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相路在线阅读

帝相路

短篇 / 短篇小说

7.5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2-27 23:41

书籍摘要: 刘润本应是被传位的天子,可是却遭遇奸邪篡改诏书,夺取帝王,刘润从此逃难流浪,不过他并没有放弃重新回到皇城,夺回帝位的想法......终于,一次偶然,他走上乘风破浪,一统天下的王者之路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发生变乱

  大友帝国曾是个强大的国家。自高祖刘墉开国以来,也经历过许多繁华盛世,他经历过三百多年的兴衰,最盛是在刘晓争当政的时候可谓如日中天,扫遍天下奸邪,八方臣服,各方朝拜。

  那时的大友国十分美好,叫人怀恋,官员清廉,天下为公,天下人为工作而努力,为兴趣而开心,商业休闲,丝绸珠宝,富者一身珠宝奢华美酒香车,享尽繁华。人们交友游历,欢歌笑语,不为日用吃穿之物发愁。

  可近数十年来,大友国却每况愈下,奸盗横出,为公者不仁,见利忘义,法度虚驰,结党作恶,不知道德,天下诸多黑暗。先前孝成,孝义两位帝王虽然也费劲许多心思治理,但终究治标不治本,收效甚微,只解决了一些表面事情,过不了多久,社会风气再度转下,经济也一直不景气。

  后来皇帝昭义帝登基,他继位之初也曾对国家进行治理,收到一些效果,一时间国家也变好许多,显出蒸蒸日上的气派,不过后来由于一些不当的措施,加上对王公贵族过度纵容使社会再度转下,之后大加治理,但是情况始终没有本质转变,大友国的政治社会一直处在动荡不安之中。

  之后更是爆发大事件越殿之变,那是昭仪皇帝在驾崩时候已颁布诏书传位给八岁儿子刘润招,刘润招是昭仪皇帝第八子,身具青龙天相,是理所应当的帝王。历朝历代具有青龙天相的人都会被看做是王着的血脉,,拥有青龙天相的人无疑是传位的最佳人选,尤其出现在皇室。若传位的时候不依照这个规律,通常会发生巨大的社会混乱,这是非常不好的,青龙天相,无疑成了天选帝王的代名词,帝王的儿子,具备青龙天相的可能更高。而刘润招,就成了唯一一个具有青龙天相的儿子。

  那昭仪皇帝名刘炫,在位十三年,生有十多位儿子,其中三子名叫刘常,刘常却在刘炫驾崩之后篡改诏书,夺取帝位,而刘润招却被污蔑为奸邪之人,遭到追杀,可幸刘润招母亲是个有卓见之人,在事发之前,早已联通姜成韵将军,那姜成韵将军是刘润母亲信得过的人,而他对于刘常的篡位也感到十分不满,这便安排人马,带刘润招一家早早出了大友国的皇都—广治城。刘常只能扑了空,他在全国搜索,却也找不到刘润招的音讯。而姜成韵,因考虑刘常势力依旧庞大,所以并未有什么大的动作,只带了十余名精干的部下,带上自己家人,也跑了,后来又找到刘润招一家,便一同找到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

  这处地方已近边关,是较为荒凉之地,远离权力中心,因而刘常的精英亲信并不那么容易找得到。这里是西北高原利安郡辽成县的地块。姜成韵一行人离开广治城之后就脱去戎装,扮作商人,改名换姓,一路来到这里,竟然也不被那些设关卡的官兵拦截。当然了,为了避免官兵的追查,姜成韵带人走了许多偏僻的路,绕开大城市,因而几乎不被发觉。

  姜成韵见行路已远,这样继续赶路下去,反而不安全,反倒不如找个安全的地方定居下来。这天他们刚好来到一处山坳,只见这里一片草地,还有低矮的树木,三个丘陵坐落在前方,两大一小,而丘陵的顶部和底部都较为宽阔平坦,可以用来耕种,也可以用来放牧,而在丘陵的边缘还有一篇颇为宽阔的地带,虽然不那么平坦,而且长满树木,但是很容易开发。而更远处的其他的山峰,都较为陡峭了,而且长满大小树木,唯独这片地方比较平坦,如果在这里搭屋建房开垦种地,牧牛放羊,想必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而且这里远离县城,不仅距离辽成县几十公里,就连小镇也要赶路十多里才能到达,因而是非常偏僻了,少有人问津的地方。

  “娘娘,我们赶路也这么久了,我想早已甩开了那群官兵的围堵圈,刘常的那先爪牙看上去厉害,但大多数也是吃干饭的无能之辈,我想他们也难以找到这里,不如,我们在这里居住下来怎么样?我想,我们一队人马这样不断赶路,动静颇大。”姜成韵对刘润招的母亲李菲然道,李菲然原本在宫中是贵妃娘娘,姜成韵就这么叫她。

  其实关于找个地方定居的想法,两人之前就有了,而且也经过一番商议,只是一直愁着没有好地方,又觉得离广治城没那么远不安全等等,就一直没有定居下来,这次来到这里,一看当下的风景和位置,李菲然也感觉不错,心里自然也产生了在这里定居的想法这下听姜成韵这么一说,也颇为赞同,就道:“我看你说的也是,这里我想是个安全的地方,就算官兵过来大队人马怕是也走不了山路。”

  “你说的对,这里的地势看上去不高,但是,对于周边地区来说都是高的,这里本身非常隐秘,进出的道路无非就是左边一条,右边一条,左边这条我想只会通向更远更偏僻的地方,那么来这里的唯一路,也就只有右边这条了,可是这条路过来要翻山越岭走悬崖边的小路,我想,只怕官兵见了这样子都懒得来了。”姜成韵笑道。

  “我想,我们要是被发现了,他们肯定会派修炼士过来,到时候也不好摆脱。”旁边姜成韵的夫人,离函函道。

  “担忧是有的,但是这里往山上走一段路,就是视野非常开阔的地方,从那里,我想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我们平时多上那边走走,实在不行可以直接安排两个人到哪山顶上搭个小茅屋,如果有什么可疑的人从那边过来都可以看见。而且我姜成韵也不是一般的人,还有我的这帮手下,都是精干的特殊人物,一般的道人,却也奈何不得我们。”姜成韵缓缓说道,眼里,透露出不少自信。

  “主要还是被不被发觉,我们改名换性,乔装打扮,加上这么长时间的赶路,日晒雨淋,人也变了样,我想是很难被发现的。”李菲然道。小小的刘润穿着朴素的衣服,站在一旁,并不言语。

  “不错,我们只说是从北荒南下过来的,厌倦了北方的荒凉生活,南下垦荒种地,谁会知道我们?”姜成韵道。

  “罢了,跑也跑了这么久了,过了那么多关,历经那么多困难才走到今天,如果以后被发现了,被抓了去,我想,这也是我们的命了。”离函函颇为伤感的道。

  “好吧,我相信老天不会让我们就这么死在这里的。有朝一日刘润还会回去的拿回属于他的一切,所以,我们在这里,也不是永远。”姜成韵道。说罢李菲然,还有众人都看向小小的刘润招,刘润招虽然才八岁,不懂多少事,但也知道皇位本该是属于他的,他的皇位是被人夺了去了。

  “妈妈,我还能打回去,重新当上皇帝吗?我好想回去。”刘润招在一旁瞪眼说道。

  “说不定会有这么一天的,就算这一天不会到来,我们也要过好平平凡凡的每一天。”李菲然道。

  “就怕这一天,一定会到来,该来的,有的东西,是躲不掉的。”姜成韵仰着头,怅然道。

  “今晚我们先搭帐篷吧,明天一早,我就想办法,看看怎么开始建屋子,所以一段时间内,我们还是要住着帐篷。”姜成韵道。

  “住就住呗,反正这段时间以来,我也习惯了。”离函函道。

  于是众人就开始搭建帐篷。

  第二天,姜成韵就开始想办法了,他带着两个人往左边的那条小路往前去,翻越两个山头之后,就看见了一个小山村。如果能买到木材,那是最好不过的,如果让他们自己砍树,造木材的话,那需要更多时间,最好是能买个旧的木屋,直接拆下来,那样最好了。

  这个山村不算大,有几十户人家,不过,由于有的人出走,或者建了新的屋子,因而,这个山村竟然有好几栋空屋子都没有人住,看来要买下几栋来,不是没有可能。

  姜成韵看村子里面看见了旧屋子,就去找旁边的住户打探消息,正好,这旧屋子就是他家的,因为在旁边新建了一座新屋子,所以旧屋子也就不要了,这栋旧房子也就显得老旧一些,但是还很坚实,木材也都还没有腐坏,只是接头处做的不太好,所以整间屋子竟然被风吹歪了。

  姜成韵就问他卖不卖,他愿意卖,要十两银子。姜成韵买了下来,不过一栋不够,姜成他打算买两栋,一栋是给自己家人和刘功母子住,一栋给那群手下住。

  那边还有旧屋子,姜成韵想原先那老人打探消息,那老人说他家应该是愿意卖的,那边的旧屋子都没建造多久,三十年不到,只因为他儿子病死了,女人也改嫁了,所以就留空了。姜成韵就去找那边的人家商量了,也是十两银子买了下来。

  本来打算就这么完了,但是那人说在村子东边还有一栋,屋子也不算旧,只是儿子出去当兵,后来又被提拔,在官家有了稳定的饭碗,便一家人都搬出去了,现在留着空房子,交给兄弟管,他那兄弟却又比较贫穷落魄,听说最近还生了病,没钱医治,所以他就央求着姜成韵跟他把他房子买去,他在不断的劝说着,姜成韵也只好答应他了,而且两栋屋子,对于他们而言实在不算多,三栋屋子,也只是勉强够用而已,以后肯定还要搭建更多屋子。

  姜成韵和这老人过去跟他说,他果然就愿意买房子了,而且老人还和他说明了一些情况,说这是外地来的商人,要在不远处定居,要买些旧木房子,如果现在抓住机会买给他,就有钱看病了,不卖,以后哪里还有机会。他当然就十分愿意了,于是果断把房子卖给姜成韵。

  就这样,姜成韵一口气买了三栋房屋,然后改天就带领那群手下人,过来拆房子,把木材,瓦片,都抬过去。

  期间,还有个年轻人过来找姜成韵推销商品了,那就是木材,他家有许多木材,本来是打算用来建造新屋子的,现在却缺钱了,问姜成韵要不要他的木材。

  姜成韵就过去看他家的木材了,也是些不差的料子,他心想自己买的这些房屋,都是些旧料子,总是住旧的,也不好,不如跟他把这些新料子买下来,反正他们有二十多人,这些木材,买多少都不算多。

  于是姜成韵就给他把木材全部买来了,村子里面还有个木匠,家里面的新旧木材也有不少,姜成韵一不做二不休,买就多买一点,也买了这些木材去,后来那人又来了,问姜成韵还要不要木材,村里这么多户人家,大多数人家都有些木材,这些木材姜成韵如果愿意要,他这就去收过来,便宜卖给他。

  姜成韵心想他买的木材虽然也够多了,但是要用来建造屋子,还是不够的,何况还要替换一些老旧的,自然需要不少,这次他能收到多少木材,就全部给他买下去,终归不会多多少。于是就答应他了。只两天功夫,那人几乎收罗了整个村能卖的木材过来,还去不远处的南村也收罗来一些,并叫人全部都抬上来了,只等姜成韵点货开钱。

  这群手下干活都很麻利的,尤其是想到这是要给自己修建屋子,那劲头也就来了,所以只花了一周多的时间,三间屋子全部被拆除,木材也就全部搬运过去了,还有那批收买来的木材,也都全部搬过去了。

  “哇,你买了这么多木材啊!”看着堆积在右侧山谷里面的大堆木材,已然把整个山谷填满,李菲然不禁吃惊道。

  “这还不算多,也就造个三四间屋子,可能不太够,也就委屈大家暂时挤挤了。”姜成韵坦然道。

  “哪里?能有个大木屋居住,就算是不错了,我想会比帐篷好很多。”李菲然开心道。

  “是的,等做好了屋子,在想办法做些床啊,凳子啊之类的,总之设施会慢慢齐备起来。”姜成韵缓缓道。

  虽然知道官府找到这里来的可能性很低,而且也不会这么快,但是,姜成韵依然安排人到山头上坐着,不断的巡视山下,远处道路的情况。

  接着就开始搭建屋子了,为了方便,姜成韵打算把原来的三间制式改成四间建制式,这样只需要搭建两栋就够了,一栋,就给自己家人,还有李菲然母子居住,一栋,就给这群手下居住,不过最好再搭建一栋两间的屋子,用来给姜成韵手下的两个重要人物居住,这两个人也是两个将军,是非常厉害的高手,对姜成韵更是十分忠诚,三人虽然说臣主关系,但是一直以来都亲如兄弟,私下里都以兄弟相称,尤其这段逃难的时间,几个人更是称兄道弟,哪里还管什么将啊臣啊之类的,反而将军的称呼都是偶尔才用了。

  这两人一人就叫吴用天,一人叫李傲文,余下那群人都是平常特训的贴身下属,也都有些本事。

  说干就干,为了把屋子建造好一点,姜成韵先叫人把太破旧的木料捡到一旁,然后把原来的老木料都

  用磨砂磨平些,也让这些木板显得崭新一些,然后再重新拼装,他们先用铁铲在丘陵对面的低矮斜坡上挖出两个地基,然后开始拼装搭建,虽然姜成韵没有建造过屋子,但总是看见过不少,而且他见多识广,见过很多样式的屋子,因而设计起来也不是难事,何况都是现成的木料,只是改一下设计。

  事情没有遇到多少麻烦,几天功夫,一幢四间的木屋子就在山下被搭建好了,这间屋子让自己的家人,还有刘润招母子居住,刘润招大了,已经可以自己住了,所以给了他单独一格屋子,李菲然独居一格,两人还有专属的客厅。那边自然和妻子住,他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七岁,女儿六岁,一样有两格屋子给他们自己住,让他们有自己的一片天,一样有专属客厅。

  接下来就是手下的房屋,这群手下一共十五人,住四间屋子,几乎是两人一格,也算比较宽敞了。在左侧的不远处已经挖好了地基,准备搭建屋子了,由于嫌房间前的平地不够宽阔,看上去有些碍眼,他们还把房前的平地拓宽了,杂草啊杂树啊都砍掉,然后用砂石填埋一下前方。这房前就有一片更加宽广的平地了,这里地势虽然不高,但那时相对于后面的大山而言,因为这里实际上不是大山的最低处,只是第二级阶梯,在这里,可以眼望三个美丽的丘陵,风景也算不错,房屋的后侧,是一片斜坡小森林,不过很快这片小森林的树也几乎被砍光了,木材被拿去用,而这原本的小林子,也被做成了花园,再往后,就是人畜不通的大高山了。

  手下的房屋跟原先的房屋都是一个样,继续用木材搭建,几天功夫,房屋也搭建好了,然后又搭建一个两间的屋子,新旧木材混用,让所有的屋子都不显得那么老气,基本上过程没碰到什么大问题,屋子都搭建好了。

  三间崭新的屋子屹立在眼前,这一切,显得那么轰轰烈烈,虽然过程偶有大声喝人的情况,但基本上大家配合都很融洽,干起活来竟如此的快乐,反复都已经忘记了生死,忘记了,他们其实是在逃难。左手边,就是草地丘陵,以后,这里会变成田园和牧场,右手边就是来时的路,那里原本还只是一条小路,但是许多树被砍掉,变成了更加宽广的地块。

  姜成韵说以后他会找些漂亮的树来种在哪里,让那里变成美丽的村口。接下来众人们还做了好酒好肉打算吃一次庆功宴,还宰了一头大肥猪,这头大肥猪,也是从那边的村子买来的,把这头猪从那边赶到这里,也花了不少力气啊。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道不远人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搬工f1976t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暗区突围农封传说前传在线阅读
阿贾克斯:“警戒,一队找掩体,二队包抄!” … 阿贾克斯只是笑了笑,然后摘下了头顶上那个满是血迹和污渍的头盔问道:“你愿意替我守护这里嘛?” “我...我愿意...”
纤动心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一生权贵在线阅读
六百年前的大明朝,宫廷如血雨腥风的战场,一朝红颜白了谁的头,恩怨情仇只是亲情沦陷的权贵。
吉诚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致你的一团风在线阅读
对你的千言万语, 到了最后, 只剩这三言两语, 都寄写于此, 等着你遇见…… ——半生云烟
半生云烟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江城谍影在线阅读
为国抛头颅,为民洒热血,看代号灰雁的特工宁致远,如何在敌人的心脏处,与他们斗智斗勇,展国士之风采!
真是乱写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圣玛格丽特的眼泪在线阅读
杰克拥有一个神秘的箱子。 他要通过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去往天上王国。 然而在那之后,他却没有发现,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改变了。 他再也回不去过往的生活了。
天羽教堂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我好像是世界上最后的男人在线阅读
杨雨醒来,发现了是身边的人全部消失了,正当他以为世界上就剩他一个人的时候,她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榨菜配辣条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灵感太多怎么办在线阅读
一个小故事接着一个小故事,我有故事,你有兴趣听一听吗?偏脑洞文,猜到结局算我输。
红海小飞侠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杀手生在主角后在线阅读
作者:诶!给你整个活!让杀手拥有恐血症怎么样! 读者:好啊,我不要男主哦。 作者:诶~来咯!正宗烂小说! 读者:哼...我看你真是饿了,什么文都写得出来,我不吃刀子!
四景恒温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帝相路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