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待客之道

    “我说青山,你们住的地儿也太偏了吧。”

  坐上牛车的刚子,还觉得挺新鲜,一边四下张望,一边抱怨着。

  这一路,他们下了火车坐客车,下了客车又坐牛车,颠得骨头架子都快散了。

  “别悠荡腿,小心踢进车轱辘里。”

  刘青山提醒他一句,然后又问吴建军:“飞哥,以后有啥打算呢?”

  吴建军抽出一根烟递过来,看到刘青山摆摆手,就叼到自己嘴上,不忙着点燃,也不回答刘青山的问题,而是凝视远方,喃喃说道:

  “青山,看来你是对的,这次的风浪,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多了。”

  “行了,没事儿就好,在俺们这好好玩几天,散散心。”

  刘青山安慰两句,又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你们的俄语学啥样了?”

  听他这么问,刚子连忙别过脑袋,继续观风望景,一瞧他那屁股长锥子的架势,就知道是坐不住凳子的。

  飞哥倒是点了点头:“开始没人教,找不到老师,后来医院的那位李护士,忽然找到我们,领着我们一起跟位老专家后面学呢。”

  刚子也补充一句:“那小娘们比老师还厉害,也不知道咋就虎巴地盯上我们,简直倒血霉啦!”

  刘青山也四下转着脑袋,同样开始观风望景,他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这俩人真相的好。

  牛车慢悠悠地走在乡村小路上,赶车的张撇子是暗暗羡慕:还是青山厉害,城里都有朋友呢。

  这时候的农村,谁家要是有大城市的亲戚或者朋友,那是很光彩的一件事。

  每年进城送点农产品,然后就能带回来大包小裹的,虽然都是些旧衣物啥的,还是叫左邻右舍眼红不已。

  后边三人一直聊天,刚子嘴里还闲不住,兴致勃勃地说起来,留职的这段时间,他们也做起了服装生意。

  一边说,他还一边抻抻腿上穿着的牛仔裤:“我们主要就卖这个,城里刚开始流行,这个叫牛仔裤,青山,我还给你带两条过来呢,够意思吧?”

  刘青山翘翘嘴角:“好像你说的这个牛仔裤,我前几天也刚好给家人都买了一条。”

  “哎呀,你急着买啥,肯定花了高价,我们卖的,一条才二十八块!”

  刚子嘴里开始埋怨,还带着点炫耀的意味。

  “还成,不太贵,一条才十五块。”

  刘青山笑眯眯地望着他,觉得有必要给这个刚入行的新人,好好上一课。

  “啥玩意,我进货还得二十五呢!”

  刚子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刘青山:“你从哪买的,你们公社肯定没有卖牛仔裤的,县里都不一定有?”

  “这个可远了,羊城,前些时候刚好去那参加广交会。”

  刘青山嘴里轻描淡写地说着,可是那轻声细语,在刚子听来,却犹如天雷滚滚,雷得他差点外焦里嫩。

  羊城,他早听说过,是他眼中的花花世界,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去逛一逛。

  可是眼前这个小兄弟,人家不声不响的就溜达一圈,这也太打击人了!

  这时候,赶车的张撇子又补充了一句:

  “青山去那个什么会,还帮着县里面签了好几十万米国钱,县里奖励了青山好些个东西,有缝纫机、照相机……”

  咣咣咣!

  刚子就觉得头顶好像有个尖嘴的雷公爷爷,手里拿着大凿子,一下一下凿着他的脑壳。

  自己倒腾点牛仔裤,一条能赚个三五块钱,就觉得牛皮哄哄了。

  可是人家小山子,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都开始赚美刀了。

  服!

  刚子现在是彻底服了,目光热切地望着刘青山:“兄弟,不,哥,你是我哥,啥时候也领我去羊城开开眼啊?”

  “行了,别闹。”

  吴建军阻止了刚子嚷嚷,说实话,刚才他受到的打击也不小。

  不过这也更加证明,他飞哥的眼光不差,当初认了青山这个有本事的小兄弟做朋友。

  他平静地望着刘青山:“给我们讲讲羊城那边吧。”

  直到夹皮沟,这一路上都是刘青山说,他们听,就好像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缓缓在两个人面前打开……

  铁丝等工具,直接就拉到张撇子家,然后他就领着几个兄弟开始干活,刘青山叫他去家里吃饭都不去。

  对于穷怕了的人来说,只要有一丝能赚钱的机会,就坚决不会放过。

  刘青山完全能理解张撇子的心情,也就领着飞哥和刚子回家。

  走在村里的土路上,看着两边破破烂烂的泥草房,没心没肺的刚子嘴里嘟囔了一句:“青山,你们这村子还真够穷的。”

  刘青山点了点头:“嗯,现在很穷。”

  飞哥的眼睛,可比刚子厉害多了,他很快就注意到家家户户园子里的塑料大棚:“青山,这个干啥用的?”

  “冬天种菜的塑料大棚。”

  刘青山一边说,一边还招呼着迎上来的大黄狗。

  大黄狗摇头晃脑的,还凑到刚子和飞哥他们身边闻了闻,记住身上这个气味儿,就不会咬了。

  刚子顿时来了兴趣:“冬天也能种蔬菜?”

  而吴建军的想得更远:大冬天的,真要把绿油油的蔬菜种出来,那不赚钱才怪呢?

  或许这个小山村,眼下还很贫困,但是飞哥相信,有刘青山这个能人,这里很快就会腾飞了。

  到了家门口,刘青山领着着哥俩先去爷爷家,毕竟在春城的时候,他们都见过刘士奎。

  刘士奎也很高兴,他治眼睛的那会儿,俩年轻人都跑前跑后的,没少跟着帮衬,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份人情。

  正好人家来了,一定要好好招待。

  奶奶还用小簸箕,端来了松籽和大榛子,还有仓房里储存的山都柿,这些可比瓜子的档次高多了,属于招待贵客用的。

  山都柿就是当地对蓝莓的叫法,只是比后来的蓝莓,个头要小一些。

  这种山果储存期比较长,蓝汪汪的,表面还裹着一层淡淡的白霜,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好吃,果味儿真浓!”

  刚子捏了几个扔进嘴里,立刻满口都是浓浓的果香,竟然有点醉人的感觉。

  “那就多吃点,城里面可不容易吃到这个。”

  刘士奎笑眯眯地说着,还抓了一把榛子,帮着客人敲开。

  小山村里,基本上家家都有砸榛子的工具,就是一块铁疙瘩,表面有几个大小不等的小坑儿,最大的那个是砸山桃的,最小的就是砸榛子的。

  把榛子往坑里一放,用个小锤子轻轻一敲,咔的一声脆响,榛子外面的硬壳就碎了,露出里面饱满的果肉。

  刚子瞧着新鲜,就上去自己砸,他的技术显然不怎么过关,差点砸到手指,刘青山赶忙把他拽旁边去了。

  从爷爷奶奶家出来,这才去刘青山家,林芝同样十分热情,直接逮了一只老母鸡宰了。

  这在农村,也算最高规格的待遇了,跟新姑爷第一次登门等同。

  刘青山在当院弄了半盆子热水,开始褪鸡毛,飞哥和刚子,则被高文学领着,去大棚和鸡舍里面转了一圈。

  出来的时候,刚子手里还捧着几个深绿色的小辣椒,一个个都弯弯曲曲、勾勾巴巴的,表面还有一道道细小的横纹。

  “这辣椒一瞧就不好惹,肯定齁辣齁辣的!”

  刚子喜欢吃辣的,嘴里喜滋滋地说着。

  最主要的是,都这个月份儿了,还能吃上青辣椒,不大容易啊。

  “成,一会蒸个鸡蛋辣椒闷子。”

  刘青山瞥了一眼,爽快地说道。

  在大棚里面,原本种着的半垄小辣椒,被他给留了下来,把上面的枝杈剪掉,又从四周憋出杈子,然后开花结果,这样就能吃一冬天。

  飞哥手里则拿着几个西红柿,有红的也有黄的,瞧着很是鲜艳。

  这个同样是刘青山保留下来几棵,专门给老四老五解馋的。

  刚子把辣椒放到一个盆子里,然后拿了个西红柿,用手抹了抹,就咬了一口:“青山啊,你们这个塑料大棚肯定有搞头。”

  刘青山头也不抬地回道:“今年主要种的是芹菜、韭菜和黄瓜,等以后蔬菜品种肯定越来越丰富。”

  他手上的老母鸡,已经褪完了毛,正开膛呢,鸡皮呈现出金黄的颜色,泛着油光,很是诱人。

  大黄狗在旁边使劲摇晃尾巴,都耍成大风车了。

  鸡肉虽然吃不到,但是能吃点肠子,啃点骨架子啥的,也算开荤了。

  这年头,人都没油水,更别说狗,天天能弄点刷锅水,就算好的啦。

  “呜汪汪!”

  大黄狗使劲叫唤起来。

  一开始,刘青山还以为它是等急了呢,抬头一瞧,却见大狗正朝着大门口的方向吠叫。

  再向那边望去,很快就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也是一身黄毛儿,正在大门口来回转悠呢。

  “黄皮子,又来偷鸡!”

  刘金凤大叫一声,抄起杵在窗台下的一把铁锹。

  对养鸡专业户来说,黄鼠狼绝对令她深恶痛绝。

  “姐,等等!”

  刘青山连忙把大姐吆喝住,黄鼠狼就算再猖狂,也不敢大白天来家里晃荡,而且他还发现,黄鼠狼嘴里,好像还叼着什么东西。

  “黄皮子登门,能安什么好心?”

  刘金凤嘟囔一声,然后就听到吧嗒一下,那只黄鼠狼把嘴里的东西甩到当院里,就吱溜一下跑没影。

  只见院子里,赫然躺着一只肥硕的大田鼠!

  不过还没死透呢,四爪朝天抽抽着。

  这啥情况,院子里的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嘿嘿,青山,这黄鼠狼不会是给你家送礼来了吧?”

  刚子这家伙,没心没肺地笑着说。

  刘青山白了他一眼:“这不是看到家里来了客人嘛,一会就把这只大田鼠给你炖上。”

  吃老鼠?

  刚子瞧着手里咬了半拉的西红柿,忽然觉得咋就不香了呢?

  ————————————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求保底月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满三百就加更!

第八十章 待客之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