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过完了中秋节,农忙假也就结束了,刘青山骑着自行车,去送二姐上学。

  原本是打算送到公社,然后刘银凤坐大客车回县里,结果到了公社一问,大客车已经开过去了。

  一天就一趟,没法子,刘青山只能用自行车驮着二姐去县城了,等到了学校时,已经是晚霞满天。

  这次返校,刘银凤带了棉衣,所以东西比较多,刘青山就帮着送到寝室。

  其他室友都回来了,看到刘青山,大伙都眼前一亮,对刘金凤这个帅气而且还有学问的弟弟,她们还是挺喜欢的。

  而且一个个都仗着比刘青山大几岁,全都跟姐姐对待弟弟似的,一点都不见外。

  最可恶的是,那个圆脸大眼睛的小灵姐姐,还用手捏了两下刘青山的脸蛋儿。

  这下可坏了,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吓得刘青山赶紧开溜,跑出挺老远之后,嘴里还念叨呢:“女人真凶猛,女人是老虎,女人……”

  “倔驴,你念叨什么呢?”

  耳边猛然响起一个声音,吓了刘青山一跳,后面的话也咽了回去。

  眼前还真是个女人,准确说应该是女孩。

  郑小小气鼓鼓地盯着这个这个家伙:就开学第一天露了个面,还被请进校长室挨训,然后就再也没看见人影。

  天天逃课,你胆子还真肥,就不怕被开除吗?

  不行,今天必须好好给这家伙上上思想政治课,就算你真是一头倔驴,也要拉回正确的道路上去。

  “你好,郑同学,你刚才叫俺什么?”

  刘青山对前面的称呼没怎么听清楚,忍不住开口询问。

  郑小小板着脸,神情无比严肃:“你别嬉皮笑脸的,我问你,你为什么……”

  没等她问完呢,迎面从教学楼里走出来一个人,瘦削的身材竟然给人一种魁梧的感觉。

  这个人也发现了刘青山,大眼珠子立刻瞪得更大了:“你个臭小子,可算逮到你啦,走,跟我去校长室!”

  “校长好!”

  郑小小脆生生地向徐大胡子问好,然后又狠狠瞪了刘青山一眼:你还真有出息,都成校长室的常客了。

  “校长,您又找我啊?”

  刘青山一瞧见徐校长,心里就有一股不妙的感觉:大胡子不会又要抓壮丁吧?

  徐大胡子哼了一声,背着手,转身回教学楼。

  没法子,刘青山只能跟在后边,还朝郑小小挥挥手,结果呢,郑小小朝他挥挥小拳头。

  俺好像没得罪过这个丫头啊?

  刘青山心里纳闷,猛然想起来一件事:对啦,欠她的书费还没还呢,刚才肯定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还钱。

  摸摸衣兜,本来也没打算来县城,兜里就几块钱,看样子只能继续欠着了。

  这女生就是小心眼,欠钱又不是不还,至于这么气嘟嘟的嘛。

  刘青山一边腹诽着,一边跟大胡子来到校长室。

  “喝水自己倒。”

  胡子校长倒是一点也不知道客气,可是刘青山知道啊,先给校长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

  “小山子,在家有没有自学啊?”

  大胡子看似随口问着,可是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刘青山,仿佛能看透他的心里。

  使劲点点头,刘青山可一点不心虚:本来嘛,这些日子,天天晚上都用功呢。

  徐校长这才收回目光,喝了一口水说:“放假期间,高一的英语老师去地区进修了,还要一周时间才能结束,你就帮着把期中考试的英语试卷出了吧。”

  刘青山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校长,这样不合适吧,俺是学生,哪能自己出题考自己呢?”

  “没关系,期中考试你就不用参加了,难道你还想打击其他同学的自信心吗?”

  徐校长反问一句,然后从桌上拿起几本书,都是与英语有关的,有教材也有教参和习题之类,一股脑地塞给刘青山:

  “没吃晚饭呢吧,先去我家吃饭,然后再出试卷。”

  好吧,就当是复习功课吧。

  ……

  就在刘青山窝在一中这边出卷子的时候,在碧水县政府的会议室里,县领导还有各局委办以及各公社的一把手,正在召开一次紧急会议。

  会议已经开了好一阵子,屋子里烟雾滚滚,尤其是好几名公社书记,还习惯抽自己卷的炮筒子,那是真辣眼睛。

  县委高书记的发言,也临近尾声:“这次参加广交会的秋季交易会,是咱们碧水县出口创汇的最后机会,去年的春交会,咱们县居然拿了鸭蛋!”

  他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满脸痛心道:“鸭蛋啊,我的同志们,耻辱,简直是奇耻大辱,今年县里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秋交会上,打一场漂漂亮亮的翻身仗,好了,我说完啦。”

  按照以往的惯例,领导讲完话,肯定要拍拍巴掌,可是今天有点特殊,大伙相互望望,最后都选择了沉默。

  坐在高书记旁边的王县长将话筒挪过来,继续轰炸:

  “同志们,这次是高书记去了地区,求爷爷告奶奶,立下军令状,这才为咱们县争取到参加广交会的机会,下面,我重点强调五个方面的问题……”

  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会议依旧在进行中,大伙肚子饿得咕咕叫,却无人敢有丝毫怨言。

  参加广交会这件事,对碧水县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成了,在座的脸上有光,全县百姓受益,领导前途光明。

  要是还像去年那样,一笔交易都没有,那他们这些人,也就没脸再好意思说,自己是碧水县的干部。

  参展的绝大部分商品,都已经讨论完毕,大伙的心里更加沉重:因为这份参展名录,跟去年的基本上差不多。

  一年多的时间,对他们这种发展缓慢的小县城来说,今年和去年有区别吗?

  高书记和王县长的心里也同样清楚,所以才迟迟没有宣布散会。

  王县长敲了敲话筒,语重心长地说道:“同志们,大家还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们可以集思广益嘛。只要是对这次广交会有利的,我们都可以特事特办!”

  沉默几秒钟之后,郑副县长站起身:“我来说两句吧。”

  在得到首肯之后,郑红旗这才说道:“我是今年才来到咱们碧水县的,没有参加去年的春季交易会,但是我刚才对比了下,发现这两年的产品目录,相差不大,所以我们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啊,同志们。”

  这一点自不必说,关键是看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过来,因为郑红旗资历和威望都不足,所以这些眼神很复杂。

  有希冀和关切的,也有不屑和轻视的,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郑红旗心知肚明。

  他又梳理了一下脑海里的思路,继续说道:“交易会在即,产品方面,我们也来不及进行改进了!”

  “所以我认为,应该在参加交易会的人员方面,多下下工夫,应该选择一批精兵强将去展会现场,争取有所突破。”

  不少人听了,都微微点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突破口,毕竟是做生意嘛,内行和外行,差别还是很大的。

  一位合格的干部,不一定是一名合格的商人。

  不过也有人提出异议:“郑红旗同志,你说的精兵强将,能不能具体一些,我们也好按图索骥呢。”

  这话听着没毛病,其实却暗藏玄机,一个不好,郑红旗就会得罪一大把人。

  郑红旗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忽然转移了话题:“同志们都知道,就在前段时间,一个骗子假冒港商,就差点骗了咱们碧水县十万块百姓的血汗钱。”

  这件事虽然对外保密,但是在座的,最低也是公社一把手,当然都不在这个范围内。

  只是大伙想不通,郑红旗为什么要提这件事,毕竟对县领导来说,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你这不是揭领导伤疤嘛。

  “但是,我们最后戳穿了这个骗子,并且将他绳之以法。”

  “其中有一位小同志,精通英语和粤语,在谈话中让骗子露出马脚,才使得咱们的高书记和王县长识破骗局,并当机立断将骗子拿下。”

  兜了一个圈子,郑红旗这才说出结论:“所以我认为,这样的同志,就可以称得上是精兵强将!”

  高书记和王县长听了,眼睛同时一亮,在他们的脑海中,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个俊朗青年以及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

  “嗯,红旗同志的提议很有道理,像刘青山这样年轻有为的小同志,有眼界有学识,可以破格招到临时组建的团队里面嘛。”

  高书记本来也已经十分疲劳,这会儿又来了精神,他虽然没有多高的文化,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干上来的。

  但越是这样,越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王县长的心情,似乎也一下子好了起来,甚至还有心思开起玩笑:“而且高书记都说了嘛,这位小刘同志,是一位福将呦,没准真能帮着咱们碧水县打一场翻身仗!”

  既然书记H县长都这么说了,那么下边的人除非脑袋被踢了,才会反对。

  至于那些只闻其名而未见其人的,对刘青山这个人也一下子来了兴趣。

  青山公社的孙书记,跟着站起来表态说:“青山这孩子不错,有见识,也有担当,今年俺们公社受灾,小麦都生了芽子,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看到大伙都点头,孙书记便继续说道:“就是他提出了顺势发展养殖业的计划,经过县领导修改完善,得以顺利实施,才将损失减到最小。”

  “所以,我完全同意高书记王县长以及红旗同志的提议。”

  这就开始表态了,大伙自然也从善如流。

  高书记显然心情不错:“小孙啊,刘青山同志是你们公社的,你就负责请这位小诸葛出山吧,哈哈,散会!”

  正在垫着钢板,刻蜡纸写卷子的刘青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惦记上了。

  ————————————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们,千万别养书啊,新书期间,追读十分重要,会影响推荐的,请多多给予支持,每天看一看吧!

  

第六十五章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