侧脸。

  “以前我总听人说,人生嘛,总是充满了遗憾的,这才是人生,美好而复杂。”少年低声说着,忽然变了一个语气,他后面的话忽然变得肆意起来,举起双手张开,冲着天空,大声喝道:“我去他妈的遗憾吧!!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卻,忽然而已。”

  他的笑声越发的肆无忌惮:“人生如白马……我做我自己的执鞭人!”

  身边的少女略略有些发痴的看着陈诺。

  孙校花只觉得,自己虽然听不太懂陈诺的话中意思,但是……这一刻……

  他好帅呀!

  孙校花的少女心渐渐融化。

  可下一刻,这个好帅的少年也扭过头来,眯着眼睛微笑看着孙校花,有点鬼鬼祟祟的样子。

  “可可,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么?”

  “嗯……你说。”少女有些意乱情迷的样子,呼吸都有些喘不上气了。

  心跳一百八,有没有!

  他……他,他不会是想对我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最多,最多可以让他拉拉手,亲我绝对不可以的!

  啊……如果非要亲的话,嗯……那脸上勉强是可以接受的,可是嘴上绝对不可以啊……

  “那个……你会写检查吗?你帮我写一份吧。”

  好吧……这个狗东西突然又不帅了!!

  ·

  “……我辜负了学校和老师对我的教导和信任!我深深的体会到,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也给这次集体活动带来了非常不光彩的影响!在这里,请允许我做深刻的检讨!今后的学习和生活过程中,我一定会洗心革面……”

  嗯,字写的有点潦草,陈诺读的很费力。

  校花同学长的那么好看,这一笔字嘛……

  陈诺站在会议室最前面,当着交流团全体师生的面,一板一眼的读着。

  然后交流团团长方校长又讲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开除他,或者判个无期徒刑吧?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坐在台下的某个少女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

  这场大雪从北方下到了南边,一场冷空气寒流席卷了大半个华夏国。

  交流团回到金陵的时候,金陵城已经是大雪纷飞。

  第二天早上上学,不少学生已经穿上了厚厚的冬装在操场上打雪仗,上午第一节课是班主任兼政治老师的课。

  陈诺坐在教室里,有些百般聊赖的感觉,干脆就趴在课桌上打盹。

  随着上课铃,老师走进了教室。趴着的陈诺,就感觉到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不少学生甚至在倒吸凉气!

  “同学们,我宣布一下……”

  咦?声音很耳熟呀。

  陈诺抬起头来,就看见孙主任的那张四方大饼脸出现在教室讲台后。

  卧槽!

  “……你们的班主任吴老师昨晚因为下雪出门摔伤了腿,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们的政治课由我来代课,也代任你们的班主任。”老孙在学生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班里的学生们听了大气都不敢出。

  啪!

  老孙把一叠卷子放在了讲台上,缓缓道:“现在开始一场随堂测试,我要先掌握一下你们的学习进度,课代表上来,把卷子发下去,两节课考试,大家都好好写——考不及格的,放学留下来在操场上扫雪!”

  一片哀嚎。

  嗯?陈诺察觉,怎么感觉老孙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点针对自己啊。

  放学留下在操场上扫雪……老孙在说着句话的时候,眼睛为啥盯着自己看?

  `

  【大家新年快乐呀!希望2021年,把所有2020的阴霾都扫落散去吧!

  讨个推荐票当新年红包,成不?】

  ·

第十二章 【当然是原谅他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