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今日红缨在手

    “杨老师,您这鞋子可不成,俺们那边都是土路,您最好换一双雨靴。”

  刘青山望着这位支教女老师脚上洋气的皮凉鞋,赶紧提醒道。

  这位女老师不仅仅是皮鞋洋气,衣着打扮也得洋气得很。

  干净利落的马尾辫,没有插着那种具有这个时代标志性的发卡。

  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风衣明显是改过的,腰身那里内束,衬托出身体玲珑的曲线。

  配上颀长的身材,和姣好的相貌,简直就像是刚刚从挂历走出来的女明星。

  最难的是,这位二十出头的女教师身上,带着一股子英姿勃勃的气质,这比较少见。

  就是名字嘛,多少还是具有时代特色,叫杨红缨。

  今日红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你这儿不是有自行车吗,我可以坐在后边儿。”

  杨红缨大大方方地说着,十分爽利,丝毫没有大多数姑娘的那股羞涩。

  而且,刘青山注意到,她的普通话带着浓郁的京腔,应该是首都那边的。

  从那么大的城市,来到咱们这个小山村,可不能叫人家吃苦。

  万一受不了哭鼻子,哭着喊着要回家,村里的娃娃上哪找老师去?

  想到这里,刘青山又提醒道:“杨老师,您还得准备件雨衣,不然,咱这车子甩泥。”

  大姐夫的破自行车,前后瓦盖都没了。

  “走啦走啦,你年纪不大,怎么跟事儿妈似的。”

  杨红缨摆摆手,拎起放在凳子上的一个草绿色大提包,率先出了公社食堂。

  刘青山无奈,也只能跟孙书记他们告别,然后紧追出去,身后还传来孙书记的叮嘱声

  “青山啊,一定要照顾好城里的老师!”

  他们也都瞧出来了,这位年轻女老师,显然是没有农村生活经验的。

  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支教的老师,往往兴冲冲而来,没教上俩月,就哭着鼻子回去。

  希望这位杨老师,能多坚持几个月吧。

  “杨老师,咱们慢慢溜达着走。”

  刘青山追上人之后,接过对方的大提包,挂到车把上。

  “有车子不骑?驮着我这么一个漂亮大姑娘,多有面儿!”

  杨老师拍拍自行车的座子,继续说道:“行不行啊你,要不然,我带你。”

  “得了,杨老师,您先坐稳喽。”

  刘青山推着自行车上路,还有二里多地的沙石路,勉强可以骑车。

  考虑到对方是女生,所以他准备叫人家先坐上,然后再从前面的大梁偏腿上去。

  “走着您呐!”

  杨红缨推了一把自行车,等刘青山蹬起来,她这才纵身坐上后座,一只手扯住刘青山的后衣襟。

  这位老师挺有意思的,性子一点不矫情。

  刘青山慢慢往前骑,嘴里还不忘跟杨老师唠嗑。

  很快,他就了解到,杨老师果然是京城人,今年刚刚大学毕业。

  “杨老师,您这水平,跑俺们夹皮沟教小孩子,有点大材小用啊。”

  刘青山觉得有点纳闷,直觉告诉他,这位杨老师,身上可能藏着什么事儿。

  啪,他的后背被轻轻拍了一下,后面响起杨红缨的吆喝声:“磨洋工呢,快点骑!”

  “骑快了甩泥。”

  刘青山嘴里刚说完,前面就是一个水坑,车轱辘卷起来的泥水,溅了俩人一身的泥点子。

  呸呸呸……

  杨红缨把嘴里的泥沙吐出去,掏出手绢抹抹脸,嘴里抱怨一句:“这破路,也不知道修修。”

  “没事吧,杨老师?”

  刘青山用袖子抹了下脸,然后赶紧扶好车把。

  “小意思,当年爬雪山过草地,我……”

  正说得起劲,看到前面的小男生回头诧异地望了她一眼,杨红缨立刻眨下眼睛:“我都听爷爷讲过。”

  说完,她又轻轻敲了下刘青山的后背:“好好骑车,别溜号儿。”

  刘青山转过身,不过微微起伏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正在偷笑的举动。

  杨红缨心里尴尬面色不变,假装四下观风望景:“我说,你们这里山青水绿的,不错嘛。”

  “扶好!”

  前面传来刘青山急促的吆喝声,然后自行车就猛的向上一颠,又咕咚往下一沉,落进一个水坑里。

  猝不及防之下,杨红缨直接被甩下去,好在她身手比较敏捷,双脚落地,要是坐在水坑里,那就坏菜了。

  可是,水坑也有半尺深,她的皮凉鞋,全泡在里面。

  抬起一只脚,泥水伴着沙子,哗哗往下淌,这就是你刚才说的绿水?

  看来,还是应该穿一双雨靴的,杨红缨心里顿时后悔了。

  刘青山也下了车子,他脚上蹬着靴子,除了裤管上溅了些泥点子,倒是没有大碍。

  瞧瞧杨红缨有点狼狈,刘青山不由得询问道:“杨老师,您包里有没有靴子?要不,您穿俺的靴子?”

  这个还真没准备,包里除了换洗衣物,好像一大半都是零食。

  杨红缨想一下,然后摇摇头,咬了下嘴唇:“就这么走吧,小时候,还光脚丫在水坑里玩儿呢。”

  于是,两个人继续上路,很快,沙石路也走到尽头,望着前方黑乎乎的“水泥路”,杨红缨心里一个劲给自己打气:

  没有回头路啦,杨红缨,你必须勇敢地向前走下去!

  刘青山也望着前方的泥汤子路发愁,偏偏道两边还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要不然的话,在草地上走,怎么也比在泥里揣强啊。

  咬咬牙,刘青山说:“杨老师,您坐车上,俺推着。”

  话音刚落,就看到杨红缨将裤脚高高挽起,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

  每走一步,脚脖子之下的位置,都会陷进泥水之中,拔起来的时候,就会发出噗嗤一声。

  还真是个要强的人!

  刘青山心中,对这位杨老师也多了几分敬重。

  在泥水里跋涉,步步艰难,很快,杨红缨脑门就见汗了。

  她拿出手绢想擦擦,手绢上也全是泥水,估计是越擦越脏,索性也学着刘青山刚才的样子,用风衣的袖子,抹了一把。

  “杨老师,歇歇,喝点水吧。”

  后面的刘青山招呼一声,他推着自行车,还挂着个大提包,也同样不轻松。

  “没事儿,小意思!”

  杨红缨头也不回地摆摆手,嘴里还叨叨咕咕的:“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哎呦!

  刚才还是豪情万丈,转眼间,杨红缨就有点想哭。

  她右脚上的皮凉鞋,陷在泥坑里,上边的带子断了,此刻她光着的右脚,正踩在泥水里。

  虽然穿着袜子,可是尼龙袜子能顶什么用?

  她一赌气,索性把另一只凉鞋也脱下来,俩手各拎着一只鞋子,光着双脚,噗嗤噗嗤地在泥里揣着,前进的速度,反倒越来越快。

  “杨老师,您还是先穿我的靴子吧。”

  刘青山摇摇头,推着车子,一溜小跑,紧追上去。

  堪堪追到近前,就听杨红缨哎呦一声尖叫,身子猛然一栽,直接坐在地上,是泥水四溅。

  “我……”

  杨红缨抬起双手,黑乎乎的,沾满了稀泥,吧嗒吧嗒往下嘀嗒着。

  不用看,身上肯定弄得也跟泥猴子一样,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不由得悲从中来,坐在泥水中,两只胳膊架在膝盖上,脑袋向下一埋,呜呜呜地哭出声来。

  望着泥水中无助的女孩子,刘青山暗暗回忆了下,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一点关于杨红缨的印象。

  算算时间,原本他应该在县城上高中,而这位杨老师,恐怕是知难而退,没有去过夹皮沟吧?

  于是刘青山支好自行车,在她前面蹲下来,平静地说道:“杨老师,如果您现在想回去的话,俺会尊重您的选择,送您到公社,回到原本属于你的世界。”

  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毕竟,俺这个小山村,日子实在太苦啦。”

  但是在刘青山心里,却默默地念叨着:但是,很快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杨红缨抬起头,朦胧的泪眼中,看到的是那少年平静的一张脸,还有那复杂难名的眼神。

  有怜悯,也有惋惜,就是没有丝毫的怨怼。

  这一刻,原本想要放弃的念头,立刻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杨红樱使劲抹了一下眼睛:“不,我不回去,你们能在这里生活,我为什么不能?”

  说完,她倔强地站起来,心里暗暗发誓:从现在开始,不再哭泣,永不退缩!

  可是,脚下传来的丝丝刺痛,让她忍不住身子一栽,连忙扳住刘青山的肩膀,一只脚抬到半空,混着泥水,殷红的血滴,随着一起向下滴落。

  “杨老师,你受伤了,赶紧先歇着!”

  刘青山连忙弯腰撑住对方的身体,查看了下,只见一根木刺,深深扎进对方的足底。

  反正身上早就脏了,他就扶着杨红缨,坐在路边的一处小高坡,然后赶紧处理伤口。

  刘青山在沟子边找了找,还好找到一堆马粪包。

  挑了一个看起来应该差不多成熟的,撕开表皮,里面果然已经结了土黄色的粉末。

  拔下木刺,一股殷红鲜血随着淌出,刘青山赶紧把马粪包摁了上去。

  这种粉末,具有消炎止痛的功效,比消炎粉还好使呢。

  村里人受伤拉个口子啥的,都会拍点马粪包里面的药粉,几天就好了。

  等止住了血,刘青山又把提包拿过来,叫杨红缨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包扎一下伤口的。

  找了半天,杨红缨也只能拿出一个丝巾,叫刘青山帮着把脚包上。

  到了这会儿,她也不再坚持,乖乖坐到自行车上,再犯倔的话,只会更添乱。

  望着身边推着自行车的少年,吃力地在泥水中跋涉,她杂乱的心情,忽然安稳下来:或许,这还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然后她就听到,前方的少年,嘴里用怪异的腔调唱起来,好像是近两年刚刚流行起来的歌曲。

  “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

  对,寻找我自己!

  杨红缨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第四十六章 今日红缨在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