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重水复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KPL之最强大脑在线阅读

KPL之最强大脑

游戏 / 电子竞技

24.5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7-19 08:40

书籍摘要: 智商超群、一心想进入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成就一番事业的鲍啸鸣,在接连被各大俱乐部青训招募拒绝之后,原本心灰意冷,即将放弃自己的王者电竞梦的时候,一条短信忽然开启了他柳暗花明的职业之路,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站上赛场的最终身份,并不是职业选手,而是……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问天承道.
    书友等级: 见习
  • 书友第2名:公子小辉丶.
    书友等级: 见习
  • 书友第3名:书友20170117153044017.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电子竞技小说推荐

联盟:开局成为EDG上单在线阅读
【联盟电竞文】曾经的峡谷之巅路人王,苏一峰一觉醒来来到了S7时期,还成为了EDG替补上单,亲眼目睹SKT与EDG的一场一万经济翻盘的名场面……偶然获得最强系统,一跃成为LPL炙手可热的上单怪物……
骑猪赶大象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峡谷之巅在线阅读
新书《预判之王》! 从小被教育做人做事要稳健,谋而后动,三思而后行,准备充分再做的陈稳,接受了这种教育,却在游戏里对稳健有着特别的理解。 发育好才能赢,那让对面发育不好,我岂不是就是双倍的发育? 再把对面杀了,不就是四倍的发育了吗? 哎,打野怎么来了? 一个逻辑鬼才的封神之路! ~ ps:已有完本四百万字老书《联盟之魔王系统》,人品保证,放心入坑。
神秘的大西瓜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重生上单少女在线阅读
苏羽重生成为了白鸟雪,成为了一位少女。 但是她想着职业赛场,她想去。 前世是因为年纪已经大了,而现在才只有18岁。 虽然是女性,但是谁说女性就不能打职业了。
djdndn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LOL:我真不是脚本怪物!在线阅读
苏皓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把全联盟的选手给踩在脚下。 自从拥有了超级走位系统,赛场上堪称神当杀神,佛挡杀佛。 faker看了都要直摇头: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theshy看了都要流眼泪:哎哟,这还怎么玩 就连退役的UZI都连夜官宣要联手自己拿下世界冠军。 “但是各位大哥,别叫裁判了。” “我真没有开脚本!”
十里墨笙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联盟:开局暴打可汗在线阅读
开局顶替sword剑皇上场,暴打可汗,直接给可汗带上痛苦面具。 先扁LCK再揍LPL,誓要做职业赛场上唯一的神。 正经简介:这是一个峡谷之巅路人王重生到LOL职业赛场打职业的故事。 梦的起点在LCK,但梦的终点在??? 天不生我林灿宇,LCK上单万古如长夜。
快来恰饭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当英雄联盟成为全国主流在线阅读
什么?我穿越了? 是一名高中生? 好吧,穿越就穿越了,毕竟谁还没看过小说呢,等等!学校教的都是什么啊! 《五年打野三年AD》《论兵线的理解与控线》《打野思路与抓人时机》《AD如何c》《AD如何自保》《出装的顺序与性价比》 当英雄联盟成为全国主流,穿越异界地球的苏浪,该如何放飞自我,塑造传奇人生。 (此小说会对世界背景,英雄背景与排位系统进行魔改,英雄技能之类的还和原来一样,跟随现实进行改动,不影响阅读)
其名白苏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我的世界:游记杂谈在线阅读
我的新书,希望支持 我游玩时经历的记录,大多是真实,小部分虚构或夸张。
野生的Naeus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率土怎么玩?在线阅读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开场宏图绘卷展开,尽荡心中枭雄气概。 不过跟我扯不上边,作为一名真萌新加学生党 时间上的不允许,腰包的不允许,国家队的难以凑齐,大佬之名迟迟与我无缘。
猪突战术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联盟:从吃辣开始变强在线阅读
回到了英雄联盟S7赛季的苏言得到了吃辣就能变强的系统,从此他开始了不当人的日子。 队友:“防守一波,别送。“ 苏言:啥?放手一搏,别怂?好的,我这就上。“ 队友看着己方的上单冲进人群一顿乱杀,都是一脸懵逼。 对手:“裁判你看,对面的上单脸那么红是不是喝了兴奋剂的。” 裁判:“别瞎说,他只是刚刚上台前吃了一包死神辣条。” 对手:......... 20分钟后,看着屏幕大写的DEFEAT,对手忍不住了:“他怎么这么猛啊,往辣条里面加了兴奋剂的吧!
雪碧味芬达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当前位置: 游戏 电子竞技 KPL之最强大脑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山重水复

  18分29秒。两路高地已然告破。

  蓝色的军团已经压向了岌岌可危的中路高地塔,他们的身后是一波完整的兵线。此时的超级兵已经露出了獠牙,在五人的保护下,向红色方的高地稳稳地推了过去。

  红色方的娜可露露此时蹲在己方红buff野区的草丛里,距离草丛边缘只有一丝的距离。身后的大鹰——玛玛哈哈此时似乎也感受到了局势的危急。但没有主人的下一步指令,它也只能蓄势待发。

  白色长条桌边坐着五个神色严峻的年轻人。带着耳麦,手里握着比赛用的手机。

  为首的黑衣青年目光冷峻,一语不发。

  他冰冷的手心里已经布满了滑腻的汗珠,但是他来不及擦拭。

  这一局已经希望不大了。他的比场上的任何一个人都看的清晰。

  从BP选人环节开始,己方就落了完全的下风。对方的双边战士——达摩和孙策,从一开始就牢牢地把控住了峡谷的两路边线,让己方前期的发育陷入困局。对方的打野射手马可波罗显然是自己的招牌英雄,自从4分钟做出末世这件装备开始,就一直牢牢地控制住了场上所有的中立生物——暴君、河道怪、野区。不管是远程消耗还是进场开大都做得无可挑剔。

  对战伊始,他就建议把马可波罗直接按在ban位上,不让对方选择的——然而队友没有听取他的建议,而是自顾自地ban掉了另一名战士边路——关羽。

  “打野你蹲了都快一分钟了,还是回来守吧。我大招还在。守完这波我们还能打。”辅助张飞在自由麦里说道。

  青年摇了摇头。

  太迟了。现在龟缩高地无异于慢性自杀。对方的双战士像两个贴身侍卫一样紧紧地保护着马可波罗和超级兵,辅助东皇太一警惕地提防着可能从角落杀出来强切射手的自己。而对方的法师选择了奶量极高的杨玉环,五个人的抱团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不容半点差池。

  经济面板的差距已经来到了8000。虽然这个时间点已经算是大后期,场上的十个人基本都快做出了神装。

  但是对方的经济溢出给对方带来了更多的复活甲和名刀,等于变相多了两条命。

  此时唯一的机会,就是正面开一波完美团,自己进场收割,不给对方任何反打的机会,强行切射手!

  龟缩高地,只有死!

  “最后一波机会,他们要一波,肯定会站在超级兵前面点塔,吕布直接跳大,张飞进去喷,我来切C。”青年简洁地说道。

  “哪有那么好跳?对方东皇你没看见吗?我落地就死。等他们兵线进来再反打,他们现在警惕性最高,跳了就是送。”吕布没好气地说。

  就在语音交流的当口,蓝色方的孙策直接开启大招,迎风踏浪的孙策脚下出现了一条鲨鱼,笔直地向高地塔冲来!

  来不及了!

  青年的心一沉,己方的法师不知火舞站位略微靠前,在高地塔下被孙策击飞到了空中!

  不知火舞的手速也不慢,瞬间开启了辉月!金色的身躯宣誓着无敌的存在,瞬间免伤!

  如果这是一波路人排位赛,这波被开团秒点辉月的操作已经算是很亮眼了。

  然而,这是王者荣耀职业战队,ZT战队的青训营选手选拔赛!

  场上的每个人,都是在路人局叱咤风云的角色!这波正面开团,法师虽然交了辉月暂时不会被击杀,但是在高手的眼里,团战已经变成了五打四!法师也变成了活靶子!

  青年飞速点击大招,玛玛哈哈一声长啸,将娜可露露驼在背上,从草丛里斜线杀出!

  “上!”

  此时已经没有别的退路,只能放手一搏!

  队友的反应也不慢,吕布的大招标记了高地防御塔下的地面,纵身一跃,花木兰闪现重剑形态切到防御塔下,一道无可匹敌的剑气向前挥出!

  张飞也一个健步跳到了高地防御塔前,一声怒吼!

  不能给对方任何的机会……青年目光如电,手上操作不停。

  巨鹰在空中一声尖啸,俯冲着啄向马可波罗,给他增添了飞鹰标记,这意味着,他接受到的下一次伤害会加深!

  随着己方吕布的落地,对方三人被击飞!就在对方无法操作的电光火石之间,娜可露露大招落地!马可波罗、达摩和杨玉环的血量瞬间被砸下一半,鲍啸鸣手指不停,普攻,2技能位移,继续普攻!

  这是他们最后的反打机会!

  进攻的军团被红色方疯狂的反扑压制的喘不过气来,马可波罗瞬间被打出复活甲。就在短暂的2秒读秒时,对方秒出售了复活甲,购买名刀!吕布还在大力地挥砍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大招内的他就像战神一般,对方剩余3人也瞬间残血!

  杀得掉么?青年暗暗咬牙。

  对方马可波罗只要倒下,团战的伤害会瞬间减少,但是一旦没有切死,这一局恐怕就此交代!

  马可波罗复活站了起来,净化和纯净苍穹的减伤双交,开启大招在人群中肆意开火!

  但抢占了先手的青年预判了这一手,手上还捏了个1技能,准备击杀马可波罗!

  就在此时,旁边的东皇太一如鬼魅一般,一个闪现,咬住了鲍啸鸣的娜可露露。

  他依旧没有露出半点神色,但他已经觉得半边身子都冰凉了。

  自由麦里还能听见张飞和吕布操作者的怒吼,但青年已经清醒地知道,他们已经输了。

  被东皇太一咬住的娜可露露就像一个柔弱惊惶的少女,在原地停滞了所有行动,甚至不用对方集中火力扫射,光是一个神装马可波罗的大招,就直接将脆皮的娜可露露直接击杀当场!

  对方的达摩残血触发了名刀,一拳将刚刚从辉月状态恢复过来的不知火舞壁咚到了墙上,眩晕!

  战局在顷刻之间发生了反转,对方的法师杨玉环手指轻抚箜篌,全员加血!

  恢复到了半血的蓝色军团,扛住了鲍啸鸣和队友的一波狂轰乱炸,虽然损失了2个复活甲和1个名刀,但是已经无伤大雅!

  被东皇咬住的娜可露露和被达摩壁咚上墙的不知火舞就像是沸水锅里的冰块一样,瞬间消融于无形。

  损失了两个核心输出的红色方很快溃不成军,剩下的吕布、花木兰和张飞完全无力抵挡对方摧枯拉朽一般的攻势,被对方轻松收割。

  一波0换5,直接推掉水晶!

  青年抿着嘴唇,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红色的“失败”大字。

  崩坏的水晶碎片跌落一地,他没有点击屏幕,仿佛不进入结算界面,这局游戏就没有结束。

  “哥们,走了。等下要宣布最后结果了。想开点,别这么丧。”玩吕布的队友摘下耳麦,从他的身边经过,拍拍他的肩膀。

  “你已经干得不错了。”张飞也摘下耳麦,来到他的身边,“刚才他们都说了,这个选拔看几局的综合成绩,输一把也不一定就输。而且,又不是只有这一条路,不选咱,咱继续直播去,做不成大主播,上个百星打个单子还是可以的嘛,我李白贼秀,回头等结果出来了互相加波微信?”

  他淡淡笑笑,对两个示好的队友点了点头,依然坐在原地,像一根枯木。

  吕布和张飞一愣,对视了一眼,耸耸肩,走出了房间。

  青年清楚自己的处境。

  确实,这次ZT战队青训营的选拔并不是一局定胜负。所有报名的选手,个个都是在排位赛和巅峰赛路人局中叱咤风云的一把好手,人均手上都有两三个国服英雄,其中不乏各个平台小有名气的主播和代练圈、工作室的选手。

  在普通玩家的眼里,他们已经算得上是板上钉钉的大神了。

  然而,普通人与职业选手之间,还有着一道看不到边际的天堑。

  这道天堑的第一道红线,就是青训营。

  这是他一周以来报名的第六支战队。他先后向四只KPL职业联赛战队的二队青训营发出了申请,连续被婉拒之后,他继续向两只次级联赛战队的青训营发出了申请。

  ZT战队,是王者荣耀KGL次级联赛的常客。虽然一直未能冲上KPL,但在KGL次级联赛的战绩也是可圈可点的。在这个并不大的城市里,也算是电竞圈里能被人提起的角色。

  这一次一共有30名选手报名参加了青训营,被战队分成了六支队伍,进行了单循环赛制的选拔赛。最后选出6名值得培养的选手,进入青训营开始试训。

  二胜四负。

  这是最后成绩。

  如果刚才那一局的赛前BP做的稍微好一点,如果最后一波团战能打赢,把局分扳成三比三,可能还有一线希望。

  然而现在,一切都戛然而止。

  青年缓缓站起身来,颈椎和双腿如同针刺一般疼痛。这一个礼拜一直在高强度的选拔赛中枯坐,松弛下来之后反噬的疲惫和疼痛几乎要将他压垮。

  走出训练室,两边的走廊上站着坐着各式各样等待宣判结果的选手。他们中大多数人都非常年轻,甚至不乏十五六岁的少年,脸上写满了青涩。

  他清楚地知道,不仅选拔赛表现不佳,而且自己已经二十二岁,早就逼近了青训营招募的年龄上限。在这群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前,自己已经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年人了。

  电竞选手的年龄压力极其残酷,王者荣耀更是苛刻。十七八岁打出名气的选手如过江之鲫,而十四五岁的天才少年更是层出不穷,不乏有走上过KPL顶级赛事的选手,在二十刚过的时候因为成绩不佳而被下放到二队或直接退役,而自己二十二岁还来参加青训营,从起跑线上就输掉了一大半。

  他的视线扫过那些年轻而憧憬的脸庞,他们中每一个人都怀揣着紧张和不安,等待着命运的挑选。

  青年没有停留,径直走出了写字楼的大门。

  他知道自己已不必等待最后的结果。

  街灯已经亮起,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将这个城市的傍晚装点的拥挤而热闹。

  手机响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击了通话键。

  “喂?”

  “你晚饭吃了吗?”电话那头问道。

  “吃了。”

  “怎么说话有气无力的?是不是学校有什么事情?”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疑惑。

  “挺好的,就是最近一直在找实习单位,一直在投简历,跑的有点累。”

  “实习不好找就迟点找,你还要准备考研,学校那边要是有出国的机会,你要……”

  “明白。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晚上再说吧,我挂了。”青年的回答短促而迅速,不愿多说一个字。

  “一跟你说不到两句你就要挂,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了几分火气,“国庆节你回不回家?”

  “嗯?”青年皱起了眉头,“这才刚开学一个月,回什么家?”

  “你外婆下楼的时候扭到腰了,现在在医院,我忙不开,你有空回家看看她,有空的话也能帮着照顾一下。”电话那头的语气似乎也有些烦躁。

  “小舅呢?就你一个在医院?”青年的眉毛紧蹙在了一起。

  “小舅没时间,还要在家给星星做饭。星星今年高三了,学习压力大。你阿婆就找我了。”

  “有的人亲儿子和亲孙女舍不得麻烦,使唤起女儿来毫不手软。”青年冷哼一声。

  “怎么说话呢!你也是成年人了,说话做事还这么斤斤计较,以后怎么上社会做人?她是你亲外婆!”

  “哦?没事的时候什么好处都想着自己的亲儿子和亲孙女,出了事就指望起女儿和外孙了?”

  青年冷笑。

  “鲍啸鸣!”

  电话那头怒极,直接呵斥着他的名字,接着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反正你国庆节回来就行了。”听筒那边的声音听起来也疲惫不堪。顿了一顿,那边又补了一句,“钱还够用吧?”

  鲍啸鸣一愣。

  “够用。没什么其他的事我挂了。”

  顿了一顿,他瓮声瓮气地补了一句,“她出院的时候发微信给我。”

  “嗯。”那边回答。

  “你保重身体。”

  鲍啸鸣轻声补上了这句话,电话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已经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鲍啸鸣定定地看着街边的小卖铺。他的眼神失了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看向什么,只是给自己的视线找一个落点。

  饥饿感开始逐渐侵袭到胃,他走向路边的煎饼摊。玉米面的香气加上葱花和脆饼,铺上了一层鸡蛋,热气扑鼻,眼镜开始变得雾蒙蒙的。

  “煎饼多少钱?”鲍啸鸣问。

  “什么都不加的五块,鸡柳一块,烤肠一块五,里脊肉两块。”老板手下不停,一边麻利地打着鸡蛋一边说。

  “什么都不加的里面有鸡蛋吗?”鲍啸鸣问。

  “有的有的。”

  “那就来个不加的吧。要辣椒。”

  老板麻利地在煎饼上刷着辣椒酱,用锅铲熟练地将煎饼一分为二,撞在塑料袋里递给鲍啸鸣。他接过咬了一大口,辣酱的滋味裹挟着鸡蛋和葱花的香味,让他觉得有了些许的温暖。

  啃着煎饼的鲍啸鸣感觉到有些口渴,回学校的公交车还没有来,他想着找个地方去买水。

  掏出手机,他发现微信上有一条未读信息,应该是刚才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发来的。

  他漫不经心地点开微信,发现对方的名字是ZT.小何。他想起来了,这是自己报名参加青训面试的联系人。

  信息只有三个字。“你走了?”

  自己刚才没有等最后的通知就先行离开了,而对方做事竟然还很严谨。

  他打字回复道:

  “是的,抱歉。我想起学校晚上还有课,怕赶不及公交车了,就先走了。”

  他关掉手机,缓缓向公交站台走去。

  鲍啸鸣的妈妈是医院的护士,是家里的长女。原本鲍啸鸣的家庭和睦温暖,爸爸和妈妈是同一所医院的医生和同事,两人工作不久就暗生情愫,并很快坠入爱河。在单位里也一度传为佳话。鲍啸鸣出生之后,虽然两人的工作很忙,但从未缺席过对儿子的照顾和关爱。鲍啸鸣从小一路长大都过得很快乐顺遂,加上他聪明机灵,也很受爸妈同事们的关爱。

  直到……

  他摇摇头,将自己的思绪从糟心的事移开。公交车已经快到了,他掏出手机,准备扫码上车。

  打开手机,页面还停留在刚刚的聊天窗口,鲍啸鸣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屏幕,准备退出界面准备扫码。

  当他看清楚屏幕上的字时,瞳孔禁不住放大了起来。刚才的困意也瞬间一扫而空。

  他愣了会儿神,直到公交车起步远去的轰鸣声才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手机屏幕上,是“ZT.小何”最新的一条微信。

  “你已经走了吗?没走的话,方便你来下我们战队写字楼一楼下面的星巴克吗?我们的教练想见见你。”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