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是墓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曾为钱,后为权。一枕江湖,遥敬道。翻云覆雨,权倾朝野。谈笑千军破,纵马山河。纵为天上仙,半生亦无归。惊鸿半生似梦,回首大世已陌。树下弦断终曲,为仙徒有羡鱼。…………本书‘权枕’,主要讲述的是乱世、人心、江湖、悲歌、朝野、权名,以及人生的无奈、事与愿违。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王朝争霸小说推荐

跟朕创秦朝在线阅读
这个秦始皇不太一样,不再是历史上众口铄金的暴君,反而有点帅、有点酷、会功夫、会超能力、会撩妹……哎呀,受不了了。 嬴政的能力逐渐觉醒,在生存边缘,总能够发挥无穷的潜力,让那个受尽欺负的小男孩,变成雄霸天下的肌肉男。 自古美女爱英雄,最大的英雄,莫过始皇大大。
萌叔咨询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异世之混吃等死在线阅读
天武大陆,王朝林立,强者如云,我李无为表示只想——混吃等死。
李无为0105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万界视频主:开局点评十大猛将在线阅读
柳河在九霄制作的第一个系列点评视频,是华夏十大猛将。 长坂坡的赵云。 虎牢关前的吕布。 三箭定天山的薛仁贵。 玄武门的秦琼。 封狼居胥的霍去病。 但是,到第十名猛将的时候。。。 “第一个副本开启。” “副本名称:拯救霸王项羽。” 柳河麻了。。。 当九霄要求柳河制作第二个系列视频时,柳河愤怒的砸坏了自己的电脑。 “我罢工了!玩战术的心都脏!你让我点评谋士不是让我被玩死的节奏吗?”
满脸牛肉面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开局三千魔神然后无敌在线阅读
【杀伐果断!强势霸道!暴爽无敌文!】 地球万亿集团掌舵人牧荒,因家族陷害身死。 魂穿至一个武力至上的玄幻世界,并成为龙汉皇朝,三大开国家族之一牧家,开国以来天资最强一位! 然,于十六岁那年,因醉酒遭奸人所害,惨遭发配至边疆永不得回帝都。 本以为边疆生活将伴随终生,不料刚满十八岁那年,突然激活《三千魔神抽奖系统》开局就赠送魔神级十连抽! 恭喜宿主抽到《混沌魔神圣体》《混沌邪瞳》《混沌之心》《魔神罗喉两秒体验卡》《三千魔神碎片*10》《混沌魔神精血》《混沌亲卫*2》…… 时光荏苒,七年后当朝圣上竟下旨,欲把牧家牧小倩许配给隔壁的大元皇朝皇室。 牧荒得悉此事雷霆震怒,妹妹婚姻岂容他人来主宰。 当天,带着他亲手培养起来的百帝龙骑,血染帝都,杀入皇城… 然而,却被告知牧小倩于昨天便被大元皇朝使团接走… 荒王勃然大怒:既然你不想做皇帝,那就换你儿子来做! 扣群:1092374366
黑暗领路人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战国雄风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炽焰星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领主变国王在线阅读
一个小小的男爵,经历了多少才能成为国王?  他做了什么事情使自己的领地发展?  他从一位初级骑士,如何修炼到龙骑士?  从建设一个小镇,到建设一座城市,最后建设一个国家。他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物,什么样的征战,什么样勾心斗角。  领主变国王告诉你,张孟谈的故事。  书友群:728504746
飘过太平洋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神魔纪风云篇在线阅读
神魔非人矣! 神魔世界强者为尊,脱凡,超俗,近神三境九品各大神魔体系强者争锋。魂穿神魔世界的莫风从懵懂无知到掌控神魔世界最神秘莫测的昊天灵宝神魔殿。在经历了七国争雄,独尊天下等战役,一步步踏上屠神之路,成为神魔世界真正主宰
喇熙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重生之狮王大毛在线阅读
一个宅男,狮子迷,经常看小说,第二世变成狮子
血羽星灵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异世之召唤亿万神魔在线阅读
2019年具有标志性的著作,一本宏伟巨著,世界观庞大,点击破千万,万人追读。  朕既生,当无敌,镇压一切,  万古长河,唯天帝长存。  任他江湖巨孽,武林豪杰,盖世天骄,绝代霸主,在朕面前统统俯首。  不然,统统斩杀。  穿越异界,得到卡牌系统,战胜敌人或者杀死敌人可获得卡牌。  叮,恭喜宿主获得李元霸卡牌,横扫无敌,隋唐第一好汉!  叮,恭喜宿主获得楚霸王项羽,力拔山河!  叮,恭喜宿主获得孙悟空。  叮,恭喜宿主获得杨戬。  .........  无敌皇上读者群1:469694748(未满)  无敌皇上读者群2:695776548(未满)
无敌皇上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当前位置: 玄幻 王朝争霸 权枕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是墓

  仲秋。

  苍州,望月城。

  傍晚时分,落日余晖撒在地上,今天乞巧节,城内依旧热闹非凡,多是鸳鸯眷侣。

  入云河里花灯、纸船数不胜数,桥上行人略显拥挤。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握着一支木簪,杵在石栏杆上一动不动已经许久,加之穿着粗糙布衣,披头散发,与衣着华丽成双成对的鸳鸯格外不搭。

  在桥头,一个穿着蓝色锦衣,约莫十五岁的少女悄无声息的来到林远思身边,接着一巴掌拍在其肩上,猛然出声:“嘿!师弟。”

  林远思一个哆嗦,手中发簪差点掉落河中,他怒气冲冲准备臭骂一顿来人,只是转头刚吐出一个“你大爷…”就哑巴了。

  宋观鱼柳眉微蹙,似笑非笑:“我大爷?我大爷怎么了?”

  你大爷怎么了你来问我?他那点事儿谁不知道?你堂堂望月城第一商贾世家宋家大小姐,后天境界的高手,天天逗弄我有必要吗?

  然而这些话林远思只敢在心里腹诽,面上他一脸祝福,真诚开口:“师姐你大伯身体真是越来越好了,师弟佩服得很。”

  宋观鱼脸色一黑,语气不善:“你对我大伯娶第八房小妾似乎很羡慕。”

  她的声音很是清脆悦耳,即使阴阳怪气也不会让人觉得杠耳朵。

  林远思没有听出宋观鱼的语气,认同的点头,道:“这是男人的梦想。”

  只要一想到宋观鱼的大伯宋卫词,他就艳羡不已,宋卫词年近半百,却老当益壮,颇有大将之风。

  宋观鱼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恼怒,讥讽道:“那你们男人的梦想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内心的她很是抓狂。

  王八蛋,你以后要是敢三妻四妾,本小姐一定阉了你,让你变成女人!

  对面的林远思脑子再直也能听出宋观鱼的嘲讽,可他不敢反驳,只是打了个哈哈:“师姐说的是,天色不早了,我娘还等着我回去做饭。”

  再见了你嘞!

  他内心吐槽着,一溜烟儿就跑没影。

  桥上的宋观鱼狠狠的剐了一眼穿梭在人群之中的林远思,没有去追。

  今天乞巧节,她知道林远思必须赶紧回家,否则要被林沐芷狠狠胖揍一顿。

  她还记得去年林远思因为回去晚了,第二天来武馆鼻青脸肿的模样,那凄惨样子谁看谁心疼。

  林远思本人是一点儿也不敢耽搁,一路用尽全速奔跑,他约莫跑了一柱香,在路口转角钻进一条简陋窄小的巷子。

  巷子尽头是一家用篱笆围起来的小院,院中只有三间茅草屋,最小的一间是灶房,内有炊烟升起。

  “完蛋。”

  林远思身躯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大气都没功夫喘,推开矮小的篱笆门,偷偷摸摸的想要走回屋里。

  “远思,吃饭了。”灶房走出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妇人平静的望着蹑手蹑脚的林远思。

  妇人三十来岁的年纪,面色有些病态的憔悴,但岁月仿佛忘记了她,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如今仔细看去,还是能够看出妇人曾经是绝世美人。

  林远思一愣,连忙应道:“好嘞,我先去洗手,娘你不用等我。”

  妇人是林沐芷,林远思的母亲。

  林远思跑到井边打了一桶水上来洗手,他悄悄的瞄了一眼回到灶房的母亲,嘀咕起来:“生气还是没生气?怎么也不揍我?”

  去年乞巧节他混到了天黑才回家,被林沐芷用扫帚狠狠抽了一顿,还被罚着在院里跪了一夜,那种浑身酸疼的感觉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刚才他都做好再被抽一顿的准备了,但林沐芷居然没抽他,让他庆幸又不解。

  “不想了,没揍好,我待会儿再表现的好一点。”

  林远思宽慰了自己一声,赶紧把水倒在院中的方寸菜地里,跑进灶房却一怔。

  桌上有三个菜,一个炒青菜,一个炒豆腐,一个白水青菜,林母则是盛好饭坐在椅子上,看样子是在等他。

  林远思规规矩矩的坐下,一头雾水:“娘,今天怎么这么丰盛?”

  “坐下吃饭,别问。”林母轻轻摇头,避而不答。

  闻言,林远思只好压下心里的疑惑,埋头吃饭。

  今天这顿饭他吃的虽然沉闷,但很爽口,往常除了节日,每顿饭都只有一个菜,穷困潦倒用来形容他们一点也不过分。

  林母浅尝而止,静静的坐在桌边等候。林远思知道母亲的胃口,也就没有开口,快速的吃完主动收拾了碗筷。

  他们家寒酸的不是一点儿半点,饭碗就两个,筷子就两双,加上菜碟总的也就五个碗。

  林远思趁着洗碗的功夫向母亲询问:“娘,今天你什么时候走?”

  每年乞巧节林母吃饭后就会独自离家,去哪里林远思也不知道,往往是第二天才会回来,去年就是因为他耽搁林母离去的时间才被揍。

  林沐芷微微摇头,道:“不急,你先洗碗,等会我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这么神秘?

  林远思脸色不解,但没有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口,只是默默加快了洗碗的过程。

  待到他洗完,收拾好了灶房,才再度问道:“娘,现在可以和我说是什么事了吗?”

  林沐芷神色严肃起来,“远思,从明天开始,武馆你不用去了,我已经和秦九说过了。”

  秦九是林远思的师傅,也是武馆馆主。

  林远思不解,满脸疑问:“娘,为什么?我要是成为了后天境界的高手甚至先天境界的高手,我们就可以衣食无忧了。”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心道:娘,该不会你给我找了个土豪后爹吧?

  知子莫若母,林母一个扣指敲在其头上,冷着脸开口:“别废话,衣服我给你准备好了,赶紧去换衣服,我带你去见你爹。”

  “我爹?!”

  林远思面色一变,追问道:“娘,你不是说我爹死了吗?”

  自他记事起,他就没见过自己的爹,林母只是告诉他:你爹已经死了,你还没出生就死了。

  去见爹?难道爹还活着?

  想到这他的面上浮现出惊喜之色。

  林沐芷眼底划过一丝黯然,心如止水:“是他的墓。”

  这四个字敲击在林远思心头,他的面色逐渐恢复了平静。

  是啊,要是爹活着,也不会十三年都不来看一次我,看一次娘…

  林远思没有打扰思绪出神的母亲,他回到自己简陋到只有一张床的屋子,在床上发现了一套墨色的衣服。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