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玩笑开大了!

    “爷爷奶奶,娘,这是给你们买的羽绒服。”

  刘青山翻出来三件羽绒服,分别递了过去。

  “这也是人家送的?”

  林芝还有些担忧地问了一句,刘青山嗯嗯两声,还是别让母亲因为花钱而心疼的好。

  不用花钱的东西,才是好东西。

  林芝立刻眉开眼笑,接过来穿上羽绒服试了试:“怎么跟棉花套似的?”

  “娘,这样冬天才暖和呢,而且穿着还轻巧。”

  刘金凤嘴里说着,顺便帮母亲把拉链都拉好,正合身,于是悄悄瞪了刘青山一眼:你小子学会撒谎了是吧?

  但是她也知道母亲的秉性,苦日子过惯了,舍不得花钱,所以也就没有戳破。

  “可不是嘛,刚穿上就热冒汗了,快脱下来吧。”

  林芝脱下羽绒服,又帮着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试了试,都挺合身的。

  “哥——”

  刘青山正乐呵呵地看着呢,就感觉袖子被拉了一下,然后,老四那拐了好几个弯儿的叫声,就传进耳朵。

  扭头一看,只见小老妹正昂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他猛的一拍脑门:“哎呀,瞧俺这记性,咋忘了给老四和老五买新衣服啦!”

  彩凤的小脸立刻抽抽起来,眼圈也红了,眼泪疙瘩在眼圈里一个劲打转,但是她还是很努力地强忍着。

  “没关系,哥,你都给我们买糖啦,还有字母饼干……”

  说着说着,小家伙的眼泪,还是很不争气的掉下来,吧嗒吧嗒落在衣襟上。

  好像玩笑开大了!

  刘青山本来想逗逗她,结果把眼泪疙瘩给逗出来,这可不得了啊。

  于是他连忙拎起提包,嘴里喊了一声“变”,很快就掏出来两套童装:“哥会七十二变,说变就给你们变出来!”

  山杏当然知道青山哥是逗她们呢,看到彩凤有点不大好意思,就抱过两件童装:“四姐,你要粉色的,还是要藕荷色的?”

  小老四这才破涕为笑,跟山杏叽叽喳喳地研究一会,就想出一个好法子:每人穿一个礼拜,换着穿,这样一套衣服就顶两套了。

  反正她们俩的身材也没差多少,还真是两个小机灵鬼儿。

  等刘青山把东西都分派完毕,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他想了想,最终也是没拿出来。

  家里现在还有一千块钱左右的存款,这次赚的两千块,既然是从酒厂小金库里拿出来的,那就转存在他自己的小金库好了。

  倒不是刘青山揣着别的心眼儿,主要是担心以后花钱的时候,老妈心疼。

  在屋里转了一圈,他就拎着两瓶酒,去了老支书家里,村里来了客人,照例是在支书或者村长家安排饭。

  回来的时候,刘青山已经买了几斤肉,家里留一半,这边留一半待客。

  等他来的时候,正往桌上端菜呢,刘青山把两瓶碧水大曲放到桌上:“李叔,忙活一上午,叫支书爷爷和队长叔他们,陪您喝点。”

  上一次,已经见识了这位李忠师傅的酒量,大伙当然都放心,于是把酒盅都倒上,就开始吃喝。

  “嗯,这肉片里的蘑菇好吃,有一股特别的香气。”

  李忠吱溜喝了一盅酒,然后夹了一个黄灿灿的小蘑菇,嚼在嘴里,香气浓郁,也不由得赞不绝口。

  旁边陪客的张大帅笑着说:“俺们这里,管这种蘑菇叫小黄蘑,专门长在落叶松的林子里,味道很棒。”

  介绍完了,他又补充一句:“妈个巴子的,就是个头小点,不好采。”

  刘青山也跟着凑趣:“浓缩的才是精华,大帅叔,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大帅摸了摸光头,哈哈大笑:“青山啊,这话俺爱听,还是你有水平,浓缩的都是精华,这不就是夸俺的吗?”

  大伙也都跟着乐,张大帅的身高,一直都是硬伤啊。

  刘青山却由小黄蘑又想到了山货:这会儿大田基本都忙完了,各家又出现大批空闲劳动力,没事还得往山里跑跑,多攒点山货。

  别看现在天气有点凉了,但是像小黄蘑和冻蘑这两种菌类,偏偏还就是在这个季节才会冒出来。

  大伙边吃边聊,刘青山就把刚才想到的跟老支书和队长叔说了一下。

  张队长点点头:“行,打场也结束,妇女和上了年岁的,留在家里编草帘子,剩下的都进山。”

  老支书也表示同意:“杨老师都说了,来年开春,可能会有岛国那边的商人过来收山货,就算卖不掉,咱们自个吃,也是好的。”

  “咱们这好东西,咋能卖给小鬼子?”

  张大帅的祖辈,有人就死在抗战中,所以从小就痛恨小鬼子。

  刘青山笑着开导道:“大帅叔,所以咱们要多从他们手里赚钱,这样也算是替你三爷爷报仇了。”

  “对,到时候,咱们把价格要的高高的,狠狠宰小鬼子一刀。”

  张大帅猛的喝了一盅酒,然后抹了下嘴唇,心里还坏坏地琢磨着:等蘑菇晒干了,老子就在上边撒一泡尿,都变成狗尿苔,哈哈哈!

  不对不对,俺尿过的蘑菇,咋能说是狗尿苔呢?

  等吃好喝好之后,李忠爷俩休息了一会儿,又拉着张招娣他们回县里,据车老板子说,他家的这俩闺女,已经开始跟着练车了。

  不过这时候考驾照比较费劲,最少也得一年半载的,才能拿到车票呢。

  等刘青山回到家,家人早就吃完午饭,母亲和大姐,正在缝纫机前面忙活,轮流练习踩踏板呢。

  “最好别跑空针,找点破布,砸点鞋垫子啥的,正好当练手了。”

  刘青山连忙上前指点一阵,然后就被撵到炕上睡觉。

  折腾这么多日子,他还真累了,躺到自家热热乎乎的炕头,真是舒服啊,整个身心,都彻底放松下来,很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等他一觉醒来,老四老五都背着小书包放学了。

  老四穿着藕荷色的一身新衣服,老五穿着粉色的,就跟俩花蝴蝶似的,瞧着就喜庆。

  到底是小孩子,有了新衣服,就忍不住想穿,放不住。

  刘青山揪揪老四的朝天辫,摸摸老五的西瓜头,放上炕桌,叫她们赶紧写作业,然后就出屋了。

  半个月没回来,先去后院看看蚯蚓池子,发现已经全都用砖和水泥砌完了。

  盖猪场进料的时候,刘青山就自己掏腰包,买了些红砖和水泥,应该是这些日子,大伙帮忙干的。

  反正他大姐夫高文学,肯定是弄不了的。

  林芝知道刘青山惦记着蚯蚓,走了过来说道:“是大头他们帮忙弄的,这些日子,彩凤他们也领着不少孩子,又抓了不少蚯蚓呢。”

  说完,她就从后院的菜地里拔了一颗大白菜,准备晚上用白菜炖粉条,再切点肉片,就是一顿难得的美味。

  刘青山用叉子挖了池子里的土瞧瞧,一叉子下去,就是十几条蚯蚓。

  其中,还有一些应该是新繁殖出来的,跟细线一般。

  他也满意地点点头,准备抽时间叫上大头他们,把蚯蚓池子也都扣上塑料布小棚子,这样冬天就不会上冻了。

  从后院回来,刘青山看到大姐和大姐夫正去棚子里喂鸡,就顺手接过大姐手里的饲料桶。

  饲料里还没有添加蚯蚓粉,所以主要是苞米面和生芽子的小麦粉碎之后的面粉,再掺一些粉碎的蛤蜊粉。

  除此之外,刘青山还看到里面有一些翠绿的菜叶,一瞧就是切碎的婆婆丁嫩叶。

  婆婆丁就是蒲公英,用来喂鸡喂鸭最好了,小鸡小鸭吃了,除了能补充维生素之外,还能增强抵抗力,预防一些常见病,比如白痢之类。

  进了鸡舍,他立刻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暖意扑面而来。

  棚子里,有好几个地方都吊着水银温度计,上边有几个通风窗,此刻大都开着。

  地面也清理地很干净,刘金凤每天早午晚都要打扫一遍,再加上补水补食,也挺忙活。

  小鸡崽还没上笼子,看到刘金凤,都扇呼着翅膀飞跑过来,估计在它们的心里,已经把天天喂食的刘金凤就当成亲人了。

  从城里带回来的鸡雏,已经快长到半大子了,估计到了年前,就能陆续生蛋。

  刘青山还发现,棚子里面,还多出了好大一群黄绒绒的小鸡崽,只有老四的拳头般大小,显然这些都是孵化的二串子鸡雏,也都出壳了。

  “姐,能忙过来不?”

  刘青山一边往食槽子里填饲料,一边向刘金凤询问,大姐怀着孩子呢,可千万别累着。

  “没事儿,有你姐夫,还有咱妈呢,爷和奶也会过来帮忙,老四老五也能帮着切婆婆丁呢。”

  刘金凤一边应着,一边留心观察着这些鸡雏。

  重点是它们圆溜溜毛茸茸的小屁股,看看有没有拉稀的。

  “呦,姐夫,你这大作家也喂鸡啊。”

  刘青山则冲高文学开起了玩笑。

  高文学则一脸认真地说道:“作家更需要体验生活,前几天有两只鸡崽打蔫,还是俺发现的呢。”

  说完,他用手推推眼镜:“三凤,俺正想找你商量呢,准备搞一部长篇的大部头,就以咱们夹皮沟的变迁和发展为蓝本,你看有没有搞头?”

  在尝试了两个中篇之后,高文学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寻求更高也更艰难的目标。

  

第七十四章 玩笑开大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