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进山喽

    清晨,空气格外清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走过来一群身背大背篓的汉子。

  大背篓,都是一米多高,每个人的胳膊上,还挎着土篮子,右手拄着一根棍子,脚下穿着长筒雨靴,排成长长的一队,向着豆包山进发。

  空气的湿度依然很大,导致低洼的地方,弥漫着白雾,一条条,一带带,穿行其中,宛如踏进仙境。

  在旁观者看来,这景象很有诗情画意,甚至还带着点仙气儿。

  但你如果是其中的一员,那么就能体会到其中的艰苦。

  山路上是一层低矮的杂草,上面沾满了露水,脚踩上去,一不小心就打滑,要是没有手里的木棍帮着支撑,光是摔跟头,就能把人给摔晕喽。

  刘青山也在队伍里面,小心翼翼地行走着。

  这种天气进山,的确比较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滚落山坡。

  啪嗒啪嗒,张杆子也混迹其中,就是这家伙没穿雨靴,脚上的鞋片子早就被露水打湿,鞋里都能抓蛤蟆了。

  而且这家伙身上的背篓,也明显比别人小了几号。

  不过呢,他能来就算不错了,要求不能太高。

  好不容易,攀上眼前这个陡峭的山坡,大伙终于长舒一口气,纷纷卸下背篓,卷一根儿烟,休息一下。

  刘青山掏出来一包烟,撒了一圈,也有不抽烟卷的,自己吧嗒着小烟袋,或者卷纸烟。

  张杆子一瞧有便宜可占,立刻抽了两根出来,一根叼在嘴上,另一根则别在耳朵上。

  旁边的老板叔有点看不过眼:“杆子,你说你这日子过的,家里连双雨靴都没有,吧嗒吧嗒,走路还带打呱哒板子的。”

  呱哒板子,就是打的那种竹板,有说快板书的,也有要饭的,听老板子的意思,肯定是后者。

  其他人也纷纷加入这场批斗会,张大帅早就瞧张杆子的小背篓不顺眼了:“妈个巴子,杆子啊,俺儿子上山,背的背篓都比你这个大。”

  张杆子嘴里吐了个烟圈儿:“你们就晓得埋汰俺,要是给俺个媳妇,俺能一口气背着上老虎岭!”

  老虎岭,是这片群山之中,最为险峻的一道岭,而且,据说里面真的有老虎。

  大伙也拿张杆子这个夯货没招,带队的张队长也笑骂一句:“杆子,你整天就知道背媳妇,你都快成猪八戒啦!”

  在当地人最喜欢的二人转曲目中,有一出《猪八戒拱地》,里面有猪八戒背媳妇的桥段,一般人都能哼哼两句。

  张杆子嘿嘿笑着:“猪八戒啊,那可是俺的偶像。”

  说完,他嘴里就哼哼起来:“猪八戒,笑哈哈,弯腰背起一枝花……”

  抽了一袋烟,队伍继续行进,张大帅嘴里唱起了样板戏:“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这个是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经典唱段,讲得就是发生在东北这边的剿匪故事,所以大伙都耳熟能详。

  越往前走,越是草木狼林的,要是不熟悉的人进来,一准迷路。

  尤其是这种阴沉沉的天气,看不到太阳,就更容易“迷山”了。

  迷山是老辈人的说话,就是在山里转晕了,一辈子别想走出林子,最后的结局就是活活困死在山里。

  当然还有更迷信的说法,那就是因为你进山不守规矩,山神老把头怪罪,给你施加的惩罚。

  科学一点的解释,就是在林子里迷路,精神刺激太大,导致精神崩溃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吸入了有害的毒气或者误食了有毒的植物,产生幻觉等等。

  总之,迷山是非常恐怖的,所以除了那些艺高人胆大的猎户或者跑山人,很少有人会独自上山的。

  就算是成帮结伙上山,彼此间也会经常喊着点,免得有人走失,所以唱个小曲啥的,绝对不是闲得慌,而是有联系同伴的作用。

  另外也能惊动一下林子里面的野兽,免得双方来个狭路相逢,一般来说,野牲口总归还是比较怕人的。

  山里的樵夫喜欢唱山歌,也是这个道理。

  等张大帅唱完一段,刘青山看到没人吭声了,也就唱了一段歌曲。

  林子里当然不适合唱摇滚,刘青山也就十分应景地哼哼着:

  “雁南飞,雁南飞,雁叫声声心欲碎。不等今日去,已盼春来归……”

  大伙也都听得很入神,这首歌是电影《归心似箭》里面的,讲的也是东北抗联的事儿。

  村民里有看过这电影的,回想一下里面的白桦林啥的,不就跟眼前一样吗?

  没看过电影的,其实也大都听过这电影。

  没错,就是听电影。

  因为在当时的收音机里,会播放一种神奇的节目,叫做“电影录音剪辑”。

  等刘青山唱完了,大伙强烈要求他再来一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开森林音乐会了,刘青山是唱了一首又一首。

  最后逼得没招了,连采蘑菇的小姑娘这种经典歌曲都唱了,只不过他稍稍篡改了一下歌词,变成了:采蘑菇的老爷们。

  伴着朗朗歌声,大伙行走在林子里,现在他们穿行的,还是次生林呢,也就是砍伐之后,又长出来的天然林子。

  要是进入真正的原始森林,那更加可怕,真可以用不见天日来形容,而且林子里还有诸多猛兽。

  什么野猪、黑瞎子之类,都是寻常,最凶的是遇到大马熊,也就是大棕熊,一个大巴掌扇过来,能把人半边脸扇没喽。

  另外还有猞猁、远东豹、东北虎这些林子里的顶级猎手,所以原始森林那边,极少有人敢乱钻。

  十几里路,走了两个半小时,上午八点多,这才算是到达了目的地。

  当人们看到前方的一个缓坡上,出现一座小木屋的时候,心里真跟回到家里似的。

  “哑巴,哑巴,俺们来啦!”

  张杆子这货,嘴里没大没小地吆喝着,其实按照辈分,护林员张哑巴,还是他叔叔辈儿的呢。

  吆喝几声,没有动静,张杆子就直接奔向木屋而去。

  这种小木屋,在当地有个叫法,叫做“木刻楞”。

  整座木屋,都是用木头垒起来的,为了保暖,木头叠加的缝隙之中,还要垫上干苔藓,即便是冬天下大冒烟雪,一点风都不带透的。

  这种木刻楞,住在里面,冬暖夏凉,最适合林区了。

  看到屋门没上锁,张杆子就大咧咧地拽开屋门,准备进屋喝口水,这一路跋涉,嗓子都快冒烟儿啦。

  屋门一开,里面就冲出来一团黑影,直接撞到张杆子怀里。

  猝不及防,张杆子直接被撞了个大腚蹲,这货嘴里还埋怨呢:“哑巴,管管你家的狗崽子,见人就扑,这也太热情了吧?”

  后面的人见了可都急坏了,嘴里大声嚷嚷:“杆子,快跑,快跑!”

  张杆子一边用手推着面前毛乎乎的脑袋,嘴里还一边嘟囔:“跑个球啊,谁没见过狗啊,狗……狗……狗熊!”

  对面并不是护林员养的大狗,赫然是一头黑乎乎的小狗熊,也就是当地人俗称的黑瞎子,学名:东北黑熊!

  俺滴个娘咧!

  张杆子吓得怪叫一声,头发差点竖起来,想要挣扎着从地上起来,却被那头小狗熊抱住大腿。

  别看小狗熊个头不大,也就跟半大狗崽子似的,可是力气不小,让张杆子愣是爬不起来。

  而且这小家伙还挺凶,嘴巴张得老大,一个劲往张杆子身上撕咬,吓得张杆子一翻白眼,身子一摊,直接晕了。

  “赶紧救人!”

  张大帅吆喝一声,大伙便端着手里的木头棍子,嘴里大呼小叫,一步一步,向狗熊靠近。

  最好是把狗熊吓跑,谁也不想和这家伙正面战斗,熊崽子也是熊啊。

  可是这只小熊胆子却很大,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依旧在张杆子身上一通乱扑乱咬,好像还从张杆子身上撕下来一大块肉,吧唧吧唧吃着。

  “杆子!”

  老板叔大叫一声,虽然大伙平时总拿张杆子取笑,可是一个村里住了几十年,那感情也不是一般的深。

  山里的汉子,也都是血性十足,一瞧狗熊真的行凶,都嗷嗷叫着要冲上去。

  “停停停,先别动手!”

  刘青山嘴里大声吆喝着,将大伙拦住,因为他忽然想起来了,有关哑巴爷爷的一件趣事。

  “咱们不能见死不救啊,青山!”

  张大帅也跺跺脚,又要往前冲。

  结果却见那边晕死的张杆子,猛的向这边骨碌过来,在滚出几米远之后,立刻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跑向人群这边。

  这货显然是吓得不轻,一头扎进张队长怀里,嘴里哭鸡鸟嚎的:“完犊子喽,狗熊把俺吃啦!”

  嚎着嚎着,还不忘指责刘青山:“你小子竟然见死不救,你个没良心的!”

  刘青山还笑嘻嘻的:“杆子叔,你不是吓晕了吗?”

  “俺那是装死好不好。”

  张杆子气急败坏地应了一句,然后又开始埋怨车老板子:“以前总听你讲,什么见到狗熊要躺地上装死,狗熊不吃死物,全是他娘的放屁,咬俺一大块肉啊,疼死俺啦!”

  大伙仔细瞧瞧,好像没瞧见张杆子身上淌血,也没有伤口啥的。

  再向那只狗熊望望,只见那个小家伙坐在地上,两只前巴掌,捧着半拉大饼子,啃得正香呢。

  老板叔忍不住问道:“杆子,你兜里装大饼子了吧?”

  张杆子摸摸衣兜,被撕开线了,耷拉下来,他立刻怒了:“你个败家熊玩意,敢抢俺的大饼子吃,老子今天跟你拼啦!”

第五十章 进山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