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庙小乞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一个剑神的诞生在线阅读

一个剑神的诞生

仙侠 / 修真文明

66.8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7-02 08:00

书籍摘要: 徐闲穿越了,成了一个瘸腿小乞丐。这是一个只看灵根好坏的修仙世界,只有下品灵根的徐闲在旁人眼中,根本不配修仙。本来只想凑合的活下去,但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冒人身份进入仙门后,他猛然发现,悟性和头脑,才是修仙王道。徐闲语录:创新,才是修仙的第一生产力。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须臾忧伤.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漆黑主城.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辷杯空气.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在线阅读
得了‘至尊打工人系统’的叶长青表示: 没有工资,本座谁也打不过;但工资到位,谁也打不过本座! 一句话,只要你加钱,斩仙屠魔只等闲! 本书又名《工资到位,仙魔干废》 有个群,号682719584,乐意聊天的小伙伴可以来溜达溜达。
冥月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无敌剑神吕奉先在线阅读
三国第一猛将魂穿到修真界,体内拥有无敌神剑,炼气期便纵横无敌横扫六合八荒。
BlackKing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韵传在线阅读
玄灵世界为李运打开一片多姿多彩的新天地,这里的生命纷繁复杂,这里的文明让人眼花缭乱,这里的纷争让人热血沸腾!玄者、修者、仙人、宙族;炼魂、炼体、灵根、血脉;舰中世界、激光传送、超速飞船、宇宙战堡;末世浩劫、正暗宇宙、宝星黑洞、兽族病毒、星际大战…可谓样样神奇,步步惊险,引人入胜! 李运以此为起点,感悟宇宙演化万千道韵仙韵,成就最强征服之道,仙路逍遥行,逍遥宇宙行……
沁园居士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第五形态在线阅读
固态的厚重中,武者可持利刃杀敌千里。 液态的柔和中,江河湖海有大修炼者纵横。 气态的风云变幻中,有人掌控风火雷电。 等离子态的浮光掠影中,咒术有万般妙用。 也有人一路跌跌撞撞前行,欠缺了正规向上的可能,遂破罐子破摔走向了第五种形态。 (修仙文)
一只辣椒精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不搞事的修仙者在线阅读
穿越修仙世界,与电脑融合,思维运转速度飞快。 别人修炼一部功法要十年,他只要几天。 别人成为炼丹大师需要几十年甚至一辈子,他只要几个月。 …… 悠闲修仙,长生不老才是目的。 打打杀杀?不好不好。 故事,从北荒之地开始……
六月黄天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不喜欢跟美少女讲话的男子在线阅读
有个男孩,他不喜欢跟妹妹聊天,从此踏上了拯救世界的道路 (ps读者交流群:635912496,可以提供建议,也可以进群相互鼓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好大的蚂蚁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修真学霸系统在线阅读
顺成人,逆成仙,都在其中颠倒颠  姜成一直以为修行和学霸是没有关系的,但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每一条道路都在向他阐述着这个观念是如何的可笑
王不过霸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门种田手册在线阅读
请看完括号内的内容。 虚假的修真:修身养性不太行,杀人夺宝第一名。 真实的修真:定个小目标,今年的灵米要多收个三五斗! 这是区区一介外门植耕,从太华山脚下种田开始的故事。 (本书以世界晋升、诸界见闻、灵植风貌和诸界争端为主,种田部分主要在四五十章之后,多以灵植本身形态、影响、作用的方式呈现,并非唯一主线。 慢热。)
放歌中子星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修仙:我能修改旁白在线阅读
王玄都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修仙的世界,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他耳边若有若无的就能听到一个声音—旁白的声音。 “你是一个修真者,但从小天赋不行!” “遇到一个修真者,他问你瞅啥,你被揍了!” “你暗自发誓要刻苦修炼,一定要报仇。” “你放了狠话,对方说瞅你咋地!你又被揍了。” 终于有一天,王玄都忍无可忍,这一刻他才发现他可以修改旁白,尽管一次只能修改一个字。 旁白:“你修炼了三个时辰,你的修为变化不大。” 王玄都直接把不字改成了很。 下一秒,王玄都修为直接突破到了练气三层。 旁白:你捡到了一个储物袋,里面有10下品灵石。 王玄都直接把下品修改成了上品,价值瞬间暴增一万倍。 旁白:隔壁新来的绝色师妹非常不喜欢你…… 王玄都直接把不删掉。 第二天,王玄都:师妹,请自重!
洞玄子三十六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一个剑神的诞生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破庙小乞丐

  伴得赤霞酒一杯,长路漫漫无人回。

  朽梁蛛丝饰神殿,烂石拂尘显仙威。

  总叹世人多疾苦,半世荣华半世悲。

  不如借酒今朝醉,大梦一觉无是非。

  虞霞山一座无名破庙内,徐贤盯着墙壁上这一行烂诗叹了口气。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天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里,他没有挪过地方,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

  因为他断了一条腿。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原主人是一个小乞丐,可能是因为饥寒交迫,提前去阎王爷那报到了,结果老天不长眼,徐贤这个穿越人士成了接盘侠。

  从记忆里知晓,腿是不小心掉下山崖摔断的,被另外几个乞丐一起抬到这破庙里,让他自生自灭。

  这一天一夜,已经是消磨了徐贤的志气。穿越人士都是有一些傲气的,可现在不说扬名立万,就是想吃一口饱饭都难,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得步小乞丐的后尘。

  墙上这一首诗很洒脱,可徐贤洒脱不起来。

  倒是这破庙虽然破败四处漏风,但屋顶还算结实,不至于让外面的风雨吹进来。

  “这种天气,应该不会有人路过吧?”徐贤又叹了口气,他之前一直希望有人能路过,谁都行,这样自己或许能活下去,哪怕是讨一口干粮也行。

  不过这么大的风雨,有人能路过,基本上是非分之想。

  徐贤动了动脖子,将目光从破庙入口那边移了回来,有些无神的盯着头顶的腐朽木梁,脑子里想的前世的生活,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睛一闭,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之间,徐贤听到喊杀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外面风雨似乎小了一些,从破烂的窗户能看到浓浓的夜色,侧耳一听,的确是有喊杀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响动,像是金铁相交。

  “有人在厮杀!”

  徐贤有了一个初步判断。

  还有人惨叫,那声音凄厉,仿佛临死时发出的嘶喊。

  惨叫声让徐贤彻底清醒过来,他眼睛盯着破庙外,神色带着三分期许七分紧张。

  喊杀声很近,应该就在破庙外面,约莫过了片刻,最后一声惨叫声之后,外面陷入了一片寂静。

  这种极致的嘈杂到极致的安静,代表着这一场厮杀有了结果。

  徐贤喉咙动了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人,不,实际上是二个人闯进了破庙。

  其中一个是少年,被另外一个高大的汉子背着进来,两人浑身都是雨水,当中,还夹杂着血水,一起滴落在地上。

  虽然有些狼狈,但看得出来,这两人生活富裕,衣着华贵,玉簪束发,除了与人厮杀有伤口之外,浑身干干净净。

  干净,在这个世界里就代表着富贵。

  别说乞丐,就是一般家里的人,在这种天气里谁能天天洗澡?

  这便是一瞬间徐贤做出的判断。

  便在这个时候,背着少年进来的那个壮汉也察觉到了徐贤,脚步一顿,立刻凝目看过来,这一瞬间,徐贤就仿佛是被一头猛虎盯上一样。

  不夸张的说,徐贤完全相信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乱动一下,就可能被对方击杀。

  这人手里,还抓着一把刀,刀刃上寒光刺目,渗出一股子杀气。

  “项和,怎么了?”

  壮汉背上那少年虚弱的发问,那壮汉低声应道:“只不过是一个小乞丐而已。”

  “乞丐?”那被称为公子的少年连看都没看,接下来却说出一句让徐贤险些骂娘的话来。

  “杀了。”

  公子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仿佛让人去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

  壮汉放下这个公子,提刀就冲着徐贤走过来,徐贤这时候吓的浑身发抖,这种害怕根本不是装的。

  也装不出来。

  虽说他穿越的对象是一个摔断腿的小乞丐,但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被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咔嚓了,徐贤当然无法接受。

  不过似乎,眼下没人在乎他的意见。

  那边公子接下来一阵剧烈的咳嗽救了徐贤一命,对方咳的很厉害,直接喷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地面。

  “公子!”壮汉也顾不上徐贤,急忙跑回去看。

  此刻这衣着华贵的公子已经是气若游丝,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吐出来的东西,似乎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华贵公子显然受伤极重,咳血不止,但身上却不见伤口。

  莫非是中了摧心掌之类的内功拳掌?

  徐贤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真有武功的,小乞丐的记忆里倒也有不少有用的东西。

  壮汉这个时候拿出一个瓷瓶,拔开塞子,顿时一股药味涌出,看得出来,是想要给那咳血的公子服下。

  可后者受伤极重,又一口大口血喷出来,身子也是软了下去,接下来是一动不动。

  死了?

  徐贤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那个叫做项和的壮汉也是心神巨震,嘴里叫着公子,然后努力往对方嘴里灌药,可死人是吃不了药的。

  知道回天乏术,壮汉气的一掌拍出,将前面一块石头打个粉碎。

  徐贤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如果拍到人身上,神仙也救不了,掌力如此恐怖,这个人妥妥的武林高手。

  “是沈若华,死士一定是她派来的,想不到她为了二公子居然敢冒这种风险……公子啊,你马上就要到五行门学仙法,怎能死在此处?不,你不能死……”

  项和此刻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运转内功,以掌贴在那公子背后,想要以内力救人。

  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结果都无法改变。

  折腾了半天,尸体渐凉。项和失魂落魄,坐在公子尸体旁沉默片刻,接着大哭不止。

  徐贤却是心惊肉跳。

  他能感觉到危险,极度危险。待会儿对方无论是癫狂发泄又或者是恢复平静,怕都不会放过自己。

  不夸张的说,自己现在是命悬一线。

  人就是这样,生死关头会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徐贤现在就是绞尽脑汁,思索求生之道。实际上从那公子和项和进入破庙开始,徐贤就一直在仔细观察。

  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观察他们身上的穿着衣饰,再根据之前外面那一场袭杀,加以推理联想。

  短短时间里,徐贤脑子里已经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不过徐贤没有敢轻举妄动,猜测毕竟是猜测,如果对方直接离开,他当然不会节外生枝。

  此刻,徐贤依旧在观察项和这个人,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忘了说一句,徐贤在现代世界里是警校毕业生,侦查专业他是全校第一,在心理学上也花了不少时间学习。

  过了一会儿,项和不哭了。

  他再次沉默。

  这更吓人。

  沉默,说明对方在思考。

  片刻之后,项和扭头,看向徐贤。

  徐贤此刻却是毫不畏惧与之对视,从对方眼里,徐贤可以肯定一件事。

  这人动了杀心。

  且不说是为了发泄,还是为了灭口,徐贤知道,如果自己还不说话,接下来必死无疑。

  看到项和杀气腾腾拎刀而起,徐贤终于开口。

  “你想不想活!”

  五个字。

  分量十足。

  果然如同徐贤所料,对面项和脚步一顿,皱着眉头,带着一种疑惑。一来是因为这个和鹌鹑一样胆小的小乞丐,此刻居然能沉稳说话,面无惧色;二来是对方说出的话,恰好是项和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这表情动作微小,但徐贤都捕捉到了。

  他心中带着一丝兴奋,知道接下来能不能活命,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少主人惨死,无论是何原因,你这个侍卫都难辞其咎,逃是一条死路,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徐贤最大化的精简词语,他要的是字字千钧。

  此刻的项和死死盯着徐贤,上下打量,然后继续向前走。

  有难度。

  徐贤冷汗下来了,但他依旧不放弃。

  “外面的人死光了,除了你我,没人知道公子死了!”

  这句话再次让项和停下脚步。

  “你是谁?”

  项和终于开口发问。

  徐贤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对方一声不吭,只要对方说话,就有办法。

  “你看到了,我就是一个小乞丐……”

  “放屁!”

  项和突然暴起,徐贤根本没看清,对方身形已经是化作一道残影,感觉瞬间就到了近前,手中的钢刀已经是抵在徐贤脖子上。

  刀刃甚至划开一丝皮肉。

  命悬一线。

  “乞丐,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说,你是不是沈若华那个贱女人派来的?”项和双目充血,似是一头发狂的猛虎。

  徐贤反倒是一点不怕了。

  因为对方有心杀自己,刀刃再往前一寸,自己必定一命呜呼。

  “我不知道谁是沈若华!”徐贤感觉脖子很疼,可他现在动不了,只能继续道:“我就问你,你想不想活?”

  项和盯着徐贤,徐贤也回敬对方。

  仿佛针尖对麦芒。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似乎过了有一年那么长。终于,项和杀气减弱,下一刻,长刀还鞘。

  “你说,怎么个活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