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城下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这里,仙佛满天,神鬼遍地,妖魔天下。………………“何方妖孽,可敢报上名来?”“吾乃黑风山墨鳞大王是也!”“墨鳞妖王?”“正是本王!”话音刚落,青年腰间葫芦玄光闪动……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歪十三.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肚子没墨起名好难.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20170611013534192.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我的弟子都是气运之子在线阅读
财务自由的人类高质量男性徐小天穿越异世,成为天玄仙门中最年轻的长老,并获得收徒就变强的天道气运反哺系统,从此走上一条调教气运之子的不归路。 Ps:新书《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已正式发布,已收到签约站短,推荐票很重要!还请新老朋友多多捧场!
遁玄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道祖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嗯,说不定还有个‘名’,叫孕育万子千孙的森之黑山羊,呵呵……” “我悟道了!我悟道了! 嚯嚯嚯哈哈哈哈嘎——嘎——嘎——!!!” 看着裂开头颅,撕裂肋骨,化出肉翅,飞上天空的道友, 李凡心有余悸得停止了今日的讲道。 “唉,道德经不能瞎讲了,又给整疯了一个……”
板斧战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穿越凡人修仙低调修仙在线阅读
穿越成了韩立的二哥,有这样的四弟还是低调点比较好,还好带了一个牛逼的金手指。低调发育、猥琐别浪。新书【穿越修仙之最强镇守仙】请大家多多支持
宅男大地主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牧农仙人在线阅读
广阔灵界,人族占据一席之地,不过也只是中下之族。 为了让人族兴盛,人族三域一百零八州,推行仙人牧农制。 村,乡,县,府,郡,州。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虚。 一一对应。 龙大海,则有幸成为了一名练气期修士,开始他传奇的牧农人生。
龙大海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在线阅读
这是一座可通诸天的小庙…… 武侠世界里,我无敌于天下地上! 仙侠世界中,我成圣作祖,与道同行…… 我曾在西游中降下一座金山寺,收了个十世苦行天天嚷着要去西行的弟子。封神中我为大商之主,指天为敌,立无上天朝。洪荒中我立人道,为人族第一祖,三千世界颂我名…… 我行走在诸天,我就是万界的梦魇,我带来无穷战火,我见证了无数个世界的破灭……我不是要与这满天神佛为敌,我是要与诸天大道为敌……
梦入秋水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太乙在线阅读
奠玉群仙座,焚香太乙宫。  ……  两个宇宙的对撞吞噬,胜负的关键时刻,叶江川来到了这里。  穿越到此,他时常能够来到一间变化万千的小酒馆。  这个酒馆似乎有无穷的形态,时而是古代东方酒肆、时而是现代都市酒吧、时而是未来机械酒馆……   侠客、矮人、恶鬼、机械生命……叶江川在这里见过许多不同生命形态的过客,直到那天,他遇到了一位牵着青牛的耄耋老者!  奇迹卡牌,混沌道棋。  秘宝、血脉、神通、奇遇……当这些摆在他的面前唾手可得时,叶江川便明白,一切都不一样了!
雾外江山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的细胞好像要造反在线阅读
癌症晚期重症患者,只剩三天寿命的张文发现自己穿越了… 最离谱的是,这居然是一个修仙世界!? 当张文被一只女邪祟附身之后,一个新的世界大门打开了… 看着自己身上那原本五官皆无,此时却是惊恐得面目狰狞的女邪祟。 看着她那拼命想要钻出来的模样… 张文略有所思… 感受着被女邪祟附身之后,舒爽无比,癌症剧痛全无的身体。 张文伸出了手,缓缓的往那女邪祟钻出来的头按了下去… 你还别说,冰冰凉、QQ弹、润滑滑的… 手感还针不戳… ……… PS:无系统,一位奸商穿越残酷的仙侠世界之后,“艰难”求存的奋斗史…
不易而异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于人间立仙朝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没有奇迹的世界。 诸天神圣仙佛尽皆只是神话传说,长生无路。 任你是风华绝代,万人追逐的倾城佳人;还是无敌一世,遍寻江湖求一敌手而不可得的武林神话;亦或者屹立于人世之巅的帝王将相。 最终都逃不过时光的冲刷。 多年以后,尽为墓中枯骨,功过成败皆成空。 “既然这世间没有长生,没有神圣,那便由我来创造!” 一位人皇立于权势巅峰以后,追逐长生,化人间王朝为无上仙朝的故事。
天际白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半命妖师在线阅读
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红颜弹指老,少年踏歌行。
想见江南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左道问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城下

  南柳国,泉山城。

  夜幕降临,暗红色的城门紧闭。青灰城墙下,许多人影七零八落的在墙根下升起簇簇篝火,远方断断续续有人影靠近城墙汇聚。

  这些人衣衫褴褛,风尘仆仆。有的背着行囊与孩童,有身披刀甲的家丁护卫,有的费力推着独轮车,上面安置着老人与杂物……

  他们是自北边来的难民。

  南柳国去年大旱,今年又遭虫灾侵害,两年时间里产粮歉收,国力略显不足。

  北柳国乘机犯境,两国交战之下边城百姓流离失所,纷纷向着都城方向迁移而去,这里就是靠近南方的一座重镇,泉山城。

  天色渐晚,月光笼罩大地。

  随着阵阵轻风拂过,一片片乌云似轻纱般缓缓飘来,遮住月光。

  一群劲装大汉往火堆里续着木材,围着篝火默默的吃着手中的干粮。

  几个皮肤粗糙的妇女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什么,时不时东张西望。

  一对中年夫妇怀中抱着孩子轻声啜泣。

  一位骨瘦嶙峋的老者从怀中掏出半块干粮,递给老伴。

  形形色色……

  不远处,树林中传出悉悉索索的虫鸣,夹杂着几声刺耳不知名的鸟叫。

  风拂过树叶发出哗啦啦的轻响。

  一个瘦小的身影背靠着颗不大的枯树蜷缩,一动不动。

  轻风吹过,瘦小的身影打了个冷战,缓缓眯开双眼。

  瘦小身影眼中影影绰绰出现一人形轮廓,正隔着几寸距离面向自己。

  似乎感觉眼花了,他又闭上用力挤了挤眼睛,再次睁开。

  这次面前那道身影,渐渐清晰……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半透明,双眼泛白,赤发毛面,人身鼠尾的东西!

  此时一缕缕烟雾从瘦小身影的眼、耳、口、鼻中溢出缓缓飘向怪物那三瓣口中消失。怪物双眼眯起大半,双脚离地浮在半空,露出一副享受的怪异表情。

  这时,怪物发现这具身体的主人醒来,双脚双手落地,几个闪烁消失无踪。

  “啊!”

  一声惊呼响起。

  惹得附近之人纷纷看向声音源头。

  只见一位身穿破旧麻衣的少年,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脑门滚落,大口的喘息着,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孩子好不容易睡着,还让你这小娃子给吵醒了。”不远处一位怀抱婴儿的妇女一手轻拍孩子一边不满的嘟囔着。

  “就是,吓老子一跳!正做着好梦呢,让这娃子给搅和了。咋?梦到女鬼了?哈哈哈……”一个光着膀子,满脸胡子的大汉躺在车板上附和道。

  少年不语,张口喘息,身体微微颤抖。

  背靠枯树,身体缓缓放松,呼吸逐渐平稳。右手在身边摸索出水袋,拿起,没拿稳……又掉了下去。

  应该是是刚刚掌控这具身体,还不熟悉吧?

  得练!

  心里想着,少年继续,拿起,掉下,再拿起,再掉下……

  如此十几次后,终于把水袋口放在了嘴边。

  轻抿一口。

  “咳咳!”

  呛到了。

  放下水袋,轻轻活动着身躯,片刻后,望着空中一弯一圆的两轮月亮自言自语起来。

  住进了这具身体里,记得已有十年了吧?

  但是,仅限于住在里面而已,能看不能用,就像被关进了小黑屋,出不去,只能天天望着外面诱人的景色。

  这应该是从原主两三岁的时候起,来到这里已经十年了。在里面能看到原主眼睛看到的,能听到原主听到的,就是不能掌控这具身体,直到今天!

  随着双月的交叉而过,夜已过半。

  簇簇篝火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木材燃烧,火苗越来越小。

  重获身体的喜悦令少年毫无困意,他左摇右摆挤眉弄眼熟悉着各种表情,反正别人又看不到。

  片刻后,有些乏了,停下,左右环顾。

  突然,脖子僵硬,看向右方。

  这是…是那个怪物!

  只见此时右方七八丈处,虚幻的身影漂浮半空,对面一个秃头浑身赘肉的大汉睡得正香,一缕缕浓郁的雾气从七窍涌向怪物那三瓣口中!

  少年小心翼翼观察片刻,见虚幻身影没有发现他,便半眯双眼假装睡着。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吸入空中的雾气稀薄了一些,怪物心满意足的向天空飘高,转了两圈,挑了个乡绅继续……

  少年无语,感情这怪物还换着人来,不一次吸干。那原主是怎么没的呢?

  “你能看到它?”

  一声苍老的声音突然从左侧响起。

  正处于中思考的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连忙转头看向左边。

  只见不远处一人身着道袍,背负双剑,腰挂两个布袋,负手而立,赫然是一老道。

  见少年望来,老道从背后抽出一只手,抚着三寸长须,一副仙风道骨模样。

  少年眉头一挑,心道:原来如此,想来他们应该是看不到那怪物,原主也看不到,哪怕是那时在身体里的自己也是见之不得,不知为何掌控这具身体之后方能见到。

  没有回答老道,他轻皱眉头,反而问道:“道长可知这是何怪物?”

  老道继续抚着胡须,高深莫测的回答:“贫道曾历游多国,对这天下妖魔鬼怪倒也略知一二。”

  顿了顿,望向那怪物开口接着说:“此怪乃集阴气、妖气、等诸多污秽之气孕育而成。喜食人之阳气,初诞生时无形,根据本源妖气成型之时形态各异,称之为食阳妖,乃小妖尔。”

  少年听道长这般说,不由的挠了挠头,试问着:“道长何不除了这妖物?免得祸害人间?”

  老道摸着胡须的手突然一顿。解释道:

  “此怪虽属妖类,然也有半鬼之躯,天生可飞天,速度奇快,而且性情胆小,稍有响动便会逃之夭夭。

  更有趣的是,此妖一般只挑阳气多者吸食,待吸食之人的阳气减少后便会停止,寻找下一个人,倒也不会害人性命。”

  顿了顿,老道叹息:

  “贫道法力低微,一击之下怕是灭不了它。而且,它会飞,贫道不会啊……”

  少年闻言,目瞪口呆。

  “对了,小娃子,聊了这么久贫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自己一个人来的?”老道赶紧转移话题。

  “我叫……”

  “他叫刘蛋蛋!”

  没等少年说完,沙哑尖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