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时代中的小农民

大时代中的小农民在线阅读

大时代中的小农民

醛石

都市·都市生活·181.1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1-08-04 20:59

一个城里的三无小青年,无意间回到了八一年,成了一位乡下农民的故事,这位青年带着乡亲们种果树,搞乡村,把一个崭新的农村呈现在了世人的面前。推新书《水乡闲情》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两个世界

  头顶是一片瓦蓝的天空,纯净的没有一丝丝云彩,看不到任何发光的东西,更没有太阳,却是明亮异常。

  “这下有意思了!”

  桑柏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土地上,脚下是柔软的黄土地,而且这种黄还不是一般的土黄,而是泛着一种晶体感,有点小神奇。黄土地一直延伸到了云雾包围的地方,看着最少方圆有一里多地的样子。

  原本他只是在路边的小市场里买了一个小挂坠,谁知道带回家放到了灯下一看,小挂坠顿时就产生了一股子吸力,吸的还不是别的,正是从灯管中传出来的电!

  诡异的湛蓝色电弧如同一条条丝绸,一头连着台灯,一头连着坠子。

  于是桑柏如同一个傻瓜似的,眼瞅着电弧越来越粗,同时越来越亮,然后轰的一声,爆炸发生了。

  在爆炸的前一微秒,桑柏和他小破家里的东西一起被吸进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也就是现在桑柏站的地方。

  就在桑柏的脚边,是原本家里的那些个收来的杂物件堆成了一堆。

  让桑柏更惊奇的是这些东西一下子似乎都像是被翻新过了一般,原本灰头土脸的旧东西,上面的老灰一下子没有了,别管旧不旧,至少是干净了。

  桑柏放出视线,再往远处一些,便见到了两珠桃树还有一口古井。

  好奇的桑柏走了过去,低头看了一下发现古井离着井口差不多一掌距离就是满满的井水,井水清澈的映出了井底,不像太深的样子。表面还冒着袅袅的烟气,很是有几分仙气。

  旁边的两株桃树上结满了累累果实,每一个桃子都有成人的拳头这么大,果径差不多在十公分左右,所有的果子都似乎一样大,坠压压的挂满了枝头,熟透了的果子从果尖到果腹全都是紫红色的,从果腹到尾则是清雅的玉色。

  通体带着一种晶莹感,别说是吃了光是看着就觉得是个享受。

  伸手想摘个果子,却发现果子极为难摘,桑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无论是揪还是拧,闹了半天也没有把果子从枝上摘下来。

  “我还就不信了!”

  桑柏喘了两口气之后,转身回到了旧物堆,从里面找出了一个剪铁皮的大剪子了拎在了手上。

  回到了桃树边上,双手持剪对着果茎瞄了过去。

  谁知道剪子刚碰到了果茎,果子便落了下去。

  幸亏桑柏的手快,随手甩掉了剪子,把果子抄到了手上。

  “这下怎么着又不经摘了?”

  桑柏瞬间扔掉了剪子,接住了落下来的桃子。

  伸手想搓一下桃上的桃毛,这才发现桃子上的绒毛根本就无法感知到,手就像是摸在了天鹅绒的感觉一样,凉凉的滑滑的有一种透着心尖儿的舒适感。

  拿着桃子到了井边,桑柏抄了一点井水想洗洗桃子,可是谁知井水一沾到了桃子,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桃子还剩下的那一丢丢果茎在桑柏的眼皮子底下飞速长大了,一个呼吸之间便涨成了一珠小小的桃树苗,接下来不到三钞钟这株小小的桃树苗便长成了手臀粗的小桃树。

  嘴巴张的快能吞下一头牛的桑柏,直到让落地的小桃树砸到了自己的脚这才回过神来。

  “哎哟!”

  抱着脚坐到地上,好一会儿桑柏这才呲牙咧嘴的平复脚背上的痛感。

  “这……”

  桑柏真不知道现在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好一会儿这才爬起来,伸手去抄古井里的水。

  “没什么奇怪啊?”

  把水放到了鼻子下嗅了嗅,桑柏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转身拿着铁剪子剪下一个桃子,或是一根桃枝,只要是沾上了井水,立刻便长成一颗小桃树。

  原本桑柏还准备把小桃树种下,谁知只要是进了地里,不出一分钟桃树就开始缩,缩到最后直接缩进了地里不见了。

  这奇事让桑柏折腾了好几个小时,虽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但是桑柏还是摸出了一点门道,那就是桃子碰到了金属会从桃树上掉下来,沾到了井水便会迸发式的长成树苗,再沾井水就能成树,再沾一下那树上立刻果实累累。

  这不由让桑柏想起了电视剧西游记中的人参果树,什么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土而入啥的,总之很神奇!

  这下桑柏心中便琢磨着这两株果树是不是就是王母蟠桃园中的蟠桃。

  不过一想王母的蟠桃园要是只有两棵桃儿树,那未免也太可怜了一点。

  折腾了大半天,着实费了不少体力,桃摘了不少,但是一口没吃,闹的桑柏有点口渴了想喝水。

  但是井里的水桑柏也不敢直接喝,万一自己喝下去瞬间长成一老头,那不是完蛋了?

  媳妇还没娶过,一口水喝下去,就算是娶了媳妇只有看的份了,那不是太惨了?

  转回到了树下,拿起铁剪子再一敲,一个桃子瞬间落下来。

  “嗯,好桃!”

  咬开了桃皮,都不需要去嚼,直接一吸满满的果肉如同果冻一般游进了嘴里,带着一股子难以言表的清香味直冲五脏内腑,一瞬间的那股子清爽感让整个人都轻了几斤。

  一桃下肚,说不出来的一种喻悦感,一下子把桑柏给吃出滋味来了。

  连着五个桃儿下肚,着实吃不下了,桑檄这才美美的拍着肚皮停了下来,打着饱嗝直接躺到了地上,原本不想睡的,谁知道头刚沾到地便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桑柏睁开了眼睛,发现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化,连光线都没有变,好像这里的时光是永恒的一般。

  既来之则安之,心大的桑柏起来继续折腾。

  这时的桑柏如同个猴子,上蹿下跳的时不时还发出几声怪叫。

  不过,再神奇的事情任你折腾上百遍上千遍也麻木了。

  就像是现在的桑柏,手中拿着一个桃儿,半躺在自己的电竞椅上,眯着眼睛以一种首都瘫的架式,同时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双眼还有点无神,活脱脱骚年版的葛大爷。

  “真无聊啊,这简直就是一个牢笼!“

  啃了一口桃,桑柏想起了自己能知道的各种开门语。

  “芝麻开门!”

  “嘛哩嘛哩哄”

  桑柏有气无力的嚷嚷道。

  当他念到了我想出去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闪,瞬间眼中的景物就变了,同时伴着一股锥心的冷,刺破了皮肤直抵心田。

  咯咯咯!

  桑柏身不由己的发出上牙击下牙的声音。

  放眼四周才发现自己到了冰天雪地的世界中。

  “好冷!”

  桑柏脑海中瞬间便想到了回至原来的地方。

  这样的念头一闪,桑柏瞬间又回到了阳光明媚,温暖如春的世界。

  这里桃树依旧是两颗,古井依然还是古井。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似幻觉似的。

  不过这一闪之间,桑柏心中便有了计较。

  再想出去这个念头,桑柏再一次感觉到了透骨的冷意。

  转身回到了杂物堆那边,从里面把自己的衣柜翻了出来,打开了门套上了自己唯一一套羽绒服,心中默念起:出去。

  果然,景物一换,从原来的阳光明媚的空间转到了白雪皑皑的地方。

  此处不光有漫山的白雪,还有起伏的山峦,瓦蓝的天空,无数白云幻化成了各种形状,地上到处是挂满了雾淞的绿松翠柏。

  “我……”。

  好一会儿,桑柏不知道作何感想了,以一种懵逼到了临界点的模式直愣愣的站了两分多钟,直到被冻回神。

  冰雪的世界是鲜活的,没有温暖世界的神奇,但是这里的一切才更符合桑柏这二十来年的认知,阳光可以穿透树枝照在雪地上映出树影,天空中可见老鹰盘旋,耳中偶尔也能听到鸟鸣雀啼。

  这才是他熟悉的大自然之美。

  就是……

  就是有点冷!

  呆了不到五分钟,桑柏实在受不了,只好钻回到了原来温暖的世界。

  再回到了桃树空间,桑柏准备把秋衣称裤都套上再出去。

  当他脱衣服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挂坠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的口袋里。一个系着红绸的葫芦,上面还歪不斜眼的刻着一个大大的福字,任谁一看都会觉得是个不值钱的烂物,谁能想到居然会内有乾坤。

  ……………………

  折腾!

  桑柏不住的在两个空间中来回的倒腾。

  当两个世界都没有了新鲜感,且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桑柏渐渐感觉到了孤独。

  桑柏一直自认为喜欢安静不怕独处,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哪怕是有两个空间让他来回穿着玩,困了睡醒了玩,十来次之后,桑柏也觉得生活无趣了。

  说是无趣都不太契合,心有似乎有一种无名的烦燥感,那种想和别人说说话,哪怕是听到别人骂自己两句也甘心的渴望越来越强。

  无聊!

  桑柏从来没有发现它会那么让人恐惧,似乎要在你眼皮子底下摘走你灵魂似的。

  不行!

  得走出山去看看外面!

  决定之后,桑柏便开始行动,反正是没什么好收拾的,所有的家什都在空间里摆着呢。

  到了外面空打两只手,甩着两个胳膊,桑柏穿着自己唯一的羽绒服出发了。

  从天亮一直走到了天黑,桑柏把自己差点走崩溃了,因为几个小时走下来,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老地方,大松树上自己刻下的十字刀痕还在,树下自己嘘嘘时在雪地上浇出来的尿洞依旧。

  老子要被困在这里了?!

  这样的念头瞬间从脑海中跳了出来。

  不死心的桑柏第二天又走,这一次一边走一边拿小刀在走过的树上割出了印记。

  走了两天,然后……

  然后桑柏发现自己再一次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也就是说两天的时间,他只不过绕了一个比上次更大的圈而以!

  桑柏觉得自己是个有毅力的娃儿,这次好好的规划了一下,把自己这二十年出头学到了所有人类智慧都用上了,结果……。

  一个更大的圈,然后他再一次回到原来的地方。

  “我x你姥姥!”

  桑柏冲着天空狂吼了起来,一遍又一遍直到嗓子都嘶哑了。

  嘶吼到了无力的桑柏一屁股坐到了雪地上,目光透过松枝无助的望着远方那白雪皑皑的山峰。

  砰!

  桑柏似乎一下子活了过来,一张脸上布满了希望,向着四周张望着,同时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枪声,枪声,有枪声!”

  状若疯虎,又似一个溺水者抓住了一块浮木。

  砰!

  当二声响起的时候,桑柏更加确定了这是枪声,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从天亮追到了天黑,桑柏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只是机械式的往枪声的方向奔去。累了就进暖和的世界休息一下,恢复了体力就再往前走。

  直到激情耗尽,身体依旧由着惯性向着那边挪去。

  呜!呜嗷!

  就在桑柏向着目的地一路如同丧尸一样挪动的时候,突然间附近一声低低的呜咽声传进了他的耳朵中。

  这声音瞬间就像是把桑柏石化了一般,也不知道多久,桑柏没有听到过这样活物的声音了。

  顺着声音仔细的找了过去,足足花了小半个钟头,桑柏终于在附近一个树根下的小雪洞中发现了一个毛绒绒的小家伙。

  “一只小狗!”

  桑柏把小东西从雪洞里拉了出来抱在怀里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确定怀中的小东西是一条小黑狗。

  还是一只很丑的小黑狗。

  丑到了桑柏一时间都找不到好的形容词来形容它。

  呜~啊!

  直接给小黑狗的脸上来了一口,现在的桑柏也顾不得什么脏不脏了,只要是有口活气的东西就足以让桑柏欣喜若狂。

  想想看一个人被单独困了一个多月,还是冰天雪地的世界,别说了一条狗了,就算是一只蛆,桑柏估计也能养起来解闷。

  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去想这小黑狗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啊。更别提去想什么狗妈妈了,就算是坨屎,老天今天也别想把这坨屎从桑柏的手中抢走!

  伸手摸了一下,桑柏发现狗子身体很冷,很明显不太适合在冰天雪地里呆着,于是抱着小黑狗瞬间闪进了桃树空间中。

  “要吃点什么?”

  看着小黑狗,桑柏有点挠头了,因为空间里除了桃子也没什么吃的,这么小的狗吃桃子?桑柏表示有点怀疑。

  转念一想那也没什么办法啊,有的吃总比没的吃好吧,于是桑柏摘了一个桃剥开了桃皮开始喂起了小黑狗。

  好在小黑狗似乎也饿疯了,几口就把一个桃给啃到了肚里。

  喂完了狗两个桃之后,又和小狗玩了一会儿,这下桑柏有点累了,放下了小狗自己跑着玩,他自己则是回到床上蒙头大睡了起来。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都市生活小说

大时代中的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