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满载而归

    十月中旬,南国这边依旧犹如盛夏般火热,但是在北方偏远的碧水小城,已然深秋。

  人们换上了秋衣秋裤,大街上也满是枯黄的落叶。

  但是这一天,碧水县的街道上,丝毫没有秋之萧瑟,反倒是锣鼓喧天,少先队员都系着鲜艳的红领巾,列队欢迎。

  “呦,整这么大阵仗,是上边要来大干部吧?”

  不少人都议论纷纷。

  也有知道一些内情的说道:“听说是咱们县的产品,在什么会上,卖出去老多啦,赚了老鼻子外汇呢。”

  围观群众一听,也都觉得脸上有光,这时候的人们,荣誉感很强。

  等刘青山跟着王县长他们,出了车站,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大跳:好几千人迎接的大场面,他还真是第一次体验到。

  而且还有少先队员献花敬礼呢,这待遇,啧啧……

  反正以前没体验过,倒是上小学的时候,当过一次给别人献花敬礼的红领巾。

  县委高书记先是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然后是代表团的王县长讲,接着是郑红旗讲,又是周局长讲。

  最后还要刘青山也讲一讲。

  刘青山是连连摆手,表示他一个学生,实在不适合讲话,这才免了。

  接着,众人热热闹闹地簇拥着代表团去招待所,就跟欢迎凯旋的英雄一般。

  搞得刘青山都有点晕晕乎乎的,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努力,最后汇聚成两个字:

  值了!

  在招待所里,自然是喝得昏天黑地,刘青山本来是喝汽水的,结果还是被高书记给硬灌了一杯茅台,吓得他赶紧遁了。

  刘青山到外面溜达一圈,感觉才舒服一些,招待所里,是万万不能再回去了,那些都是酒精考验的老战士,被他们抓到影儿还有好?

  出来快半个月了,他现在就一个念头:

  回家!

  无论外边的世界多么繁华,多么精彩,只有家,才是他时刻眷恋的港湾。

  “小刘同志!”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无比热切的声音,刘青山刚转过身,就被人一把抱住。

  看到眼前明晃晃的秃顶,他就知道是亚麻厂的郭厂长了。

  “青山,这次可是多亏了你,你是我们亚麻厂的大功臣啊!”

  啪啪啪,郭厂长激动地拍打着刘青山的后背,多亏刘青山是壮实的棒小伙儿,要是换个身子骨软点的,非得被他给拍吐血不可。

  郭厂长是真激动啊,简直太激动了,这些日子,他时常做梦都会笑醒。

  而这一切,都源于眼前这个青年,现在终于看到活的了,你说他能不激动吗?

  “青山啊,无论如何,晚上你也要参加我们亚麻厂的庆功会,那帮家伙都嚷嚷着要给你敬酒呢!”

  郭厂长终于不拍了,不过又提出了一个叫刘青山更慌的建议。

  “郭叔,俺就是出来躲酒的,俺现在还是个学生呢,不能喝。”

  刘青山苦着脸,总算是挣脱了对方热情的怀抱。

  呃……学生?

  郭厂长这才想起了刘青山的身份,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青山啊,我们亚麻厂准备特招一批职工,你有没有兴趣啊?”

  看到刘青山根本无动于衷的神色,他就连忙补充说:“你要是来了,先在销售科锻炼一年,然后直接提干,销售科长的位置,早就给你准备好喽。”

  对于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来说,这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吃上供应粮,然后还能当干部,那简直就是一步登天。

  祖坟不呼呼冒青烟,都不敢这么想。

  可是刘青山却还是婉言谢绝了,搞得郭厂长心里好不失落:“青山啊,知道你是大学苗子,我们也不耽误你的前程,不过以后厂子里出谋划策啥的,你可千万不能推辞!”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拉起刘青山的手。

  而刘青山则感觉到,掌心多了一张硬纸片。

  郭厂长又拍拍他的肩膀:“以后你家里人要是有愿意来亚麻厂上班的,跟郭叔吱一声,咱们就是一家人,千万别客气。”

  说完,他摆摆手:“那啥,我还得进去继续陪呢,今天估计又得喝断片儿。”

  嘴里虽然抱怨着,但是郭厂长脸上的神情,却颇为志得意满。

  说起来,这场庆功宴,郭厂长也是主角之一呢。

  等郭厂长进了招待所,刘青山这才瞧瞧手上方方正正的小硬纸片,然后嘴角不由得翘起来。

  “凭此票可领取蝴蝶牌缝纫机壹台。”

  下面盖着第一百货商店的公章,而这种票据,显然是直接领取,不用再花钱的。

  上次大姐夫领了稿费,就嚷嚷要给老妈买一辆缝纫机,可是一直没弄到票。

  还真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不仅有了缝纫机票,还是免费票。

  这也算是郭厂长的一点谢意了,一台缝纫机,价格比上海表还要高一些,这份谢礼,在当下算是很重的了。

  至于送钱,呵呵,这年头谁有那个胆子?

  把缝纫机票装进口袋,满意地拍了拍,有了这东西,母亲就不用再点灯熬油的,辛辛苦苦给他们手工缝补衣裤了。

  刘青山心里正高兴着呢,就看到又有一个人,东倒西歪,摇摇摆摆地朝他晃了过来,一瞧那标志性的酒糟鼻子,是酒厂的大老李没跑了。

  “李叔,你这酒量也不行啊,天天熏都没熏出来?”

  刘青山笑着打了个招呼,他知道,重头戏来了。

  如果说刚才的缝纫机只是开胃菜的话,那么现在才是真正的大餐。

  “青山,先扶俺出去说。”

  大老李直接靠在刘青山的肩膀上,低低地说着。

  虽然一股酒气扑面,但是听他说话,并没有走板儿。

  刘青山就假装架着他,两个人一起出了招待所,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大老李这才停下脚步。

  这会儿,他人也不晃了,两个眼睛也不再迷离,刚才那样子,肯定是装的。

  “青山啊,俺先代表厂子里职工,谢谢你!”

  大老李攥住刘青山的双手,使劲摇了几下,然后脸上的表情就开始纠结起来。

  纠结好一阵子,他这才一跺脚,满是歉意地说道:“青山,叔这次对不住你啦!”

  刘青山只是微笑地望着他,看得大老李愈发惭愧:“青山啊,这次搞得动静太大了,原本答应你的那笔钱,俺们酒厂没法子给你兑现了。”

  这一点,刘青山当然早就心里有数:一瓶酒多买出三块钱,一万多瓶酒,那就好几万块了。

  广交会上成交的金额,上面当然要把外汇直接截留,然后转换成人民币,再发还给各地方。

  这笔钱是要走账的,差一分都不成,酒厂方面真要给刘青山几万块钱,只怕立马会引起轩然大波。

  至于双方草签的协议,那玩意在现在,其实跟废纸差不多。

  等大老李吐完苦水,他又四下张望一阵,这才趴在刘青山耳边说:“俺大老李,也不是过河拆桥的人,青山你给俺们指了一条财路,俺们要是不知道感恩图报,那还算是人吗?”

  说完,大老李又往周围瞧瞧,声音压得更低:“叔跟你交个底,俺们厂子里,还有两千块钱的小金库,全归你啦!”

  这时候的工厂,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小金库,大老李能做到这个份儿上,那是真没把刘青山当外人,也是真心表达谢意。

  “青山啊,俺还得回去陪酒,今天非得把他们都灌趴下不可,你最好晚上去俺们酒厂一趟,把那事给办了。”

  说罢,大老李拍拍刘青山的肩膀,然后又返回招待所,一进大门,就又东倒西歪的,开始晃上了。

  刘青山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这一趟能有两千块的收入,就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更何况,还收获一台缝纫机呢。

  对了,还有一架相机呢,这个也应该算是收获之一。

  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还有人脉呢,这东西也是需要不断积累的。

  事实上,他的收获还不止这些,下午时间,断断续续的,刘青山又收了不少谢礼。

  一箱奶粉,是乳品厂送来的,一箱绵白糖,是糖厂送来的,还有两箱碧水大曲和两箱药酒,是大老李用来掩人耳目的……

  此外,还有县里奖励的二百块钱,以及最重要的一项精神奖励:

  劳模!

  虽然劳动模范表彰奖励大会,要在年底召开,但是刘青山已经提前预订了一个名额。

  东西有点多,刘青山一个人肯定是带不回的,虽然自行车还停在招待所,但是肯定也驮不动,单单一台缝纫机,就不是能用自行车弄回去的。

  没法子,刘青山只能叫大老李帮忙,去运输公司临时调运了两辆大解放。

  当然,不光光是为了拉他这点私货,重点是运两车酒糟回去。

  大老李都拍着胸脯保证了:以后酒糟管够!

  第二天上午,刘青山带着满满的收获,坐上大解放的驾驶室。

  开车的是老师傅李忠,后面那辆车,则是他儿子李国新开着,车里还坐着张招娣和张连娣姊妹。

  这俩丫头出来有段时间,正好顺路回家瞧瞧。

  还有老支书的孙子张大路,虽然小蛋子心野,不怎么想家,但是也被张连娣给拽上车。

  先去酒厂装了酒糟,再去招待所,把刘青山的那些东西装到车上,最后又去一百,将缝纫机也抬上车。

  看到崭新的缝纫机,招娣她们姐俩也都俩眼放光。

  这年头的农村,三转一响,绝对是每个年轻人的梦想,结婚的时候,要是能来个全套的,非得家境十分殷实的人家,才有这个能力。

  至于这两年刚刚流行起来的电视机和电冰箱啥的,根本不敢想啊。

  要知道,现在整个青山公社,也仅仅有一台12寸黑白小电视,整天锁在公社文化站的一个大铁架子里,就跟进了保险柜似的。

  只有上面召开重要会议的时候,才会组织公社干部群众进行观看。

  “招娣,等咱们结婚的时候,我也给你买一台缝纫机。”

  李国新凑到张招娣跟前,嘴里小声说着,不过刘青山耳朵贼,还是听到了。

  “谁稀罕你的缝纫机,谁要跟你结婚!”

  张招娣一甩大辫子,先钻进驾驶室,脸蛋红扑扑的。

  刘青山瞧得心里直乐:这是搞上对象了,老板叔就是厉害,运筹帷幄啊。

  

第七十二章 满载而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