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脱销了

    一老一少,聊得贼热乎,期间还很有些匪气地互报姓名。

  老者管刘青山叫小山子,而这位叫张德彪的老者,则被刘青山称为彪爷。

  彪爷也真是够彪的,跟刘青山这个孙子辈的,也没老没小地开着玩笑,哈哈的笑声,就没断过。

  王县长他们三位一开始还有点担心,后来也就见怪不怪,偶尔也说着家乡话,跟着拉呱几句,气氛更加热烈。

  张德彪老爷子的儿子,名叫张孝忠,看到自家老父亲难得这么开怀,也不打扰,在一旁静听。

  周局长也挺会来事,一瞧谈得这么投机,就赶紧摘下脖子上挎的相机,给大家来了个合影。

  他只懂一点点摄影技术,摆弄半天,也整不明白,最后还是刘青山瞧得手痒,要过来相机,拍了几张。

  刘青山上大学的时候,参加过摄影方面的社团,虽然不敢说专业,但是一般的相机,都能应付。

  彪爷瞧小山子最顺眼,又单独跟刘青山来了个合影,这才乐呵呵地指指大罐子说:

  “小山子,你先别吹牛,把那里面的骨头捞出来,给俺瞧瞧,是真的虎骨,还是拿牛骨头马骨头啥的蒙人,咱爷们也是识货的,搂一眼就清楚,别跟俺打马虎眼。”

  “彪爷,咱们那嘎达都是实在人,还能忽悠你咋滴?”

  刘青山嘴里磨叨着,手上则取了个大竹夹子,把酒罐子里面的骨头捞出来,递到老人面前查看。

  “没错没错,这断面一瞧就是丝瓜瓤子,肯定是虎骨。”

  彪爷还真是行家,他所说的丝瓜瓤子,就是虎骨里面那种蜂窝状的结构,像丝瓜瓤子似的。

  不仅如此,酒罐子里的那些药草,他都如数家珍,逐一叫出名字,看来还真是行家。

  等他数完之后,笑声更加洪亮:“小山子啊,你们这酒好啊!”

  “这么多年,俺就想配制类似的药酒,可总是凑不齐药材,这回妥妥的,等俺喝个三五斤之后,跟你来个急行军,你小子都甭想撵上老子!”

  刘青山也是大乐:“彪爷,那俺们就送你几斤药酒,您老赶紧康复,以后等时机成熟了,回家乡转转。”

  “你个小兔崽子,老子才不稀罕占你的便宜,几斤药酒就想收买俺,做梦去吧。”

  张德彪说完朝身后的儿子摆了一下手:“孝忠,这药酒,直接下一万瓶的订单!”

  啥,多少?

  一万瓶!

  正抽空坐在那休息的王县长三人,噌一下跳了起来:这老爷子,大手笔啊。

  最神奇的是,聊天都聊出一笔大订单,实在太叫人意外了。

  要知道,在宣传册上,这虎骨酒的定价可一点不便宜:一瓶五块五美金。

  现在的汇率大致是一比二,每瓶药酒就将近十一块钱,真快卖出茅台的价格了。

  刘青山也连连摆手:“老爷子,这价钱掺了点水分,您要买的话,就四块五美金一瓶好了。”

  张德彪横了他一眼:“你个臭小子滚边拉去,只要药酒里不掺水分,里面的这些药材,就值这个价。”

  这一老一少,又吵吵起来,很快就引来不少人围观,甚至连工作人员都赶过来维持秩序。

  一问情况,工作人员也为难了:真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啊,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一般做生意,都是买家希望降价,卖家想涨价,可是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买的要给高价,卖的非要降价,还争得面红耳赤。

  虽然工作人员有维持秩序的职责,可是这种情况,好像也不在他们的职权范围之内啊。

  周围还有十几名老外,也兴致勃勃地瞧着热闹,谁说老外不喜欢围观的?

  最后连张孝忠都被吵得头大:“父亲,没必要买这么多吧,就算送给您的那些老朋友,也用不了这么多,要不我们少买一些呢?”

  彪爷立刻开始吹胡子瞪眼:“你个小瘪犊子懂个六啊,这药酒可不仅仅是能祛风散寒,爷们喝了,还能龙精虎猛!”

  “你小子有本事,等俺买回去之后,你一口不许喝,看你媳妇找不找你算账!”

  张孝忠一听,眼睛顿时一亮,立刻也不再吭声。

  刘青山也无话可说,只能朝张德彪竖竖大拇指:“彪爷,您老太懂行了,这方面的功效,上边不许写到宣传册上,要不然早就卖光了。”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看热闹的那些老外,在听了翻译人员略显隐晦的翻译之后,也都来劲了,呼啦一下,全都围上来。

  张德彪也有点累了,跟刘青山相互留下联系方式,这才恋恋不舍地被儿子给推走了。

  刘青山跟着一直送出了展馆,这才挥手道别:“彪爷,俺在老家等你!”

  “好,小山子,咱爷们不见不散!”

  张德彪抬手摆了摆,然后坐在轮椅上放声大笑,推出去很远之后,笑声这才渐渐听不真切……

  等刘青山回到展位,就看到王县长他们三个人,又开始忙着签订意向书。

  他伸着脑瓜子瞅了一眼,好家伙,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又卖出去好几千瓶。

  “停停停,不能再卖啦!”

  刘青山连忙上去叫停,结果弄得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他,就像看傻子一样。

  尤其是刚才的那几名工作人员,更是使劲瞪着刘青山:你这家伙年纪不大,怎么总给我们出难题?

  来这参展的,谁不希望多卖点东西,多多为国家出口创汇,哪有你这么干的?

  刘青山也没法子啊,先跟王县长他们解释:“咱们酒厂库存的药酒有限,厂长大老李跟俺介绍说,顶多能灌装一万两千多瓶。”

  原来如此,王县长他们恍然大悟,然后就是满脸惋惜。

  刘青山还得跟那些正在抗议的外商解释一通:“先生们,请听我说,我们这种药酒,配制之后,最少还得放置一年的时间,才可以饮用,所以大家想要订货,只能等到来年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么怪,你越是不卖,人家偏偏越想买。

  尤其是还没下单子的外商,更是不依不饶,弄得刘青山也没法子,只能把情况上报,由上边负责沟通吧。

  组委会那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同样棘手,经过紧急商讨之后,还是联系上了张孝忠。

  在说明原委之后,张孝忠这才同意把自己的订单改成了五千瓶。

  剩下的部分,也被外商瓜分,算是比较圆满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甚至连上边都有人发话了:这药酒卖的这么好,碧水县那边回去之后,必须马上加大产量!

  王县长他们不懂行,可是刘青山知道啊,立刻把情况汇报上去:像虎骨这种珍贵的药材,碧水县也没有存货。

  他还知道,再有十年的时间,国家就会禁制使用虎骨入药。

  所以他想借助上面的力量,尽可能多的收集一些市面上的虎骨,单靠碧水县这种偏远的小县城,是没有这种能力的。

  一天忙碌下来,王县长他们三位,身体差不多都达到了极限。

  不过精神却极为亢奋,大会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小小的碧水县,第一天签订的合同就达到了将近二十万美金,还真放了一个大炮仗。

  相比之下,刘青山的情况就好多了,精神方面一直比较淡定,体力也比较充沛,不得不说,心态在很多时候,是很重要的。

  心平气和,万物自然。

  吃过晚饭之后,王县长就打长途回去,迫不及待地向县里报喜。

  据坊间传闻,碧水县的高书记,撂下电话之后,非得叫老伴儿陪他喝两盅,结果出人意料,竟然被他老伴儿给灌趴下了……

  随后的几天,碧水县这边的成交量也降下来了,但最终还是突破了二十万美金的大关。

  别说区区一个小县城了,就算许多叫得上名的大城市,许多都达不到这个数。

  在心里有底之后,再加上业务也不忙了,四个人就开始两班倒,留两个人在展位,另外两个,则逛逛羊城这座大城市。

  王县长他们,对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都赞不绝口,刘青山呢,则更喜欢市井民情,还拍摄了不少照片。

  周局长带来的相机,基本上就挎到他的脖子上了,胶卷都拍了好几卷。

  而周局长也是很有眼色的,这架海鸥相机,直接就归刘青山使用,这就等于变相把照相机送给他了。

  这种事情,刘青山当然不好意思拒绝,他早就想有一架相机了,用镜头记录生活的点滴,只是一直苦于没有闲钱。

  除了游览,来到羊城这样的大城市,当然也要购物了,毕竟在这里买东西,大多时候是不需要票证的。

  刘青山主要是给家人购买了一些衣物,光是牛仔裤,就买了四五条。

  大姐二姐,大姐夫甚至包括杨红缨在内,一人一条。

  至于老四老五两个,也给她们各自买了一身好看的童装。

  还有老妈和爷爷奶奶,也都给他们购买了一件面包服。

  这时候的羽绒服,因为加工水平不高,可劲往里面塞羽绒,以至于鼓鼓囊囊跟面包似的,所以才有了这个称呼。

  外形虽然不好,但是胜在保暖,中老年人穿上,又轻便又暖和,就是价格有点小贵。

  不过刘青山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了,钱可以慢慢赚,家人身体的健康,却是用钱也买不到的。

第七十一章 脱销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