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太凑巧了!

    碧水县亚麻厂,位于县城的西门外,距离县城还有几公里的路程。

  至于原因嘛,主要是在沤麻的时候,味道实在太臭。

  他们这里,种植亚麻已经有些年的历史,因为土地肥沃,温度适宜,所以亚麻差不多都能长到一米高。

  亚麻开花的时候,一片片都是蓝色的小花,夏风一吹,宛如蓝色的海洋,比麦浪还漂亮。

  进到亚麻厂院里,刘青山就跳下自行车,坐车就是不如自己骑车舒服。

  放眼望去,院子里都是一垛垛的亚麻,那大垛,都是几十米长,十几米高,看着十分壮观。

  只是空气中飘着一股奇怪的臭味,闻起来叫人很不舒服。

  “郭叔,这画面,也用相机照下来,贴到宣传手册里。”

  刘青山都被震撼到了,不知不觉溜达到亚麻垛跟前,金灿灿的亚麻,都是黑土地长出来的软黄金啊。

  在国际市场上,亚麻布还是挺受欢迎的,尤其是欧罗巴那边的人,都喜欢用亚麻制品,因为这是优质的天然植物纤维。

  在以前,亚麻布都是欧罗巴各国王室专用的,地位十分高贵。

  跟国内的道理都差不多,他们那边的普通老百姓,也想弄一件“黄马褂”穿穿啊。

  反倒是在国内流行的的确良之类,人家那边有点看不上眼。

  估计亚麻厂出产的亚麻布,上次没卖动,肯定是宣传不到位,所以刘青山给郭厂长制定的主要方针,就是在宣传上下功夫。

  包括制作宣传手册,亚麻生长、生产和加工过程的各种照片,以及亚麻布的样品等等。

  交代完这些,刘青山觉得还不保险,又跟郭厂长嘀咕了一阵子。

  老郭惊得愣眉愣眼的:“小刘同志啊,你的这些点子,还,还真是……”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了,如果照做的话,肯定能吸引眼球。

  就是这么干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国家允许这么搞吗?

  到时候要是引起外交纠纷,那他这个小厂长,也就干到头了。

  权衡一番,郭厂长咬咬牙,使劲用手一搂头发:“为了厂子,为了县里,为了出口创汇,拼啦!”

  既然做了决定,那就抓紧时间制作宣传册页,还要去县剧团请人,结果不出所料,县里没批。

  参加广交会,有着严格的名额限制,不是你想塞人就成的。

  郭厂长又找刘青山商量一番,决定到羊城那边之后,在当地找人,大不了多给几十块钱。

  也只能如此了,刘青山也没闲着,叫老郭请了几个裁缝,他负责出图,裁缝负责缝纫,一连忙了好几天。

  剩下还有几个厂子的产品,刘青山也都被邀请去转了一圈,大多没啥特色。

  即便如此,刘青山还是叫大家都制作宣传册,行不行的,先宣传出去再说。

  去参加广交会还有几天时间,刘青山暂时没啥事,还是决定回家一趟,

  出来好几天,他就有点想家了,这一世,他格外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日子。

  ……

  十月初,刚过完国庆节,碧水县参加广交会的代表团,一行四人,来到春城,跟大部队汇合,然后一起坐上南下的列车。

  咣当……咣当……咣当当……

  绿皮车行驶在辽阔的大地上,一如这个时代的节奏,慢悠悠的。

  对于这种速度,刘青山一开始还真有点不大适应,感觉太慢了。

  车厢里,暂时还不算拥挤,起码都有座位,越往南走,乘客才会越来越多。

  人多没好味,什么汗味烟味脚臭味,还有各种食物的气味混在一起,组成了绿皮车那种独特的味道。

  还好这时候的火车,车窗是可以推拉打开的,随时可以换气。

  要是赶上挤火车,有的乘客,干脆直接扒窗户进来呢。

  刘青山他们这节车厢,基本上都是各市县的代表团,一个个都穿着肥大的西装,彼此间大多也比较熟悉,免不了扎堆聊天啥的。

  能加入代表团,就没有小白人儿,像刘青山这样的存在,是十分特殊的。

  他的年龄,也是最小的,放眼望去,一水水都是中年大叔,偶尔有几个颇有些姿色的女同志混在中间,年龄也都在二十岁开外。

  刘青山索性就打开课本,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学习功课。

  火车上要咣当好几天呢,且有的无聊呢,正好看书消磨时间。

  “小刘,开饭啦!”

  郑红旗的招呼声传来,刘青山放下课本,揉揉眼睛,刚要站起身去餐厅,却见郑红旗和王县长等人,已经开始从旅行包里倒腾东西。

  大馒头,还有咸菜,甚至那位商业局的周局长,连干豆腐卷大葱都带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几根红肠,这个就算是比较上档次的食物了。

  刘青山眨眨眼,忽然有点怀念桶面了。

  好像现在方面便还没在国内兴起,这东西的制作工艺并不复杂,他们这边本来就盛产小麦,或许,可以考虑早点入手这个行业。

  毕竟某师傅什么的,还要有将近十年的时间,才研发出第一包方便面呢。

  周局长甚至还拿出一瓶酒:“来,整点,喝完正好睡觉。”

  咬开瓶盖,立刻就吸引来几位同道中人,是L县的Z县长等人。

  反正刘青山也不喝酒,就干脆起身让座,拿了俩馒头和一根红肠,去了Z县长他们原来的座位,也就是一道之隔。

  “老王,你们这旅行包里鼓鼓囊囊的,还有啥好吃的,都掏出来。”

  那位Z县长还是自来熟,平时也喜欢开玩笑,所以一点都不见外。

  王县长他们刚才掏东西,旅行包的拉锁还没拉上呢,Z县长就直接下手。

  不过拿出来的并不是吃喝,而是一沓花花绿绿的画册,他好奇地翻了翻,立刻瞪大眼睛:

  “嚯,老王啊,你们原来还藏着秘密武器!”

  旅行包里,装的都是宣传册,至于参展的样品,早就提前运到春城,然后统一配送到那边了。

  周围其他人也都好奇地翻看,嘴里还啧啧地称赞着,议论着:

  “你们碧水县有人才啊,这谁出的点子?”

  “老王啊,你们不够意思,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藏着掖着,早点拿出来,大家都照样子准备嘛。”

  “去年你们碧水县剃了光头,今年没准要打翻身仗喽。”

  这些人也都多少有点参展经验,看看这么精美的宣传册,连他们都对这上面的商品有点动心,更不用说那些国外的客商了。

  羡慕归羡慕,都上车了,他们肯定来不及制作宣传册,只能等到来年喽。

  领队的王县长,脸上红扑扑的,也觉得有光,他扭头望了刘青山一眼,刚要把刘青山推到前台。

  就瞥见小刘同志隐蔽地朝他摆摆手,于是也就不提这茬,继续跟同行们喝酒闲聊。

  刘青山吃饱了,在车厢里溜达几趟,天也就黑了,就靠在座椅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才知道火车刚过了京城,车厢里的人明显多了,甚至还有挑着扁担的,扁担上挂着了行李等物品。

  这些应该就是第一批出去闯荡的打工者吧?

  甚至刘青山还看到,一个挑着担子的中年汉子,所挑的担子里,居然还伸出一个狗脑袋。

  应该是一个半大的土狗,伸着舌头刚哈嗤几下,就又被那个汉子将狗头遮住,也不知道是怎么带上火车的。

  刘青山去厕所解决一下,又简单洗漱一番,等他回来的时候,去见到那位L县的Z县长,正兴奋地跟王县长他们说着什么。

  他手里还拿着几页纸,最上面印着鲜红的文字,应该就是所谓的“红头文件”了。

  “哈哈,这下好了,不用再担心剃光头了!”

  或许是太兴奋了,Z县长的嗓门比较大,刘青山不想听也听到了。

  王县长和郑红旗他们一大群人,也都围观,只见Z县长晃晃手里的纸,颇为显摆道:“这是内部采购批文,额度是三万美金,有这个保底,心里就安稳喽。”

  啥玩意?内部采购批文,还有这种东西吗?

  刘青山一听到“批文”这两个字,就有点表示怀疑,毕竟这玩意后来都被玩坏了,不知道多少人上当受骗。

  “老赵,你怎么搞到手的?”

  围观的人开始询问,他们眼里,满满都是羡慕。

  Z县长也不隐瞒,眉飞色舞地继续说着:“也是我运气好,是省厅白处长帮忙引见的,是在卧铺那边,从京城那边来的几个年轻人。”

  说到这里,他四下望望,然后压低声音:“听说,里面有某个大人物家的小孩儿,所以才能弄出来这东西。”

  周围响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呼声,也有心思灵敏的人,开始询问:“老赵,怎么弄到手的。”

  Z县长笑而不语,只是伸出三个手指头,然后又飞速地收了回去。

  在座的人立刻心领神会:花三百块弄这样一个内部采购批文,值啦!

  为了出口创汇,下面各县都是领了指标的,虽然没下明确的文件,可是如果不能完成规定的任务,能有好果子吃才怪呢?

  虽然三百块挺叫人心疼的,可是买个安心,还是值的,在场的人已经有一大半都动心了。

  包括碧水县的王县长在内,只不过,碧水县毕竟有过前车之鉴,所以王县长还是询问了一句:“老赵,不会是骗子吧?”

  上次的假港商事件,给王县长还是留下一些心理阴影。

  “老王你没睡醒吧,红头文件还有假,再说了,省厅的白处长,都对人家恭恭敬敬的,那还有假?”

  Z县长撇撇嘴,满脸的不屑。

  王县长也坐不住了,赶紧招呼郑红旗和周局长紧急商讨。

  周局长胆子比较大:“我觉得咱们也应该弄一份,如果能有三万美金的额度垫底,上上下下都好有个交代。”

  王县长也颇为心动,目光望向郑红旗,他虽然是领队,可是事情也得商量着来。

  即便是以后出现问题,责任也会摊薄,这倒不是王县长油滑,官场规则就是如此。

  郑红旗也举棋不定,心中权衡着利弊,他隐隐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所以迟迟没有表态。

  这时候,旁边响起了一个声音:“俺觉得好像有问题,总感觉事情太凑巧,不会是故意针对咱们这些人下套子吧?”

  那三个人一听,齐刷刷地向刘青山望过去。

  刘青山很是无辜地眨眨眼:“郑县长,你以前是大院出来的吧?”

  看到郑红旗点头,他就继续说道:“那不妨过去跟他们盘盘道,对方是不是大院子弟,一试便知。”

  郑红旗眼睛一亮,深深地望了刘青山一眼,然后站起身,向着卧铺车厢那边走去。

  

第六十八章 太凑巧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