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郑小小

  等人是很无聊的,天气又热,刘青山便跑了出去,转到街口,掏出一毛钱,买了五根冰棍,乐呵呵地跑回来。

  给老孙头和队长叔发了一根冰棍,剩下的放桌子的一个大搪瓷缸子里。

  这冰棍也没包装纸,咬上一口全是冰,带着淡淡的奶香味,咔嚓咔嚓一嚼,暑气顿消,还真过瘾。

  正吃得欢呢,忽然传达室的门被推开,蹦蹦哒哒地进来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小姑娘,嘴里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孙爷爷。”

  “小小来了,给你水壶,晾好的凉白开。”

  孙老头乐呵呵地递过去一个塑料水杯。

  和时下常见的绿色军用水壶不同,这个颜色很鲜艳,而且,造型还是一个可爱的米老鼠。

  嗯,没准还是进口货。

  刘青山打量一下这个小丫头,应该比他小个一两岁的样子,脸蛋儿白皙,眉毛弯弯的,眼睛很亮,也很灵动,似乎还带着点调皮。

  头上也梳了两个辫子,垂在胸前,辫梢系着两个小小的蝴蝶结,脚下是一双白色的皮凉鞋,一瞧这打扮,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谢谢孙爷爷。”

  小姑娘美滋滋地背上水壶,转身跟孙老头道别。

  就在这时,刘青山才注意到她手里拿着的一本书,封面上,印着一只骆驼。

  书名是:哭泣的骆驼。

  刘青山忽然想起了一句很好笑的顺口溜,马上就要在这个时代流行,便随口便溜了出来:“男看金庸,女看琼瑶,不男不女看三毛。”

  “你说什么呢?”

  听了这话,那个少女猛得转过身,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嘴里还露出两颗小虎牙。

  辫子上的蝴蝶结,也随着一飘一飘的。

  “没啥,没啥。”

  刘青山看着小猫炸毛,就忍不住想逗逗她:“俺就是听别人这么顺口念滴,看到你这书上有三毛这俩字,就念叨出来了。”

  少女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追问道:“你读过三毛的散文?”

  “磨念过。”

  刘青山连连摆手,嘴里特意带上浓浓的当地口音说:

  “俺也想上学(xiáo),可是家里穷,上不起,上到小学二年级就回家放猪了,要不,还是你帮俺读故事听吧。”

  “俺可乐意听村里的爷爷讲故事涅,啥人参娃娃啦,啥老虎妈子啦,可好玩啦。”

  咕噜!旁边的队长叔,嘴里含着的一大块冰,一不留神全都咽进肚里。

  好家伙,从嗓子眼一路向下,凉洼洼的,差点来个透心凉。

  青山啊,你高中录取通知书刚下来,你说你这娃,撒谎咋脸都不红涅?

  对面的少女眨眨大眼睛:“那你怎么知道三毛?”

  “三毛流浪记啊,俺看过小人书,三毛好可怜,比俺还可怜,俺好歹在家还能喝碗疙瘩汤,三毛只能吃浆糊。”

  什么嘛,此三毛非彼三毛。

  少女审视着眼前这个少年,总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打着补丁的衣裤,脚下是布鞋,身上脏兮兮的,裤子还破了个洞,这形象,去流浪正好,确实不像个读书的。

  主要是来时摔了一跤,所以刘青山现在的形象有点惨。

  于是,少女就信了,皱皱小鼻子说:“什么不男不女读三毛的,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以后不要说了。”

  说完,她辫子一甩,转身出门,去不远处的一棵大柳树下,读书去了。

  刘青山嘴角微微翘起:好像回来之后,心态也变得年轻了呢,不错不错,年轻多好啊。

  抬起头,看到队长叔正用异样的目光望着他,刘青山连忙又抄起缸子里的一根冰棍:“叔,你再来一根。”

  嘀嘀嘀!

  大门外,响起喇叭声。

  老孙头连忙出去开大门,嘴里还嚷嚷着:“是郑县长回来了。”

  刘青山和张队长,也连忙跟了出去。

  还是那辆破旧的212,开进院子里之后,停了下来,郑红旗从车里下来,他显然是发现了旁边的刘青山。

  刘青山迎上去,还没等打招呼呢,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过来:“哥!”

  随后,就见刚才那个读三毛的少女,蹦跶过来,亲昵地抱着郑红旗的胳膊,还使劲摇晃两下。

  郑红旗则摸了摸妹妹的脑瓜道:“小小,怎么不在家里复习。”

  “出来透透气,读读书。”

  少女飞速晃了一下手里的书,然后就背到身后,要是叫哥哥看到她读闲书,肯定挨批。

  郑红旗也没有留意,而是朝着刘青山一指:“小小,这就是报纸上介绍的那位刘青山同学,下学期,也上高一,跟你一届,你们认识一下,你要好好向人家学习啊。”

  上高中!

  郑小小瞪大眼睛,嘴里的小虎牙又露了出来。

  呀,露馅啦!

  刘青山眨巴两下眼睛,给了对方一个微笑道:“互相学习,互相学习,郑县长,您这位妹妹,还是很热爱读书的。”

  他特意在读书这两个字上,带了重音。

  郑小小立刻恨得牙根直痒痒,心里暗呼敌人狡猾狡猾的,竟然敢威胁她。

  郑红旗不疑有他,还亲切地向刘青山询问来意。

  刘青山当然不会客气,把情况讲了一遍,郑红旗也很感兴趣:“塑料大棚啊,你们可以试着搞一搞,如果成功的话,很有推广价值。”

  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无论是什么时候,官员都是很在乎政绩的。

  一旁的张队长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县长这么忙,肯定会把这件事给推了呢。

  而他这位队长,也平生第一次走进了县长的办公室,还用雪白的瓷茶杯,喝上了香喷喷的茶水。

  不知道啥时候在村里也能享受这种待遇。

  其实在刘青山眼里,县长办公室还是很朴素的,没有大班台和老板椅啥的,都是那种一头沉的办公桌,简单的皮椅子,还是里面塞着弹簧的那种,

  屋子里还有个脸盆架,除此之外,就是办公桌上那一部电话,能叫他有点眼热了,

  等村里有钱了,还是早点装一部电话比较好。

  刘青山正琢磨着呢,忽然感觉到有道热辣辣的目光。

  抬头瞧瞧,郑县长那个妹妹正朝他望过来,还鼓着腮帮,明明是气坏了,偏偏又不好发作的架势。

  等着瞧,等开学的时候,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

  郑小小,已经开始在心里暗戳戳地进行谋划。

  刘青山多贼啊,一下就猜到对方的打算,心里不免呵呵:你这小丫头估计还不知道吧,俺是一名光荣的自学生。

  不过,这种未成年少女最麻烦,偶尔逗逗就行了,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收回心神,刘青山又把注意力,放到郑红旗这位年轻有为的副县长身上。

  有县长从中牵线,事情就顺利了许多,其实,也就是几个电话的事,大棚的材料问题就解决了。

  专用的大棚薄膜还是没搞到,不过呢,塑料布管够。

  至于大棚的骨架材料,钢管什么的,就不要想了,生产资料站那边,正好有一批竹跳板,是用一根根厚竹片绑扎起来的,拆开之后,正好可以做大棚的支架。

  也挺结实的,关键是省钱啊。

  甚至,郑红旗还帮忙联系了县里的运输公司,定了两辆大解放。

  要知道,人家是国营单位,各个单位的货物还拉不过来呢,除非是非常要好的亲戚朋友,否则肯定不会干私活。

  “郑县长,谢谢,实在太感谢啦!”

  张队长紧紧握住这位年轻上司的手,发自内心地感激。

  “都是应该做的,现在从上到下,都在探讨农村发家致富的新路,你们村里扣大棚,就是一次很有益地尝试,等搞起来之后,县里会组织去观摩学习……”

  郑红旗很是勉励一番。

  这件事对他来说,也很有启发意义,他心里暗暗记下,决定以后要定期关注,看看成效如何。

  如果从一开始就跟进,那这个项目就算是他主导的,将来做出成绩,他也是最大的受益人。

  对一心想要有所作为的郑红旗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个契机,所以在职权范围内,他并不介意帮个忙。

  事情谈完,刘青山干脆利落地告辞:“郑县长,那我们就先去跑材料,不打扰您忙了。”

  然后,他又朝着郑红旗身后的郑小小摆摆手:“郑同学,再见。”

  “再——见——”

  郑小小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隐含的意思就是:等见的时候,再好好收拾你。

  这位从小就是学霸的少女,原本对上学这件事,是不怎么上心的。

  可是今天竟然被一个同龄人给耍了,这坚决不能忍,所以她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期盼着新学期的到来。

  到时候,先从学习成绩上压住他,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然后再和女同学结成统一战线,叫他别想有女生缘儿。

  嗯,就先这么双管齐下吧,我们的政策是治病救人,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嘻嘻……

  出了县委大院,张队长也心情舒畅,赞叹不已:“青山啊,还是你脑子好使,知道找郑县长帮忙,还真成了,把东西运回去,大伙就甩开膀子干吧!”

  刘青山也握了一下拳头:“对,队长叔,咱们夹皮沟,也该打一场翻身仗啦!”

第三十三章 郑小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