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蛛丝】

  

  第十四章【蛛丝】

  老孙的家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楼,距离学校也就不到几百米的样子。

  也是那种老式的单元楼,但是看得出来,卫生环境还不错。楼道也没有那种堆的到处都是的自行车。楼下有一排铁皮房子的车棚。

  这在2001年这个年代,就真的算还不错了。

  老孙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陈诺跟着走了进来,然后第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沙发上的孙校花。

  家里有暖气,供暖很足。女孩只薄薄的棉毛衫,倒是把少女奔放如海棠的身材曲线勾勒的异常美好。

  陈诺走进来的时候,女孩正很没形象的靠在沙发上,盘腿坐着,披头散发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一根玉米,很没形象的啃着,电视机里正放着《蓝色生死恋》的最新一集。

  很显然,少女一边啃玉米,一边正在对屏幕里元斌的那张甩脸流口水。

  完了呀!人设崩塌了!

  少女本来听见门打开,只是懒洋洋的一回头,然后看见陈诺……

  “……”愣了一秒钟后,孙校花尖叫一声,忽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溜烟的跑回了房间里。

  陈诺倒是不在意孙校花披头散发……

  实在是那件棉毛衫秋衣真的很贴身,那个曲线……

  啧啧啧……

  眼神一路随着孙校花到了女孩的房间。

  咳!!!!

  老孙一声咳嗽,让陈诺收回了目光。

  老孙瞪了陈诺一眼:“把鞋换了,然后去客厅坐下,先写作业!”

  看着这个如今越来越不顺眼的小子,老孙忽然有点后悔。

  我这算不算引狼入室了?

  几分钟后,孙校花从房间里出来了,已经穿上了一件居家的毛线外套,脚下还有一双毛茸茸的棉拖鞋。头发也扎了一个干净利落但青春奔放的马尾。

  前天放学后两人扫操场的时候,陈诺无意中称赞了一句她扎马尾很好看,于是,这两天在学校里,孙校花每天都是扎着马尾辫。

  “爸……那个,他,他怎么来了?”孙校花小心翼翼的看着父亲。

  老孙在收拾自己的公文包,随意道:“哦,我带他回来吃顿饭。”

  说着,他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那个小子。

  “你们两人都老老实实的写作业!陈诺,你就在餐厅的桌子上写!可可,你在客厅写!不许交头接耳!”

  臊眉耷眼的拿出书包和作业。

  孙校花自然是魂不守舍的,不时的偷瞄陈诺。

  然而让女孩意外的是,这个一向不正经的家伙,此刻却目光清澈平静,他在仔细打量着自家的客厅,厨房,然后忽然笑了笑,低头翻开了课本。

  难道他怕了自己的父亲?

  不能啊。

  陈诺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忽然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情绪当中。

  老式的家具,装修简单而不时温馨的房子。

  泛黄的墙纸,温暖的暖气。

  厨房里传来老孙切菜洗菜的声音……

  陈诺近乎贪婪一般的深深吸了口气。仿佛想把这种自己阔别了仿佛一辈子的,名字叫走“温暖”的气息,深深的吸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看向孙校花,眼神里再也没有平时的那种调笑和不正经,而是带着一丝……

  温情。

  ·

  老孙其实不会做饭。

  他切菜洗菜弄好了后,就走出了厨房,坐在了客厅沙发上,一杯茶,一张报纸。

  看了会儿,他摸出了香烟,想了想,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和陈诺,没点,而是走到了阳台上去抽。

  陈诺原本一直自低头看书,等老孙拉开阳台门走出去抽烟,他才抬起头来,看了看也望向自己的孙校花。

  “你爸爸,人挺好的。”

  ·

  老孙是人挺好的,但这顿饭就吃的不太好了。

  两个少男少女作业写到七点半,期间老孙出去抽烟了三五回,还打了两次电话。可是孙校花的妈妈还没回来。

  这让夸下了鸡腿海口的老孙有点不好意思。

  陈诺倒是无所谓,校花却已经直接跑进自己的房间,然后拿出一卷奥利奥饼干来,坐到陈诺身边,撕开分给他吃。

  “我妈经常加班回来很晚的,你饿的话先吃点这个。”

  老孙又有点想心梗的意思了……以前自己的贴心小棉袄都是先拿饼干给自己吃的!!!

  想了想,老孙起身走进厨房,翻出一桶挂面来,探出身子看着客厅里的两个孩子。

  “要不,我们先弄点面条吃吧,可可,你来煮。”

  孙校花仿佛已经习以为常的,闻言跳下椅子,蹦蹦跳跳去了厨房。

  老孙又想了想,他转身穿上外套换鞋出门。

  十几分钟后,老孙回来,手里提了一袋熟菜。

  盐水鸭,猪头肉,还有凉拌海带。

  孙校花煮的面条很一般,而且有点煮烂了。

  盐水鸭有点咸,猪头肉也有点干,至于凉拌海带显然味精放多了。

  不过这一顿饭,陈诺吃的非常香甜。

  因为开餐的时候,老孙第一筷子,就把一个鸭腿夹到了陈诺碗里。

  但老孙和蔼的表情只持续的一秒钟。

  因为孙校花随后也夹起了一个鸭翅膀,看着就要往陈诺的碗里送过去了……眼看老孙的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孙校花讪讪一笑,筷子在半空中兜了个圈子,最终鸭翅膀还是落在了老孙的碗里。

  吃饭的时候闲聊中,陈诺听孙校花絮絮叨叨起自己的母亲,是基层的一个小公务员,但是一直非常忙,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好像是参与了一个什么地区改建的事情,所以经常加班加点。

  所以老孙自己加班的时候,女儿送饭,也不是每天都有鸡腿吃的——大部分时候,其实都是孙校花煮的面条,再搭配两根火腿肠。

  那天的鸡腿只是赶巧了。

  一顿饭吃到快结束了的时候,门口传来钥匙声。

  房门推开,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陈诺一眼就可以确定,这是孙校花的母亲了——两人太像了。

  孙校花无感的轮廓,大体是继承了母亲,精致而小巧。唯一不像的就是那双桃花眼。

  孙校花母亲的呃眼睛,眼角更往上斜飞一点——看上去更加有点妩媚的味道。

  脸上画了点淡妆,很淡,但明显很花心思的那种。穿着一件女士短风衣,样式正是今年最流行的款。

  孙校花的母亲进门看见饭桌上的三人,看到了陈诺了,略愣了一下,就微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看向老孙:“又带学生回来吃饭了呀。”

  老孙已经起身过去,接过自己老婆手里的包,然后弯腰把鞋柜里的拖鞋拿了出来放在她脚下。

  “嗯,孩子家里没做完饭,我带会来对付一顿,本来还想吃你做的鸡腿,你怎么回来这么晚。”说着,老孙回头对陈诺笑道:“这是我爱人,姓杨,你叫杨阿姨就好了。”

  陈诺今晚的表现和白天在学校里完全不同,客客气气的站起身,微微欠身:‘杨阿姨好。我叫陈诺。”

  “嗯好,你坐,接着吃,别客气。”语气清清淡淡的。

  杨女士走到沙发旁坐下,老孙却已经进了厨房,不多会儿倒了杯水出来。

  用凉开水兑好了,温度刚好可以入口。

  杨女士喝了半杯,老孙已经很关心的问道:“怎么又加班这么晚,吃过了嘛?”

  看老孙这样子,陈诺忍不住笑了笑。

  老孙啊,除了是个女儿奴,恐怕平时在家还是个老婆奴。

  杨女士点点头,语气很疲惫:“嗯,对付了一口。今天陪领导下乡去看那块规划的地皮,走了半天的路,累的不行。”

  说着,杨女士走到了女儿的身边,在女孩的脸上亲了一下:”晚上不许看电视啊,吃完饭赶紧写作业。”

  孙校花笑着推开母亲,皱眉道:“妈你身上烟味太重了。”

  老孙闻言问道:“烟味?”

  杨女士叹了口气:“开发办里的那些人都是老烟鬼,他们要抽我也拦不住,一个办公室里熏了一个晚上,我眼睛都快熏红了。”说着,她已经朝着卧室走去:“头疼的厉害,我先去躺会儿。”

  老孙松着自己的老婆就进了房间,然后出来时候还大声道:“别躺太久,我给你热点牛奶啊。”

  孙校花用胳膊碰了碰陈诺,低声道:“我妈漂亮吧!我爸爸对我妈可好了!”

  说着,少女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陈诺,那样子,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陈诺不说话,若有所思。

  他飞快的扒拉完碗里的面条,然后把碗拿去了厨房。

  “放着放着,我来洗,你别弄。”老孙追进来把陈诺赶出了厨房。

  陈诺想了想:“老孙,不早了,我就回去了。”

  老孙看着陈诺,似乎想和他聊点什么,不过还是没有说,只是拍拍他肩膀:“今天放学的事情,你别有压力,你自己的想法最重要。那边……我会帮你先去说。监狱那些人直来直往惯了,学生思想工作不是这么做的。好了,你今晚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上学别迟到了。”

  陈诺对老孙真诚的笑了笑。

  孙校花倒是有些依依不舍,但当着自己父亲的面,哪里敢表露太多。

  磨磨唧唧的送陈诺到门口,看着陈诺换鞋。

  陈诺换鞋的时候,忽然眉毛又一扬。

  不过他没说什么,起身,告辞,开门,离开。

  ·

  走到一楼的时候,陈诺站在楼下,看着楼上的各家灯火。

  孙家在五楼,这个位置刚好能看见客厅的窗户里的灯光。

  陈诺的眉毛微微拧了起来。

  香烟味么……

  那明明是,雪茄味啊。

  2001年,内地抽雪茄的人还很少,而老孙这种普通阶层恐怕就更接触不到了。

  至于出门换鞋的时候……

  陈诺看见了门口杨女士刚换下的鞋。

  那是一双深红色的皮靴。

  靴子上锃光瓦亮,鞋底干干净净。

  想了想,陈诺颇有几分留恋的又看了一眼五楼的那个亮着灯的窗户,把脑子里的那些杂念想法排除,在夜色之中,双手插兜,一步步的离去。

  ·

  【今日份的推荐票交一交了啊~】

  ·

  

第十四章 【蛛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