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局不错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兖至尊路在线阅读

大兖至尊路

武侠 / 武侠幻想

156.6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4-27 22:46

书籍摘要: 大兖、蒙济二强相争,天下大势,风起云涌!杜家三房独子杜雍遭遇一场莫名的刺杀,从而卷入连环风暴。世家的温情和血泪,朝堂的利益和灾祸,江湖的浪漫和危险,沙场的热血和残酷……其中滋味,只有身在局中才能知晓。且看杜雍如何安步当车,慢慢走出一条至尊之路!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之恋.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云哥i.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书友150711163045678.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长生武道,开局被不肖子孙挖坟在线阅读
系统,给我加点!加点,我要䒑翻这群叛军! 请宿主冷静,我是收尸人系统,宿主您要先给别人收尸,我才能发放奖励! 我踏马一个皇太孙给谁收尸? ...... 一天后,陷入死循环的吴毅,真的死了。 只是,吴毅死了,又没完全死。 五百年后,他又被后世子孙挖出来了.
千元乘六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重生武林大至尊在线阅读
叮! 恭喜宿主,解锁“大至尊系统”。 检测系统至尊点已达100,系统即将自动升级…… 恭喜玩家,系统升级至lv1,请领取您的一级大礼包! 功能解锁:至尊商城。 您好,我是商城助手小陌,很高兴为您服务。 至尊商城将为您提供—— 雷霆剑法:雷霆剑圣的成名绝技,剑生雷霆,威力无穷! 狂风刀:凉山刀王狂蛮绝招,刀出如风,千影重重! 洗髓液:脱胎换骨,宛如重获新生! 红花油:专治各类跌打扭伤,骨折断肢! 功力换取:可凭至尊点换取十年功力! …… 检测到系统至尊点已达1000,系统将为您自动升级至lv2。 功能解锁…… 秦命意外重生到《大武林》世界中,并获得系统——“大至尊”! 书友群:788409328
如空小小生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重求天道在线阅读
‘邪尊’木邪铖武破虚空,奈何天威难测,附体重生。  为求参悟天道,演绎全新人生!  ~~~~~~~~~~~~~~~~~~~~~~~~~~~~~~~~~~~~~~~~~~~~~~~~~~~  此书为爽文,轻松愉快!  QQ群:103642643
白马出淤泥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追梦剑仙在线阅读
武道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大运动,少年怀揣梦想,勇敢追梦,终成一代巨星。
小鱼教主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从山匪开始的武侠在线阅读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新书已发!!! 这个世界很可怕,有道门真人一剑拦江,有佛门金刚狮子吼震彻虚空,有皇族老祖千年不死掀起大劫,有魔道巨擘…… 章镜穿越而来,靠吞噬灵物的大胃一步步走向至高! (主角杀伐果断不圣母,有实力就杀,没实力就苟)请看完三章再决定要不要弃书,本书真的杀伐果断
叮叮小石头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诸天最强教主在线阅读
一个意外,让他回到百年之前~ 新书求支持《禁地求生:我剑神的身份瞒不住了》 简介:个人行为与生死,绑定集体气运! 开局每人一座城,抵挡怪物的进攻。 每守住一波进攻,选手所属势力都可以得到相应奖励和属性加成。 同样,守城失败,每有一个怪物进入城内,选手所代表的势力便会出现一万只相同的怪物。 前世,一个劫匪头子成为九州城主,根本无心守城,导致九州大陆怪物肆虐! 这一次,剑神苏牧从九州毁灭那日穿越而来,开局击杀凶残劫匪城主,取而代之,进入禁地战场! 第一天,苏牧一人守一城,获得s级评价,九州集体力量加倍! 第二天,苏牧一人一剑,单杀一百零八头怪物,九州集体寿命+6! 第三天……
欢乐养火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活在影视诸天在线阅读
哪有什么高人一等,只有不尽的艰辛,活在似曾相识的世界里,总要让自己活得快活,活得潇洒而没有拘束。 是非正邪总会有后人评说,一切都始于一个命运的玩笑,使得每个叶子里都分出不同的脉络。
半步武林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万里太安城在线阅读
愿你随风起,借风瑶瑶九千里 愿秦太安平,百官将士醉卧不醒
灯管不开心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诸天武道强人在线阅读
诸天之内,武道高手,尽是踏板,强人无惧,狠人无敌,神人无名。 这是一个强人狠人在一个个诸天世界无敌的故事。 新书《诸天夺运路》上传,欢迎新老读者试毒。
青匆客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兖至尊路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开局不错

  大兖王朝,京城,杜宅。

  杜雍悠悠醒来,感觉浑身疲乏,呼吸沉重。

  脑中第一个想法是:老子的命真硬啊,被大货车正面怼了一记,竟然没死。

  费力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竟不是白色天花板,而是古朴典雅的床帘,心中不免有些奇怪,赶紧撑坐起来。

  只随便扫了几眼,就愣在当场。

  这不是医院,好像古代的厢房,外厅内卧,中间以珠帘隔开,各类家具装饰古色古香,整个房间异常的安静。

  杜雍惊疑不定,忍不住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的呲牙咧嘴,看来不是梦。

  等等……

  这手很年轻啊,好像不是自己的,大腿也不对,哪有这么结实的,还有视力,明明没戴眼镜却看的如此清晰。

  脑袋经过短暂的空白后,闪过荒谬无比的念头,连滚带爬地来到铜镜前。

  镜中果然不是自己,是个十八九岁的陌生年轻人,头发很长,脸上带着惊悚的神情,身上穿着白色的古代服饰,腰间缠着带血的纱布。

  若不是杜雍神经大条,怕是当场就得晕过去。

  就在此刻,各种记忆碎片如同潮水般迅速往脑海中填充,身体不住颤抖,脑袋几欲爆裂,过了好半晌才平静下来,逐渐变得明朗。

  杜雍,字长颂,今年十八岁,杜家三房独子。

  父亲杜宗鸣,是军中偏将,十二年前战死沙场。

  母亲琼弧氏,北疆昆棉族,生下杜雍后身体变得虚弱,没过几年就撒手而去。

  杜雍自少就跟着老太太和大伯杜宗承生活,直到十四岁才分宅另居,目前虽然还没差事,但名下有些产业,所以生活无忧。

  杜家祖上是开国大将军,被封奉阳侯,在勋贵林立的京城,侯爵其实不算什么,但这奉阳侯却是非同小可,不像普通爵位那样会逐代降级,只要杜家不造反,世代都是侯爷。

  这种爵位相当金贵,俗称铁帽子,只在开国那会儿封过十来位。

  杜雍父亲辈是四兄弟,大伯杜宗承袭了铁帽子,二伯和四叔目前也在京城当差,当前的杜家虽不及祖上风光,但仍算不折不扣的大户,是多方主动交好的存在。

  “真是穿越呀!”

  饶是杜雍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还是生出莫大的恐惧,昨天还是现代小白领呢,今天就变成了古代公子哥,换谁过来都得慌神啊。

  关键这什么大兖王朝,听都没听过,历史上应该没这个朝代的。

  杜雍勉强定了定神,走到桌边坐下,正想好好理一下思路,肋间却隐隐作痛,纱布上溢出了新鲜的血丝,疼痛感很快传至全身,难受之极。

  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循着脑中的记忆……去城外打猎,在密林中突然撞上十几个谋财害命的亡命之徒,虽有随行护卫拼死保护,但还是身中数刀,逃脱之后,只剩半条命。

  这应该是近几个月来遭遇的第二次刺杀。

  上次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在城外玩耍,只是贼人没那么多,所以伤的并不重,事后衙门断定是蒙济杀手搞事。

  蒙济乃大兖宿敌,地处大兖西南方,人口和土地均不在大兖之下,侵略性十足。

  除了派军队进犯大兖,蒙济还喜欢搞教派渗入和刺杀勾当。

  蒙济杀手悍不畏死,早些年针对的是地方官员,近几年竟然把业务拓展到了京城,朝堂官员和大家族精英子弟都是目标。

  想到此处,杜雍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中感慨不已,公子哥也不好当啊。

  吱呀!

  房门被推开。

  杜雍的思绪被打断,扭头看过去。

  进来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脸上带着欣喜之极的神色:“公子,您醒了!”

  杜雍想了想,此人应该叫张义,是他的小跟班,为人机灵,还有一手主动领锅的绝技,故而深得他的信任,下意识点点头:“嗯!”

  张义快步踏进卧室,然后来了个夸张的滑跪,抱住杜雍的小腿嚎啕大哭:“公子,您这几天差点没把小的给吓死,小的都做了最坏的打算,随时准备自捅几刀,和您共赴黄泉。”

  “干甚呢!”

  杜雍踢了踢腿,心中好一阵恶寒,还共赴黄泉,搞得跟殉情似的。

  张义松开手,站起来擦掉眼泪,双手合十不住低语:“菩萨有眼,菩萨有眼!”

  杜雍见他如此虔诚,忍不住哂道:“什么菩萨不菩萨的,我从来就不信。”

  说完又有些奇怪,以前的确不信鬼神之说,但穿越这种事情都有,说不定真有神仙。

  张义很认真:“公子可不敢乱说,若非菩萨保佑,您哪能化险为夷呢,蒙济蛮子多狠呐,您能逃脱两次可谓是奇迹呢。”

  “真的又是蒙济人?”杜雍眉头大皱。

  张义点点头:“大理寺和京城府衙都派人去现场仔细查过,再加上杨大哥的描述,最终断定那些杀手就是蒙济人。”

  杨大哥是杜雍的随身护卫杨进,三十多岁,早年受过杜宗鸣的救命之恩,杜宗鸣去世后,他就跟在杜雍身边,这次刺杀事件若非他挡刀,杜雍早被砍成了好几截。

  “公子,您还是先躺着吧,小的这就去叫柳大夫。”张义扶着杜雍。

  “弄碗猪脚饭才是正经,饿得慌呢。”杜雍摸着肚皮,现在不想躺着,只想醒醒脑子,顺便适应新的身份。

  “猪脚饭?”张义愕然,公子连猪肉都不怎么吃,猪脚更是看都懒得看,不过这几天公子都是用参汤吊着,或许想吃点油腻的。

  “那就切二斤牛肉。”杜雍改口,暗忖鸟枪换炮。

  张义连忙点头,匆匆而去。

  杜雍站起来仔细打量着厢房,先是有些陌生,再慢慢熟悉,最终变得亲切起来,往日的点点滴滴也逐渐浮上心头,或喜或怒,或悲或苦,都是那么的真实。

  庄生晓梦迷蝴蝶,公子就公子吧!

  既然老天爷给了重活的机会,那就该好好珍惜,无论做什么都好,关键要好生保住小命,力争活的潇潇洒洒。

  等到杜雍完全平复心情之后,张义提着食盒返回,随行的还有柳大夫和杨进。

  “公子,你现在感觉如何?”杨进非常激动。

  “精神还不错,只是身上还有些疼。”杜雍如实回答,又关切道:“你也伤的不轻,怎么不在房间好好休息?”

  杜雍和杨进作伴已有十来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从大伯那里分出来以后,家中大小事情多半都是杨进撑着,管家、护卫、账房全是他,偶尔还客串厨师和捧哏。

  “我好着呢。”杨进拍拍胸口,看向柳大夫。

  柳大夫是京城名医,据闻医术不在御医之下,医德高尚,为人稳重,此时他却有些呆,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杜雍。

  “柳大夫?”杨进提醒。

  “真是奇迹啊!”柳大夫捻着胡须,低叹道:“老朽此前判断公子最少要躺足十天,想不到这才三天而已。”

  杜雍暗忖当然是奇迹,这可是穿越。

  “先把脉吧,劳烦杜公子伸手。”柳大夫坐在杜雍旁边。

  杜雍伸出右手,眼睛却瞄向了食盒,他闻到了牛肉和鸡汤的香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张义笑道:“公子且等等吧。”

  柳大夫把脉非常认真,足有好几分钟才停下来,神色相当凝重。

  杨进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柳大夫,公子情况如何,您不妨直言!”

  柳大夫并没有马上回答,似是在措辞,最终叹道:“杜公子的外伤已经大好,但经脉和气海仍然没有任何起色,甚至有恶化的趋势,可能要做好放弃武事的打算啊!”

  杨进和张义同时变色。

  大兖以武立国,对士族子弟来说,武功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尤其是杜雍这种将门之后,而且如今世道艰难,若没有点武功,连最起码的自保能力都没有。

  杨进忍不住问道:“能否以真气慢慢调理?”

  柳大夫微微摇头:“以杜公子现在的情况,真气只是负担,等若大脚穿小鞋,无论外力如何调整都不会舒适,唯有将脚拿出来才是解决之道。”

  杜雍虽然难过,但也没太过纠结,笑道:“柳大夫,我现在能吃东西吗?”

  柳大夫见他这番有异于常态的乐观,还以为他是受不住刺激,赶紧出言安慰:“杜公子,老朽只是从脉象上判断,不能算最终结论,因为有些伤病可以靠毅力撑过去,而公子恰恰毅力惊人,要不然也不会三天就醒。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公子还得放宽心才是。”

  “多谢柳大夫,我会注意的。”杜雍微笑道。

  柳大夫帮杜雍换过纱布,留下一副固本培元的方子,并嘱咐了要注意的地方,提出告辞,张义送他回去。

  杜雍打开食盒,左手端鸡汤,右手抓牛肉,吃个不已乐乎。

  杨进不住叹气,显然非常难过。

  杜雍若无其事道:“杨大哥,那可是十几个亡命之徒,总得付出点代价不是,我能保住这条小命已是天大的幸运,最主要你没事,我们该开心才是。”

  杨进略感欣慰:“公子能这么想,自然最好不过。”

  接着换上凝重的表情,沉声道:“公子,你对这次刺杀怎么看?”

  杜雍愕然道:“不是蒙济杀手吗?张义那小子刚才还说大理寺和京城府衙找你问过话,你也判断是蒙济杀手,我还能怎么看?”

  杨进摇头:“我只说那些人的武功是蒙济人的路数。”

  杜雍有些疑惑:“杨大哥的意思是?”

  杨进肃容道:“公子真的不觉得有蹊跷?”

  杜雍见他如此认真,仔细想了想,点头道:“确实有点蹊跷,以蒙济人的老谋深算,怎么可能浪费精力在我这种没上档次的公子哥身上,还连来两次。”

  这不是自贬,而是实话。

  杜雍的文事武事在同龄人中并不算出彩,在京城没什么声望,且无官无势无大财,虽然顶了个杜家子弟的名头,但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

  这样的公子哥,就算杀上几百个,也不会对大兖造成实质性的打击。

  杜雍捏着下巴:“若不是蒙济人,那会是谁呢?”

  他为人低调,甚少与人红脸,就算偶有纨绔之举,那也是点到即止,从不会把事情做绝,所以在京城并无恶名。

  莫不是不小心得罪了哪个阴狠角色?

  不会是赵德助那个傻鸟吧?他该没那么小气的,不就是赢了他几百两嘛,还是以武会友,而且当时有很多人见证的。

  难道是谢采言那个小傻妞?也不会呀,不就是摸了她一把嘛,谁让她穿的花花绿绿的,还站在风翠楼的大门口,当时还以为是哪个窑姐呢,说到底只是个误会。

  杜雍思来想去,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杨进悠悠道:“侯爷年初生了一场大病,至今都还未痊愈,到底是年事已高啊!”

  杜雍心神剧震,把握到杨进的意思。

  大伯杜宗承年事已高不是关键,关键他只有女儿没有儿子,铁帽子肯定是要传下去的,他要么抓紧时间生个儿子,要么从二房三房四房认个儿子,若是突然去世,那就得劳烦圣上亲裁,后两种情况杜雍都有机会的。

  而且没记错的话,第一次刺杀也在年初,就在大伯生病不久后。

  杜雍喃喃道:“杨大哥的意思,二伯或四叔?”

  杨进叹道:“我也希望是多虑,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这种事情,就算你不想争,别人也会认为你想争的。其实第一次我就有所怀疑,只是查探良久没找到任何线索,所以才没跟你说,但这次我敢肯定那些人绝对不是蒙济人,因为太注重模仿,反而失了真实。”

  杜雍脸色阴晴不定,心中仔细理了理,最终还是生出莫大的危机感,自嘲道:“益州贫敝,这开局不错嘛!”

  他还真的不是很想争,但总得保住小命不是。

  【求生欲强烈,激活辅助。】

  【开启任务,示敌以弱。】

  虚空中突然来了两句话,非常玄妙,仿佛直通灵魂。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