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善多了是大善
小善多了是大善
花名不好取 著
完本 · 1770字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山村的老罗头干了一辈子好事。。。。。。
目录
老罗 · 2021-02-18

下拉阅读上一章

老罗

  老罗就是老罗,具体名字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同辈人都叫老罗,小一点的都叫罗叔罗爷,不过说起来他大家都是叫老罗。

  老罗已经快80了,在村子里算是最年长的,这些年村子里都盖了砖瓦房,只有老罗自己还住在窑洞里,村子也说过给老罗盖房子,老罗不同意,后面就没再说。

  从我记事开始,老罗就是一个人,住在极具豫西北地区特色的地坑院里,平地挖了一个大坑,坑里三面是窑洞,一面是出口,按理来说,这种地势最怕下雨,低处很容易下雨积水,但老罗的地坑院从来没水。那年夏天暴雨一直下,河水都涨了许多,好多人房子都漏水了,村子里干部怕老罗的院子出啥问题,就冒着雨来叫老罗先出去避避雨,路上的雨水跟小溪一样往着低处汇聚,下去老罗家的路现在已经成了小河,早已看不清楚楼梯,村干部不仅加快了脚步,只是来的匆忙加上雨大,他并没有注意到虽然路上的水也在往下流但是偏偏这地坑院里的水还没有上面路上的多。

  村干部敲开门,准备喊老罗一起走,这天太危险了,看情况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老罗反而把他叫了进去坐,坐下来才发现外面下的那么大,里面居然没什么感觉,可是看了看外面确实还是大雨磅礴,这院子地势这么低却不见什么积水,村干部满头疑惑,老罗却笑了笑拿着一根筷子走了出去,院子地势最低处有一口井,四周的水都在朝着井里汇聚,只见老罗在井里搅动了一下水,井里的水位很快就降了下去,村干部看了看井口,又看了看周围的水,也没在说什么,回家去了。

  老罗家的井大旱不干,大涝不满,据说有一年半年滴雨未下,庄稼都旱死了,河水也干了,只有老罗家的水井里有水,村里人才度过了那个灾年。

  老罗是经历过苦难日子的,现在生活稍微好一点了,见不得其他人受罪,对待小动物也是一视同仁,我们村子估计是唯一没有流浪猫狗的,只要是老罗看见的基本都会带回家去,哪怕自己吃不饱,也会剩下一口吃的给小猫小狗吃,自己本就不尽人意,却见不得他人活的凄苦,老罗将近80的年纪每天依旧下地干活,粮食蔬菜一样不少,有钱了就去镇子上的食品厂买一些剩下的饼干碎末,几块钱可以买一大袋,回家开水一煮满满一锅,好吃又抗饿,老罗大部分时间都是吃的这个,偏偏就是这样,自己有一锅也要分出来一半给小猫小狗吃,这些小猫小狗也是灵性失足,只有非常小的自己无法捕食的才会在老罗这里吃东西,大一点的就自己去找吃的了,还时不时会带上猎物回来看看老罗,一年冬天,天气很好,并没有什么异常,老罗砍完柴准备回家,到了家门口被两只小狗拦住了去路,一只咬着裤腿,一只扑在身子,老罗没办法只能放下柴火安抚小狗,看见老罗蹲下,两只小狗这才放开老罗,围着老罗打转,就是不让老罗回家,老罗正疑惑呢,只听轰隆一声,老罗住的窑洞发生了坍塌,幸亏是小狗拦着了去路,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说着两件事可能是地势或者侥幸,那05年的冬天就让人说不清楚了,我们这边是丘陵地带,平时不忙的时候大家都会选择去山上挖草药卖钱,老罗也不例外,刚到在路上碰到老王,于是两人便结伴而行,早上去的,中午都没有回家,一直到了下午四五点,两人都挖的差不多了,这才准备回家,回去的路都行下坡要省劲不少,今天收获不错,改天拿到镇子上又可以卖几块钱,最起码割两斤猪肉没啥问题,走到半山腰,眼尖的老罗看到旁边的陡崖处有一棵山梨树,经过霜降的山梨酸甜可口,树上还有不少,就想摘几个尝尝味道,谁知道这一摘出了问题,老罗脚下借力的树枝突然断裂,整个人滚下了山坡,等老王过去,人已经看不见了,老王连忙就往村里跑,边走边喊人,这会不是农忙村里人大多都在家,听到消息都出来找人,我们这边虽然山不是很高,但是沟壑纵横,沟里一边没人去,路比较难走,大家估摸着位置摸了过去,找到老罗时,老罗就在沟底的石头上躺着,都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结果只是睡着了,身上除了有些尘土,连一点伤口都没有,一个老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啥事没有,具老罗自己说,他一个没站稳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意识了,只记得自己睡了个觉,梦里有个白胡子老头说是我们这里的土地神,说让我们平时多去拜拜,刚刚睡醒就看到你们过来了,众人相互看了看,没在说什么只是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现在老罗已经不在了,之前的院子也荒废了,去年夏天频繁降雨,地坑院里积满了雨水,也没有看到那口神奇的井在什么地方。我们估计是最后一代还记得老罗的人了吧,再过些年恐怕地坑院都被填平了,不过老罗身上的奇怪故事我写了下来以作纪念吧。

花名不好取·作家说

老罗

新人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