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外飞仙一剑来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新书《我来造神》已发表,欢迎各位大佬赏光!********这是一本无敌文,所以不用担心主角被虐。看惯了玄幻仙侠动不动毁天灭地,那就来看看高武的金庸武侠。这里有百岁老道天地阴阳,这里有初生孺子万剑归宗,这里有黄衫女子红袖添香,这里有快意恩仇江湖纵横,这里有阴谋诡计一场游戏,这里有举世学武人人如龙。你把剑给宋青书,他代你于江湖行走,看着世间但有不平,长锋出鞘一剑斩之。。读书十七载,方生胆气豪。挥笔一书就,不求有来朝。(武力值设定,参照风云。)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随风丿灬逐.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书友20211014184848249.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1011223440380.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因为救人而身死的顾长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穿越重生了。 而且还穿到了一款能够影响现实的游戏当中,成为了一个生活在最底层的农夫。 武侠世界,妖魔横行,还有一年后便会降临的玩家,农夫npc的安全得不到丝毫保障。 好在他拥有玩家模版,还能加点技能使之融合。 顾长安从游戏最底层的农夫开始,修习武艺斩杀妖魔,获取经验融合技能…… 当游戏开启,玩家降临之时,顾长安已经成为了游戏中的大boss,当玩家开始发展之时,他已经成为了武林至尊! 当游戏与现实贯通,万界降临之时,顾长安一步跨出—— 下一刻! 整个世界,臣服在他的脚下!
王存业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打造人间仙朝在线阅读
当世界毁灭时, 总有先驱者,逆流而上, 他们不惧生死,不信天命, 哪怕是跨越时间长河, 哪怕是承受着无上因果, 一次一次的重复,一次一次的失败, 他们依旧会前仆后继, 死亡不是结束,自然也不是开始!
兕九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从陆小凤开始的武侠穿越在线阅读
在陆小凤世界里我是老谋深算的木道人 在多情世界里我是雄霸天下的上官金虹 在僵尸的世界里,我是心狠手辣的石坚大师兄。 某人不禁微微感叹了起来:“就不能让我当一回正派角色吗?”
Jake君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在综武世界打造天师府在线阅读
张三意外穿越到一个综武大陆,王朝林立的综武世界。 成为一名破道观的观主。 某日遇见两位濒死少女开启天尊系统。 从此制霸龙虎山,建造天师府。 “叮,恭喜宿主天尊殿建造完毕,奖励:天尊领域。” “叮,恭喜宿主震惊娇妻,奖励:持久力上升百分百。” … 他学道法、明心性。丹药宝贝,样样不缺。 又是某日。 张三手拿《大宋刑法志》身后跟着十二弟子,缓缓走出天师府。 “无量天尊,天下苦魔门已久,今日小道便出山普法。”
壶中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在线阅读
一场普通的车祸,平庸的中年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 这是武学昌盛的世界,宗派林立,世家如雨。 小时候的武侠梦成真了,他发誓这一生要过得灿烂! 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高点! 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翻云几诸。神雕侠侣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 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笑傲江湖。
催墨成书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奇侠系统在线阅读
新书《我成为了命运之主》已经签约,欢迎投资、收藏。 楚河伴随着一枚命运轮盘穿越异界,代替了一名刚刚被厉鬼害死的书生。 这里是有一个拥有超凡之力的玄幻世界,有武功道术,也有妖魔鬼怪。 在这妖魔鬼怪肆虐的异界,楚河本来只想学习武道,保住小命,却没想到激活了命运轮盘,获得穿梭异界的能力。而且,命运轮盘内还有一处命运空间,可招募命运使徒,替自己探索诸天万界,收集气运和界源。 命运空间招募公告: 你还在为师妹移情别恋而耿耿于怀吗?你还在为血海深仇而无能为力吗?你还在为自己的平庸资质而怨恨命运不公吗? 加入命运空间,即可逆天改命,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游戏之中的一代剑尊凌锋穿越异界,却发现系统附身,只要斩杀身负罪恶值之人,不仅可以获得精气值,还可以获取侠义值。侠义值可以兑换功法、灵丹、神兵等等。于是,凌锋走上了一条杀生斩业之路,逆天崛起,横推异界。
萧胡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的皇位不太稳在线阅读
新书,综武:从王爷开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穿越就是太子的朱御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但父皇驾崩,坐上皇位的朱御突然感觉不对劲。 南境武朝已经被一个叫天下会的江湖组织架空,窥探我朝边境! 北境蒙古国蠢蠢欲动,境内有一江湖组织,明教,最近招兵买马,现以有十万教众!更分裂出了天鹰教祸乱江湖! 西夏入侵我朝,幸有丐帮帮主乔峰报信,我军大胜! 以上消息由铁胆神侯朱无视呈上! 朱御有点颤抖的转过头和侍立在侧的曹正淳、雨化田、刘喜等大太监说,我的皇位不太稳,找人加固下
看天思地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枯木大圣在线阅读
(新书《横推从杂役弟子开始》已开始更新,谢谢) 我相非她相,枯骨臭皮囊。任它千万变,我自心未央。 身怀轮回珠,在一个个世界轮回。 春夏叶茂,秋冬渐枯。 白骨累累,只为那……
踏古寻迹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江湖我独尊在线阅读
【新书《咸鱼如我竟被女神狂刷任务》已发布,请各位大佬捧场请支持!】 神木帮帮主重伤卧床不起,大限将至,帮中暗潮汹涌。这一日,帮主的痴呆儿子被人带进了最欢楼,灌下一壶名为“吊百斤”的药酒······ 这世间,黑的白,白的黑。 昏庸老儿坐龙椅,贪官腐儒列朝堂; 吏绅豪强菅人命,门派帮会乱四方。 我既来, 当一统江湖。 文成武德,霸绝八荒! (武道境界:技击,内练,圆融,真气,三昧,先天,合道,天人···)
修身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武当山宋青书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天外飞仙一剑来

  一轮红日缓缓从天尽头升起,初时只是温暖的橘黄色,在山间的云雾遮掩下,显得朦朦胧胧。

  稍顷,一道金光撕破云霭,大日开始显示出自己的煌煌天威,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收敛了自身颜色,任由它的金光充斥其身!

  也将张三丰雪白的道袍,雪白的胡须,雪白的头发,映的一片金黄。

  张三丰缓缓收敛拳架,原本飘飞的衣袖也随之沉荡,而原本随衣袖翻飞的雾霭,也缓缓散去。露出了老道面前的万丈悬崖。

  原来他却是在一块突出山体的悬石上练功的。换了普通人,光是站在这里都会被山间的罡风给吹走,更遑论扎住马步练拳脚功夫了。

  张三丰看着被天光照映得金光灿灿的山峰,虽然已经看了七八十年,但总觉得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尤其近年来,每每到此练功,至兴处,总觉得有山风海雾相随,拳动而云起,脚落而风生,似乎这天地都在回应着他,陪他练拳,给他助兴。

  这便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吗?

  张三丰这样想着。

  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这条路上,他是先行者,是开创者,是独行者。

  他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能给自己的徒弟,给武当,给整个江湖武林,留下一点念想。

  让这万丈江湖中的人,能够不再执着于仇恨,而有一个更有希望的目标。

  恰在此时,张三丰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声音似近实远,若想到得自己跟前,估摸着还得半晌。

  于是老道便一甩道袍,迎着那声音的来处而去。

  却说山高路陡,脚下难行,这句话却偏偏说错了张三丰,只见他虽然步履轻盈,不急不缓。但是每每一步点地,遍可飘出老远,而遇着直上直下的陡峭地方,却连停也不停,闪身飞下。身子在半空中也不见借力,下坠的速度却骤减,仿若一片羽毛从天而降,飘飘乎不受重力。

  张三丰走走越快,耳中已经能清楚地听见来人的喊话。

  “师父!师父!”

  是翠山啊。

  张三丰听出来了,来者正是自己的徒弟张翠山。他这一生收了7个弟子,每个都天赋卓绝,而且性格各有不同,且都颇有侠名。

  老大宋远桥老成持重,为人正直,近年来都是他在主持武当山的上下大小事宜,都能处理的妥妥帖帖,使上下信服。

  老二俞莲舟虽沉默寡言,但嫉恶如仇,刻苦勤奋,尤其功力越发精进。近年来宋远桥忙于武当事务,功夫反而慢慢被老二超越,论功夫,他当是武当七人之首。

  老三俞岱岩急公好义,性格爽朗,就是爱多管个闲事,经常惹出祸事,不过江湖上的人都给个面子,加上他自己功夫不俗,这才没有创下什么大的乱子,反而自身名气越来越大。

  老四张松溪个子不高,却英明精悍,脑子是最好使的,武当众人遇到什么难事,经常找他出主意。

  老六殷梨亭倒是模样最俊的,好耍个剑,剑法在七人中应是最好的。不过他最近有点魂不守舍的,练剑也软绵绵的,一看就是思春了,也不知道看上谁家的女娃了。

  老七莫声谷,一个十二岁就胡子拉碴的莽孩子,正是神烦狗厌的年纪,想到他就头大。

  七个弟子中,只有老五张翠山最是聪慧,悟性也高,而且文武双全,写的一手好字。论武功,将来他的成就恐怕会是最高的。

  嗯,就是人迂腐了点,跟老道我年轻时挺像。

  哈哈哈。

  张三丰想到这里,内心没由得一阵欢喜,他是出家人,没有子嗣。但七个徒弟就跟自己的儿子一样,说是师徒,情同父子。

  没有一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才的,徒弟给自己争气,江湖上说起武当七侠,没有一个不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大侠的。

  这比旁人夸自己还要让老道高兴。

  尤其是大弟子宋远桥的妻子凌雪雁近日即将生产,武当山马上就要迎来第三代人了。

  想到此处,老道顿觉神清气爽,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这时已经能听到张翠山的脚步声了,使的同样的轻身功法,飞快的像老道跑来。

  张翠山远远看到一个白影从山上飘下,也不叫师父了,反而大喊到:“大嫂生了!师父,大嫂生了!”

  话音刚落,张翠山便感到四周风生大作,猛听到一声呼啸,一道白影便落在自己身侧,定睛一看,不是自己的恩师又是谁。

  张翠山一惊,方才恩师还在远处,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个白色身影,怎的突然就到身旁了。

  师父的功夫越来越神了!

  张翠山暗暗想到。

  张三丰一把抓住张翠山的手问:“生了!男孩女孩?”

  话音方落,老道的白须,白袍才缓缓飘落。

  张翠山赶忙回答:“还没生,不过稳婆已经进房了。大哥急的团团转,四哥让我来找您。”

  “走!”

  张翠山还没有讲完,老道就已经抓着他的手臂往山脚玉虚宫走去。

  这一路张翠山感觉罡风灌耳,眼睛都睁不开,勉强睁开看路,也顷刻就泪水横流。

  于是老道用内力护住他,才勉强能张口说话。

  “大哥说大嫂今早寅时(凌晨3-5点)便觉胎儿动的厉害,到卯时更是腹痛难忍,还好稳婆前几天就过来了,就住在隔壁,听到大嫂喊痛,马上把大哥轰出房,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嗯,你大嫂本就有功夫,身体也强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时,两人都已经没了交谈的兴致,内心的急迫不由得让脚步更加快了几分。

  不到一刻钟,张三丰便携着徒弟来到山脚下的玉虚宫。

  本来武当众人都是住在山上的,山脚下的玉虚宫是留给信徒拜奉上贡的。但是考虑到山上寒冷,不如山下方便,夫妻二人便在一个月前搬到山下居住。

  老道没有理会一路上道童的问候,径直奔向宋远桥夫妇居住的房间。

  此时门外已经有一群人在焦急得等候着,宋远桥更是一改往日武当七侠之首的风范,就蹲在放门口,每听到妻子的痛呼,就赶忙朝里面观望一下。发现什么都看不到,就焦急得在门口瞎转,两只手搓来搓去,满眼都是血丝。

  众人看到恩师到来,都赶忙起身行礼,宋远桥走到老道身旁,低声喊了句:“师父,雪雁她……”

  张三丰没有说话,摸了摸徒儿的额头,一股真气渡了过去。

  宋远桥顿觉周身一暖,心情也舒缓了下来。

  “雪雁本就有武艺在身,身子骨强健,吉人自有天相,你莫要着急。”老道劝慰弟子道。

  “嗯。”

  张三丰的到来,仿佛是动荡的湖面戳入了一支独木,顿时让波澜的湖面平静了下来。

  正在众人焦急得等待中,张三丰突然眉头一皱,抬头看向西北方的天空,眉头微皱。

  张松溪发现了师父的举动,问道:“怎么了师父?”

  老道摇摇头,没有说话。

  张松溪也没再多问,把目光再次转向传出惨历呼叫的房间。

  凌雪雁到底是练过功夫的,身体底子好,传出来的痛呼也显得中气十足。

  宋远桥捏紧双拳,恨不得进去代替自己的妻子。

  莫声谷粗着嗓子说:“怎么还没出来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边说边把头转向旁边的三哥。

  俞岱岩啪的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上,用劲挺大,把莫声谷打了一个趔趄。

  “哪儿那么多废话!”

  莫声谷摸摸后脑勺,委屈地说:“我这不是着急嘛。大嫂喊的那么大声,肯定很疼。我听着难受。”

  七侠中,莫声谷因为年龄小,本来当不得一个侠字,也就是江湖中人给个面子,统称一声七侠。他是张三丰最小的弟子,和殷梨亭一样,都是由宋远桥代传武艺,所以跟大师哥感情最好。

  尤其是莫声谷,本来年纪就小,凌雪雁也最照顾他,他也把凌雪雁当成亦嫂亦母的角色。

  听到凌雪雁痛呼,他心里跟着难受,也就压不住烦躁,上窜下跳。

  正在这时,张三丰猛的再次抬头看向西南方的天空,一对白眉紧锁。

  张松溪很快又发现师父的举动,也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天空。

  初生的朝阳挂在天上,还未日上中天便已经有了煌煌不可直视的天威。

  天空中没有一点云彩,瓦蓝瓦蓝的晴空一碧如洗。

  除此之外,张松溪再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连只飞鸟都没有。

  突然,他发现宋远桥,俞莲舟也抬头看向天空,看的都是同一个方向,同样眉头紧锁,脸上似有疑惑。

  而后,张松溪便听到隐隐有一个清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运功于听宫穴,这才听的真切。

  那声音便从隐隐的清厉,变成了刺耳的尖啸。

  那声音,就像他运劲甩出飞镖的声音,只是要大上七八倍不止。

  难道有人在扔飞镖?不对,扔飞镖声音不会这么大!亦或是有仇家趁机偷袭?更不对,师父还在旁边呢,谁这时候来偷袭,不是找死吗?

  正在张松溪思谋的时候,武当其余众人也都听到了那声音,声音之大,甚至已经盖过凌雪雁的痛呼。

  下一刻,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白一青两个影子便撞在一起,一触便分。

  再看时,只见张三丰已立在房顶之上,而众人脚下也“哐”地一声插了一柄长剑。

  而后一声尖啸由远及近,由高至低,倏忽间消失不见,再不可闻。

  与此同时,房间内也传来婴儿啼哭的声音。

  “哇~哇~哇~”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宋远桥赶忙向屋内跑去,其余众人不敢进屋,而是围在长剑四周,看着这柄从天而降的剑,议论纷纷。

  张三丰从房顶上落下来,来到众人身旁,众人自觉让开长剑。

  莫声谷最沉不住气,问道:“是不是从山顶上不小心掉下来的?”

  张三丰看着长剑,想着刚才已经用指尖捏住剑尖,感受到长剑如同灵蛇一般在指尖挣扎,他不得行才扔了出去,毕竟手指不敌剑器。

  俞莲舟说:“这柄剑,有些眼熟?”

  老道不无揶揄地说:“当然眼熟了,这柄剑可是峨眉的镇山之宝。”

  “倚天剑!”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