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宋青书
武当山宋青书
理论折叠要塞 著
完本 · 106.92万字
粉丝数
1.81
武侠 武侠幻想 热血
新书《DC人间之神》已发表,欢迎各位大佬赏光!********这是一本无敌文,所以不用担心主角被虐。看惯了玄幻仙侠动不动毁天灭地,那就来看看高武的金庸武侠。这里有百岁老道天地阴阳,这里有初生孺子万剑归宗,这里有黄衫女子红袖添香,这里有快意恩仇江湖纵横,这里有阴谋诡计一场游戏,这里有举世学武人人如龙。你把剑给宋青书,他代你于江湖行走,看着世间但有不平,长锋出鞘一剑斩之。。读书十七载,方生胆气豪。挥笔一书就,不求有来朝。(武力值设定,参照风云。)
目录
《DC人间之神》,新书上传!! · 2021-09-30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天外飞仙一剑来

  一轮红日缓缓从天尽头升起,初时只是温暖的橘黄色,在山间的云雾遮掩下,显得朦朦胧胧。

  稍顷,一道金光撕破云霭,大日开始显示出自己的煌煌天威,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收敛了自身颜色,任由它的金光充斥其身!

  也将张三丰雪白的道袍,雪白的胡须,雪白的头发,映的一片金黄。

  张三丰缓缓收敛拳架,原本飘飞的衣袖也随之沉荡,而原本随衣袖翻飞的雾霭,也缓缓散去。露出了老道面前的万丈悬崖。

  原来他却是在一块突出山体的悬石上练功的。换了普通人,光是站在这里都会被山间的罡风给吹走,更遑论扎住马步练拳脚功夫了。

  张三丰看着被天光照映得金光灿灿的山峰,虽然已经看了七八十年,但总觉得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尤其近年来,每每到此练功,至兴处,总觉得有山风海雾相随,拳动而云起,脚落而风生,似乎这天地都在回应着他,陪他练拳,给他助兴。

  这便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吗?

  张三丰这样想着。

  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这条路上,他是先行者,是开创者,是独行者。

  他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能给自己的徒弟,给武当,给整个江湖武林,留下一点念想。

  让这万丈江湖中的人,能够不再执着于仇恨,而有一个更有希望的目标。

  恰在此时,张三丰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声音似近实远,若想到得自己跟前,估摸着还得半晌。

  于是老道便一甩道袍,迎着那声音的来处而去。

  却说山高路陡,脚下难行,这句话却偏偏说错了张三丰,只见他虽然步履轻盈,不急不缓。但是每每一步点地,遍可飘出老远,而遇着直上直下的陡峭地方,却连停也不停,闪身飞下。身子在半空中也不见借力,下坠的速度却骤减,仿若一片羽毛从天而降,飘飘乎不受重力。

  张三丰走走越快,耳中已经能清楚地听见来人的喊话。

  “师父!师父!”

  是翠山啊。

  张三丰听出来了,来者正是自己的徒弟张翠山。他这一生收了7个弟子,每个都天赋卓绝,而且性格各有不同,且都颇有侠名。

  老大宋远桥老成持重,为人正直,近年来都是他在主持武当山的上下大小事宜,都能处理的妥妥帖帖,使上下信服。

  老二俞莲舟虽沉默寡言,但嫉恶如仇,刻苦勤奋,尤其功力越发精进。近年来宋远桥忙于武当事务,功夫反而慢慢被老二超越,论功夫,他当是武当七人之首。

  老三俞岱岩急公好义,性格爽朗,就是爱多管个闲事,经常惹出祸事,不过江湖上的人都给个面子,加上他自己功夫不俗,这才没有创下什么大的乱子,反而自身名气越来越大。

  老四张松溪个子不高,却英明精悍,脑子是最好使的,武当众人遇到什么难事,经常找他出主意。

  老六殷梨亭倒是模样最俊的,好耍个剑,剑法在七人中应是最好的。不过他最近有点魂不守舍的,练剑也软绵绵的,一看就是思春了,也不知道看上谁家的女娃了。

  老七莫声谷,一个十二岁就胡子拉碴的莽孩子,正是神烦狗厌的年纪,想到他就头大。

  七个弟子中,只有老五张翠山最是聪慧,悟性也高,而且文武双全,写的一手好字。论武功,将来他的成就恐怕会是最高的。

  嗯,就是人迂腐了点,跟老道我年轻时挺像。

  哈哈哈。

  张三丰想到这里,内心没由得一阵欢喜,他是出家人,没有子嗣。但七个徒弟就跟自己的儿子一样,说是师徒,情同父子。

  没有一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才的,徒弟给自己争气,江湖上说起武当七侠,没有一个不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大侠的。

  这比旁人夸自己还要让老道高兴。

  尤其是大弟子宋远桥的妻子凌雪雁近日即将生产,武当山马上就要迎来第三代人了。

  想到此处,老道顿觉神清气爽,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这时已经能听到张翠山的脚步声了,使的同样的轻身功法,飞快的像老道跑来。

  张翠山远远看到一个白影从山上飘下,也不叫师父了,反而大喊到:“大嫂生了!师父,大嫂生了!”

  话音刚落,张翠山便感到四周风生大作,猛听到一声呼啸,一道白影便落在自己身侧,定睛一看,不是自己的恩师又是谁。

  张翠山一惊,方才恩师还在远处,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个白色身影,怎的突然就到身旁了。

  师父的功夫越来越神了!

  张翠山暗暗想到。

  张三丰一把抓住张翠山的手问:“生了!男孩女孩?”

  话音方落,老道的白须,白袍才缓缓飘落。

  张翠山赶忙回答:“还没生,不过稳婆已经进房了。大哥急的团团转,四哥让我来找您。”

  “走!”

  张翠山还没有讲完,老道就已经抓着他的手臂往山脚玉虚宫走去。

  这一路张翠山感觉罡风灌耳,眼睛都睁不开,勉强睁开看路,也顷刻就泪水横流。

  于是老道用内力护住他,才勉强能张口说话。

  “大哥说大嫂今早寅时(凌晨3-5点)便觉胎儿动的厉害,到卯时更是腹痛难忍,还好稳婆前几天就过来了,就住在隔壁,听到大嫂喊痛,马上把大哥轰出房,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嗯,你大嫂本就有功夫,身体也强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时,两人都已经没了交谈的兴致,内心的急迫不由得让脚步更加快了几分。

  不到一刻钟,张三丰便携着徒弟来到山脚下的玉虚宫。

  本来武当众人都是住在山上的,山脚下的玉虚宫是留给信徒拜奉上贡的。但是考虑到山上寒冷,不如山下方便,夫妻二人便在一个月前搬到山下居住。

  老道没有理会一路上道童的问候,径直奔向宋远桥夫妇居住的房间。

  此时门外已经有一群人在焦急得等候着,宋远桥更是一改往日武当七侠之首的风范,就蹲在放门口,每听到妻子的痛呼,就赶忙朝里面观望一下。发现什么都看不到,就焦急得在门口瞎转,两只手搓来搓去,满眼都是血丝。

  众人看到恩师到来,都赶忙起身行礼,宋远桥走到老道身旁,低声喊了句:“师父,雪雁她……”

  张三丰没有说话,摸了摸徒儿的额头,一股真气渡了过去。

  宋远桥顿觉周身一暖,心情也舒缓了下来。

  “雪雁本就有武艺在身,身子骨强健,吉人自有天相,你莫要着急。”老道劝慰弟子道。

  “嗯。”

  张三丰的到来,仿佛是动荡的湖面戳入了一支独木,顿时让波澜的湖面平静了下来。

  正在众人焦急得等待中,张三丰突然眉头一皱,抬头看向西北方的天空,眉头微皱。

  张松溪发现了师父的举动,问道:“怎么了师父?”

  老道摇摇头,没有说话。

  张松溪也没再多问,把目光再次转向传出惨历呼叫的房间。

  凌雪雁到底是练过功夫的,身体底子好,传出来的痛呼也显得中气十足。

  宋远桥捏紧双拳,恨不得进去代替自己的妻子。

  莫声谷粗着嗓子说:“怎么还没出来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边说边把头转向旁边的三哥。

  俞岱岩啪的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上,用劲挺大,把莫声谷打了一个趔趄。

  “哪儿那么多废话!”

  莫声谷摸摸后脑勺,委屈地说:“我这不是着急嘛。大嫂喊的那么大声,肯定很疼。我听着难受。”

  七侠中,莫声谷因为年龄小,本来当不得一个侠字,也就是江湖中人给个面子,统称一声七侠。他是张三丰最小的弟子,和殷梨亭一样,都是由宋远桥代传武艺,所以跟大师哥感情最好。

  尤其是莫声谷,本来年纪就小,凌雪雁也最照顾他,他也把凌雪雁当成亦嫂亦母的角色。

  听到凌雪雁痛呼,他心里跟着难受,也就压不住烦躁,上窜下跳。

  正在这时,张三丰猛的再次抬头看向西南方的天空,一对白眉紧锁。

  张松溪很快又发现师父的举动,也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天空。

  初生的朝阳挂在天上,还未日上中天便已经有了煌煌不可直视的天威。

  天空中没有一点云彩,瓦蓝瓦蓝的晴空一碧如洗。

  除此之外,张松溪再没有看到任何东西,连只飞鸟都没有。

  突然,他发现宋远桥,俞莲舟也抬头看向天空,看的都是同一个方向,同样眉头紧锁,脸上似有疑惑。

  而后,张松溪便听到隐隐有一个清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运功于听宫穴,这才听的真切。

  那声音便从隐隐的清厉,变成了刺耳的尖啸。

  那声音,就像他运劲甩出飞镖的声音,只是要大上七八倍不止。

  难道有人在扔飞镖?不对,扔飞镖声音不会这么大!亦或是有仇家趁机偷袭?更不对,师父还在旁边呢,谁这时候来偷袭,不是找死吗?

  正在张松溪思谋的时候,武当其余众人也都听到了那声音,声音之大,甚至已经盖过凌雪雁的痛呼。

  下一刻,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白一青两个影子便撞在一起,一触便分。

  再看时,只见张三丰已立在房顶之上,而众人脚下也“哐”地一声插了一柄长剑。

  而后一声尖啸由远及近,由高至低,倏忽间消失不见,再不可闻。

  与此同时,房间内也传来婴儿啼哭的声音。

  “哇~哇~哇~”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宋远桥赶忙向屋内跑去,其余众人不敢进屋,而是围在长剑四周,看着这柄从天而降的剑,议论纷纷。

  张三丰从房顶上落下来,来到众人身旁,众人自觉让开长剑。

  莫声谷最沉不住气,问道:“是不是从山顶上不小心掉下来的?”

  张三丰看着长剑,想着刚才已经用指尖捏住剑尖,感受到长剑如同灵蛇一般在指尖挣扎,他不得行才扔了出去,毕竟手指不敌剑器。

  俞莲舟说:“这柄剑,有些眼熟?”

  老道不无揶揄地说:“当然眼熟了,这柄剑可是峨眉的镇山之宝。”

  “倚天剑!”

理论折叠要塞·作家说
读书十七载,方生胆气豪。挥笔一书就,不求有来朝。

上起点读书APP支持我

第一时间看更新

立即下载

第一章天外飞仙一剑来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