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鲜卑利亚 狗血穿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1623崛起北亚在线阅读

1623崛起北亚

历史 / 两宋元明

53.87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4-01 23:17

书籍摘要: 1623年,罗刹国对北亚的侵略已经进行了42年,并已推进到叶尼塞河边,正在大修城堡,准备继续向东,侵略贝尔加湖地区和勒拿河流城……1623年,后金已经建国8年,努尔哈赤正不顾贝勒大臣们的反对,野心勃勃地计划迁都沈阳……1623年,大明天启皇帝朱由校已经登基三年,荷兰兵船入侵福建,被大明水师打败后,正掉转船头,驶向台湾……1623年,英国内战一触即发,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的商船,正载满了黄金白银,珠宝香料,络绎不绝地航行在茫茫的大海上……也就在这一年,张天昭带着一列老式的蒸汽火车,穿越回到了贝加尔湖畔……QQ水友群46298505。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180502172559461.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公羽翁.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悼武华夏.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醉倚江山在线阅读
现代人梁丰来到明初洪武二十九年,被逼得走投无路,于是顶着死罪冒充知县,传奇一生就此开始。 美人研墨,红袖添香。 侠女相伴,浪迹天涯。 庙堂之上,指点江山。 江湖偏远,散发抽簪。 人生尽是选择,且看他如何兼得鱼与熊掌,成为大明西南隅只手遮天的无名王侯,醒掌云贵大权,醉倚大明江山。
三剑通天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镇海王在线阅读
弘治十年,这是大明王朝美好的中午。  此时,小冰河期已经来临,绵长的严寒肆虐大地,也同样在吹打着这个土地兼并日益严重的王朝。  此时,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犹如一道耀眼的光芒刺破中世纪的黑暗。  此时,俄罗斯刚刚摆脱蒙古控制不到二十年。  此时,距离哥伦布初次抵达美洲也才过去七年,而达伽马正在海洋上筚路蓝缕开辟通往印度的新航线。  喜欢看历史小说的刘晋穿越到了这样的一个时代,从一介书生成为了大明镇海王!  书友交流群:720342318,有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一起来聊聊天~
中华田园牛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宋之寒门枭雄在线阅读
图书管理员许世秋穿越到北宋末年,刚从鬼门关回来,自家媳妇儿就被抢走,且看他翻云覆雨,灭女真、抗蒙古、闯南洋,如何从一名寒门仕子成就寒门枭雄。
重出江湖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刘备:我的兄弟叫武二在线阅读
公元223年,章武三年三月,永安宫。汉昭烈帝刘备病逝。终年六十三岁。 迷离之际,忽然刘备听见耳边有个妇人开口说道:“大郎……你就喝了它吧!” “宋家小儿!若是某在知道汝害人母,而用其子。必定杀汝!” “吴用!你外貌忠厚,内藏奸诈!某岂能用你!” “久慕‘金剑先生’之名,今日相见,却无以为敬。某虽不才!在剑术方面略有心得。愿向足下讨教一二!” “我是刘玄德!大汉朝的领袖!”
灭了的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之定鼎河山在线阅读
陈建穿越成了明末安东卫所一名百户军官。 他倾尽心力,将没落的大明安东卫所打造成了所有大明人心中的希望之地,在风雨飘摇之中定鼎社稷,不使山河变色。 史称:安东铁卫!
风雨糊涂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开局摊牌穿越者,老朱懵了在线阅读
其他穿越者: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做啥都要苟着,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是穿越来的。 朱橚:本来吧,我只想以躺平的方式苟过这段人生,可换来的却是苦难。 那不装了,我摊牌啦! 爹啊,其实,我是穿越者! 朱元璋:???
引火松果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天下第一逆贼在线阅读
穿越洪武三十五年,成为朱瞻基。 朱棣:“好孙儿,这个女娃中意否?” 朱高炽:“好儿子,兜里还有没有钱了?” 朱高煦:“好侄儿,你三叔那鳖孙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后宫妃嫔:“好陛下,妾身腰疼,您去贵妃那吧!” 兴武备、重农桑、推商贾、避党争。 当祖宗成法挡在朱瞻基面前时,大明朝的皇帝陛下,终于成为了大明朝最大的逆贼。 群臣震惊:“陛下!祖宗之法不可违啊!” 张太后:“儿子,你是要造谁的反!” 朱瞻基:“你们不懂朕!朕有一个梦想!”
风味饮品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水浒逐鹿传在线阅读
穿越水浒,逐鹿天下!  交流群:294684407(需要粉丝认证,老新书均可)。
任鸟飞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超级奶爸在线阅读
朱棣说:身为我大明朝的韩王,不为朝廷做贡献,此乃大逆不道!  朱松无比幽怨地看着永乐大帝:臣弟是有职业操.守的,奶爸也需要专业知识不是?  等等,你先放开那个孩子,让我来!  …………    (PS:230W完本作品《大唐超级奶爸》,本书为奶爸二部曲!书友群: 451468825)
洛山山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1623崛起北亚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001章 鲜卑利亚 狗血穿越

  “呜——呜——呜——”

  在几声高亢的汽笛中,一列冒着黑烟,喷着白汽的老式火车,逐渐降低了速度,“咔嗒——咔嗒”地开进了伊尔库茨克的火车修理场。

  伊尔库茨克是罗刹国在鲜卑利亚的重要工业城市和交通中心。它往东60公里,就是举世闻名、淡水储存量占全世界淡水百分之二十的贝加尔湖。

  古代的中原王朝称贝加尔湖为“北海”。汉朝的苏武,曾经在那里放了19年羊。

  贝加尔湖的周边,有大大小小三百六十多条河流汇入其中,而唯一的外流河安加拉河,就从伊尔库茨克穿城而过,将城市分为南北两半。

  火车修理场在城市的南郊,占地非常宽广,但又破又旧,没有什么活力。

  当火车喘着粗气停稳后,张天昭在驾驶室里,将该关的东西都关闭了,才披起大衣,向铲煤的司炉老孙招呼一声,然后跳下了列车,稳稳当当地站在了罗刹国的大地上。

  对于露西亚这个国家,张天昭的感情是很复杂的。既喜欢它的地广景美,又特别厌恶它的贪婪善变,侵略成性。所以张天昭平时很少说“露西亚”这个词,而习惯用它的英语译音“罗刹”来替代——尽管很多人不理解,但张天昭也懒得去解释,反正我喜欢就行,不服你咬我呀?

  同样道理,张天昭也很少把北亚称为“西伯利亚”,而是叫“鲜卑利亚”。因为他有个同学是锡伯族人,从同学那里得知,锡伯族人的祖先,有可能是古代的鲜卑人。在锡伯语中,“鲜卑”、“西伯”和“锡伯”都是同一字根,发音相同。

  鲜卑人自认是黄帝的后裔,虽然源于东北三省,但也曾长期在贝加尔湖畔游牧。“鲜卑利亚”就证明了鲜卑人,曾经是这片大地的主人。

  张天昭用它来替代“西伯利亚”,除了反感北极熊外,还表明自己对失去的国土,充满了的敬意与怀念。

  慢悠悠地走到修理场门口,紧了紧衣领,张天昭抬头四处眺望。映入眼眸的天空是湛蓝湛蓝的,就像是蓝宝石那样的晶莹剔透,空灵而美丽。

  远处低矮的山岭上,白雪皑皑。一株株的雪松和冷杉,枝桠上覆盖着点点白雪。远远看去,这些雪松和冷杉,就好像无数的哨兵,静静的伫立在雪原之中,密密麻麻的,延伸到远方的地平线。

  近处木头搭建的小庭院,错落有致地排列着。时候将近黄昏,袅袅的炊烟,淡黄色的围墙,积着白雪的屋顶,落日的余晖,无不让人赏心悦目。

  街道旁,几个身穿五颜六色冬衣的小女孩正在打雪仗,她们追逐着,打闹着,欢笑着,空气中仿佛也因为她们的存在,而洋溢着快乐的气息。

  “太漂亮了,太可惜了。”

  能不可惜吗,鲜卑利亚足足有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包括库页岛),有辽阔的大平原,有无边的雪原森林,有奔腾澎湃的大河,更有深埋在地下,价值上百万亿美元的矿藏。

  让人痛彻心扉的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在炎黄国的手里,而是在老毛子的手里!

  张天昭喃喃自语着,摸出手机,慢悠悠走向不远处的民宿。休息一晚,等明天早上,火车经过检修,添煤加水后,他又可以将这列古董车,继续开往德国。

  到了德国,列车上的货物会在货场被卸下,清空的车厢会被低价处理,火车头则会被一个收藏家开走。

  如果张天昭没有记错的话,他这趟开的是“建设型”蒸汽机车。57年投产,88年停产,牵引力250千牛,时速85公里。绝对是拉得重,跑得快的大家伙,是当年炎黄国铁路货运的主力军。

  由于车头老旧,出发前虽然经过大修和翻新,也换上很多全新的零部件,但上路时还怕它中途扒窝,仅仅挂上30个车厢,比正常货车挂40至60个标准车厢少很多。

  车厢里的货物也以轻便的为主:8个车厢装血型试纸、输血耗材和常用的中西药,1个车厢装旧式电子器械,1个车厢装大豆、土豆、燕麦等粮食作物,其余20个车厢,则全是日常用品和某宝上的高仿军装。

  “但愿剩下的路途,顺风顺水,我好早点回去陪女儿过生日。”

  张天昭边走边想,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宝贝女儿。女儿三岁了,长得非常可爱乖巧,是他的心头肉。

  每次出差回家,当听到女儿奶声奶气叫他“爸爸”时,张天昭的心就乐开了花,觉得即使工作再苦再累,为了女儿,为了自己的家庭,都是值得的。

  就在这时,本来湛蓝的天空,突然风云变幻。蓦然间,从四面八方冒出来无数大团大团的乌云,其中夹杂着闪电雷鸣,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直愣愣地向伊尔库茨克翻滚过来……

  乌云的速度快得令人不可思议,十几三十秒不到,整座城市就笼罩在黑暗与狂风之中。特别是在火车修理场附近,更是伸手不见五指,风声呼呼,雷霆阵阵,让人不寒而栗……

  张天昭目睹这种景像,自然也怕得要死。他全身颤抖,想跑去躲,可双腿灌了铅似的,迈不开脚步。想喊人来救,喉咙又像堵住了,发不出任何声音。大脑更是直接当机,一片空白……

  接下来的奇观让人终身难忘:在震耳欲聋的雷声中,两道粗大的闪电,扭曲着身体,闪耀着无比璀璨的光芒,瞬间从半空中打下来。地点不偏不斜,正好打在了火车修理场那边,顷刻间就把那里淹没在亮如白昼的光芒之中。

  “好家伙……”

  奇观千古难逢,张天昭还没来得及赞叹完,璀璨的光芒瞬间将他吞没,接着有一股无比神奇又霸道的力量,极其野蛮地将他快速往天空中拉扯,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就是那时,张天昭看见他开来那列火车,还有长达六七公里的铁轨,也淹没在另一道光芒之中,被神奇的力量拉上了天空……

  然后他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很快,伊尔库茨克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美丽,仿佛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只有火车修理场那里,伤痕累累,一片狼籍,让人不忍直视。

  刚才张天昭站立的地方,地面意外地遗留下一部手机,手机屏幕在反复地刷着某音:“嘿,做梦都想不到,来时好好滴,现在回不去咧……嘿,做梦都想不到,来时好好滴……”

  第二天,《伊尔库茨克日报》是这么报道的:“历史将会永远铭记2021年2月18日,在这个可怕的日子里,伊尔库茨克遭遇了建城以来最大的损失……

  特别是火车修理场,那里的损失更加惨重。厂房车间受损严重,一列火车以及数公里长的铁轨,荡然无存,不知去向……死亡3人,失踪一人……

  愿这些不幸的人们,在天堂中能够得到永生……”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