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分月饼喽,各家掌柜的都出来领月饼!”

  大张罗扯起大嗓门,全屯子都听得真真的,比大喇叭都管用。

  哗啦一下,十几个小娃子就把马车围住,还有更多的,正撒丫子尥蹶子往这边跑呢。

  “哇,好大的月饼!”

  四虎子瞧着马车上金灿灿的大豆饼,口水都淌出来了。

  这些年龄太小的娃子,没见过豆饼拍儿,还以为这是大月饼呢。

  老板叔喜欢逗孩子,尤其喜欢逗小男娃,只见他笑眯眯地说着:“谁要是能抱动,就归谁啦,直接抱家去!”

  一听这话,娃子们就嗷嗷大叫着爬到车上,解开绳子,去抱大豆饼。

  一块豆饼正经挺沉呢,年纪小的娃娃,还真抱不动。

  抱不动也得抱,使出吃奶的劲儿也要抱回家,这个道理,大概就跟娶媳妇抱新娘子差不多,没有哪个新郎官说自己抱不动的。

  有几个才三四岁的娃子,实在抱不动,直接就开啃,费劲巴力咬下来一点豆饼渣,在嘴里嚼着。

  一边嚼还一边说呢:“嗯,这大月饼真香!”

  娃子们正吭哧吭哧搬大豆饼呢,也跑过来准备领月饼的张杆子一瞧,嘴里就骂上了:

  “老板子,你这不是坑人嘛,拿大豆饼拍子糊弄小孩玩呢。”

  啥,不是月饼?

  娃子们的动作瞬间定格,然后,浑身的力气也都仿佛被一下子抽走了似的,怀里抱着的大豆饼也都扔到地上。

  有几个小娃子都气哭了,用手指着老板叔:“坏人,你骗人,以后俺们再也不跟你家小五小六玩啦!”

  张杆子也跟着溜缝:“对,老板子,你肯定生儿子没那啥!”

  老板叔一点也不气,依旧乐呵呵的:“要是真能生儿子,没那啥俺也认了。”

  这帮小娃子又是失望,又是生气,正这个时候,就看到他们的青山大哥,忽然抱着纸箱子走到前面。

  一只手还高高举起,手上拿着一个圆圆的东西,金灿灿的,就好像举着个小月亮似的。

  “月饼,这个是月饼!”

  娃子们立刻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呼啦一下,刘青山就被小娃子们给团团围住,一个个又蹦又跳又叫的,吵得他耳朵都嗡嗡响。

  猛然间,眼前黑影一闪,刘青山就觉得手里的月饼被人抢了去。

  定睛一瞧,月饼已经咬在张杆子嘴里,小孩子够不到,他这个大人能啊。

  “俺一口咬个月牙儿,两口咬个钢叉儿,三口咬个……”

  张杆子正边吃边念叨呢,就听刘青山的声音传了过来:“杆子叔,一人就一块月饼哦。”

  啥,就一块啊!

  张杆子瞧着手上剩下的那个小小的“大老虎”,索性全都塞进嘴里,还呜呜地说着:“哪天吃还不都一样,早吃早得。”

  在欢快的气氛中,各家的大人都来领月饼,然后被家里的一群娃子簇拥着,准备回家。

  “别走,还有牛肉呢!”

  大张罗又吆喝一声,然后叫一个半大孩子去招呼张大帅来帮忙分肉。

  这下子,欢乐的气氛更加浓烈,整个夹皮沟,也终于有了几分过节的气氛。

  刘青山也趁机收拢人心:“过节啦,这月饼和牛肉,就算是咱们合作社提前发放的福利,给家里的老人孩子都解解馋!”

  大伙一哄声地叫好,张杆子的嗓门最高:“俺就说嘛,还是吃大锅饭好。”

  等张大帅腰里挂着割肉的刀子来到现场,欢呼声震天。

  张大帅这技术确实了得,一刀下去,基本就是二斤,半两都差不上,大伙乐呵呵地拎着月饼回家,身后还跟有提着牛肉的娃子,走两步,还会把小鼻子凑上去闻闻。

  等东西都分完了,这才把马车赶到养猪场卸车,看着一块块金灿灿的大豆饼,张杆子也眉开眼笑:以后好像不缺零嘴喽。

  刘青山拎着三块牛肉也往家走,左右还跟着两大护法:老四怀里紧紧抱着四盒月饼,老五山杏美滋滋地端着个搪瓷盆,里面放的也是月饼。

  既然大伙都有月饼了,他也就把孙书记给的月饼票兑换了。

  不过这四盒月饼,还得给支书爷爷和队长叔各送一盒,这也是孙书记交代的。

  至于牛肉,一份是他家的,一份是爷爷家的,还有一份,是杨红缨的。

  按理说山杏还得领一份的,不过这些已经够多的了,拿太多,别人该说闲话了。

  正好卖肉的送了一根牛尾巴,村民嫌全是骨头,没人要,就给刘青山家了。

  牛尾可是好东西,最是滋补,所以刘青山也就没客气,等会儿弄个牛尾锅,正好给家人补补身子。

  到了家门口,本来欢天喜地的小老四,忽然抽巴着小脸说:“哥,大鹿鹿跑啦。”

  刘青山朝柴火栏子里望望,里面果然空空荡荡的。

  难怪呢,这家伙没跑出来,用那种特殊的方式跟他打招呼。

  他刚要安慰一下小老四,就听身边的山杏忽然说:

  “大鹿鹿肯定是想家了,想它的小伙伴,想它的……它的妈妈啦!”

  看到小家伙眼里雾蒙蒙的,刘青山不由得心里一颤,抬眼望望远处连绵起伏的豆包山,嘴里幽幽地说着:

  “也许,大鹿鹿回家住几天,觉得还是咱们家好,有两个小主人天天给它喂好东西吃,就领着家人全都跑来了呢。”

  真哒!

  山杏的大眼睛,瞬间变得亮晶晶的,重新充满了希望。

  进了屋,家人把东西接过去,刘青山这才叫了一声:“大姐夫,有你的信,好像还有样书邮递过来了。”

  嗖的一下,高文学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打开了包裹。

  里面果然是收获杂志,八三年第五期,整整齐齐十大本,散发着淡淡的油墨清香。

  刘青山知道,收获是双月刊,而且,在这个时代,销量极大,有多大呢?

  平平常常,每一期销售一百多万册吧。

  循着目录,翻到刊登《小凤》的页码,看着整整齐齐的铅字,高文学泪珠滚滚,滴滴答答地落到了洁白的书页上。

  屋里人都欣喜地望着他,但是没有人上前劝他,这是喜悦的泪花,让它尽情流淌吧。

  ……

  中秋节的早上,刘青山照例先把水缸挑满。

  虽然爷爷家的大棚里打了一口压井,不过要说饮用水,大伙还是喜欢喝大井里面的水。

  挑完水,大伙也把饺子包好了,端上桌,咬开外皮,里面是一汪油水裹着个肉蛋,香气也扑鼻而来。

  馅子是刘青山调的,搅里面不少水,还打了两个鸡蛋进去,所以牛肉吃起来也非常鲜嫩,就算是爷爷奶奶的牙口儿,也能嚼得动。

  小老四一边吃,还一边笑嘻嘻地叫着“真香”。

  山杏虽然没有老四这么夸张,但是一双大眼睛也弯弯的,还不时往身旁林芝碗里夹饺子。

  看来,小家伙还真把林芝当成自己第二位母亲了。

  吃过早饭,一家人就各忙各的,刘青山去场院打场,这时候也没啥机械设备,大伙还用马拉磙子,转圈轧着铺在地上的黄豆。

  跑几圈之后,就用木叉子挑着地上的豆秧,翻个之后继续轧,效率就不用说了。

  他心里暗下决心:得早点实现机械化啊,把大伙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

  跑完石头磙子,把豆秸挑到一边,剩下的连黄豆粒带豆皮子,都装进麻袋。

  等最后黄豆都轧完了,统一再扬场,就是利用风力,把豆皮子啥的吹到一边,剩下的就都是金灿灿的黄豆了。

  即便是过中秋节,大伙也一直忙碌到很晚,这才收工。

  刘青山回去的稍早一些,把牛尾剁成一节一节的,然后打了个水焯,这才在院子的大锅里炖上。

  佐料不多,就放了点葱和花椒,另外还把房檐子下面穿着的红辣椒,揪下来几个,扔进锅里。

  等差不多炖烂了,这才加了点土豆和粉条,足足炖了大半锅。

  又炒了几个青菜,中秋晚宴就上桌了,虽然谈不上多么丰盛,但在这个时代,已经很不错了。

  吃饭之前,林芝用盘子盛了一块月饼,还有一些山里的野果子,主要是蓝汪汪的山都柿,还有几个红灿灿的大沙果,一起摆在柜盖上。

  柜盖上面的墙壁上,则是那张全家福,这些东西,都是祭拜父亲的。

  一家人齐刷刷的站在前面,高文学也站在刘金凤的旁边,握着妻子的手。

  还有山杏,也和小老四拉着手,她也是这个家里的一员。

  只有杨红缨站在一边,默默地垂着头,向照片上的这位前辈,表达着敬意。

  一家人眼里都蕴着泪花,爷爷奶奶苍老的身躯也微微颤抖,母亲更是不停擦拭着眼角。

  每逢佳节倍思亲啊!

  刘青山的心里也十分激荡,想想小时候在父亲膝下承欢,想想父亲教他背唐诗宋词,想着想着,泪光也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心中默念着:爸,我们现在都很好,您在另外一个世界也好吗?

  身边响起了低低的啜泣声,刘青山强忍着心中的悲痛,用袖子抹抹眼睛,他现在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有责任照顾好家人,

  他口中轻声地念叨着:“爷爷奶奶,娘,姐姐妹妹,俺爹永远都和咱们在一起,所以,咱们每个人,都要好好的。”

  旁边的杨红缨,也不由得潸然泪下。

第六十四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