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院中的惨叫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天外摘星十六楼,妙仙玉手莫知道。天下谁人不识君,东西南北皆照应。繁华阴云,尔虞我诈,皆求照应。东升西落,天南地北,追谁的魂?索谁的命?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荒野上迷茫的稻草人.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书友20190311174118147.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放我去学习.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原始归途在线阅读
在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中,如何求生,找到回家的路。
炎风零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名探列传之少女人形在线阅读
实现人造生命的民间科学家苏泽惨死家中,凶手疑为五年前逃出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全国著名侦探辻介入调查,在完全无线索的状态下竟遭受人工智能袭击?从未在众人面前现身的人工智能又藏何玄机?死者何能死而复生?事件的真相或许超乎想象…… 《名探列传》系列一——侦探的功用第一篇《少女人形》,延续本格推理经典模式,试图颠覆读者预期,力求前后呼应! ——侦探,一定是被用来调查案件的吗?现代侦探,不止于,也不一定要看清真相…… 处女作自我评价:优点 1,本格意味浓,本文沿袭本格推理经典模型:无头尸案,且处理的不易让读者察觉到是该模型。 2,符号化侦探,本文以第一人称视角记录侦探的行动,但本文中的侦探是谁根本无所谓,只是一个代号,做到了短篇作品应有的处理。 3,反转惊奇,这点读者可自行体会。 4,前后呼应,呼应次数并不是特别多,但也沿袭了推理作品中常规的前后呼应。 不足之处还请海涵!
阿言又来了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墨色之镜在线阅读
在一个奇怪的梦境之后,唐晨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出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它知道他内心里最强烈的愿望,它知道他在想什么,而唐晨只需要与它做个交易,就可以如愿以偿。
绮丽星辰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神农架历险记在线阅读
小学生胡涂,跟着中国考察团,穿越到上古时代的神农架原始森林,除了遇上各种危险,传说已久的野人、野马、野牛、鸡冠蛇、驴头狼、巨型老虎、巨型水怪等秘密,也相继浮出水面。
胡涂2018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潘多啦魔盒在线阅读
你们的心脏是比羽毛轻还是重呢? 如果重的话,那你可是要下地狱的哦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血胤禛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小满江南在线阅读
巅峰迎来虚伪的拥护,黄昏见证虔诚的信徒。
燃吹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俗90在线阅读
90后也入而立,相比光鲜亮丽的不俗,世界更多的是平平无奇的庸俗
小木小土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妖族冰封美人在线阅读
神秘的琥珀里飘出一位美艳绝世的古裙女子,在她的引导下,咱一心只想谈恋爱嫁人的大珊珊被迫踏上寻找异族的奇异旅途。历经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终在二货警察与资深舔狗的陪同下,踏进了冰封千年的妖族古城。而当透过冰面看到那一张沉睡千年的邪魅女王的面容时……
吻妹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那些江湖中的人在线阅读
短篇江湖小说
爱吃菠菜根儿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索命追魂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回 院中的惨叫

  那是一道厉绝人寰的惨叫。

  这是一个热闹绝伦的宴席。

  当那道惨叫自后院传来时,席间至少响起了两百道碗碟杯筷摔落在地的动静,一百道桌椅板凳倒落在地的声响,以及数十道错落无序的金铁之音。

  ——兵刃出鞘的鸣音。

  还有十数道最快的风声。

  朝着后院而去的人影,衣袂急飞而发出的声音。

  “呀啊!!——不好了!老爷他——”

  那丫鬟推开门,给眼中的场景惊得目瞪口呆,静默两秒之后,发出惊慌的叫声,与如此急迫的话语之后。

  ——房内已站着四道人影了。

  那丫鬟的话语戛然而止。

  更是再又一惊,刚又要叫。

  ——房内已站着十数道人影了。

  她反而叫不出来了。

  这都是些什么人?

  为何她连眼都没眨,“他们”就已去到房内了?

  就好像打从一开始,就站在那很久,等到她这一叫,才全都冒了出来,让她能够看到了一般。

  这还是人吗?

  我叫出声来,“他们”——会不会吃了我?

  她不知道。

  她不敢叫。

  她跟随着身体的本能,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却是撞在了一个柔软的物件上。

  她更惊,立时捂住了嘴,发出一声闷响,却不敢回头看去。

  哪怕她已分辨出那定然是个人,只因令她感觉奇异的男子气息透过后背,冲刷着她此刻已经脆弱不堪的心灵。

  若是回头。

  ——“他”会不会突然张开口,露出满口的獠牙?

  ——“他”会不会鬼魅的一笑,让自己失去意识?

  “他”会不会说——“你没事吧?”

  温和的语气让她突然有了勇气。

  也让她十分好奇。

  如此温和的话语,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发出来的,才会让她感到心中那么的暖。

  暖得将先前她惊慌失措之后,又因恐惧而感到浑身都被冻住的寒冷,全都驱散了。

  她慢慢地回头看了过去。

  温和的笑容,温和的眼神,由于她的举动,温和地向后离去的温暖。

  这个人似乎永远都是温和的。

  但她却在那温和的眼神里,看出了隐藏在很深很深之处的哀愁。

  他真好看。

  哪怕她见过很多英俊潇洒的公子哥儿。

  他笑得真好看。

  哪怕她见过那些公子哥儿笑得更为爽朗的笑容。

  但“他”是不是真的和房里的“他们”,也是一样的?

  哪怕她刚才给惊得慌张失措,此刻不免想起这个问题。

  但她却已经没在害怕了。

  甚至看得有些痴。

  “你没事吧?”

  他又问了一次。

  她回过神来,忙不迭躬身点头。

  “没事、没事,谢谢公子关心。”

  他怔了怔。

  笑意凝结在那只算得可谓过得去的脸上,令她心中不由一揪。

  只一瞬。

  只是一瞬。

  他的笑容再度出现。她便也柔柔地笑了。

  “我不是什么公子,不过是个伙计。”

  听到他的这句话,她笑得很开心,也很美丽。

  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但作为京华五福街首富贾舒元府上的丫鬟,没有几分姿色,自然说不过去。

  他继续道:“我叫柳小一,叫我小一或是阿一就好。”

  她掩嘴轻轻地笑出了声,“那当然是叫你小一了,阿一听起来,好奇怪的。”

  柳小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啊,听来怪奇怪的,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什么呀,我也不过是个丫鬟,叫阿絮,哎——”阿絮羞红着脸说道这里,忍不住有些讶然地掩嘴,支吾地续道:“我们加起来,不就是柳絮了吗。”

  柳小一有些愕然,续而笑得很开心。

  “小一,过来。”

  里头传来呼唤。

  柳小一有些歉然地向阿絮颔首示意,步入房内。

  阿絮有些不舍地痴痴地望着,续而听到一阵惊慌而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她扭头看去,立时嘘寒若瑾地退了两步,躬身等候。

  来的是贾妇人谭氏,贾公子常青与小姐常黛,数名手持棍棒的护院,以及跟在后头的一众宾客。

  一行人神色仓惶,待得来到门前,谭氏更见房内挤着十几个人,看不到外子如何,自是慌张喊了起来,“诸位,不知我家老爷状况如何?”

  里头默了数息,传来回应,“请夫人,公子与小姐进来吧,其他人就不便了。”

  谭氏听到这话,一时只觉天旋地转,眼前发黑,一个踉跄便要向后倒去。

  贾常青与贾常黛虽也听出言外之意,大受打击,但尚未得见状况究竟如何,依存侥幸之心,又离得最近,赶忙伸手将其母扶住。

  谭氏这才缓了口气,又定了定神,抬步摇晃入房。

  房内众人立时让出一条路来,待得三人走过,便又自觉堵住路径,不让其他人过去。

  那几名护院识得房中诸人,也不敢造次,只将随后而来的宾客拦住。

  “父亲!”

  “爹爹!”

  三人入内甫一看清塌上情形,贾常青与贾常黛惊呼出声。

  谭氏却是一声哀鸣,立时朝地上软倒而去。

  “母亲!”

  “娘!”

  贾常青与贾常黛回过神来,再又惊呼,伸手去拽,却已来不及。

  谭氏却已给两人一左一右地伸手扶住。

  左侧那人抬指于谭氏人中穴前轻拂而过。

  谭氏“嘤”地一声,悠悠醒转过来,定神后直扑到塌上双目圆睁,脸色青绿,已无丝毫气息的贾舒元遗体之上,放声悲泣。

  贾常黛立时过去抱住其母,声泪俱下。

  贾常青毕竟是男儿,朝房内众人团过一礼后,才去到一旁,望着其父脸庞,忍着泪水。

  门外众宾客本就猜到一二,此刻知了结果,正准备散去,却听到房内传来话语,“诸位来客,还请稍作留步,莫知道,于此谢过。”

  众宾客听到这话,本有些诧异,却也立时反应过来,虽显得有些不愿,但还是自觉站在了原地。

  “宁莫起意,莫叫知道。”

  六门统领,莫知道。

  ——单是如此,他们就不敢公然违抗。

  更何况对方言语客气,他们亦问心无愧,自知当是配合为妙。

  谭氏听到这话,立时泣不成声地望了过去,喊了一句,“莫大人!您可定要为我家老爷做主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