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照相啦

    压寨夫人什么的,他当然不信,主要是担心万一鹿群跑起来,把两个小丫头给颠哒下来,摔坏了怎么办?

  前面骑鹿的彩凤和山杏也听到后边的声音,她们刚才主要是想骑鹿过过瘾,这会儿也不想再往前走了。

  前面的山杏拍拍梅花鹿的脖子,这家伙就停下脚步,然后,两个小丫头就从鹿背出溜下来。

  四凤还拍了一下梅花鹿的屁股:“大鹿鹿再见!”

  梅花鹿摆摆小短尾巴,然后迈开四蹄,很快就追上前面的鹿群,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

  等刘青山一手领着老四,一手领着老五回来,村民也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帮小娃子,羡慕地望着老四老五。

  二牤子迫不及待地问道:“彩凤山杏,骑鹿啥感觉?”

  村里的娃娃,骑牛骑马啥的,都是常事儿,但是梅花鹿,还真没骑过。

  小老四得意地扬扬小下巴:“当然舒服啦,你没看年画上,寿星老爷爷,都是骑梅花鹿的嘛!”

  于是娃子们更羡慕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杨红缨,嘴里也忍不住轻声叹息:“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这里真好……”

  娃子们都满脸崇拜地望着杨老师:哇,好有学问的样子!

  啪的一声响,打断了杨红缨的畅想,也把娃子们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只见刘青山懊恼地拍着大腿:“忘了忘了,刚才这么有意思的画面,咋忘了用照相机拍下来呢!”

  照相机!

  娃子们一听都激动起来,呼啦一下,将刘青山围住,七嘴八舌地嚷嚷着:“青山大哥,俺们要照相!”

  刘青山被他们吵得脑仁疼,没好气地说道:“还照相呢,先把你们的大鼻涕擦干净再说!”

  看到大哥依旧一脸懊恼,山杏就上来,拉拉刘青山的衣襟:“哥,大鹿鹿以后肯定还会回来的。”

  “嗯,到时候记得提醒哥哥。”

  刘青山摸摸她的西瓜头,然后又朝周围的娃娃挥挥手:“等明天去学校给你们照相,都收拾干净点,谁要是脖子还跟车轴似的,就拿砖头子蹭。”

  娃子们嘴里欢呼着,一哄而散。

  这年头,连公社都没照相馆,想要照相就得去县里,老费劲了。

  而且还全是黑白照片,县里的照相馆也不例外。

  一台彩色扩印机,最少十几万或者二十几万的,一般地方,还真置办不起。

  这时候虽然钱实,但是电器和电子产品的价格却也是十分昂贵,在这个万元户都是稀缺资源的北方小县城,十几万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不过学生嘛,都要有几张一寸的学生照,以后也用得着。

  县里商业局的周局长既然把相机借给刘青山,就是不准备再要回去,正好刘青山可以用镜头来记录生活的变迁。

  第二天一大早,刘青山就挎着相机,溜达到学校,先给杨红缨来一张上课时的照片,然后就是那些小娃娃。

  嗯,还真不错,小家伙们一个个都收拾得干净利索,就是他们之中,大多第一次照相,所以一个个都紧张得不行。

  “二牤子,放松,放松点!”

  刘青山嘴里吆喝着,结果,坐在板凳上的二牤子太放松,一下子出溜到桌子底下。

  忙活了一早上,这才算是把学生相都照完了,刘青山出了教室,这才发现,外面还围着好几十人呢。

  “青山啊,先去二爷爷家,给俺们一家照张全家福。”

  年纪最长的二爷爷张万福先发话了,随后是拐子爷爷,还有老支书和大张罗他们,也都跟着凑热闹。

  刘青山干脆笑呵呵地一挥手:“行,每家都照一张全家福!”

  一时间皆大欢喜,大伙都热切地讨论着,只有张杆子闷闷不乐:“俺就老哥儿一个,照啥全家福呀。”

  大伙这次没有取笑他,也都觉得张杆子怪可怜的。

  刘青山灵机一动:“杆子叔,可以在猪场给你照一张啊。”

  “对对对,猪场就是杆子的家,那些小猪母猪啥的,就是杆子的亲人!”

  老板叔终于还是没忍住,拿张杆子开涮了。

  一瞧张杆子要急眼,刘青山就笑着跟他解释:“杆子叔,就照你穿着工作服干活的,多有纪念意义啊。”

  这时候张杆子竟然有点忸怩起来:“俺那活儿实在有点埋汰。”

  正这个时候,教室里面传出阵阵歌声,是杨红缨在教小娃子们唱歌。

  反正就一个老师,所有科目,都是她一个人教。

  小娃子们唱得正起劲呢:

  太阳光金亮亮

  雄鸡唱三唱

  小喜鹊造新房

  小蜜蜂采蜜忙

  幸福的生活哪里来?

  要靠劳动来创造……

  刘青山笑着跟张杆子说:“杆子叔,劳动最光荣,劳动者也是最美的人!”

  张杆子也咧着大嘴,拽着刘青山就走。

  他忽然觉得,身上一下子就充满了干劲儿。

  大伙也能感觉到,张杆子忽然之间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于是也都不跟他争抢。

  老板叔还笑呵呵地说着:“这个照相机可太厉害了,不光能照相,还能治病呢。”

  “治啥病?”

  大张罗搭茬问道。

  “治懒病呗。”

  老板叔指指张杆子的背影,惹得大伙一阵点头。

  刘青山本来也打算去猪场转转,猪场和大棚,是今年合作社里的重点项目。

  要是都弄成了,赚了钱,大伙的信心和干劲儿,肯定更加高涨。

  同样道理,要是弄砸锅了,大伙的心气儿一下子就散了,以后啥也别想搞起来。

  进了猪场,张杆子还要使劲拽刘青山呢,却被他甩手挣脱,自觉地去大门口的那个简易木头房子里,弄了点石灰,洒在地上,然后俩脚在上面踩了几下。

  负责喂猪的队长婶子也赶过来:“青山来了,不用这么麻烦,你进来就行了!”

  “婶子,咱们这猪场可不能大意,必须做好防疫和卫生工作,要是得了四号病啥的,那咱们这将近三百头猪,真就连窝端了!”

  刘青山却不这么认为,老话说,家趁万贯,带毛不算,就是这个道理。

  看来有必要拟定一个卫生守则之类,跟所有村民好好宣传一下,必须严格遵守,防患于未然。

  三个人一边往里走,刘青山还提醒他们:“以后村子里的人没啥事,绝对不允许随便进猪场,就算是你们几个饲养员,每天进来也要做好消毒工作。”

  “青山,是不是有点太麻烦了?”

  张杆子见刘青山说得挺严肃,就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杆子叔,前两年,咱们屯子里也瘟过猪,你还记得吧?”

  刘青山决定用事实说话。

  没等张杆子回答呢,队长婶子就神色大变:“咋不记得,大前年开春,俺家一头老母猪,一窝小猪羔,全都蹬腿儿啦,当时把俺心疼的,晚上躲在被窝里哭了好几场呢。”

  一边说,队长婶子还一边撩着围裙擦眼睛,提起这茬就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那时候的农村,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养猪,都是家里的主妇,一瓢糠一把菜喂出来的,其中付出的艰辛,只有队长婶子她们这些人,体会最深。

  张杆子也不敢再争辩了,对他来说,养猪场更是关系重大,能不能讨老婆,就拜托这些猪兄弟喽。

  于是挑上粪挑子,张杆子开始干活,就是两眼总盯着刘青山瞅,表情一点也不自然。

  刘青山指导了好一阵,最后才算是拍摄一张满意的照片:

  画面中,张杆子迈着轻盈的步伐,挑着担子,脸上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至于背景,则是那一排排的猪舍,还有几只猪崽,透过铁栅栏门,向这边张望。

  等照片洗出来之后,张杆子也乐得合不拢嘴,回家装到镜框里,好几十年了,这竟然是他的第一张照片。

  这同样也是改变他人生命运的一张照片!

  从猪场出来,刘青山去给二爷爷家照了全家福,回来的时候,看到场院上,一大群人正忙活着,于是也就溜达过去,准备拍两张。

  像这种劳动的场面,最珍贵了。

  这方面,刘青山已经有过深刻的体会:一张老照片,能带给人们一个时代的回忆。

  场院里面都是老人和妇女,一个个坐在小板凳上,正编草帘子呢,那些青壮年劳力,都上山采山货去了。

  这草帘子是准备冬天夜晚,用来苫大棚的,等白天阳光出来了,就把草帘子卷起来。

  十冬腊月,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最低温度都在零下三十度,要是不做好保暖工作,大棚里的蔬菜要是冻喽,那损失就大了。

  大头也在这边指挥大伙编草帘子,看到刘青山,嘴里立马吆喝一声:“三凤来给大伙照相啦!”

  好几十人,就好像被孙大圣给施展了定身法,一个个全都一动不动,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定格似的。

  “大伙别紧张,该咋干就咋干,照出来的相片才自然。”

  刘青山解释一阵,人们这才渐渐放松下来,有说有笑地开始继续干活。

  他这才趁机抓拍了几张,顺便和大头聊了起来:“大头,怎么样,有啥困难没有啊?”

  大头抓起一把地上的谷草:“三凤,家家种的谷子都不多,这谷草本来都是铡了喂牲口的,要是都编成草帘子,牲口吃啥呀?”

  塑料大棚需要的草帘子,可绝对不是小数目,夹皮沟的谷草,都不一定够用。

  “能不能用别的草代替,或者是做棉被苫大棚呢?”

  刘青山和大头面对面蹲在地上,小哥俩商量着。

  大头晃了晃大脑瓜子:“棉被的话,书上倒是这么说过,就是造价太高啦,暂时咱们整不起。”

  这段时间,大头还是有进步的,起码懂得了不能完全照搬书本的道理,知道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变通。

  谁要再说大头是榆木脑袋,刘青山肯定第一个不答应。

第七十六章 照相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