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抢手货

    公社的孙书记领着十几名大队的支书和队长,当然要进入大棚里面转转。

  从北面的小门进去,立刻感觉大棚里面一阵闷热的气息传来,还带着点淡淡的粪肥的气味,乡土气息非常浓郁。

  来的都是老庄家把式,谁在乎这个,反倒都兴奋地四下张望。

  大棚里面,也是忙忙碌碌的,一些村里的妇女正在播种呢。

  她们用锄头在平整的菜畦里勾出来一道道整齐的小沟,然后把菜籽撒进去,后面有人负责填埋。

  “你们这种的啥呀?”

  吴队长凑上去询问,他瞧着有点像是香菜籽,但是味道又不对。

  “种芹菜呢。”

  一名妇女头也不抬地答道。

  “芹菜不是挪根移栽的吗?”

  老吴有点发蒙,他家的园子里也有一小畦芹菜,就是从别人家挪来的芹菜根。

  一直跟着,充当解说员的大头说话了:“俺们村里大棚数量太多,种植量比较大,没处找那么多芹菜根,所以就只能种植了,水肥都跟上,三个月就能割头一茬。”

  他们种的芹菜,就是普通的旱地芹菜,这时候西芹啥的还没传到这边来呢。

  这种旱地芹菜的特点就是比较皮实,繁殖能力也比较强,同样可以割好几茬。

  而韭菜的生长周期要比芹菜长一点,已经先种下了,估计元旦的时候,能割头茬韭菜。

  至于黄瓜,则集中育苗,然后移栽,这也是大头按照书上来执行的,管理起来比较省时省力。

  大伙很快就弄明白了,大棚里主要种的是芹菜、韭菜和黄瓜。

  这时候种,显然是瞄准了春节前那段时间。

  想想那时候,冰天雪地的,一点绿色都看不到,家里生点绿豆芽,都稀罕巴叉的。

  那要是来一盘绿韭菜炒土豆丝,或者芹菜炒粉条,拿根翠绿的鲜黄瓜,在酱碗里戳一下,再喝两盅小酒,还不得美死?

  咕噜,不少人都忍不住悄悄咽了咽口水。

  “到时候,芹菜和韭菜能卖多少钱一斤?”

  老刘支书突然发问,大伙这才醒悟,都支棱着耳朵倾听:对呀,这个才是关键好不好。

  价格嘛,大头也没考虑过呢,他抓抓大脑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刘青山一瞧,立刻插话道:“现在可不好说,到时候看市场呗,可能卖到一毛,也可能是五毛,要是人民群众强烈需求,那卖到一块钱也不是不可能的。”

  “一块!那不是都赶上猪肉了吗?”

  大伙都瞧着围在中间的这两个半大小子:你们夹皮沟是穷疯了吧!

  刘青山笑笑,不置可否,大头也开窍了,嘴里争辩着:“猪肉花钱就能买到,俺们种的蔬菜,冬天时候,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周围一阵默然,虽然他们心里打死也不信,可是又找不出理由来反驳。

  沉默了一阵,还是老谋深算的刘书记开了腔:“你们这么搞,胡乱定价,就不怕给定个投机倒把?”

  大头又不吭声了,支书爷爷则轻咳一声,表示有话要说。

  这个问题,在上几天,他就跟刘青山探讨过,还回去翻翻报纸,把报纸上的和刘青山讲的,记下来不少,正好今天给老对手上一课。

  “老刘啊,不是俺批评你,你这思想确实有点落伍喽,咱们国家搞改革开放,就是要把计划经济,逐步转化为市场经济。啥叫市场经济,你知道不?”

  老刘支书只能强忍着摇摇头,心里都腻歪死了:早知道说啥也不来夹皮沟这破地方。

  支书爷爷脸上笑开花,继续说着:“这市场经济啊,就是把商品的价格,交给市场调控。就像俺们这蔬菜,到时候呢,老百姓需要,乐意花大价钱买,俺们就得遵循市场规律,这跟投机倒把有一毛钱关系吗?”

  看着老刘支书一副气哼哼又无处发泄的模样,老支书真想大吼一声:

  舒坦!

  他呵呵了几声,又继续说道:“咱们国家现在提出来,要推行价格双轨制,对了,老刘,你听过价格双轨制没?”

  这绝对算是一记暴击,老刘支书气得脸都快绿了,干脆扭过头,装着看旁边的妇女种菜。

  听得刘青山也忍不住乐:支书爷爷这记性不错嘛,俺前几天跟他讲的,都差不多记住了。

  不过做人不能那么不厚道,显摆完了,老支书又转向公社的孙洪涛书记:“孙书记,你比俺们觉悟高,俺说的有不对的地方,还得您多提宝贵意见呢。”

  孙书记笑着摆摆手,心里暗暗决定:以后无论工作多忙,也要多抽出点时间,读书看报,加强理论学习,不然的话,就真的落伍喽。

  倒是那些支书队长,心里还憋着一股子劲儿,在他们的认知里,夹皮沟就是吊在各个生产队末尾,属于最后打狼的,想翻身,哪有那么容易。

  瞧了一阵子,向前村的关队长,终于发现一个门道:“你们这大棚好是好,就有一个地方,还不大完善,到了冬天,浇水灌溉,肯定是个大麻烦。”

  对呀,大冬天的,挑水浇大棚,又冷又滑的,那还不得累个好歹?

  大伙立刻兴奋起来,刚要七嘴八舌展开批斗,就听大头慢悠悠地说道:“俺们正打小压井呢,三个大棚用一个压井,这家没有,咱们去西院,大帅叔家里的压井,已经打好了。”

  于是又从这个大棚,去了下一处大棚,很快大伙就看到了那个小压井,就在大棚里面。

  碗口粗的铁管子,扎进地里,最上面连着一个压杆。

  不用别人动手,张大帅就乐颠颠地开始进行演示:“俺跟你们说,这井可老好了,俺以前在井沿打水,够不到辘轳把,现在轻轻松松就能把水压出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往铁管子里灌了两瓢水,就噗嗤噗嗤地压动把手。

  压了十几下,下面的水就被引上来,顺着前面的出口,哗哗的淌出来。

  水质清澈,大伙拿着葫芦瓢,还都尝了尝,入口甘甜清爽,就是开始的时候,稍稍有一股铁锈味儿,不过到了后边,也就没了。

  还有人觉得稀奇,也上去压了几下,嘴里念叨着:“嗨,这玩意好啊,比城里的自来水也差不多了。”

  “老张,打这么一个压井,得多少钱啊?”

  吴队长也动心了,凑到老支书身旁,开始掏底。

  说起价钱,老支书的脸也抽了抽,他都快心疼死了。

  不过嘴上,他则轻描淡写地说着:“不贵不贵,连工钱带料钱,一口压井还不到三百块。”

  啥玩意?三百块!

  周围差点惊掉一地下巴。

  刚才他们都已经了解,不是这一口压井,三户一个的话,最少也得打十口井,那就是三千块啊!

  过了许久,人群中才响起一个酸溜溜的声音:“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你们夹皮沟,还真有钱。”

  “有啥钱,俺们也是从银行贷款的,贷了一万块呢,这一转眼就快花光喽。”

  老支书也终于忍不住,把憋在心里的苦水倒出来,这笔贷款,就跟大石头似的,压在他心里,恨不得找人倾诉一下,也好分担分担。

  “行,老张,你个老小子有魄力,俺服气!”

  老刘支书也不再气哼哼的,他心里也想通了:瞧瞧人家夹皮沟,贷款都敢玩得这么大,这是要搏命的架势啊!

  不论最后能不能成,这股勇气,就值得钦佩。

  想想自己所在的大队,底子比夹皮沟强太多了,可是如果一直躺着吃老本,只怕一眨眼就会被夹皮沟给甩没影喽。

  这一刻,老刘支书心里忽然冒出来一股紧迫感,有种时不我待的感觉。

  其他人更是如此,原本是不大乐意来这的,现在却觉得不虚此行,很受启发,也很受教育。

  没了挑刺的心思,参观团的人,全都摆正了心态,开始虚心请教。

  向前村的关队长,性子比较直,直接就问:“老张支书,这塑料大棚,俺们村能不能搞?”

  看到老支书还有点想要藏着掖着的,刘青山就笑着说:“当然能搞,而且,咱们青山公社甚至咱们碧水县,都可以搞。”

  “你就不怕都种大棚的话,把你们夹皮沟的财路给抢喽?”

  关队长想啥就说啥。

  刘青山满脸自信地摇摇头:“无论是什么产业,只有形成一定的规模,才能全体受益。”

  “大家想想,咱们县要是成为大棚蔬菜基地,那么都不用咱们出去跑销路,周边市县就会自动过来采购,到时候,咱们坐在炕头上,就把蔬菜卖出去喽。”

  “对,是这个理儿!”

  关队长砸了一下拳头,他已经下定决心,也要把塑料大棚搞起来。

  或许今年来不及了,那来年就早点下手,一边琢磨着,一边看向刘青山和大头这两个半大小子:这都是人才啊。

  就连公社的孙书记,都大受启发,心里开始盘算起各个生产队的整体产业布局。

  从大棚出来,大伙各怀心事,往猪场那边溜达。

  而那位老刘支书,则悄悄把大头拽到旁边,嘴里亲切地唠着家常。

  刘青山凑过去听了一耳朵,立刻忍不住翘起嘴角,只听老刘支书正问大头呢:“你这娃十六啦,定亲了没?”

  一瞧大头晃晃脑袋,老刘支书就摆出一副无比慈祥的模样:“俺家三孙女,今年也十六岁,长得俊俏又能干,哪天叫你爹领着,去爷爷家里相看相看?”

  看到大头造了个大红脸,刘青山实在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

  这下也惊动了其他人,于是,就纷纷调转枪口,对准了老刘支书。

  “嗨,你个老滑头,下手还真快,这就准备抢人了是吧!”

  “人老奸马老滑,老刘你也太不地道了,为了抢技术员,连美人计都用上了,你还要点脸不?”

  听到这争吵声,大头他老爹,也就是队长张国富,真想大笑三声:俺这憨头憨脑的儿子,啥时候也成抢手货啦,哈哈哈……

  

第六十章 抢手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