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有滋有味的小日子

  “唉,要是有稻草就好了,稻草又软和又保暖,编草帘子最合适。”

  大头还从书上看过稻草帘子,可惜他们这边暂时没种水稻。

  一提到稻草,大头和刘青山不由同时想到了二彪子。

  这小子也出去快俩月了,不知道学的咋样,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呢?

  小哥俩蹲在场院这正聊着呢,就看到一辆牛车,慢悠悠地从西边晃悠回来。

  场院里的人便纷纷打招呼:“老蔫儿,这是干啥去了?”

  赶车的叫张老蔫儿,为人老实,不爱说话,但是农活样样精通,为人也勤快,是个会过日子的。

  “把秋天打的苫房草拉回来,来年老二要结婚,家里实在住不下,准备接两间房子。”

  张老蔫儿嘴里说着,吆喝住拉车的老牛,也凑到大伙跟前,卷了一根烟:“这一上午把俺憋坏了,甸子上都是枯草和苇子,俺都没敢抽烟。”

  守着林子和草甸子,平日里,村民们都很有防火的意识,尤其是春秋冬三季,都知道特别加小心。

  就连小孩子也不例外,要是敢在野地里玩火儿,被大人知道,绝对能把屁股打开花。

  “老蔫儿叔,你刚才说啥?”

  刘青山好像隐隐抓住点什么,又一时间没想明白,就赶紧追问。

  “俺刚才就说没抽烟啥的。”张老蔫儿吧嗒了两下纸烟说道。

  “不是,是前面那句。”

  “就是甸子上的草和苇子啥的。”

  苇子,对,芦苇!

  刘青山一拍巴掌说道:“苇子又轻便又保暖,咱们就用苇子编帘子好啦!”

  夹皮沟西边,就是一望无边的大芦苇荡,里面的苇子,都有两米多高。

  这玩意烧火也不禁烧,呼燎一把火,连一瓢水都烧不开。

  偶尔也有用苇子苫房的,但是苇子跟苫房草相比,容易烂。

  所以年年都在甸子上长着,也没人收割,以至于刘青山把这玩意都忘了。

  “老蔫儿叔啊,多亏你提醒了,来,赶紧坐牛车上,俺给你照张相!”

  刘青山心情大好,非得拽着张老蔫儿,要给他照相。

  “那俺回家把中山装穿上去,那还是家里大小子结婚的时候做的呢。”

  张老蔫儿一听是照相这么隆重的仪式,就要跑回家换衣服。

  结果又被刘青山给拽住:“别啊,咱们就本色照相,生活气息才浓呢。”

  刘青山和大头一起,把张老蔫儿摁到车上,拍了一张照片。

  拍完之后,发现车上还放着个破铁桶,探头往里一瞧,好家伙,里面竟然是半桶蛤蟆。

  这种蛤蟆的肚皮上都是红色的斑点,俗称红肚囊蛤蟆,学名叫哈士蟆。

  和山上的林蛙相比,个头小一些,营养成分也稍差,主要是体现在母蛙肚子里的蛤蟆油上。

  哈士蟆也有蛤蟆油,只不过比较少。

  在刘青山的记忆中,几十年后,他们这边别说林蛙了,连哈士蟆,都变得十分稀少。

  归根结底,还是栖息环境的破坏,以及农药滥用造成的后果。

  刘青山把手伸进桶里,捏出来一只,个头也不小。

  再瞧瞧爪子,带着小疙瘩,于是又扔进桶里,这种是公的,肚子里没籽。

  没籽就没有蛤蟆油,因为蛤蟆油虽然带着一个“油”字,却并不是脂肪。

  主要成分是蛋白质,用来供应后代生长发育的,所以营养才会那么高。

  “天凉了,蛤蟆都下水过冬,俺就是找个坑子,随便搂了几下,就弄了半桶,青山一会你挑点母的拿回去,你姐不是怀孕了嘛,正好补补身子。”

  张老蔫儿直接把水桶从车上拎下来,放到刘青山面前。

  这年月,大伙也不怎么喜欢吃蛤蟆。

  一来是大多数人都嫌脏。

  二来,吃蛤蟆的时候,公的最好油炸,母的酱炖,但是油小了也不好吃,而油恰恰又是最珍贵的佐料。

  “行,那俺就抓点。”

  刘青山也不客气,跑回家取了个搪瓷盆,倒了小半盆。

  这月份天气凉了,蛤蟆也都懒洋洋的,不怎么愿意动弹,所以也不用担心蹦出去。

  至于割苇子的事儿,暂时不急,最好是等草甸子的沼泽地都封冻之后,能禁得住人了,再干这活。

  正好刚入冬的时候,气温还没那么低,大棚也用不着苫草帘子,时间还赶趟。

  刘青山乐呵呵地把蛤蟆端回家,清洗两遍,再撒点盐处理妥当,中午直接就闷上了。

  至于开膛清理内脏啥的,这个还真不用。

  因为到这个时候,蛤蟆早就不进食,所以肚子里面非常干净,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这叫“辟谷”。

  不光是蛤蟆,就是冬天和刚开春的时候,捕捉到的鱼类,也都不用开膛。

  加工哈士蟆,清蒸的话,总会有淡淡的土腥气,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酱炖。

  刘青山往锅里倒了半勺子豆油,又舀了半勺子荤油,揪了两个红辣椒扔进去,再加一勺大酱,把酱香味炸出来,再放进蛤蟆,添水小火慢炖即可。

  等中午放学的时候,小老四进屋就吵吵好香:“哥,你做啥好吃的啦?”

  “去,把爷爷奶奶叫来一起吃饭。”

  刘青山扒拉一下她的朝天辫,小家伙就乐颠颠跑了,等回来的时候,除了爷爷奶奶之外,当然还有杨红缨。

  这个都不用刘青山吩咐,小老四和山杏,对杨老师可好了。

  刘青山还炒了一个土豆片大辣椒,一大家子就挤在大炕桌周围,开吃。

  “这是青蛙?”

  杨红缨瞧着盘子里黑乎乎、而且还伸腿拉胯的蛤蟆,真不敢下筷儿。

  “不是青蛙,是蛤蟆。”

  刘青山还没开吃呢,所以就用筷子在盘子里翻找两下,往大姐碗里夹一只,还有老妈和爷爷奶奶,包括杨红缨碗里,都夹了一只。

  他可不是随便夹的,挑选的都是母的,肚子里带着黑籽,黑籽上还裹着蛤蟆油。

  “那还不是一样!”

  在杨红缨的观念里,青蛙和蛤蟆是一个意思。

  刘青山又给老四老五夹了一个之后,这才乐呵呵的说道:“当然不一样,这是哈士蟆,放到从前那会,都是给皇宫里专门进贡的贡品。”

  刘金凤也在旁边劝说:“杨老师,你吃吧,这蛤蟆很滋补的,青山给咱们夹的,都是母的。”

  为了增强说服力,还把碗里的哈士蟆夹起来,整个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杨红缨还是不敢这么吃,小心翼翼地先撕了个蛤蟆腿儿,放进嘴里。

  嗯,味道还不错,酱香浓郁,肉质细腻。

  不过用筷子捅开肚皮之后,看到里面黑糊糊的蛤蟆籽,还有上面缠绕着的乳白色的蛤蟆油,还是觉得难以下咽。

  “丫头,放心吃吧,吃哈士蟆,就得吃这个呢。”

  奶奶慢声细语地在旁边说了几句,杨红缨这才闭着眼睛,送进嘴里。

  咬了几口,她忽然睁开眼睛,眼神也明亮许多:“咦,还真是越嚼越香呢!”

  一旦适应之后,杨红缨也就放开了,一顿饭下来,也吃了十多只,不过大多是公的,因为母的,大多被刘青山挑着给了大姐和老妈他们。

  杨红缨这样的门外汉,当然是无法分辨出公母的,最后一个劲拿眼睛瞪刘青山。

  刘青山嘴里嘿嘿着:“杨老师,俺姐怀孕了,需要营养,所以多吃点,好好补补,你就别有啥意见了。”

  听他这么一说,杨红缨也吐了下舌头,有点不好意思,她吃着吃着,就把这茬给忘了。

  然后就听刘青山继续慢悠悠地说着:“除非你也像俺姐一样,嘿嘿……”

  杨红缨立刻炸毛了,猛地伸出手,娇喝道:“三凤儿,我看你是耳朵痒痒了是吧!”

  刘青山赶紧一个后仰避让开来,心里暗暗嘀咕:这一个两个三个的,都会这招,这日子没法过啦。

  ……

  刘青山的小日子当然还得照常过,而且还过得有滋有味,第二天,就跟着大伙一起进山了。

  这月份已经是深秋,也是一年中,山里最美的季节,层林尽染,万山红遍,景象壮美而辽阔。

  刘青山心里也庆幸不已:多亏把相机给带来啦!

  到了哑巴爷爷的木刻楞那,一个黑影就猛扑过来,刘青山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呢,大腿就被抱住了。

  职业抱大腿的,当然是小黑熊了,这小家伙记性不错,还认得刘青山。

  一瞧它那吭吭唧唧的熊样,刘青山就知道这货是跟小孩子一样,馋糖了。

  兜里还真装了两块奶糖,就全都剥了糖纸,塞进小熊嘴里。

  瞧得哑巴爷爷都满脸笑纹儿,心里想着:比跟俺还亲呢,你个嘴馋的小东西。

  稍事休整,大伙就背着大背篓进了林子,来到一片落叶松林子了,树上的针叶金黄,秋风吹来,缤纷而下。

  这种林地,在这个季节,专门出产小黄蘑。

  放眼望去,地上一片一片的,全是金黄的小伞盖。

  没说的,蹲那捡吧,专门挑大个的,太小的根本就拿不上手。

  这小黄蘑最好了,现在昆虫都销声匿迹,所以不用担心里面生蛆。

  唯一的缺点就是落叶松细小的针叶,会粘到蘑菇上,清理起来比较麻烦。

  只能是回家之后晒干,轻轻用手抓一阵,针叶就全都掉下去了。

  除了小黄蘑,就是冻蘑了,冻蘑的学名叫做元蘑,是侧生在树木的根部和树干上。

  这种蘑菇个头比较大,肉质也非常肥厚,碰上就是一大堆,层层叠叠地生长在树干上。

  即便是下了头场雪,依旧可以在林子里采到冻蘑,这大概也就是它名字的来历吧。

  大家分工明确,大部分人采小黄蘑,一小半采冻蘑。

  采蘑菇这工作,看起来轻松,实际上还是挺累人的,一会儿蹲一会儿站的,身体不好的,折腾一会儿就迷糊了。

  两点多钟就收工了,众人回到木刻楞,匆匆吃了块饼子,喝了碗热汤,就赶紧下山了。

  

第七十七章 有滋有味的小日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