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礼物

  “大姐,爷爷和俺哥,咋还不回来呢?”

  这两天,彩凤的小嘴里反复念叨着这件事儿,同时还会一根一根数着手指:“今天都第七天啦。”

  刘金凤心里也慌着呢,爷爷眼睛不好,三凤儿第一次出远门,她心里更惦记。

  但是担心也没用,这年头,联系起来实在不方便。

  电话,村里没有,电报呢,又挺贵的。

  而且他们这村子,邮递员每隔一周,才会骑着绿色的自行车,在村民羡慕的目光中,慢悠悠地晃悠进村里。

  这样算的话,拍电报比写信也快不了多少。

  从前的书信很慢,可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看到大姐不吭声,小老四忍不住又凑到刘银凤跟前黏牙:“二姐,你说咱爷和俺哥,啥时候能回来啊?”

  刘银凤正写英语单词呢,练习本的两面,都密密麻麻写满了ABCD。

  不仅如此,她第一遍是用铅笔写,第二遍用红笔,还有第三遍,是用钢笔写。

  这样一页纸能顶三页用。

  其实,刘银凤也盼着弟弟早点回来,还准备跟着他好好学英语呢。

  她伸手扒拉一下小老四的天线小辫子:“放心吧,你哥答应给你买大白兔,就肯定能买回来。”

  呀!

  一下子被戳破心思,小彩凤有点不大好意思,歪着小脑瓜,正要想想怎么替自己正名呢。

  猛然听到当院传来一声吆喝:“三凤儿回来啦!”

  听声音,好像是大头,一家人顿时呼啦呼啦地往外跑。

  就连东院的奶奶,都垫着小脚儿跑了出来,愣是没被落下。

  刘士奎大步走进夹皮沟,两眼贪婪地望着四周。

  眼中的景物,是那么熟悉,那矮趴趴的小茅屋,还有溜达着的鸡鸭鹅,看上去都那么亲切。

  “看见了,都看见了,俺终于又能看见了!”

  刘士奎激动地连连念叨着,眼底又浮现出一抹晶莹。

  至于刘青山,则挑着个大担子,跟在爷爷身后,担子比走到时候还大。

  走了十几里路,浑身就跟刚从河里洗完澡似的。

  肩膀也火辣辣的,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却无比灿烂。

  村口的小屁孩,早就呼啦一下围上来,一个个都眼巴巴地盯着。

  心情大好的刘士奎,从兜里掏出一把水果糖,笑着吆喝道:“来,一人一块,都有份。”

  “你这小丫头是山杏儿,你这臭小子是四虎子,哈哈,来,给爷爷揪个鸡儿吃,爷爷给你糖。”

  四虎子还真不含糊,正好光着屁股呢,方便。

  只见他用黑糊糊的小手,在自个的小鸡儿上揪了一下,然后作势朝着刘士奎一抛。

  同时,四虎子嘴里还带伴奏的,舌头打了个响,发出“哒”的一声。

  刘青山放下担子,忍着笑,帮爷爷挨个给娃子们发糖。

  表现良好的四虎子,给塞了两块,毕竟挺给老爷子面子呢。

  还有山杏儿,刘青山也往她兜里装了两块。

  这时候,一群人蜂拥而至了,除了家人之外,后边还跟着不少看热闹的村民。

  村子里一年到头才来几次外人,去趟供销社的事儿,都能讲半拉月呢。

  “老头子,你眼睛治好啦!”

  奶奶跟爷爷一对上眼神儿,就知道老伴儿的情况,激动得撩起衣襟,擦拭着止不住的眼泪。

  刘士奎也充满怜爱地看着老伴:老婆子头发比前两年白多喽,脸上的皱纹也更密喽,可是……可是在他眼里,咋就看不够呢?

  “这两年,家里家外的,辛苦你啦!”

  爷爷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奶奶梳着疙瘩揪,用黑色网兜包着的白发,也忍不住泪花闪闪。

  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奶奶不由得低下头,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不过刘青山能够感觉到,此刻奶奶眼中闪烁着一种叫做“幸福”的光芒。

  老夫老妻的,能一起携手走过漫漫人生路,不就是最大的幸福吗?

  “哥!”

  四凤儿早就忍不住了,冲上去一头扑进刘青山的怀里。

  抱着小家伙软软的身子,刘青山脸上的笑意更浓,剥了一块糖,塞进她的小嘴里。

  “呀,奶糖!”

  浓浓的奶香伴着丝丝甜蜜,让四凤儿的眼睛都眯成两条缝,双手搂着刘青山的脖子,吧嗒在哥哥脸上亲了一口。

  “哥,你真好!”

  这么近,刘青山都能嗅到她小嘴里吐出的奶香。

  “大姐,二姐,咱妈呢?”

  刘青山瞧瞧一脸关切的两个姐姐,心里也暖暖的,跟着问道。

  “妈上地里薅猪食菜去了。”

  刘金凤看看满满的担子,嘴里立刻开始埋怨:“三凤儿,你这是把城里的百货大楼给搬空啦咋的?”

  “姐,看看俺给你带回来的啥礼物?”

  刘青山掀开担子上苫着的草帘子,里面是两个铁丝编成的笼子。

  一个笼子里装着两只大公鸡,一身漂亮的白羽,红彤彤的大鸡冠子,乌溜溜的眼睛,正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另一个则是毛茸茸的小鸡崽,全都跟小毛团似的,瞧着煞是惹人喜爱。

  围观的村民有点失望,几个婶子大娘嘴里开始唠叨:“咱们屯子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个,怎么还大老远从城里往回折腾呢?”

  “让让……让让!”

  张杆子穿着大裤衩子,从人群挤出来,看到两只大公鸡,小眼睛立刻唰唰冒光。

  “呦,这鸡儿可够肥的,炖上的话,再整点小酒儿,还不吃得满嘴流油?”

  一边说,他还一边上手去抓。

  大公鸡早就防备着呢,猛然一啄,张杆子顿时甩着手在那跳脚了,嘴里还一个劲哎呦喊疼。

  该!

  刘金凤可不惯着这个懒汉,她以前在报纸上看过介绍,冲大伙介绍道:“这是城里的洋鸡,一年能多下三百多只鸡蛋呢!”

  “张杆子,你要是敢偷去吃了,我就敢把你的嘴缝上!”

  张杆子顿时缩了缩脖,闭上了嘴,这老刘家的大凤儿,是村里有名的凤辣子,谁见了都打怵。

  洋鸡?

  那些婶子大娘听了,眼睛里也都开始冒光。

  这一年年的,大家伙就指望着鸡蛋换点柴米油盐零花钱呢。

  家里的土鸡,撑死了一年能下一百几十个鸡蛋,洋鸡一年居然能下出三百个鸡蛋。

  就算一枚鸡蛋卖八分钱,这多出来一百个鸡蛋,那就是八块钱。

  要是养上十只八只的话……

  于是她们再看向篮子里的那些小鸡崽时,眼神都变了,呼呼直冒火,真跟看到下金蛋的母鸡似的。

  “大凤儿啊,这洋鸡崽儿,婶子抓几只呗,一只给你五毛成不?”

  说话的是队长婶子。

  五毛钱可是高价了,平时家里老母鸡抱窝,孵出来的小鸡崽,基本上都是一毛五一只。

  刘金凤当然不乐意,笼子里的小鸡崽也就百八十只的样子,哪够分啊?

  于是,她也不吭声,扭头望着弟弟。

  说来也怪,原来的姊妹兄弟几个,大事小事都是刘金凤说了算,可是现在呢,连刘金凤都觉得,家里的事儿应该听三凤儿的才对。

  刘青山当然知道这些婶子大娘的心思。

  他也知道,刘家是外来户,这么多年,村里人没少帮衬照顾,他也乐意领着大伙一起发家致富。

  不过规矩必须还是要有的,他环视一圈,提高嗓门,不紧不慢地说道:“各位婶子大娘们,你们先听俺说,这洋鸡比较娇贵,俺也不知道能不能养好,得先养着试试。”

  “要是能成,大伙再跟着一起养,鸡雏啥的,咱收个成本价就好!”

  嗯,是这个理儿,别花五毛钱买的鸡崽,养几天就病死了,还不得心疼死啊。

  大伙都纷纷点头,然后又都盯着担子的另外一头:不知道这里又是啥好东西呢?

  一个村的,根本就没有啥秘密可言,所以刘青山也就大大方方地掀开另外一个担子。

  村民更失望了,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各种书籍。

  对他们来说,这玩意的用处就一个:卷烟。

  啥?还能当擦屁股纸,想多了啊,这么白净的纸谁舍得擦呢,用棍子刮刮挺好的。

  “习题!”

  刘银凤见了却是一声欢呼,抱起装着书本的花篓,撒腿往家跑。

  跑了两步,她又回头朝刘青山笑了笑:“三凤儿,你是俺亲弟!”

  本来就是亲的嘛,刘青山也忍不住笑了。

  自己这个二姐啊,平时不爱笑,可是一笑起来,那是真的好看,感觉好像瞬间花开了似的。

  刘青山忍不住想逗逗她,跟着吆喝一声:“二姐,别急着走啊,还给你准备了好东西呢。”

  “这些就是最好的!”

  刘银凤头也不回地吆喝一声,继续跑。

  “你说的啊,那等会你可千万别后悔。”

  刘青山嘴里嘟囔一声,然后才向大头和二彪子招招手:“石诚在后边呢,咱们迎迎他去。”

  “小石头也来了,走走走。”

  石诚跟他们是一个班的同学,不过家在公社住,父亲在收购站上班,家里是吃商品粮的。

  小哥仨迎出去二里地,才看到一个半大小子,推着一辆自行车,艰难地在向这边走着,同样累得满头大汗。

  “快来搭把手,我都累惨啦,青山,你这家伙就是抓壮丁的地主老爷啊!”

  石诚把自行车转交到大头他们手上,一个劲抹汗。

  他长得比较白净,虽然面部还没彻底长开,但是已经能瞧出来,以后肯定挺帅的。

  “放心吧,不会让你白辛苦,一会好好犒劳犒劳你。”

  刘青山拍拍他的肩膀,结果,这小子就势身子一软,直接坐在地上,看样子确实累得不轻。

  没法子,带回来的东西太多,刘青山自己一趟肯定运不回来,所以就找到这位老同学,谁让他家有自行车呢。

  等四个半大小子回到夹皮沟,看热闹的人正要散呢,结果又看到推着满满一自行车的东西,呼啦一下子又围上来。

  然后,人群就彻底疯啦。

  “唉呀妈呀,这么大的收音机!”

  “这个是啥玩意,好像是那种能听磁带的录音机,好几百块一台呢!”

  “俺娘啊,上海表,还两块,一块男式的一块女式的,这得花多少钱啊!”

  “你们老刘家,不过日子了?”

  ……

第十八章 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