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买买买

  “老板叔,走啦,走啦呀!”

  刘青山买完了粉碎机,抬到马车上,却看到车老板子围着一台崭新的小四轮拖拉机,在那一圈一圈转悠着。

  等他催促了好几遍,老板叔这才恋恋不舍地回来了,抄起心爱的鞭杆子时,竟然一脸嫌弃道:“等俺赚钱了,高低把你换成方向盘!”

  刘青山笑道:“老板叔,你这个愿望,肯定能实现。”

  事实上,后来老板叔就是夹皮沟第一个买小四轮的,也是第一个买大解放的。

  等到了供销社,却发现供销社旁边的空场里,闹哄哄的,少说也有几百人。

  老板叔一拍大腿:“差点忘啦,今天周六,咱们公社有大集。”

  刘青山也心里一动:“那正好咱们也到集上转转,猪圈都盖了,里面总不能空着。”

  “对劲,今年这小麦生芽子,国家肯定不收,到时候,养猪的肯定多,咱们先多抓点猪崽子,别以后涨价。”

  老板叔这脑瓜就是活泛,一点就通,于是把马车拴好,几个人就直奔旁边的集市。

  大概从去年吧,随着经济的搞活,农贸市场就重新开启,各个公社定的时间都不一样,从周一到周日,哪天都有。

  而碧水县的大集,则是周日,规模也是最大的。

  农村的大集,针对的主要人群就是农民,所以出售的商品,还是以农资类居多。

  像什么扫帚木锨镰刀锄头这些农具等等,数量最多。

  另外也有一些日用百货之类,也都不用再凭票购买,甚至刘青山还看到有两个年轻人,在那兜售电子表。

  高文学瞧瞧自己手腕上的上海表,立刻决定再买几块电子表:家里人,一人一块!

  理由还非常充分:“二凤上课,需要看时间;四凤五凤上一年级,俺还没送礼物呢。”

  高文学还越说越激动:“三凤你这么多事儿,更要掌握好时间,正好今天你过生日,就当姐夫送你的生日礼物,其实,你才是俺最想感谢的!”

  大姐夫,你还真舍得,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刘青山连忙拦着:“大姐夫,一家人总谢啥呀,俺肯定不要,以后要买就买上档次的机械表;至于四凤五凤现在小,戴手表瞎显摆啥;非要买的话,就给俺二姐买一块算了。”

  没法子,高文学只好花了24块钱,买了一块女式的电子表,等以后谁去县里,给刘银凤捎过去。

  顺着人流往前溜达,就看到一个猪肉摊子,卖肉的拿着个蝇甩子,正无聊地来回摇晃着,卖肉的顾客,寥寥无几。

  这时候,正是青黄不接,粮食没收呢,农民手里没钱,谁舍得买肉呢?

  也就是公社所在地的那些单位职工,条件好的,买上半斤八两的,给家人解解馋。

  高文学眼睛一亮,拉着刘青山就奔过去,一问价,一块零五分,比凭票供应的要贵上一毛多钱。

  “太贵啦,大生子你能不能便宜点?”

  车老板子认识卖猪肉的壮汉,就讲了讲价,最后还真讲下来五分钱。

  “那就给俺割二斤肉!”

  高文学一张嘴,卖肉的一惊:现在割肉,一般都是割几两,这位兄弟大气啊,张嘴就是二斤。

  老板叔还在旁边帮着吹呢:“大生子,你知道这这位是谁不?告诉你,大作家高文学同志,刚拿了四百多块稿费呢,上你这买肉,你个杀猪的,都能跟着沾点书气!”

  “哎呦,是俺眼拙,那也别一块钱了,就算您九毛钱一斤!”

  买肉的是个大老粗,最羡慕那些有文化的,直接又降了一毛钱,搞得高文学还怪不好意思的。

  刘青山看到猪肉案子上还有一片板油,这可是好东西,于是也买了下来。

  猪肉和板油都用麻绳一系,用手拎着,走到哪,别人都会用羡慕的眼光,多瞧两眼。

  刘青山溜达来溜达去,终于在集市的一角,看到卖家畜的。

  大多是卖猪崽的,用柳条编的大篓子,一个篓子里能装十几只小猪崽,基本就是一窝了。

  当然,也有卖狗的,这时候,狗子是真便宜,成年的大狗,也才五块钱一只。

  不过狗肉太瘦,没谁喜欢吃,而刘青山则是根本就不吃狗肉。

  而且农村家家都养狗,谁家的母狗生小狗崽了,看上了就抱走一个,也不用花钱。

  除此之外,还有卖山鸡野兔的,价格也都贼拉便宜,原因同上,这肉全都太瘦。

  这时候最缺的,就是油水啊。

  刘青山花了两块钱,就买了两只肥大的野兔,把他和那位摊主都乐坏啦,可谓皆大欢喜。

  老板叔则把那五六个卖猪崽的都看了一遍,挑出来一大堆毛病。

  不是嫌猪崽太瘦,就是说猪崽太脏,气得那些卖主,都拿眼睛直瞪他。

  “老板叔,别挑三拣四的了,全都买下。”

  刘青山悄悄捅捅老板叔,他估摸着用不上几天,猪崽就得涨价。

  “青山啊,咱们带来的钱不够?”

  车老板子也有点犯难,刚才他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能杀价。

  “俺姐夫那钱先借来花呗,反正咱们回去就能用贷款的钱还上。”

  刘青山觉得,还是帮大姐夫把钱先花了的好,省得他啥都惦记着买,瞧那劲头,都有心思把供销社给搬空。

  “那咱们就买,俺负责讲价,你负责掏钱。”

  老板叔也担心刘青山这样的半大小子不会砍价,所以还叮嘱一番。

  商量完了,老板叔却一点不着急,领着刘青山继续在集上溜达,还轻声传授经验:

  “等快散集了,咱们再出手,一上午的时间,小猪崽早上喂的食儿也拉出来了,喝得水也尿出去了,起码能减个一两斤的分量。”

  刘青山还能说什么,只能表示服气呗,反正他是算计不到这些的。

  瞧瞧太阳到了正当头,老板叔这才又转悠过去,有几个卖猪崽的,都已经准备收拾收拾往家走。

  白等了一上午,这回去之后,又得喂一周,得多少吃喝啊?

  最关键的是,猪崽又长大不少,只怕更不好卖喽。

  那时候为了省钱,大伙都喜欢买小猪崽,越小越好,只要断奶了,能吃食就成。

  “别走别走,俺都包圆啦!”

  老板叔一声吆喝,那些卖猪崽的都不由得精神一振。

  不过发现是刚才那个挑肥拣瘦的家伙,又都齐齐皱眉,知道这位不是个好忽悠的,估计是占不到什么便宜喽。

  那也得卖啊,总不能拉回去吧。

  于是大伙儿都围拢上来,七嘴八舌,争争讲讲,老板叔差点被唾沫星子给淹喽。

  老板叔却丝毫不为所动,咬死了四毛钱一斤,同意就过秤。

  终于有一个卖主撑不住劲,率先把猪崽卖了,基本上十斤左右一只,还有一只最小的,老板子连连摆手说道。

  “你这只是磨磨渣儿,光吃食不长肉,不要不要,白给俺都不要。”

  所谓的磨磨渣儿,就是一窝猪崽里面,最小的那个,因为抢不上食或者挑食,所以长得才最小嘛。

  当地有俗语云:养猪不养磨磨渣儿,娶媳妇不能娶老丫。

  所谓的老丫,就是家里的老姑娘,一般家里都比较惯着,担心是好吃懒做的主儿。

  “剩下这一个,俺还得弄回去,你就看着给俩钱呗?”

  卖猪的也不容易啊,所以刘青山还是给估了三块钱,基本价格和其它猪崽也差不多。

  最后还留下了四个大篓子,把那些黑的白的花的猪崽归拢到四个大篓子里面,叫卖主帮忙都抬到马车上。

  每只猪崽,老板叔都要亲手拎着后腿,倒提起来放进篓子里,还要挠挠小猪的下巴颏。

  他也不嫌脏,挠完之后,随手就在裤子上蹭两把,然后继续抓猪崽。

  那些猪崽开始不知道咋回事,还以为要挨刀呢,一个个叫得好不凄惨,凄厉的声音传遍整个集市。

  直到被老板叔给抓痒抓得爽了,这才哼哼唧唧的消停下来。

  一共五十二只猪崽,花了还不到两百块,真心不贵。

  车老板子也眉开眼笑的:“这天挺热,咱们得赶紧回走,买两个馒头,路上垫垫就行了。”

  于是去供销社里,把采购的高文学给拽出来,路过邮电局门口的时候,杨红缨也正好打完电话出来。

  一个电话,打了好几个小时。

  倒不是打电话的时间长,主要是等候的时间长啊,第一遍打过去,对方还得现去喊人,第二遍打才是正主。

  刘青山去公社食堂买吃的,正好有菜包子卖,于是就买了十个,大伙分着吃了。

  肚子垫了点底,刘青山和高文学以及杨红缨三个,慢慢在马车后边溜达着走,车上实在是没有地方坐了。

  中间放着粉碎机,四个角放着四只篓子,用麻绳跟粉碎机连在一起,免得路上颠簸掉喽。

  刘青山就问杨红缨:“杨老师,打电话花了多少钱,这个村里负责报销。”

  这年头,打电话是真贵,一分钟好几毛,而且还是双向收费的。

  一个电话基本上就要花好几块钱,更何况杨红缨打的还可能是国际长途,那就更贵得叫人心里直抽抽。

  “没几个钱,我那位岛国的朋友在首都读书,她还要联系自己国内,过几天才能有消息,下周我再打给她。”

  杨红缨是爽利的性子,这些日子在刘士奎家里白吃白住,给钱老两口说啥也不要。

  偶尔刘青山家做点好吃的,比如说煎个松茸啥的,也会叫上她,所以这点电话费,当然不能要。

  刘青山也就不再矫情:“那成,回家请你吃大餐,今天俺姐夫买肉啦,还买了俩野兔,俺回去熏上。”

  三个人在后边正边走边聊呢,就见前面的大马车猛的一颠,然后,一个装着猪崽的篓子晃悠几下,从马车上滚落下来。

  刘青山大叫一声不好,这道两边草木狼林的,猪崽跑得又快,钻进林子里,上哪找去?

  要是那样的话,买猪崽的钱,不是长翅膀飞了,而是长腿儿跑了。

  

第五十六章 买买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