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庙小乞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一个剑神的诞生在线阅读

一个剑神的诞生

仙侠 / 修真文明

66.86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徐闲穿越了,成了一个瘸腿小乞丐。这是一个只看灵根好坏的修仙世界,只有下品灵根的徐闲在旁人眼中,根本不配修仙。本来只想凑合的活下去,但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冒人身份进入仙门后,他猛然发现,悟性和头脑,才是修仙王道。徐闲语录:创新,才是修仙的第一生产力。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须臾忧伤.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漆黑主城.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辷杯空气.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玉虚天尊在线阅读
道之极,谓之天尊。 持昆仑至宝,传玉清衣钵,掌玉虚天宫,是为大天尊。
无极书虫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云梦巅峰在线阅读
南岭修仙界,宗门、修仙家族林立,实力强大的修士占据高阶灵脉福地,建立家族,宗门各种势力,实力弱者只能在残酷修仙界艰难生存。 一个普通的小家族,在族人的努力下不断发展壮大,家族热血故事! 这同样是一个小家族崛起故事! 小白作者,若有不好各位读者见谅!努力改正!
酸甜可口小殷桃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子别追了我真不是妖在线阅读
一位仙子姐姐,一张传送灵符。 左庆云被她带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修仙世界。 意外之下,他触碰到了仙子姐姐的灵宠——白灵狐,然后莫名其妙变成了它的同类…… “咳,内个,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信吗?” “你说呢?” “……那、那你能不降我吗?” “你说呢?” 锵—— “别别别!救命啊——仙子别追了,我真不是妖啊!!!” “站住,让我摸……让我看看……” “???”
我欲高歌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只想踏踏实实修仙在线阅读
练气,筑基,金丹……宋玉只想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问鼎修仙大道。 但是…… “玉哥哥,可愿带妹妹游走四方?吾乃异兽,穿梭万界瞬息百里。” “玉公子,可愿与妾身同修大道?吾乃圣躯,修为速进一日千里。” “小宋玉,可愿随师父修行功法?吾乃宗师,出门在外威风万里。” “宋师兄,可愿……” …… “打住,通通打住,修仙乃逆天之道,岂可贪进?当是稳扎稳打,才可修成正果。”宋玉如是说。 然而,修仙的道路上总是有数不尽的诱惑,赶都赶不走。 面对这一切,宋玉站在山巅,拖着疲惫的身躯,俯视着芸芸众生,目光中满是哀怨,“为什么?为什么都要诱惑我?我好羡慕你们这些没有诱惑的人啊!”
路朝天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凡力在线阅读
机械苏醒,血肉复苏,不可名状,窥视众生。 许浩发现,他能够吞噬人的怨念强化自身。 虫地、邪修、影怪、寄生体、血肉生物、机械生命、低语声....许浩相信,那些杀不死他的,只会让他变得更加诡异! -- -- (新书《血肉复苏》已发布,请多多支持!) 书友群:【383611990】
狂小风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方先生的修士生活在线阅读
五千年文明,汇聚成新的火种,在另一个世界燃起星星之火,终将燎原。 这是一个“为往圣继绝学”的故事。
逆水之叶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地球第一剑在线阅读
月宫投影,元气复苏;不腐仙尸,六碑仙诀。 大华国数次登月之旅,元气断绝千年之秘;繁华现世难逃妖魔作乱,天外有仙终究祸福难知。 意外重回天地元气归来前夜的王升,再不甘上辈子的平庸浑噩,拜师改命、执剑前行! 自此,斩妖邪、荡魔秽,百战不折,剑啸星河! 手中之剑护他身畔之人,心中之剑守这盛世清明! ………… 本书书友群:191476831 (进群验证主角名) 【已完本仙侠类作品《洪荒二郎传》、《带只天使去修仙》,请放心食用。】
言归正传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桃源山上有仙族在线阅读
桃源山是方家的立族之地。 世世代代的方氏族人都从这里走出,前往修仙界打拼。 发了新书《从玉檀山开始的家族》,求关注。
东方西亮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偃者道途在线阅读
(已有数部完本旧作共千余万字,可放心收藏追看。) 李尘降临异世,所见所闻,尽是光怪陆离,画风奇特。 这里的主流修士为偃师门下之偃者,擅长百工之术,驾驭机关傀儡。 造倡秘法,天工奇术,百式演机,奇门遁甲……诸般神通技艺层出不穷。 剑修,术士,武者,妖魔之流,倒成了反派和背景板。 身为穿越者,李尘在这个奇诡瑰丽的修真世界里,踏上了自己的偃者道途。 作者鬼神的书友群:42355392
不问苍生问鬼神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一个剑神的诞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破庙小乞丐

  伴得赤霞酒一杯,长路漫漫无人回。

  朽梁蛛丝饰神殿,烂石拂尘显仙威。

  总叹世人多疾苦,半世荣华半世悲。

  不如借酒今朝醉,大梦一觉无是非。

  虞霞山一座无名破庙内,徐贤盯着墙壁上这一行烂诗叹了口气。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天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里,他没有挪过地方,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

  因为他断了一条腿。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原主人是一个小乞丐,可能是因为饥寒交迫,提前去阎王爷那报到了,结果老天不长眼,徐贤这个穿越人士成了接盘侠。

  从记忆里知晓,腿是不小心掉下山崖摔断的,被另外几个乞丐一起抬到这破庙里,让他自生自灭。

  这一天一夜,已经是消磨了徐贤的志气。穿越人士都是有一些傲气的,可现在不说扬名立万,就是想吃一口饱饭都难,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得步小乞丐的后尘。

  墙上这一首诗很洒脱,可徐贤洒脱不起来。

  倒是这破庙虽然破败四处漏风,但屋顶还算结实,不至于让外面的风雨吹进来。

  “这种天气,应该不会有人路过吧?”徐贤又叹了口气,他之前一直希望有人能路过,谁都行,这样自己或许能活下去,哪怕是讨一口干粮也行。

  不过这么大的风雨,有人能路过,基本上是非分之想。

  徐贤动了动脖子,将目光从破庙入口那边移了回来,有些无神的盯着头顶的腐朽木梁,脑子里想的前世的生活,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睛一闭,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之间,徐贤听到喊杀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外面风雨似乎小了一些,从破烂的窗户能看到浓浓的夜色,侧耳一听,的确是有喊杀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响动,像是金铁相交。

  “有人在厮杀!”

  徐贤有了一个初步判断。

  还有人惨叫,那声音凄厉,仿佛临死时发出的嘶喊。

  惨叫声让徐贤彻底清醒过来,他眼睛盯着破庙外,神色带着三分期许七分紧张。

  喊杀声很近,应该就在破庙外面,约莫过了片刻,最后一声惨叫声之后,外面陷入了一片寂静。

  这种极致的嘈杂到极致的安静,代表着这一场厮杀有了结果。

  徐贤喉咙动了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人,不,实际上是二个人闯进了破庙。

  其中一个是少年,被另外一个高大的汉子背着进来,两人浑身都是雨水,当中,还夹杂着血水,一起滴落在地上。

  虽然有些狼狈,但看得出来,这两人生活富裕,衣着华贵,玉簪束发,除了与人厮杀有伤口之外,浑身干干净净。

  干净,在这个世界里就代表着富贵。

  别说乞丐,就是一般家里的人,在这种天气里谁能天天洗澡?

  这便是一瞬间徐贤做出的判断。

  便在这个时候,背着少年进来的那个壮汉也察觉到了徐贤,脚步一顿,立刻凝目看过来,这一瞬间,徐贤就仿佛是被一头猛虎盯上一样。

  不夸张的说,徐贤完全相信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乱动一下,就可能被对方击杀。

  这人手里,还抓着一把刀,刀刃上寒光刺目,渗出一股子杀气。

  “项和,怎么了?”

  壮汉背上那少年虚弱的发问,那壮汉低声应道:“只不过是一个小乞丐而已。”

  “乞丐?”那被称为公子的少年连看都没看,接下来却说出一句让徐贤险些骂娘的话来。

  “杀了。”

  公子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仿佛让人去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

  壮汉放下这个公子,提刀就冲着徐贤走过来,徐贤这时候吓的浑身发抖,这种害怕根本不是装的。

  也装不出来。

  虽说他穿越的对象是一个摔断腿的小乞丐,但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被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咔嚓了,徐贤当然无法接受。

  不过似乎,眼下没人在乎他的意见。

  那边公子接下来一阵剧烈的咳嗽救了徐贤一命,对方咳的很厉害,直接喷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地面。

  “公子!”壮汉也顾不上徐贤,急忙跑回去看。

  此刻这衣着华贵的公子已经是气若游丝,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吐出来的东西,似乎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华贵公子显然受伤极重,咳血不止,但身上却不见伤口。

  莫非是中了摧心掌之类的内功拳掌?

  徐贤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真有武功的,小乞丐的记忆里倒也有不少有用的东西。

  壮汉这个时候拿出一个瓷瓶,拔开塞子,顿时一股药味涌出,看得出来,是想要给那咳血的公子服下。

  可后者受伤极重,又一口大口血喷出来,身子也是软了下去,接下来是一动不动。

  死了?

  徐贤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那个叫做项和的壮汉也是心神巨震,嘴里叫着公子,然后努力往对方嘴里灌药,可死人是吃不了药的。

  知道回天乏术,壮汉气的一掌拍出,将前面一块石头打个粉碎。

  徐贤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如果拍到人身上,神仙也救不了,掌力如此恐怖,这个人妥妥的武林高手。

  “是沈若华,死士一定是她派来的,想不到她为了二公子居然敢冒这种风险……公子啊,你马上就要到五行门学仙法,怎能死在此处?不,你不能死……”

  项和此刻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运转内功,以掌贴在那公子背后,想要以内力救人。

  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结果都无法改变。

  折腾了半天,尸体渐凉。项和失魂落魄,坐在公子尸体旁沉默片刻,接着大哭不止。

  徐贤却是心惊肉跳。

  他能感觉到危险,极度危险。待会儿对方无论是癫狂发泄又或者是恢复平静,怕都不会放过自己。

  不夸张的说,自己现在是命悬一线。

  人就是这样,生死关头会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徐贤现在就是绞尽脑汁,思索求生之道。实际上从那公子和项和进入破庙开始,徐贤就一直在仔细观察。

  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观察他们身上的穿着衣饰,再根据之前外面那一场袭杀,加以推理联想。

  短短时间里,徐贤脑子里已经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不过徐贤没有敢轻举妄动,猜测毕竟是猜测,如果对方直接离开,他当然不会节外生枝。

  此刻,徐贤依旧在观察项和这个人,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忘了说一句,徐贤在现代世界里是警校毕业生,侦查专业他是全校第一,在心理学上也花了不少时间学习。

  过了一会儿,项和不哭了。

  他再次沉默。

  这更吓人。

  沉默,说明对方在思考。

  片刻之后,项和扭头,看向徐贤。

  徐贤此刻却是毫不畏惧与之对视,从对方眼里,徐贤可以肯定一件事。

  这人动了杀心。

  且不说是为了发泄,还是为了灭口,徐贤知道,如果自己还不说话,接下来必死无疑。

  看到项和杀气腾腾拎刀而起,徐贤终于开口。

  “你想不想活!”

  五个字。

  分量十足。

  果然如同徐贤所料,对面项和脚步一顿,皱着眉头,带着一种疑惑。一来是因为这个和鹌鹑一样胆小的小乞丐,此刻居然能沉稳说话,面无惧色;二来是对方说出的话,恰好是项和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这表情动作微小,但徐贤都捕捉到了。

  他心中带着一丝兴奋,知道接下来能不能活命,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少主人惨死,无论是何原因,你这个侍卫都难辞其咎,逃是一条死路,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徐贤最大化的精简词语,他要的是字字千钧。

  此刻的项和死死盯着徐贤,上下打量,然后继续向前走。

  有难度。

  徐贤冷汗下来了,但他依旧不放弃。

  “外面的人死光了,除了你我,没人知道公子死了!”

  这句话再次让项和停下脚步。

  “你是谁?”

  项和终于开口发问。

  徐贤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对方一声不吭,只要对方说话,就有办法。

  “你看到了,我就是一个小乞丐……”

  “放屁!”

  项和突然暴起,徐贤根本没看清,对方身形已经是化作一道残影,感觉瞬间就到了近前,手中的钢刀已经是抵在徐贤脖子上。

  刀刃甚至划开一丝皮肉。

  命悬一线。

  “乞丐,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说,你是不是沈若华那个贱女人派来的?”项和双目充血,似是一头发狂的猛虎。

  徐贤反倒是一点不怕了。

  因为对方有心杀自己,刀刃再往前一寸,自己必定一命呜呼。

  “我不知道谁是沈若华!”徐贤感觉脖子很疼,可他现在动不了,只能继续道:“我就问你,你想不想活?”

  项和盯着徐贤,徐贤也回敬对方。

  仿佛针尖对麦芒。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似乎过了有一年那么长。终于,项和杀气减弱,下一刻,长刀还鞘。

  “你说,怎么个活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