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谁啊?!】

  

  第五十一章【谁啊?!】

  EBC的大本营,陈诺陪着妮薇儿立在那片墓碑前。

  一个木牌插在那层层叠叠的墓碑之中,上面用刀刻出的一句话:德文希尔先生和太太长眠于珠峰之下,愿灵魂得到安息。

  而就在这个木牌旁不远,一个插在土里的冰镐。上面挂着一枚金属链拴着的铭牌,被风吹着,哗啦哗啦作响。

  铭牌上印着字:拉克丝·德文希尔

  妮薇儿矗立良久,陈诺静静立在一旁。

  过了会儿,妮薇儿忽然拉开自己的冲锋衣拉链,从脖子上摘下一个铭牌,俯身蹲下,将铭牌挂在了姐姐遗留的冰镐上。

  “妮薇儿·德文希尔。”

  风中,姐妹俩的铭牌被吹纠缠在了一起,哗啦啦响。

  陈诺默默的看着妮薇儿把所有的事情做完,看着女孩终于站了起来,才缓缓开口:“放下了?”

  妮薇儿抬头,看着远处的珠峰。

  “父亲母亲,姐姐,都留在了这座山上。而这座山,已经留在我心里了。”

  一声轻叹,那叹息声绵长,却仿佛藏着无数意味,终究消散在了风中。

  ·

  回到了帐篷里,两人坐在睡袋上。

  妮薇儿喝了一点粥,里面加了点鱼肉松。女孩喝的很香甜,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陈诺缓缓道:“你加入的那个徒步小队,人我都安抚了一下。

  毕竟你忽然用刀子割登山绳,吓住了他们。

  不过幸好没有酿成什么事故,也没有人员伤亡,我说……”

  “说我疯了?”少女静静的看了一眼陈诺。

  “不,我说你可能是得了高山综合症,出现了幻觉。”陈诺摇头:“他们已经答应不会追究,当然,作为交换,我赠送了他们一些装备——从你带来的物资里拿的。”

  “谢谢。”

  女孩犹豫了一下,看着陈诺,却摇头道:“算了。”

  “什么?”

  “你,你这个人。”妮薇儿很认真的语气,低声道:“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认识我,怎么会知道我的那么多事情……而且还偏偏在这里遇见了我,然后又救了我。

  我不是小孩子,这些当然不是巧合。但是……我更清楚,你这么神秘,就算我问,你也多半不会说的。”

  说到这里,女孩依然摇头:“所以,算了,不问了。”

  陈诺笑了笑,这样也挺好。

  他最关心的是,妮薇儿,是真的“醒了”。

  上辈子,在他救回了妮薇儿后,开始从妮薇儿的口中听到了她幻想出来的那个版本的身世后,曾经一度被蒙蔽。但是很快,他查清了女孩真实的身世后。戳破了她的那个梦境。

  当时妮薇儿整个人表现的很疯狂……和这辈子不同的是,上辈子,她沉浸在那个自己编制的梦里已经足足七年之久。

  沉迷太深,无法自拔,所以一旦梦境破碎,反应就格外激烈。

  陈诺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照顾这个女孩,期间数次阻止了她自毁倾向。

  然而,幸好,这辈子,妮薇儿的梦境只持续了几个月,陷的不算深。

  昨晚在帐篷里,她痛哭了足足一夜,中间甚至哭到了缺氧,陈诺不得不拿出了氧气瓶,让女孩一边吸氧一边继续哭。

  没有阻止她……因为堵不如疏,全部哭出来,或许反而是好事。

  哭到了天亮,女孩才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后,情绪看上去还算平静,只是让陈诺陪她去凭吊一下大本营旁的那片墓碑。

  有了上辈子的经验……蜂鸟从梦境之中醒来后,开始有些不稳定,但后面日趋正常下来。

  跟在陈阎罗身边的那些年,从来没有再发病过一次。

  其实,她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需要有人强行戳破她的梦境,让她从梦境之中醒来。

  说难,很难。说简单,其实也简单。

  晚上两人同住在一个帐篷里。

  妮薇儿钻进了自己的睡袋后,忽然低声道:“我虽然之前在梦中,但记忆还是有的,我记得……我们到大本营的第一天,在外面走回来的时候,你盯着我的屁股看。”

  “……呃……”

  这就有些尴尬了呀。

  “你今晚老实点,我除了会马术游泳攀岩跳伞之外……我还精通巴西柔术的。”

  说完,女孩转过身去,睡了。

  ·

  3月24日。

  早晨。

  陈诺早早的醒来,将行装收拾起来。

  妮薇儿默默的起身,钻出睡袋,也将自己的冲锋衣穿上,然后安静的收拾睡袋。

  “我打算……把父母的遗产,捐赠出去,组建一个资助登山运动的基金会。”女孩忽然开口道。

  “嗯,不错的主意。”陈诺手里没有停止干活,缓缓道:“挺好的。钱别全部放在你手里,也免得有人打主意。”

  “所以,我们今天离开这里后,就此分别,再也不会相见了么?”女孩静静的看着陈诺。

  陈诺侧头想了想:“应该不会了。”

  “……你这个人,身上仿佛有很多秘密。”

  “既然知道是秘密,就不要追问啊。”陈诺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牙。

  “……”

  女孩冷着脸站了起来,两人一起钻出了帐篷。

  “你知道么,其实……昨晚,如果你真的对我做什么,我根本就不会拒绝你。”

  “…………”陈诺贱嗖嗖的笑了笑:“那,要不……我们在这里多住一天?”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女孩板着脸,转身离开。

  看着背影……陈诺轻轻叹了口气。

  我……当然知道的呀,小蜂鸟。

  “别盯着我的屁股看。”妮薇儿走在前面,没回头,直接甩过来这么一句。

  陈阎罗翻了个白眼,收回了目光。

  不点菜,看看菜单也不行嘛?

  ·

  直升机是早上来的,接两人离开EBC,回到卢卡拉机场,然后转飞机回加德满都。

  全程的飞行过程里,妮薇儿居然都没有再和陈诺说一句话。

  一个字都没有了。

  女孩只是一直沉默着,看着窗外静静的发呆。

  陈诺只当她还在消化几个月的梦境遗留的巨大的情绪和信息量,也不去打扰。

  直到飞机停在了加德满都机场。

  走下了舷梯,女孩忽然转身,如倦鸟入林一般,投进了陈诺的怀里。

  她抱的很紧,双手死死的勒住陈诺的脖子,身子死死贴在陈诺的身上。

  陈诺叹了口气,双手也环住了妮薇儿的后背。

  两人就这么足足抱了有一分钟。

  女孩低声开口:

  “只要你现在开口说一句话,我就跟着你走!

  我不问你是谁!

  不问你是什么人!

  不问你是做什么的!

  也不管你有多少秘密!

  ——只要你开口说一句话,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走,不管去哪里!”

  陈诺轻轻叹了口气,女孩的头发划过鼻尖,有些痒痒的,他沉声道:“我希望你有自己的生活,美好的,阳光的,正常的生活。去做你的极限运动专家吧。”

  “……”

  少女有些失望的抬头看了陈诺一眼,终于点了点头,却又把脖子靠在了陈诺的肩膀上。

  又抱了半分钟。

  “你的手……在摸我屁股……”

  “啊!O(∩_∩)O”陈·LSP·阎罗讪讪一笑收回了手:“抱歉抱歉,下意识的动作。”

  女孩轻轻推开了陈诺,往后推开一步,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少年,深吸口气。

  她转身就走。

  一边走,将冲锋衣脱下,扔在了地上。

  “喂,你的衣服!还有……行李和装备。”

  “不要了,统统都不要了,我这辈子不会再登山了。”

  女孩没回头,直接背着身子挥舞手臂。

  加德满都温暖的空气中,妮薇儿大步走出跑道,走进了机场大楼。

  陈诺收回了目光。

  他看到自己的肩膀上,衣服有一片潮湿。

  嗯,这辈子这样……也挺好的。

  ·

  3月24日,晚上十一点多。

  孙可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换了好几个姿势,都总是无法入睡。

  少女干脆恼火的叹了口气,直接坐了起来,靠在床头,抬头看着天花板。

  数羊也数过了。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可数到后来,就变成了一个个眉清目秀的小猪崽子了。

  这几天打电话也打不通啊。

  不在服务区?

  这个家伙不是出差么,怎么不在服务区?

  也不知道,他明天能不能赶回来。

  明晚孙校花十八岁生日,邀请了班上几个关系很好的女同学,还有班长,以及罗青少数几个平日里还算走的比较近的男生,以及家里的一些亲戚……

  毕竟十八岁的生日,还是有些意义的。

  可那个家伙……他到现在都没消息,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赶回来。

  而且……可能,他根本还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吧。

  啪嗒!

  嗯?孙校花扭头。

  啪嗒!

  又一声。

  声音是从窗户上传来了。

  孙校花跳下床,光着脚走到窗前。

  啪嗒。

  这回看清楚了,一个小小的石子敲在了窗户玻璃上。

  低头看去,楼下路边,那个少年一手插着兜,一手正又捏着枚石子往上扔。

  虽然距离有点远,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在孙可可的想象中,这个家伙肯定此刻又是挂着那种笑嘻嘻贱嗖嗖的笑容!

  孙校花顿时觉得自己满血复活!

  女孩心中心思一转,却故意没有开窗,而是转身扑到床上抓起手机,啪啪啪的按键盘。

  孙可可:干嘛,大半夜的!

  嗡嗡嗡,消息有回复了。

  陈诺:开窗户啊。

  孙可可:不想理你!

  啪嗒。

  又一个石子打在了窗户上。

  孙可可发短信:干嘛!

  这次沉默了一会儿。

  孙可可有些担心……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刚想到这里,短信来了。

  陈诺:小可可,十八岁生日快乐。

  抬头看了一眼时钟。

  十二点整。

  女孩顿时心中一甜。

  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原来,他知道,也记得的!

  女孩静静的起身,走到窗户边,却把身子藏在窗帘后,瞧瞧看楼下。

  那个男孩,站在那儿,路灯下,影子拖的老长老长的……

  这都半夜十二点了,他跑来自家楼下,就为了和自己说一句生日快乐……

  想到这里,女孩儿心中柔情上涌,终于还是拉开窗帘,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户。

  ·

  陈诺站在楼下,一手还捏着石子,习惯性的要往上扔。

  忽然,一个身影落入眼中!

  卧……

  ……女孩妖媚的身段儿裹着一件薄薄的睡衣,站在窗前。雪白的月光下,那原本轻薄的睡衣,就有些透……

  ……陈阎罗好巧不巧的,那个眼力,平时不上课期中考试都能抄个好成绩的那种……

  ……这个年纪的女生平日里穿不穿BRA不知道,反正睡觉时候是肯定不穿的……

  ……今晚的月亮……

  ……好大……好白……唔……CC……

  ……槽

  女孩儿静静的站在窗前,低头看着少年,在甜甜的笑。自己浑然不知道,已经不小心送上了一份视觉大礼包。

  而陈阎罗,一眼飘过去,顿时气就一乱,原本捏着的石子,机械性的甩了出去。

  一出手,就知道糟糕了。

  力道和准头都忘记控制了。

  ·

  老孙正睡的沉。

  砰!!哗啦!!

  老孙陡然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

  几秒钟后……

  儒雅随和的孙老师忍不住破功了:

  “谁啊!!太特么缺德了!!!大半夜砸人家窗户玻璃!!!!”

  ·

  【邦邦邦,三求: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

  还有……你们别老起哄让我写后宫呀,真把打拳的招来,你们帮我骂回去嘛?】

  ·

第五十一章 【谁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