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乌鸦变凤凰

  箩筐一落到地上,里面的猪崽很快就都钻出来,它们也明显受到惊吓,哼哧哼哧地四散奔逃。

  刘青山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这十几只小猪跟炸营了似的,跑得嗖嗖快,估计想要追上是难喽。

  “啰啰啰——”

  车老板子扬着嗓子叫起来,惊慌的小猪都是一愣,然后卜愣着耳朵,警惕地向老板子那边张望。

  只见车老板子蹲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啰啰着,很快,就有一只小猪崽跑了回来。

  老板叔伸手,轻轻在小猪的脖子上抓挠着,这只猪崽还用小鼻子,在老板叔的裤子上拱了两下,留下一道水渍。

  小猪崽最喜欢被人挠痒痒的了,鼻子里发出舒服的哼哼声,最后被挠着挠着,干脆躺在地上享受起来。

  其它小猪也都慢慢围拢上来,把老板叔围在中间,车老板子一双手都忙不过来了。

  刘青山和高文学他们要上去帮忙,却被他打着手势阻止。

  最后这十几只小猪,全被车老板子给哄回了大箩筐里,几个人一起动手,重新抬到马车上,又把磨断的绳子重新接好,这才长舒一口气。

  “老板叔,还是你厉害!”

  刘青山现在是真心服气,他也明白了,老板叔在集市上的时候,亲手抓猪崽,看似随手的在裤子上擦手。

  不是不讲卫生,而是叫自己身上,带上了小猪崽熟悉的气味,而猪鼻子是很灵的,所以才能顺利收服这些小家伙。

  每一行都有各自的门道,需要在实践中慢慢地摸索,需要用心才能做到最好。

  就像他们马上要动工的大棚,以前没有实践经验,更需要用心才行。

  经历这件事,刘青山那刚刚有点飘起来的心思,立刻又沉稳下来。

  剩下的旅途就顺顺当当了,等回到夹皮沟,不少村民都围上来,一瞧见这些小猪崽,立刻都回家取来绳子。

  他们把每只小猪都给绑上,新来的小猪认生,猪圈那边还没修好呢,所以先得拴几天,免得跑丢。

  拴猪也不是随随便便绑上就成的,拴腿儿的话,容易勒坏;拴脖子更不成了,搞不好会勒死,而且也没那么多脖儿套。

  要连前腿带脊背,一起绑好,就跟穿着背带似的,后来那种拴宠物狗的方法,估计就是从这方面受到的启发。

  “青山啊,那边猪圈还没弄好呢,忙着买啥猪啊?”

  老支书叼着小烟袋,忍不住问道。

  刘青山则呵呵几声:“支书爷爷,等咱们的猪圈盖好了,估计猪崽的价格就会疯涨喽。”

  都是老庄稼人,这个道理,当然是一点就通。

  老支书猛的一拍大腿:“是这个理儿,到时候,养猪的人多,只怕猪崽都抢不着喽。”

  张队长也在旁边补充:“明天县里是大集,干脆咱们早点出发,派出去几辆大马车,一次性把猪崽买够。”

  正在建设中的猪场的规模,大概能养二百头育肥猪,另外还有十头左右的老母猪。

  在这个时代,那就算是大养猪场啦,毕竟各家各户,顶天也就养个两三头。

  大伙研究一阵,都表示赞同,甚至刘青山还提议说:“有多少买多少,多余的,过些日子,肯定不愁卖!”

  老板叔转转眼珠,就想明白了:“哈哈,还是青山你这脑瓜好使,咱们低买高卖赚差价。”

  “这个不会被说成投机倒把吧?”

  老支书稳重,所以有点担心问道。

  这年头,法律还不大健全,所以许多找不到法律依据的罪名,都一股脑塞进投机倒把里边去了。

  当时有顺口溜说:投机倒把是个筐,啥罪都往里边装。

  “支书爷爷,您不用担心,到时候啊,咱们肯把猪崽卖给他们,他们还得承咱们人情。”

  刘青山心里有数,养猪场又不是个人办的,打着村集体的招牌,谁敢乱扣帽子?

  大伙这才安心,然后就商量起明天上县里的人选,年八辈不去一趟县城,所以都抢着去。

  一瞧大伙这么踊跃,刘青山也就不用跟着掺和了,刚要跟大姐夫回家,却又被老板叔给拽住。

  只见车老板子扯开嗓子:“大家静一静,还有个天大的好消息,俺给大伙通报一下!”

  人群立刻安静下来,车老板用手一指高文学:“文学这次厉害了,成了大作家,稿费拿了四百多,算是给咱们夹皮沟涨脸喽!”

  啪啪啪,刘青山带头拍起了巴掌,随后,大伙在愣了下之后,也都开始鼓掌。

  实话实说,村民以前还真不咋待见高文学这种知青,认为他们不会干农活,文不成武不就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都被那一笔数额巨大的稿费给镇住了,满打满算,整个夹皮沟,除了拐子爷爷,谁家能拿出来这笔钱?

  大伙也第一次知晓:原来耍笔杆子也是能赚钱的,而且还是赚大钱。

  望着大伙热切的目光,高文学也激动起来,这么多年了,他也需要别人的认可啊,这无关尊严,而是一个男人生存的价值。

  “谢谢大伙,俺以后一定会继续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高文学涨红着脸,使劲给大伙鞠了一个躬。

  “请客,请客!”

  人群里有人开始起哄,不用说,当然是张杆子这货。

  结果被老支书给瞪了一眼,立刻不敢再出声,老支书则恨铁不成钢地说着:“杆子,你好好学着点!”

  以前的时候,张杆子和高文学住南北炕,在村民眼里,这两位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属于划等号的。

  现在,高文学忽然一飞冲天,乌鸦变凤凰,剩下的张杆子,就显得更加碍眼。

  “俺也想写文章赚稿费,可是俺不认识字啊。”

  张杆子俩手一摊,一脸无辜。

  大伙一阵笑骂,都吵吵这家伙是没救了。

  只有刘青山走上去:“杆子叔,发家致富的道路千万条,养猪养鸡,种地种菜,啥都能赚钱,关键是要肯干。”

  俺要是肯干,至于混成现在这样吗?

  张杆子也耷拉着脑瓜子不吭声了,他的心里,也渐渐开始动摇:马上就快四十的人了,再像从前那么混,这辈子也就那样了啊……

  刘青山和高文学回到家里,俩人手上拎着大包小裹的,连杨红缨都帮忙拎着东西。

  院子里晾晒蘑菇的林芝都被吓住了:“咋买这么多东西,不过日子啦?”

  小老四则乐得直蹦高,她都瞧见了:大姐夫手上的黄纸包里,肯定是江米条,都能瞧出来是一根一根的!

  “妈,这是给您买的绒衣,天快凉了,得加衣服了。”

  进了屋,把东西都放到炕上,高文学拿起一件天蓝色的毛衣,捧到林芝面前,脸上也十分激动。

  林芝眼中一喜,然后就一个劲摇头:“这颜色太艳了,给金凤穿。”

  刘青山连忙上来帮着劝说:“妈,这是大姐夫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而刘金凤则不由分说,拿着绒衣,就往林芝脑袋上套进去,帮着娘穿上,然后喜滋滋地说:“穿上这衣服,妈一下子就年轻十岁。”

  林芝笑得合不拢嘴,伸手拍拍高文学的胳膊:“文学啊,妈谢谢你。”

  高文学觉得鼻子有点泛酸,自从来到夹皮沟,他都有六七年没回家,感觉家里的亲娘,对他还不如丈母娘亲呢。

  这个家里,从来没有一个人,拿他当外人看。

  背过身,悄悄抹抹眼睛,高文学脸上带着笑:“老四老五,这是给你们买的好吃的,以后想吃啥,就跟大姐夫说,肯定给你们买!”

  两个小丫头,小脸上都乐开了花。

  这时候,爷爷奶奶也闻讯赶来,高文学又拿起两瓶西凤酒:“爷,这是俺孝敬给你的。”

  供销社没有茅台卖,所以他就买了这酒。

  然后又拿起两罐子麦乳精:“奶,这是给您的,等喝完了,俺再给您买。”

  “你这孩子,咋乱花钱,买这么贵的酒,喝咱们县产的碧水大曲就不错了。”

  刘士奎有些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刘青山凑到爷爷跟前,笑嘻嘻地说:“爷,大姐夫也是一片孝心嘛,您要是不喝,回头俺都送给拐子爷爷去。”

  “你敢!”

  刘士奎瞪起眼睛,很宝贝地将两个装酒的纸盒搂在怀里,这可是西凤酒啊,也算名酒喽。

  分完了东西,高文学又将刘青山挎包里的钱都掏出来,摆在林芝面前:“妈,这是俺得的稿费,先交家里。”

  这么多?

  林芝等人也是一惊。

  刘青山则在旁边敲边鼓:“大姐夫,你这钱不上交给俺姐,小心……”

  该小心的是他才对,没等说完呢,耳朵一疼,就被刘金凤给捏住,拧得刘青山龇牙咧嘴,别人瞧得咧嘴直乐。

  就连杨红缨,都促狭地望着他笑,心里还好生羡慕:这姐弟的关系,还真是好啊。

  面对刘金凤的魔爪,刘青山只有屈服的份儿,赶紧转移话题:“姐,你就不瞧瞧,俺姐夫给你买的啥东西?”

  这一招果然好使,刘金凤撒手之后,从高文学手上,接过一个纸盒子,打开之后,立刻一声欢呼:“呀,熨斗!”

  只见里面是一个银白色的铁熨斗,表面是不锈钢的,十分光亮,刘金凤都念叨好几回了,说是上衣裤子洗完了,都是褶子。

  想不到,丈夫今天给买回来了,激动得她冲上去,吧嗒在高文学脸上亲了一下。

  “嘻嘻!”

  这声是小老四的。

  “咳!”

  这个是爷爷的。

  “俺眼睛迷了,啥都没看见。”

  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刘青山。

  刘金凤这才反应过来,也羞红了脸,赶紧去外屋地做饭。

  买的猪肉炖豆角,当院的大锅里,则熬着猪油,开锅之后,香气就开始飘散,引得大黄狗围着大锅直转磨磨。

  “咦,那只小熊呢?”

  刘青山没瞧见熊仔,就问彩凤道。

  “回山上去啦。”

  小老四有点失望地说着。

  “呵呵,吃饱了就回家,这是拿咱们家当饭店了。”

  刘青山一边拾掇野兔一边说,好不容易才剥下来两张大窟窿小眼子的兔子皮,这手把,实在太次。

  野兔用盐水泡一会,去掉土腥气,然后放到锅里烀上了。

  等烀熟之后,表面抹上油盐,锅底撒上茶叶和白糖,又放了一把山上大红松的锯末子。

  将野兔摆在帘子上开熏,先冒白烟,再冒黄烟,撤火闷几分钟,熏兔出锅。

  浓浓的肉香,还伴着淡淡的松脂香气,绝对充满山野风味,叫人忍不住食指大动,连杨红缨吃了都叫好。

  老四老五也吃得小嘴巴都是油,彩凤还说道:“哥,要不你天天都过生日吧,咱们天天都吃肉!”

  刘青山轻轻点点她的小鼻子:“以后家里人过生日,必须按照这个标准。”

  说完,他还瞥了杨红缨一眼:“杨老师也包括在内。”

  杨红缨还想朝他瞪瞪眼睛炸炸毛,抗议一下,可是眼睛却很不争气地一红,赶紧低头啃兔肉。

  吧嗒,吧嗒,几滴眼泪落在上边。

  可是杨红缨丝毫感觉不到咸涩,只觉得无比香甜。

  

第五十七章 乌鸦变凤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