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凛冬已去(推荐期间,求收藏,求投票)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法师奇幻之旅在线阅读

法师奇幻之旅

奇幻 / 史诗奇幻

36.71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战争法师穿越诸天。扎克穿越成了一名战争法师,踏上了征服万界之旅。而前世的那些魔幻作品居然变成了真实存在的世界:魔兽,战锤,上古卷轴,指环王,猎魔人,冰与火之歌,哈利波特,暗黑破坏神,费伦大陆,龙腾世纪...而这些世界也因为他的降临而连通在了一起。“当时我很害怕!”夜王回忆着第一次见到阿尔萨斯时的情形,捂着胸口激动地说道。“介绍一下,这位是史矛革。”抓根宝抚摸着身边的巨龙,对目瞪口呆的丹妮莉丝说道。“代价是什么?”镜子大师眯着眼睛,指着面前的契约对基尔加丹问道。酒馆中,詹姆·兰尼斯特打量着面前的陌生白发男人。“来局昆特牌么?”讨论群积攒人气中:569663653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读者1550394362214215.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鬽水楼.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沒有你的以後.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史诗奇幻小说推荐

国王在线阅读
万族共存,剑与魔法交相辉映,人族、海族、精灵、矮人、兽人……争先绽放文明之光,谱写史诗悲歌! (领主种田文) ……… 海月新书来啦,幼苗请精心呵护! 书荒的朋友请移步《逐道在诸天》、《神圣罗马帝国》、《地中海霸主之路》
新海月1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我创造了巫师在线阅读
新书《让敌人来得更多些吧》 …… 我要创造一个什么样的职业? 拥有无限可能的职业 这个职业的名称 嗯——突破了巫士后,就按传统,叫做巫师吧。 排雷: 1-前面西幻,八十多章后东幻。 2-原创无限类。 3-无女主。 4-合理党。
雨中鱼欲歌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从今天开始征服全世界在线阅读
和平的世界下面暗流涌动,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势力想要搞点骚操作。热衷于冒险却又懒怠的罗瑟大法师,为了世界的和平而奋斗,为了名垂千古而努力。当然,比起世界的和平,他更热衷于名垂千古。
蛮吉蛮大人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破球之主在线阅读
一颗破了又没完全破的星球。 浮空岛上的年轻酋长,波色耕·大力金羊,扔下刨地的锄头,仰望着被翅膀遮蔽的天空,露出迷人的微笑:“飞龙骑脸,这波我怎么输?” 【白雨涵2021献上,异界种田文新作】
白雨涵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逃离修仙魔法囚笼在线阅读
中年失意商人嬴不器,热血少年翼归辰,邻家女孩白鸟舞……数个带有不同金手指的现代人,先后穿越到了一个修仙与魔法结合的异世界,参加了一场残酷的领主淘汰竞赛。有人炼制出失传丹药,获得各式各样神奇的魔法力量;有人带着超绝天赋,觉醒了从未现世的天赋魔法……但随着了解这个世界越来越多,参与穿越者和本地人的对抗越来越深,他们逐渐发现这个世界越来越多的古怪诡异之处……
笑若姬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哥布林村长要逆袭在线阅读
二十年前,艾斯大陆上的人族对一切非人智慧种族悍然发动了“血色战争”。 异族被迫仓促应战,精灵、矮人、半身人又在关键时刻背叛异族,联军顿时一败涂地。 族人被屠杀、奴役,家园被掠夺、焚烧。 残存的异族纷纷躲进世界的各个角落苟延残喘…… 二十年后,打工人李傲文穿越了,竟然穿成了山沟小村庄中的一只哥布林。 两世都是金字塔底层的小人物,注定被命运女神抛弃的存在。 就此放弃挣扎?这不是李傲文的风格。 小人物怎么了,小人物就该死吗? 既然命运不公,那就把这世界闹个天翻地覆吧!
养竹人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罗克赛兰编年史在线阅读
转战三千里,身系几安危。为想象世界的英雄人物著书立传。
石思Forten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从晨分线开始在线阅读
若有一天,因果再次将过去的一切与现在的你纠缠在一起,你是走你曾经的老路,还是过自己现在的生活。当火焰无法指明前进的道路,当光芒无法照亮心中的迷茫。 不知虚实的过去,充斥欺骗的现世,你是否愿意化身火焰,承担过去的重量,用燃烧世界的方式去接受自己的存在。
文勒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在线阅读
穿越到《权力的游戏》或者说《冰与火之歌》的世界里,干点啥合适呢。 后宫?争霸?种田? 倒霉的艾格没得选择,因为他在一开始就被守夜人抓了壮丁。 【真龙血脉系列-④】
点爷01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当前位置: 奇幻 史诗奇幻 法师奇幻之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序章 凛冬已去(推荐期间,求收藏,求投票)

  长夜已至。

  寒风凛冽、暴雪肆虐。

  扎克站在临冬城的城墙之上俯瞰大地。

  城墙外,一望无际的黑色海洋翻涌不止。

  那是由无数的干尸和骷髅汇成的亡灵之海。

  尸海翻涌着,尖叫着,如同一张蠕动的黑毯铺满了整片大地,绵延至天边。

  脚下的孤城好似风暴中的一叶小舟,仿佛随时都会被黑色的巨浪吞没、倾覆海底。

  ——

  不远处,丹妮莉丝正在安抚着焦躁不安的巨龙,她转头望向了城墙上的那个背影。

  那个名叫扎克的神秘黑发青年一年前突然出现在维斯特洛。

  “我无意加入这个无聊的权力游戏。”

  那是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本以为只是疯言疯语,但很快被证明绝非妄言。

  因为他身边带着一帮强大到不可理喻的家伙。

  有那个头发雪白、身背双剑、人称‘白狼’的猎魔人。

  七大王国的一众高手们在他面前与孩儿童无异。

  还有那些女术士,她们摧枯拉朽一般地夷平了亚夏。

  相比之下,拉赫洛的红袍女们简直和戏团里的小丑一般可笑。

  而最最可怕的...是那个男人。

  龙母看向扎克的身侧,那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青黑色的厚重铠甲覆盖全身,腰间、双肩和臂铠上装饰着夸张的骷髅浮纹。

  背后漆黑的大氅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王冠一般的头盔之下,苍白的长发随风飘舞,幽兰的双眼宛若燃烧的磷火。

  对方好像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用余光扫向了自己。

  丹妮莉丝打了一个冷战,身后的巨龙卓耿吓得缩成了一团。

  她缩了缩脖子:‘我到底让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境地啊...’

  ——

  然而扎克却从未在意过身后的龙母。

  他的视线穿过密集的雪幕,望向了尸海的另一侧。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

  夜王屹立于冰雪风暴之中。

  身下的不死战马嘶叫不止,铁青色的寒冰铠甲反射着寒光,苍白的肌肤如同干枯褶皱的树皮,均匀分布的尖刺环绕在裸露的头顶,组成了一个天然的王冠。

  夜王幽邃的双眸凝望着遥远的临冬城。

  天际线上,那孤城只是一片模糊的黑影,几乎要浸没于阴暗天色的背景之中。

  这一刻,夜王等了很久。

  它为寒神所创造,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毁灭一切活物,让世界重归无尽的寒冷黑夜。

  数不尽的岁月中,它曾经多次尝试覆灭生者的世界,它毁灭过统治着整个大陆的帝国,灭亡过无数的上古种族,甚至屠戮过其他的神祗。

  它曾经很接近目标,但最终都失败了。

  最近的一次,是五千个寒潮之前,按人类的历法,是八千年前。

  那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绵长寒潮,持续了整整数代人类的时间。

  战争横跨数个大陆,几乎耗尽了生者们的元气。

  就连不可一世的黎明上国都分崩离析。

  它曾无比接近成功,但最终还是功败垂成。

  一把陨石铸成的燃烧长剑贯穿了它的心脏,让它碎成了冰渣。

  战争最终止步于东方的五垒之下。

  终于,寒潮再至。

  古老的冰晶重构了夜王的身体,让它得以再度行走于世间。

  思绪回转,夜王的视线聚焦到远处的城池上。

  它的意志延伸到了整个战场,正操纵着无穷无尽的亡者向那里涌去。

  临冬城。

  那是恶心的人类们在寒域边界筑起的堡垒。

  毁灭了它,北方将大门洞开,接下来的入侵将一马平川。

  然而此时此刻,一股极为强烈的不安正萦绕在夜王心头。

  它扫视着城墙之上,寻找着自己心悸的来源。

  凝聚了魔力的双眼能够看得很远,甚至能看清城墙上挥舞着刀剑的人类守军。

  它看到一名身负双剑的男人在城墙上穿梭,行过处剑舞流转,尸鬼的残肢断臂四处纷飞。

  那个凡人很强,但不足为虑!

  另一边,一名银发女人正安抚着自己的火神仆兽。

  这些黎明上国的劣化后裔早已遗忘了祖先的荣耀,弱小而可怜!

  城墙中央,那名身着红袍的女人想必又是一名火神祭祀。

  这些伪神的崇拜者虽然可恶,但鲜有强大的个体,也并不算棘手。

  而她现在正谄媚地对着一位黑发青年说着什么。

  那青年身上的黑袍笔直地垂于脚踝,仿佛无视了周遭的狂风暴雪。

  而他的身体里正散发出极为强大的魔力,虽然隔着数里,却让夜王如同置身于炽红的炉火中,整个身体都在被炙烤着。

  这个人类,非常的强大!

  强大到让夜王回想起上一次寒潮时的那名神眷者,还有那柄燃烧着苍白火焰的陨石长剑。

  不过,他这次准备的很充足。

  在无尽的生命之中,夜王曾杀死过许多强大的生物,而这个强大的人类,也许同其他那些死在他剑下的、不可一世的控魔者一样,并不足为惧。

  然而真正让夜王心悸的,是站在那青年身侧的那个...生物。

  这个浑身覆盖铠甲的生物第一眼看上去是一名男性人类,但细看之下却更像是一名寒神仆从。

  他皮肤如寒冰一般苍白,身上的青黑色的铠甲厚重夸张,如王冠一般的头盔中央镶嵌着一颗蓝色的宝石。

  头盔眼洞之中,同样散发着幽幽蓝光的双眼正在扫视战场。

  他也是寒神的造物?

  不,他比寒仆要完美得多,如同...

  如同真正的寒神降临。

  而那俯视着尸海目光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没有恐惧,没有愤怒,没有厌恶,

  只有冷漠,似乎还有一些...

  好奇。

  如同造物者观察自己子民时的目光。

  那目光突然看向了自己!

  一瞬间,恐惧几乎让夜王坐立不稳,亡灵战马马蹄躁动,嘶鸣不止。

  夜王从震慑中回过神来,它意识到必须要做些什么。

  无论是驱散恐惧、试探虚实还是推动战局,它都必须有所行动。

  无需张口,身边的一名寒仆从马侧抽出一只长矛。

  长矛通体晶莹,似乎完全由冰晶构成。

  夜王接过长矛,挥舞了两下。

  神血之矛,这些冰矛由寒神的血液凝结而成,无坚不摧。

  此次南侵,夜王准备了五只,之前已经用去了一只。

  那次出手直接杀死了一头成年火神仆兽,并将其复活成了一头冰尸火仆。

  然而直觉告诉夜王,这次的敌人更危险。

  这次,要竭尽全力!

  他单手举起长矛,后拉蓄力,冰晶铸造的手臂被拉扯到极致、咯吱作响,闪着寒光的矛尖瞄准了目标。

  无论你是什么东西,在寒神的伟力之下,毁灭吧!

  ——

  天空之中,琼恩·雪诺正在龙背上俯瞰着战场。

  形势不容乐观,虽然在精密的作战计划下,所有的兵力都得到了充分展开,正在高效地屠杀着尸鬼大军。

  然而敌人无穷无尽,再有优势战损率都无法弥补人数上的差距。

  远远望去,城墙周围的拒马已经被点燃。

  火光透过层层尸海若隐若现,临冬城如同一盏烛火,在黑色狂风中摇曳不定。

  伤亡正在不断积累,胜利的天平正在缓慢的倾斜,滑向了亡者的一方。

  ‘不能再等下去了,趁还来得及,必须加入战斗了!’

  他拍了拍巨龙雷戈的后背,一人一龙开始向战场俯冲。

  嘣!

  一声巨大的爆鸣响彻战场。

  受到惊吓的雷戈差点把雪诺甩下龙背。

  稳住了身下的巨龙,惊魂未定的雪诺望向声音的来源。

  那是亡者大军的后方,夜王所处的位置。

  那里已被飞扬的霜雪和沙尘所覆盖,有什么东西如弩炮箭矢般从那里激射而出。

  是异鬼的冰矛!

  雪诺拉着雷戈急速飞升,但随即发现冰矛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正向着临冬城急速飞去。

  ‘异鬼想要攻击守军?’

  他本能地想要大叫,但一切太快了,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随着又一声巨响,那只冰矛已经击中了目标,城墙上方爆出一大团白色的冰雾。

  ——

  扎克挥手驱散了面前的冰雾,对着身侧问道:“喂。没事儿吧。”

  他刚刚清楚地看到一只冰蓝色的长矛激射而来,正中身旁的白发男人。

  白发男人缓缓低头看向胸前,黑色的铠甲上正粘着一小撮白色的冰晶。

  就像是一颗雪球打在石墙上留下的痕迹。

  他抬起手把这痕迹抹下,在指间轻轻揉搓,看着点点冰雪随风飘散。

  缓缓抬头,他的视线越过翻腾的尸海,扫向了“攻击”袭来的方向。

  ——

  透过飞扬的尘土和霜雪,夜王正努力地凝聚视野,试图看清着城墙上的状况。

  刚刚的一击它用尽了全力,右臂上甚至已经布满了细微的裂痕。

  但无论如何,为了消灭这个让自己心惊胆战的敌人是值得的。

  就在这时,它感觉有什么无形东西从远处扫了过来,飞速越过整个战场,瞬间便笼罩了自己全身。

  恍惚之间,它看到了一双幽蓝色的眼睛。

  灵魂仿佛受到了重击,它瞬间僵立在原地,彻底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在漫长的生命中经历过无数超凡战斗,夜王立即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强大的魔法给控制了。

  它立刻开始闭眼凝聚魔力,试图挣脱束缚。

  它有些后悔了,这个世界在这五千个寒潮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诞生这么强大的控魔者?

  夜王内心被无数的问题充斥着,但它却突然察觉了一些异常。

  周围有些不对劲...

  战场....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安静了?

  ——

  临冬城门前,视野已经模糊的红毒蛇还在左右挥砍,但很快被杰洛特拉住了手臂。

  他擦干了眼前的血水,而眼前的景象让他呆立当场。

  心树旁,布兰双目无神地望着天空。

  身旁的席恩面色惊疑,正侧头倾听着战场的方向。

  夜王缓缓地睁开眼睛,原本嘈杂纷乱的战场此时鸦雀无声。

  之前狂暴翻涌的尸海已静如死水。

  而这尸海中的每一滴水,那成千上万的尸鬼和骷髅,正站在原地,如泥塑一般一动不动。

  仿佛整个世界都定格了,唯一还鲜活的,只有呼啸的寒风,和远处劈啪作响的火焰。

  沙沙...

  一个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从战场的一角传出,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

  窸窸窣窣的声音连成一片,最后蔓延到了整个战场。

  一个又一个的尸鬼缓缓地转过身来。

  夜王的视野中,原本漆黑的战场大地,逐渐化作了无数幽蓝光点组成的银河。

  整个亡者大军,

  成千上万的尸鬼正在直直地盯着自己!

  ——

  白发男人看向身边的黑袍青年。

  扎克微微颔首:“去吧,它是你的了。”

  在得到准许之后,他转身走下了城墙。

  城门缓缓打开,詹姆和布莱妮看到那个身着漆黑重甲的白发男人缓缓走出。

  守城士兵们互相搀扶着让出了一条路,呆呆地看着他走向尸鬼大军。

  燃烧的拒马猛然熄灭,然后又瞬间结上了一层白霜,城门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随着白发男人走过,已经倒地的尸鬼突然抽搐了起来。

  连散碎的骷髅都在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下聚拢起来。

  它们颤颤巍巍地重新站立起来,然后如仆从一般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安静地汇入了尸鬼的大军。

  尸海缓缓向两侧分开,随着男人走过,亡者们仿佛拥有了智慧,在他的身后单膝跪了下来。

  战场上只剩下了呼啸的风声。

  黑暗中缓缓前行的男人如同一把无声的匕首,正慢慢地,切割着这张巨大的黑毯。

  终于,他来到了夜王面前。

  一股巨大的力量裹挟着夜王的双腿,让它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夜王艰难地抬起头,想要看清来者。

  这时它才发现,对方的双眼并非只是闪着蓝光,而更像是燃烧着幽兰色的火焰。

  他到底是谁?

  夜王心中充斥着疑问,但很快便被恐惧所取代。

  它看着白发男人的手探入腰侧披风之下,缓缓地抽出了一把巨剑。

  剑刃弯曲参差,剑肩处铸着一只瘦长狰狞的骷髅,弯曲的双角盘绕在护手之上。

  剑身宽阔厚重,上面刻着一串陌生的符文,闪耀着淡淡的幽光。

  随着巨剑慢慢指向自己,整个天地都被冻结了,凛冽的狂风和呼啸的暴雪凝固在了半空。

  无数的尸鬼仍注视着自己,它们那闪着幽光的眼睛正随着整个世界渐渐变的灰白。

  远处的火光也黯淡了下去,最终消融在漆黑的背景里。

  它的灵魂正与剑身融为一体。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恍惚之间,夜王仿佛知晓了剑身上那些符文的含义:

  ‘此为力量’

  ‘此为绝望’

  ————————————————

  ————————————————

  ————————————————

  看着城外已经归附的亡灵大军,扎克满意地点了点头。

  “恭喜主人。”旁边一名异常英俊的男子躬身说道。

  “不,威戈佛特兹。这还远远不够。”说罢便转身走下了城墙。

  ‘还不够么?男子茫然地看着那个背影。

  ‘到底是什么样的战争在等着我们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