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大财主

  大伙七手八脚地拽着张杆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你能打赢熊崽子,可是,人家背后也是有熊的。

  万一把母熊惹出来,他们这伙人还不得团灭啊?

  “别拉俺,今天不把这熊玩意的苦胆揍出来,俺就不叫张杆子!”

  张杆子越拉越来劲,嘴里不停叫骂。

  至于那只小熊仔,也不知道是藐视对手,还是真不怕人,依然坐在草地上,老神在在地啃着玉米饼子。

  大嘴嘛哈的,几口就把大饼子给吞了,还伸着舌头舔舔嘴巴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看到张杆子这货没完没了的,车老板子就来了主意,悄悄示意大伙都松手。

  张杆子还在那咋呼呢:“别拽俺,等俺削死黑瞎子,请大伙吃熊掌,哎呦,你们别拉俺啊!”

  “没人拉你,你上吧,俺们都等着吃熊掌呢!”

  老板叔笑呵呵地应着。

  这下张杆子可慌了神,叫他跟黑瞎子放对,他还真没那个胆量,结果现在弄得上不上下不下,你们这不是演俺吗?

  正这个时候,几声狗叫传来,是哑巴爷爷回来了,这下算是帮张杆子解围。

  他转身朝着那个魁梧的半大老头迎上去:“哑巴,你那老窝现在都变熊窝了,你咋混的?”

  刘青山也望向被几条大狗簇拥着的哑巴爷爷,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粗手大脚的,身体依旧十分壮硕。

  据说哑巴爷爷年轻的时候,曾经徒手杀死一只远东豹。

  当时的目击者说,哑巴后背就跟钢板似的,一下靠在豹子身上。

  然后顶着豹子撞在一棵大树上,碰的一身闷响,大树枝叶摇晃,豹子当时就蹬腿断气。

  等剥了豹子皮,剖开豹子的肚子,大伙儿发现里面的内脏都震碎了。

  于是就有传闻:哑巴会武,打豹子那招,就是八极拳里面的铁山靠。

  可是问哑巴,他却一个劲晃头,后来也就没人再关心这件事。

  但是村里的小娃娃,都把这位哑巴爷爷,当成了偶像,刘青山当然也不例外。

  此刻再见到哑巴爷爷,看着他那朴实憨厚的面孔,刘青山感觉格外的亲切。

  记得去年夏天放暑假,他和大头二彪子等人进山采山货,跟同伴走失,迷山了,最后晕在老林子里。

  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发现躺在哑巴爷爷的木刻楞里,救命之恩啊,得记一辈子。

  张杆子迎着哑巴爷爷走过去,然后就听到身后传来扑腾扑腾的声响,回头一瞧,吓得他俩腿发软,直接又躺地上开始装死。

  是那只熊仔,又追上来!

  别看张杆子刚才叫得欢,就算借他俩胆子,也不敢跟黑瞎子打架啊。

  熊仔根本就没搭理张杆子,而是乐颠颠地朝哑巴爷爷奔过去。

  大伙正要出声提醒,却见那几只大狗,也摇头晃脑地迎上去,还伸着舌头,友好地舔着熊娃子那张跟它们的狗脸有几分相似的熊脸。

  等哑巴爷爷大步走过来,熊仔的表现,彻底叫大伙惊呆了。

  只见这货竟然抱住哑巴的大腿,嘴里吭吭唧唧的,就跟见到亲人似的,还在哑巴身前身后来回翻滚,瞧那样子,跟狗子撒欢没两样。

  哑巴爷爷则从兜里掏出来一把野果子,蓝哇哇的,是蓝靛果,当地人叫羊**,扔到地上,喂给小黑熊。

  得,大伙好像有点瞧明白了:这黑瞎子,十有八九是哑巴养的!

  “哑爷爷!”

  刘青山大叫着迎上去,亲热地扳住哑巴爷爷的胳膊,好家伙,感觉哑巴爷爷的肌肉硬邦邦的,跟搂着铁疙瘩似的。

  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哑巴爷爷的感官无比灵敏,刘青山身上的那股孺慕之情,他能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

  于是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轻轻拍拍刘青山的脑瓜。

  这小子,又长高了啊!

  大伙也都围上来,到这时候,也都不怕那只熊仔了,反倒觉得这货憨头憨脑,怪好玩的。

  “哑巴,你的黑瞎子把俺带来的大饼子都给抢了,今个中午,你得好吃好喝供着俺。”

  张杆子知道,哑巴这里时常有些好吃的,什么山鸡野兔之类,所以就动了歪心思,龇牙咧嘴地嚷嚷起来。

  但是很快,就被其他人给挤一边去了,张队长上前说明来意,又把给哑巴带来的粮食和大粒儿盐送进屋里。

  哑巴爷爷很少下山,一般时候,都是村里谁上山了,顺便把一些生活必需品,帮着他捎上来。

  另外就是告诉哑巴爷爷,中午他们在这打尖,干粮都带来了,给熬一大锅汤就成。

  哑巴爷爷也不出声,脸上带着憨笑,一个劲点头。

  最后,张队长又告诉哑巴,村里结成合作社扣大棚的事儿,大伙给哑巴也入股了。

  哑巴爷爷听了,立刻进了木屋,等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托着一个木头匣子,一把塞进张队长怀里。

  “你这里面装的啥玩意,还挺沉的。”

  张队长打开匣子,然后整个人就愣在那里,木头匣子也砰地一下,摔落到地上。

  匣子挺结实的,在草地上滚了几下,并没被摔坏。

  里面的东西,却洒落出一部分,也瞧得周围那些村民,全都瞪大眼睛。

  钞票!

  散落出来的东西,竟然都是钱:拾元的,伍元的,最小的面额,也是一元的。

  除了钱之外,张杆子还从地上,拾起来一枚银白色的袁大头。

  这种袁大头,匣子里竟然有几十枚。

  “呦,哑巴,想不到啊,原来你才是咱们夹皮沟的大财主!”

  吹了一口气,在耳边听了听,张杆子两眼直冒光,恨不得全都装自个兜里。

  袁大头这玩意,以前家家户户都可能藏上几枚,但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没了。

  哑巴爷爷比划了几个手势,原来,这些钱,是他入股合作社的资金。

  “哑巴哥你早点拿出来啊,咱们就不用去银行贷款啦!”

  老板叔对贷款的事,还是耿耿于怀呢。

  大伙七手八脚地把钱点了点,竟然有三百二十多块,这还不算那些袁大头呢。

  谁也想不到,守林子的哑巴这里,竟然有着这样一笔巨款。

  哑巴爷爷又比划一阵,说是这些年,陆陆续续用山货换来的,他在山上也用不着,也没地方花去。

  而且这大山是属于夹皮沟的,所以这钱也是大伙的。

  服气,所有人都服气。

  就连张杆子都凑上去嘟囔着:“哑巴啊,这些钱太多了,你留一半呗,留着以后娶个老伴儿啥的?”

  哑巴爷爷咧着嘴,发出啊啊的笑声,还用大巴掌,使劲在张杆子的肩膀拍了两下,拍得张杆子龇牙咧嘴,差点跪地上。

  这手劲儿,太他妈大啦!

  因为哑巴拿出来的这么钱,大伙对采山货这件事,也更加热切。

  虽然这是哑巴多年积攒下来的,但是多少也说明一个问题:山货还是很值钱的。

  留下两条大狗看家,哑巴爷爷就带着大伙,钻进林子里,那只小熊,也晃晃悠悠的,混在队伍里。

  一会凑到老板叔身上嗅嗅,一会又搂着张大帅的大腿,最后只围着刘青山打转,嘴里还一个劲吭叽。

  刘青山觉得,这熊玩意还真是挺逗的,就像家里的那些小娃子,来了客人,显得格外兴奋。

  于是他就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糖,估计是这货鼻子好使,嗅到了身上装着的糖果的香味。

  要知道黑瞎子对甜食,那可是非常的偏爱。

  偷蜂蜜,就是它们经常干的操蛋事,即便是被蛰得满脑袋包,也乐此不疲。

  一瞧刘青山拿出来水果糖,熊娃子自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呼哧呼哧的,搂着刘青山的大腿直蹦高,这货原来是职业抱大腿的。

  它的巴掌也上来瞎扒拉,一下就把糖块扒拉到地上,被它舌头一卷,就进嘴儿了。

  “还没扒糖纸呢。”

  刘青山伸出手,伸手摸摸这个小家伙黑糊糊,毛茸茸的脑袋,嗯,手感还不错。

  好在这时候的糖纸是真用纸做的,不是塑料纸,就算被黑熊咽到肚里也没啥事。

  吃了刘青山一块糖之后,这只熊娃子,就彻底赖上他了,一路上都围着刘青山打转。

  它还不时伸出巴掌,扒拉一下,偏偏还没轻没重的,好几次,都把刘青山给弄了个趔趄。

  气得刘青山真想踹它两脚。

  据哑巴爷爷比划道:这个熊玩意,是他今年开春的时候,在林子里捡的。

  一般时候,他们这边,母熊都是在冬眠的时候产崽,等到开春了,冬眠结束,就能把小熊领出来转悠。

  这只熊仔也不知道咋回事,是丢了还是被母熊给遗弃,反正哑巴爷爷捡到它的时候,已经快要饿死了。

  哑巴爷爷就把它抱回小木屋养着,正好有一只母狗下崽,就让母狗奶着,最后还真活了。

  而且这小家伙也不回林子里生活,整天跟哑巴爷爷的那几条大狗混在一起。

  “你这家伙,还真是一只名副其实的狗熊。”

  张杆子还在为大饼子的事儿耿耿于怀,于是就使坏,伸腿绊了熊瞎子一下。

  结果呢,小熊是绊倒了,但是一头撞在他的腿上,张杆子也抱着狗熊,一起滚下山坡。

  要不是半道上被几棵小树给拦住,指不定滚到哪是一站呢。

  大伙瞧得直乐,老板子更是开始编排张杆子:“杆子啊,俺瞧着这黑瞎子挺稀罕你的,干脆,你就领回家当媳妇算啦!”

  张杆子也气急败坏地进行还击:“老板子,这狗熊是公的,干脆你领回去当姑爷得了,反正你家姑娘多。”

  在众人哄笑中,傻乎乎的熊仔还不知道呢,它已然成了香饽饽喽。

第五十一章 大财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