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有辱斯文

  周易立刻明白,张诚所说的物部好处。

  同时也解开了疑惑,同僚个个在京中有房产,出去消费也是极为大方。

  只靠每月俸禄,张诚连春风楼的门都进不去。

  丹药。

  即使是最低阶的精气丹,价值也不菲。

  昨天他在京中转了一圈,其中有出售丹药的药店,质量不足精气丹的十一,售价就数十两。

  张诚说道:“我帮你介绍个商人,他专门收购废丹劣肉。你可以自行使用,千万不要随意卖出去。”

  周易立刻明白,这商人估计背景深厚,否则接不下物部的买卖。

  “这么做没问题吗?”

  私下倒卖朝廷丹药,事发了估计全部难逃一死。

  周易不在乎丹药,却不能丢弃斩妖司宝地,亲手去斩妖除魔多危险啊!

  当然,对于自身实力,周易很有自信。

  即使称不上无敌,也绝对是最强的一小撮。

  只是不愿张扬,或者说是比较苟,又不是傻子。

  妖魔鬼怪也不是傻子,打不过你会跑,会群殴,会偷袭,会陷阱,会下毒,会诅咒……

  生死只一线,从来不是实力强,就能横行天下。

  “仵吏处理妖魔材料,难免不小心损坏。丹房炼丹,每炉有几颗废丹也很正常。”

  张诚说道:“咱们这是废物利用!”

  周易疑惑道:“为什么不直接卖掉,多发俸禄?”

  物部小吏足有数百,每月发放的丹药,价值巨万。

  上官完全可以自行处理,给小吏多发些银钱,想来也没什么意见。

  “发给我们是处理废料,拿去卖钱是贪赃枉法。”

  张诚睨了周易一眼,少有的严肃道:“这里面道道多了,你小虾小米的,随波逐流就是了。”

  “多谢大人指点。”

  周易心中还有疑惑,见张诚没有了谈兴,随即转移了话题。

  “前些日子多受大人帮助,这颗丹药还请大人收下,全当谢礼。”

  “你小子倒是学得快,就开始贿赂上官了,老张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张诚嘴上说不要,却是痛快的接过瓷瓶,老脸笑的尽是褶子。

  “什么大人不大人,以后叫我老张就行。”

  “走走走,发了俸禄,带你去春风楼见识见识!”

  ……

  春风楼。

  传说中的青楼。

  男人对古代的向往,一大半来源于此。

  位于南城最热闹的宜人坊,尚未到晚上,进进出出的客人已经不少。

  张诚显然是老主顾了,刚刚进来就被几个女子拉拉扯扯,直接上了二楼。

  “小周花的钱,记在老张我的账上!”

  幸好张诚没有彻底忘记周易,否则吃了霸王鸡,也不知道能不能以肉条抵账。

  春风楼高三层,采用极为时髦的中空样式,非常像现代的大商场。

  一楼唱曲舞蹈表演,二三层供客人休息睡觉。

  周易逛了一圈,除了姑娘漂亮,身材好,气质好,没什么新意。

  寻了个没人的角落,点了几个菜,叫了壶酒,欣赏台上清倌人跳舞。

  听周围客人吹嘘,周易大概也明白了春风楼的套路,尚在跳舞唱曲的清倌人是卖艺不卖身。

  待到名声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会邀请达官显贵竞价,再之后才能轮到一般富商,再再之后就成了二三楼的女子了。

  “这流程,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一个个清倌人轮番上台表演,还有书生现场作诗,夸赞美貌表达爱慕,引来一阵阵叫好声。

  来来去去就那几个词,天上仙女,人间绝色一类,也不知道是不是请来提升身价的托。

  直到巳时。

  周易还等不到张诚下楼,不愧是上三品的高人,三个多小时都不累。

  正准备起身离开,堂中忽然响起热烈的欢呼声。

  “花魁!”

  “明月姑娘!”

  “君子好逑……”

  伴随着欢呼,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扯着事前挂好的彩绫飞了一圈,又引起更高的欢呼声。

  “这大乾……也太乱了!”

  周易双目灵光闪烁,凌空起舞的花魁,赫然是一条白狐。

  白狐实力大约是中三品,幻术却极为精妙,周易不施展灵目术都没有看穿。

  花魁出现之后,气氛到了一个高潮,许多衣衫华丽的公子哥,争风吃醋,竞相打赏。

  拍马屁的诗明显上了一个档次,穷酸书生钱财争不过世家子弟,就从文采上争回来。

  书上写的多是花魁仰慕书生才华,不但倒贴身子,还奉上金银资助读书。至于后面金榜题名,抛妻弃子之类的事情,些许小事不必在意。

  周易摇了摇酒壶,空无一滴,正准备叫人送酒过来。

  “花魁当面,公子竟然只顾饮酒,不懂风雅。”

  声音清脆悦耳,周易转过头去,见到一名年轻公子哥缓缓走过来。

  这时候所有客人都满脸狂热,恨不得扑到舞台上去,与前世疯狂的追星族没什么区别。

  周易独坐角落饮酒,反倒是凸显出来。

  仔细观察来人,模样俊俏,衣衫华贵,唯独喉咙过于平坦,胸肌过于发达。

  “小生姓王名昊,正巧一个人,不如共拼一桌。”

  “王兄请,在下周易,粗人一个。”

  周易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古代女扮男装,所有人都瞎了认不出来。

  美貌如花的小姐姐陪你喝酒,谁会想不开点破?

  王昊叫人上了两壶酒,最上等的玉壶冰,装作很熟悉的样子与周易对饮。

  “花魁明月艳名冠京都,周兄竟然能不被其魅惑,当属真君子!”

  “这不算什么,见多了,就免疫了。”

  周易饶有意味的说:“我在斩妖司任职,那些狐妖蛇精白仙女鬼,不比台上这位差。”

  王昊一脸惊讶之色:“原来如此,竟是斩妖司高人,失敬失敬!”

  可惜表演水准不过关,周易缓缓将桌角的腰牌收起来,免得王昊尴尬。

  王昊瞥了一眼翩翩起舞的花魁,叹息道:“有的人见多了鬼魅,仍然沉溺于美色,周公子是有什么特别的技巧?”

  周易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舞台下面,一名气质非凡的蓝衫青年在最前排,正挥毫作画。

  以不懂绘画艺术的眼光来看,青年画技称得上高明。

  “我问你,这花魁拉的屎是不是臭的?”

  “额?”

  王昊眼睛一亮,兰花指轻掩笑意:“这花魁大概不拉屎,但是擅长放臭屁,特别臭!”

  错非第一次见女扮男装的小姐姐,样貌也生的俊俏,周易一定会打死伪娘。

  “那不就行了,花魁也放臭屁,还怎么让人沉溺!”

  “哈哈,周兄稍等,我去去就来。”

  王昊身姿轻盈,在人群中穿梭,在蓝衫青年耳边说了几句话。

  蓝衫青年脸色一黑,再看画的惟妙惟肖,仙气飘飘的仕女图,已经毫无美感。

  “有辱斯文!”

贰更说
平日上班摸鱼,写的有感觉   周末休息一整天,游戏刷剧火锅……静不下心来ε=(´ο`*)))

第二十章 有辱斯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